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章 跪了(第二更)

轰!

这头妖兽终于找到了机会,一道冰剑逼停了王离的身影,让他和数道土行异雷相撞。

王离身体剧震,浑身都血光迸射。

但这头妖兽也没有来得及高兴,它也被数十根矗立起来的石柱堵住,下方一道土行异雷将它击上半空。

它狠狠坠落时,下方泥土翻滚,又出现一根无比坚硬的石柱,顶得它内脏都几乎要从口中喷出。

“来啊!”

“互相伤害啊!”

王离身后日月升腾,他施展日月皇华万战诀,战意升腾。

反正日月皇华万战诀也让他感觉不到痛苦,他对着这头妖兽叫嚣。

“哪里来的变态啊!”

这头妖兽真的快要疯了。

也就在此时,天空之中又是一阵闷炮似的雷鸣。

前两重劫云已经将密布天空的劫云分成了银sè和土黄sè两层,但此时在劫云的顶端,又已经分割出了一层紫sè。

“……!”

王离日月皇华万战诀的战意都被这种天道法则恐怖的气息压制了。

这劫雷异变的也太厉害了。

别人的雷劫都是一重完了才一重,结果他现在前两重雷劫叠加不算,眼下这第三重雷劫也是要开始坠落。

三重雷劫叠加,难道这是天道法则在回应他的三花聚顶?

轰!

就像是天道法则回应他的心声一般,劫云的最上层一团团雷液翻滚,竟然形成无数朵紫sè宝花。

接下来的一刹那,一片片凝聚的雷液就像是一朵朵花瓣一样飘洒落下。

那头妖兽再次炸毛了。

它直觉自己被很多雷罡的气息锁定。

“哇哈哈哈哈!”

王离瞬间扬眉吐气。

这种紫sè劫雷看上去虽然也不是纯正的雷罡,但能够被他诸多的引雷法门牵引。

他的引雷法门终于起了作用,可以将更多的劫雷牵引着追向这头妖兽。

但接下来的一刹那,他却像是瞬间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笑声戛然而止。

“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

“你给我滚远一点,你过来干什么?”

他眼睛都快鼓爆了。

那头妖兽竟然发了疯一样朝着他所在的地方掠来。

雷罡在追它,它就带着雷罡往王离所在的地方拱。

“吱!”

这头妖兽发出了一声不像是咆哮声的咆哮。

它也是真正的癫狂了。

它拥有极高的灵智,明明是王离引动的天劫,怎么可能劫雷反而不追着他劈追着自己劈。

这肯定是王离在搞鬼。

要劈就大家一起劈啊!

“你他妈的…”

王离口吐芬芳,但是没有办法。

这头妖兽发狂之下,速度和他相差无几,他根本无法阻止这头妖兽的近身。

数十片紫sè雷霆轰击过来,固然将这头妖兽又炸得浑身焦黑,皮开肉绽,但他祭出的那几件专门用来避雷的法宝都承受不住这种紫sè雷霆的威能,直接炼法宝胎体都炸裂了。

“……!”

让他更是无语的是,这种紫sè雷霆不只是威能强大,而且就连破碎的雷罡冲击在身上,都会令人奇痒难当,让人忍不住要双手在身上乱挠。

“吱!”

这头妖兽铁了心了,又瞬间朝着他冲近十余丈。

“你有病啊!”

王离也是怕了,只能施展引雷法门将雷罡尽可能的朝着那道空间裂口牵引。

嗤!

这头妖兽凝出一道冰剑,近距离对王离斩杀。

“你他吗的…”

王离挥动毁灭真空古剑,他都将体内的诸多血宝祭出,但依旧无法和这头妖兽这一击抗衡。

轰!

两股威能在近距离冲撞,他整个人都被震飞出去,浑身都出现多道恐怖的伤口。

“我倒是不信了!”

“来啊,互相伤害啊。”

王离也毛了。

他索性疯狂牵引紫sè雷罡朝着那头妖兽落去,与此同时,他将那块炼制完成之后从来没有动用过的巨型法盾祭了出来。

他直接躲在这面法盾下方,完全只守不攻,身体只要损伤,他就疯狂演化万凰重生术。

轰!轰!轰!

紫sè雷罡不断裹着他和那头妖兽乱炸。

“啊!”

他都不断咆哮了。

他这面法盾加上他的大道异相硬生生阻挡住了大多数劫雷,但破碎的雷罡冲刷着他所在的空间,那种带来的奇痒却是让人无法忍受。

“咚!”

最为关键的是,那头妖兽此时居然还丧心病狂,还激发威能冲击他的这面法盾。

这面法盾上尘屑纷飞,恐怕这一场雷劫之后,这一面法盾也保不住。

突然之间,那妖兽对他的法盾攻击突然一停。

“吱”的一声尖叫响起之后,令他毛骨悚然的一幕发生了,这头妖兽竟然浑身包裹着水样雷光,手中持着一柄冰剑也出现在了法盾的下方,就和他距离不到一丈。

王离差点下意识的将法盾都掀飞了出去,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头妖兽却是一副快哭了的样子,手中的白sè冰剑也不朝着他斩来。

“怂了?”

