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师叔有道理(第三更)

这灵雨发生地里的妖兽很快成了王离怒火下的牺牲品。

但凡出现在他视线里的妖兽就好像变成了天一古宗的那些师长。

“你还会蛊道手段的?”

“你干嘛?”

颜嫣第一个就懵了。

她看到王离双眼血红的就冲了过来,直接又丢了一个纳宝囊给她。

她神识往这个纳宝囊里一探,发现这里面又是一堆法器,但这一堆法器大多都是骨器,而且品阶都比王离之前贡献出来的法器品阶要高得多,几乎都是三级以上的法器。

她看着王离的神sè明显不对,但她问了王离一句,王离脸都好像僵住了一样不回答,又朝着这个灵雨发生地中央的几个修士阵地冲过去了。

颜嫣此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看着王离双眼血红的样子,只以为是王离想救的什么好友已经陨落在这里了。

王离是真的难受。

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人在寒冬腊月里暖暖的喝着肉汤,最后却发现给他煮肉汤的人其实为了他能喝上肉汤在挨饿受冻做苦力差不多。

如果现在他在天一古宗的山门,他真的会忍不住引动天劫直接炸了天一古宗的山门。

他身上的法器其实之前都按品阶整理了一下的,这次他将自己身上品阶最高的一批法器都交给颜嫣之后,他身上的法器也差不多都空了。

但现在他竟然没有多少心痛的感觉。

他终于明白了,心痛的感觉也是有档次的。

当一件事比另外一件事更让人心痛时,原先那件让人心痛的事情都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了。

他近乎麻木的不断祭出大罗天网收割妖兽和妖虫,然后不断从中取出妖虫祭炼成蛊虫,然后将这些新炼制出来的蛊虫不断汇入蛊云。

他也不知道连续不断的祭炼了多少蛊虫出来,也不知道这段时间折损了多少蛊虫。

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这片灵雨发生地里的朽尸越来越多,妖兽的数量却越来越少。

原本灵雨发生地中心地带数个修士阵地之中不断迸发的光华也变得稀稀落落,就连北角和西南角的修士阵地和妖兽的威能冲击也都少了。

整个灵雨发生地居然有种开始变得安静,蛊虫流振翅飞行的声音反而占了主流的感觉。

王离麻木的祭炼蛊虫,麻木的控制这些蛊虫不计损耗的用最快的速度击杀妖兽,他此时都没有注意到,他的本命蛊在真魔血钵之中承受了大量的精气之后,已经开始了第二次蜕变。

它的体型又略微大了一圈,原本外表狰狞的硬壳却是蝉蜕一样脱落了。

这个还是甲虫模样的本命蛊浑身变得柔软,它没有了甲壳,但新生的表皮却更加强韧,它头上两只短角的sè泽浓了数分,甚至隐隐透出晶光。

它此时一共生出了两对翼翅,身上散发的灰sè莹润光华之中,隐隐显现出一条条符纹。

它浑身的sè泽显得更加斑驳了,就像是很多块sè彩不同的宝石打碎了,镶嵌在它的肌肤上。

最大的变化在它的身体内里。

它体内那根脊骨上,又悄然生出了两根新骨,就像是两根肋骨。

本命蛊之中的那些蛊虫有一部分也悄然完成了蜕变。

这些完成蜕变的是王离第一批炼制出来的万只蛊虫之中尚且还活着的那些蛊虫。

这部分蛊虫数量已经不多,只有剩下三百余只,但它们此时也已经悄然完成了又一阶的蜕变,只是和他的那只本命蛊虫不同的是,这些蛊虫并没有蝉蜕一般脱下硬壳,而

是它们的硬壳变得更加坚厚,它们浑身的硬壳上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凸起,这些细微的凸起都是灰sè的,形成自然的符纹。

这一批蛊虫在完成蜕变之后,已经能够轻易的撕裂两级一品和两品妖兽的护体威能。

严格意义上而言,这一批蛊虫最少也应该算是两级三品的妖兽了。

这种蜕变的速度虽说是因为处在兽潮之中,有惊人数量的妖兽可以杀戮,也因为王离拥有诸多秘术,可以不会轻易出现精血亏空,但某种意义上而言,却是因为这大魔真蛊经本身的品阶太过惊人了,它猎杀妖兽汲取精气的强大程度明显远超寻常的蛊经。

其实别说王离不知道,就连叶玖月等人不知道的是,这大魔真蛊经原先就并非修士所创,而是域外天魔所拥有的惊人法门,那些被称为“大魔”的域外天魔,一个个身体精血强横无比,它们那种大魔有恐怖数量的精血可以挥霍,所以动用此道的威力自然十分恐怖。

明月斋是小玉洲实力稳居前五的宗门,明月斋的底蕴也十分惊人,但叶玖月等人的师长之所以让叶玖月等人不主修明月斋的法门而主修这门蛊经,便是因为这门蛊经本身的品阶实在太过惊人,碾压明月斋所有法门。

所以即便明知叶玖月等人的体质自然不可能和那些“大魔”相比,她们的师尊还是想出了替代的法门。

她是让叶玖月、叶菀和叶霁三人同修这法门,再让三人修行明月斋的秘法,让三人气血一体,叶菀和叶霁只炼寻常的蛊虫,而让资质最佳的叶玖月独炼本命蛊。

这相当于用三人合修这一门恐怖法门,到最后期待形成一只异常强大的本命蛊虫。

在她师尊看来,以这样的方式合修,她们的成就将来都会远超修行明月斋的任何法门。

但即便是三人合修,三人的精血也无法和一名域外天魔相比。

但现在的王离拥有诸多秘术,自成大道圣体,他的体质却堪比域外天魔。

他现在修行这门古经,真的是堪比域外天魔在修行这门古经。

“王道友,你真的是王道友?”

