第三百四十章 想什么来什么(第三更)

看到这样的画面,整个灵雨发生地里再次发出一声山崩地裂般的巨大欢呼声。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在地底响起,就像是对这阵巨大欢呼声的回应。

就在灵雨发生地西侧的某处边缘,一块地皮就像是脆弱的鸡蛋壳一样被顶开了。

一尊身高超过十丈的巨大身影破土而出,伴随着强大的妖气波动,从它身上滚落的泥土和碎石直接在它身上不断变化,变成了一层犬牙交错般的不规则黄sè晶体。

它的外观就很像是一只直立起来的巨大老鼠,但它身外还在不断增长的黄sè晶体,却让任何人不会将它和老鼠联系在一起。

火瑶真人的呼吸彻底停顿了,她的眼睛深深的眯了起来。

她所担忧的事情终于出现了。

高阶妖兽不可避免的现身了。

酆都魔君!

四级七品的强大妖兽。

而且此种妖兽对于修士而言,最难缠的便是它浑身的黄晶之中蕴含名为酆都灵毒的灵毒。

这种灵毒极为yīn寒,就像是厉鬼缠身,可以不断腐蚀修士的道基,甚至可以让修士的修为直接跌落。

修真史上不乏有元婴期和金丹期的修士中了这种灵毒之后跌落到筑基期的例子。

唰!

然而她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虚空之中朵朵银sè光华如银莲盛开,王离已经横渡虚空,出现在了这头妖兽之前。

“不可!”

她骤然一声厉喝。

然而她厉喝声响起之前,一道异常凌厉的剑光已经带着刺天戮地一往无前的气息狠狠冲击在了这头妖兽的胸口。

喀!

这头妖兽浑身的晶壳崩裂。

就像是一座冰山破损一般,无数的碎屑崩飞。

黄sè的灵毒从碎裂的晶石中析出,甚至围绕着它和王离的身体,形成了一个昏黄的光团。

有鲜血从这头妖兽的胸口流淌下来。

王离这是在玄天剑罡真正凝形之后第一次动用,这凝形之后的玄天剑罡竟是直接破开了这头妖兽的护体威能,硬生生的在它的胸口破开了一个血洞。

然而这头妖兽看着昏黄sè光团里的王离,它充满残忍光芒的眼瞳深处不乏戏谑和同情的光芒。

作为拥有不俗灵智的高阶妖兽,它很欣赏胆敢第一时间冲上来挑战自己的修士的勇气,但过往的经验让它确定,这名修士在接下来的一刹那就应该毒发了。

可是它眼中的戏谑和同情瞬间就化为了不可置信和震骇。

噗噗噗!

那道剑光没有消失,而是瞬间又连刺了三刺。

第一击真正深入它体内的刹那,在它的感知里,这道剑罡还不过是一柄纤细的法剑,但第二第三剑的威能在它的体内绽放的刹那,它只感觉就像是有巨大的烧红铁棍狠狠捅进了它的身体,然后化为无数铁汁溅射开来。

它的身前,原本有一股强大的威能正在酝酿。

一圈圈的黄sè光晕之中,就像是有无数的黄晶利刺在生成。

然而这一刹那,它体内的生机被彻底摧毁。

轰!

它身前的威能失控。

溃散的气流反冲到它的身上,让它的身体如一座小山般往后坠倒。

这一瞬间,整个灵雨发生地内里一片死寂,就连火瑶真人的呼吸都彻底停顿。

当这头妖兽身体重重坠倒在地,溅起一圈泥浪和烟尘的刹那,一阵巨大的惊呼声和欢呼声才猛然迸发。

穆秋雨的身体都僵硬了。

他一开始就受火瑶真人的嘱托,要用自己的命来保护王离,但是他现在怀疑,这王离真的需要他保护吗?

如果真的到了兽潮凶猛到连王离都陨落的那一步,自己的些许实力,对于王离而言好像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别说那种致命的灵毒对王离似乎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就是方才他的遁速,他都好像根本跟不上。

他这个时候已经有些怀疑人生了。

这还是筑基期的修士么?

但他身旁不远处的慕听寒却偏偏还异常诚实。

慕听寒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如山坠倒的酆都魔君,忍不住对着穆秋雨道:“穆师叔…你确定王离道友需要你的保护?”

其实穆秋雨平时对慕听寒真的不错,但此时他都忍不住有种拔剑把慕听寒剁了的冲动。

这师侄,难道都不能领会打人不打脸的道理吗?