王离瞬间反应过来。

他此时浑身奇痒难当,就像是被无数只蚂蚁在体内钻来钻去,但看到这头妖兽这副模样,他还是忍不住乐了。

“终于不互相伤害了?能好好的一起抵抗雷劫了?”

他忍不住对着这头妖兽叫道。

这头妖兽对着他猛点头,但转瞬之间,突然又对他斩了一剑。

“卧槽…”

王离连人带法盾翻飞出去,身上瞬间被数道紫sè雷罡集中,整个身体都几乎裂了开来。

但这头妖兽也好受不到哪去,它被王离飞出的一道血宝击中,胸口血光缭绕,整个身体又被紫sè的雷罡接连轰击,它身上的毛发和鳞甲都快掉光了,变成了一只焦黑的裸猴。

“……!”

何灵秀此时已经艰难的御使着不灭净瓶退到雷劫的边缘,她感知到这样的画面,也很是无语。

“我就不信了!”

王离疯狂演化万凰重生术,同时拼命引雷抽打这只焦猴。

“吱!”

这只焦猴身后妖元狂涌,它将自己崩飞出来,直接撞向王离。

“你他妈的…..”

王离和这只焦猴瞬间又遭受一阵雷轰。

王离都快要崩溃了。

这只焦猴身上的血肉都快干涸了,体内雪白的骨骼都露出来不少,但它生命力却还足够强横,而且他感觉到空气里有些

水系灵气不断朝着它的身体汇去,维系它的生机。

但也就在此时,这只焦猴似乎彻底认怂的样子,对着他连连摆手,接着又连连作揖,一副大家不要再互相伤害了的模样。

“我还能信你?”

王离只想和这只焦猴拉开距离,他直接就是挥动毁灭真空古剑劈了一剑。

这只焦猴当下就给王离跪了。

它咚的一声跪了下去,身上水雷迸发,只是挡住了毁灭真空古剑这一击,却并未反击。

王离目瞪口呆。

这只焦猴被威能掀翻,但是竟然落地时再跪。

而且它双膝一跪在地,身体又是随着威能的震动弹起,然后继续接近他,同时再跪!

“停!”

王离也是彻底怕了这头妖兽。

他直觉这头妖兽要是铁了心的和他互相伤害,他估计都很难从这场雷劫之中存活。

他原本想喊你离我远点,但觉得自己又不能露怯。

他的表情管理十分到位,顿时双手叉腰哈哈大笑,“怎么样,怕了吧,服了吧?”

但是天道法则似乎见不得他装逼。

此时一道雷光正好锤在他的身上。

顿时将他锤得一声惨叫。

不过这头妖兽此时似乎是真的怕了,并未乘机对他偷袭。

王离继续顶起那面法盾,尽可能将劫雷朝着那处空间裂口引去。

这头妖兽此时倒是也学乖了,他也不断释放威能,帮王离抵挡落下的劫雷。

“这大家不合作挺愉快,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

王离压力骤轻,忍不住对这头妖兽叫道。

这头妖兽此时忍辱负重的模样,垂头丧气的继续靠近王离,将身躯尽可能的躲在王离的那面巨大法盾之下。

它此时倒是真的怕了王离。

这名修士太过怪异,就连劫雷都能牵引,而且打也打不死,生机比它还要强横。

它现在只觉要是两个人真的自相残杀耗下去,它绝对第一个被耗死。

它靠近王离,瞬间它浑身都忍不住发抖了。

因为它感觉得到,就这片刻的时间,王离的伤势似乎都已经彻底恢复了。

“我跟你讲,不要怕,好好和我合作,有你的好处。”

王离此时敏锐的感知到了这头妖兽的恐惧,他也不管这头妖兽到底听不听得懂人言,先忽悠了再说,“我乃是不死圣帝传承,就算肉身和神魂全部溃灭,都能很快复原。你这区区妖兽不过有点际遇,如何能与我相比。”

“我不知道你见没见过修士的天劫,你见过筑基期的修士一引动就是这种级别的天劫吗?”

“不死圣帝知道不,修真界近万年来,唯一一个大帝,我是他的传承,所以才敢一个人镇守这里,我敢一个人镇守兽潮,你还敢和我为敌?”

咚!

他这几句话才说完,这头妖兽就又给他跪了一个。

“真听得懂?”

王离倒是懵了。

事实上这头妖兽还真的是绝大多数都听得懂。

因为这头妖兽之所以能够成长到这个地步,是因为它几乎炼化了一个完整的元婴。

就和王离压榨那些灰衣修士得到法门一样,它此时的很多智慧和法门,包括自身的灵韵,很多都来自那个元婴。

看网友对 第两百八十八章 跪了(第二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