王离麻木的炼制蛊虫,似乎这样才能排解他心中的难受,直到十余道遁光出现在他身前,一个虚弱但熟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慕听寒?”

王离反应了过来。

他停了下来,抬眼望去,这才醒觉似乎整个灵雨发生地里妖兽已经稀稀落落,那几处修士阵地的修士似乎都已经没有什么危险,已经在着手清扫内里的妖兽。

慕听寒看上去有些凄惨,他的腰腹上明显不知被什么妖兽的威能打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此时虽然他体内药气翻滚,有灵药在助他疗伤,但看着他勉强才能站立的样子,看来一时半会根本无法恢复元气。

“真的是你么?你怎么变得这么小?”

慕听寒看着他也是惊了,“王离道友你这什么法门,怎么如此奇特,就连骨龄都好像随之变化?”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被他这么一说,王离顿时心情就又有些低落了。

他想着若是自己去天一古宗,到时候出现在魏黛眉面前就是这么小。

魏黛眉韶华逝去,容貌苍老,而自己变成一个小孩子,那他到了天一古宗,那是一老一小一起看晚霞么?

这么一想他真的都要哭了。

“慕道友,你的命倒是很硬啊,受这么重伤也没有死啊?”于是他看着慕听寒回了一句。

“他的确命硬,到现在都没有死,不过他破了很好的一桩姻缘,我很想打死他。”慕听

寒还没有回答,火瑶真人没好气的声音就已经响起。

火瑶真人也掠了过来,她眯着眼睛狠狠瞪了慕听寒一眼。

慕听寒顿时头都不敢抬,欲哭无泪,“我知道错了,王离道友你真的不再重新考虑一下我小姨子吗?”

“那你现在最好换一个道侣。”火瑶真人看着慕听寒不住冷笑,完全不像是看着自己的亲师侄。

“为什么?”慕听寒吓了一跳,他以为火瑶真人是认真的。

“你将道侣换成叶玖月的姐姐或是魏黛眉的姐姐,说不定你的提议能成,他依旧可以和你做连襟。”火瑶真人越看慕听寒越是不顺眼,此时若不是慕听寒重伤,她真的恐怕忍不住要打他,“别人现在心有所属,你难道觉得错过了还有机会么?”

“我…..我铸成大错啊!”慕听寒捶胸。

他真的后悔莫及。

王离为了要救叶玖月等人反而不顾危险杀入这灵雨发生地,而且他几乎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现在这灵雨发生地里活着的修士全部看得清清楚楚,王离拼命施展某种秘法,不惜疯狂损耗自身真元和精血祭炼蛊虫来灭杀妖兽。

而且西南方也已经传来消息,西南方一开始能够稳住阵脚,让后方的修士有机会修补法阵,主要便是王离一次性拿出了数千件法器。

这是何等的豪气,这是何等的义薄云天,这是何等的不惜己身。

他竟然拒绝和这样的人物做连襟?

火瑶真人此时看着慕听寒只是不住的冷笑。

她在整个火雀洲而言也是修为进境不俗的厉害修士,在赤城玄宗本身就以严格而出名,但即便是她这样的修士,看王离也是越看越满意,甚至是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期。

“我不知道别人会怎么做,但我欠你的情,我赤城玄宗欠你的情。”她看着王离,认真的说道。

“我不喜欢欠别人的情,也不喜欢别人欠我的情,一般有欠的最好马上就还了。”

王离看着她,说道:“要是能够活着出去,要不你们赤城玄宗帮我一起去天一古宗要个人。”

“.…..!”就算火瑶真人修炼多年,见多识广,她也一时难以适应王离的对话思路。

她愣了一个呼吸的时间,道:“要谁?”

“魏黛眉。”

王离点了点不远处的林霜,“她师妹告诉我,天一古宗把她囚禁了起来,而且她本身施展秘法折寿帮我祈福,我刚刚才知道…若不能将她很快救出,我不配做修士。”

“魏黛眉她竟然……”

火瑶真人听得也心神震撼,她要求严苛,平时只觉得看人达不到自己的要求,看人不顺眼,但魏黛眉这个年轻后辈的所为,也让她瞬间震动,甚至心中佩服。

她深吸了一口气,很快下了决定,道:“好,出去之后,我们赤城玄宗和你一起去要人。若是我们赤城玄宗有人不愿意,我直接打死慕听寒。”

“.….!”王离惊了,这又是什么逻辑。

“.….!”慕听寒也惊了,他忍不住叫了起来,“师叔你什么意思啊,我可是十分赞成赤城玄宗帮王离道友一起要人,别人不愿意,你打死我干嘛?”

“谁让你父亲是宗主,谁让你是天生火灵根,赤城玄宗最看重的弟子。”火瑶真人冷笑,“我将你作为人质,反正你和这里面这些人的命也是王离救的,如果有人反对,我索性将你打死,算他白救了。”

“.….!”慕听寒实在无法反驳,“师叔你说的太有道理了。”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九章 师叔有道理(第三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