“果然如此!”王离抓住这酆都魔君经验主义错误一击将它斩杀,他没有丝毫停顿,直接让方才刚刚祭炼的数百只蛊虫吞噬这头高阶妖兽的精气。与此同时,他感知出来自己的玄天剑罡上又出现了一缕灵毒凝成的花纹。

他体内的灰sè道殿果然一如既往的变态,现在差不多就已经彻底印证了,似乎所有灵毒都对他无效,都反而会被这灰sè道殿抽引,铸入他的玄天剑罡。

这一刹那,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变态。

这大魔真蛊经已经足够骇人了,但他还拥有如此可怖成长的玄天剑罡。

接下来他只要多多接触和吸纳灵毒,那这玄天剑罡凝成的灵毒剑罡应该就会成为他手中的大杀器。

有些灵毒甚至近乎无视修为,让化神期的修士都很难抵御。

那如此说来,按照之前对敌周不凡的经验,只要灵毒剑罡能够冲击对方的护体威能,灵毒就很有可能侵袭对方。

所以他现在面对境界远超于他的对手,似乎要想有战胜的可能,反而就是要有足够的防御威能可以自保。

只要有足够的防御威能可以自保,那对于高阶修士而言,杀伐能力不足,倒是可以用灵毒剑罡慢慢磨。

只要自己不被对方秒杀,灵毒剑罡多斩几剑,对方被灵毒侵袭,那就反而受不了了。

如此算来,那要真正能够对付元婴修士,他目前所缺的,倒反而是可以确保自己不被秒杀的强大防御法宝或是法门。

王离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想了想,或许炼制一套品阶足够高的剑阵,倒是也有些可能。

刚刚出现一头有可能扭转形势的高阶妖兽,结果就被王离秒杀,灵雨发生地内里的修士更是士气大涨。

其中不乏有数个宗门的修士十分擅长雷法,看着王离似乎能够轻易的牵引雷罡,这些宗门的修士顿时不断竭尽所能的施展雷法,或是直接激起虚空之中的元气冲撞,让

雷罡自然的更多化生。

王离倒是也受了启发。

他有引雷的法门,但同样他雷法也会很多啊。

原本他渡劫时是生怕雷多,但现在这种情形,他是担心雷少啊。

这一下他顿时两眼放光,瞬间将自己所会的雷法都盘算了一遍,瞬间就找出了数门可以自然激发元气冲撞,引起更多的风雷、气候变化的法门。

唰!

他也首次动用异变之后的血宝。

宝蓝sè的光焰不断从他体内|射出,落向妖兽密集处。

他直接不断自爆血宝。

与此同时,他演化日月皇华万战诀,施展那些法门。

轰!

天空之中更是雷声连鸣,不只是雷电疯狂坠落,甚至是直接坠落无数的冰雹。

但让王离震惊的是他血宝自爆的威能。

大量诡异的星辰元气不断爆开,交织出湮灭性的元气法则。

一片片被席卷的妖兽直接化成飞灰,就像是被一片片星空吞噬。

他这经过大蛊真魔经改造的尸解经,似乎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威能直线提升。

他直觉今后自己再动用血宝,即便是面对吞天星蟒这样的妖兽时,他血宝的威能似乎也不再是刮痧。

“王离,吞天星蟒!”

也就在此时,颜嫣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识海之中响起。

“什么?”

王离顿时懵了。

他朝着颜嫣指点的方位看去,果然看到一道熟悉的遁光在飞速赶来。

“我…..”

他也是无语了,真的是想什么来什么。

“火瑶真人,那道遁光是吞天星蟒,它的个性十分独特,你们所有修士,都不要激发威能对付它,这条吞天星蟒由我单独应付!”想到这头妖兽的头铁,他顿时就有些头疼,连忙大声的连连大叫。

“吞天星蟒?”

火瑶真人的脸sè微变,“你单独应付,你真有信心?”

“我来前和它已经纠缠了一路。”王离道:“只要你们不施展任何威能对付它,我有足够信心。”

“好!”火瑶真人选择相信王离。

“你有信心?”颜嫣却是不相信。

“可以试试。”王离道:“反正它头铁,谁打它它就打谁,哪怕是它冲着我来,我都可以试试让它对付其它妖兽。”

咚!

也就在此时,东南角的法阵陡然遭受强大威能的冲击。

一条白玉般的大鱼出现在空中。

它肥硕无比,身长足有二十丈,它浑身也没有肉翼,只有飘舞的长须。

但它就是不合常理般飞遁在空中,而且遁速还不慢。

“白水鲲!”

许多修士震骇得叫出了声来。

这种异兽按理而言是最北方的边缘洲域和混乱洲域之中才有,白水鲲虽然是异鲲之中最为寻常的一种,但和所有异鲲一样,它不只是激发的法术威能十分磅礴,而且能够直接靠吞噬妖兽而壮大自身的生机。

它是属于那种极为怪异的妖兽,就像是吞下去一块肉,这块肉就能直接长在它的身上。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章 想什么来什么(第三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