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四章 前所未有的兽潮(第一更

仙墟盛会已经变成了一场惊悚会。

在桃源胜景的传送法阵被空间侵入时,仙墟中心地带的一个古石台开始骤然发光。

这个古石台之前从未有过任何特殊之处。

堆砌成这个古石台的,都是一块块普通的顽石。

然而随着一阵阵古怪的元气波动,每一块顽石都开始发光,而且渐渐变得透明。

也就是数十个呼吸的时间,发光发亮的石块一块块悬浮起来。

仙墟盛会此时还没有正式开始,所有获得准入仙墟资格的年轻修士都聚集在仙墟的外围,他们还不知道仙墟中心地带的这座石台的诡异变化。

但不少提前进入仙墟布置的各宗门修士,却很快发现了这样的异变。

在这些石块一块块悬浮起来时,数十名各宗门的修士就已经赶到了这座古石台的周遭。

难道有什么宝物要出世?

所有这些赶到的修士第一时间都是这么想的。

外围各宗门的修士在接到消息的一刹那也瞬间沸腾了。

几乎所有各宗门带队的师长全部都第一时间朝仙墟的中心赶。

这些石块散发的光芒,形成了一道璀璨的光柱。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没有什么宝物出世,反而虚空之中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波动,一种莫名的空间力量开始震荡。

事实证明,在灾难正式来临之前,绝大多数修士只往好处想,而不是往坏处想。

绝大多数修士脑海里第一时间没有感到惊悚,反而感到惊喜。

难道有一个像隐山一样的小千世界要露面?

在高空之中莫名的空间力量的震荡下,仙墟中心这道璀璨的光柱变得扁平起来,竟是和虚空之中透出的一股力量结合,在离地数十丈的空中,形成了一面长宽都超过数十丈的奇特晶璧。

这奇特的晶璧看上去厚度不过一尺,但内里却好像有无数的黑点在从远处疾掠而来。

“不好!”

“好浓厚的妖气!”

在场有些高阶修士才刚刚觉得有些不对,内里的许多黑点已经如暴雨般撞击在晶璧上一样,然后直接纷纷坠落了下来。

“.…..!”

仙墟里所有的修士都彻底无言了。

无数的妖兽从这面晶璧之中飞洒出来。

有些妖兽根本不会飞遁,它们就直接从离地数十丈的高度坠落下来,能够飞遁的妖兽,冲出晶璧的第一时间,就飞向高空,直接朝着飞遁在空中的修士冲了过去。

令许多年轻修士根本无法理解的是,这面晶璧的两侧都在不断往外喷涌妖兽,而且许多身体极为庞大的妖兽,就直接在看上去只有一尺厚度的晶璧之中冲了出来。

“域门!”

“竟然形成了一道连通混乱洲域的单向域门?”

很多宗门的高阶修士反应了过来,他们第一时间用各种法门去探知那面晶璧,他们的探知结果让他们惊骇欲绝。

这面晶璧,竟然是一面只出不进的单向域门。

这扇域门比空间裂缝更加稳定,它是某种强大的空间力量形成,就连在场的修士疯狂施法想要对它造成损毁

都不可能。

朝着它轰去的威能在玄奥的空间法则之中瓦解,不知打入了何处的虚空。

仙墟这一带原本获准进入仙墟盛会的年轻修士就有上千名,再加上一些原先没有准入资格,但跟随而来聚集在外围凑热闹的年轻修士又至少有上万。

这地方修士的密集程度,根本不是桃源胜晶那种地方所能相比。

仙墟之中这域门一成,妖兽形成兽潮疯狂涌出,仙墟周遭的年轻修士瞬间死伤惊人。

“不要慌!”

“不要乱跑,团聚起来!”

今日仙墟有数百个宗门的师长在场,也就是短短数个呼吸之间,就瞬间有十余名金丹修士逆流而上,冲向这面晶璧。与此同时,一名元婴修士也出现,他的声音在高空之中震荡,每一次震荡都让大片大片的妖兽从空中坠落。

所有宗门的师长都尽可能的约束门下弟子,他们都尽可能的将所有的年轻修士朝着一处地方聚集,汇聚成团。

有许多高阶修士甚至直接就开始布置大型的防御法阵。

所有有理智的修士都十分清楚,在这种兽潮之中,越是落单逃遁,就越容易被洪流般的兽群轻易的吞噬。

只有汇聚成团,让高阶修士击杀高阶妖兽,等待各宗门的救援,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然而此时仙墟最外围的修士不断接到了令他们透心凉的消息。

“什么,红山洲南部数十处地方兽潮发生?”

“南部主要传送法阵全部损毁了?”

“连霍桐山宗都已经直接遭受兽潮的冲击?”

今日数百个宗门的修士齐聚仙墟,他们之中的高阶修士大多各有和外界联络的手段,但很快,仙墟和外界的消息也都隔绝了。

修真界中,传递消息最依赖的不是各种法器和异兽,而是传送法阵。

一个传送法阵就可以瞬间将消息传递到千里之外的另外数个传送法阵处,同样,那里的修士又可以瞬间将消息通过沟通的传送法阵传递到更远的地方。

所以在此之前,比如王离那种在竹山湖挑战所有边缘四洲年轻修士的盛事,那里发生的战况,很快就能传递到四洲,哪怕是恶水洲和火雀洲的修士,尤其是距离各传送法阵不远的修士,几乎都可以实时听到最新的消息。

但现在传送法阵连续损毁,最重要的消息传递的途径也便消失了。

这种红山洲南部到处爆发兽潮的情形之下,仙墟这一带的修士就连周遭那些区域比较安全,可以边战边退退到哪里去都不知道。

消息传递不畅,带来的还有一个严重后果,就是根本无法综合各处的消息,来判断现在这场兽潮的严重程度,很难让所有宗门第一时间联合力量来做出最有效的应对。

此时仙墟之中,那唯一一名元婴修士也沉默了。

越是高阶修士,尤其是经历过上一次混乱之潮的高阶修士就越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之前的兽潮都是直接从混乱洲域席卷过来,如此一来,各修士宗门在洲域外围布置的一些阵地就能起到很好的缓冲,而且混乱洲域和修士洲域之间原本就存在着广阔的空白地带,这原本就可以作为拖延时间的战场。

就以恶水洲为例,恶水洲和白骨洲等洲域之间,就天然有辽阔的水域阻隔。

妖兽要经过这些水域才能冲入恶水洲的边缘。

妖兽群在进入这些水域之前,恶水洲的诸多宗门肯定就能发现,就已经能够做出各种布置。

哪怕一开始兽潮势大,足以摧毁修士的许多前沿防线,但赢得的时间,足以让各修士宗门在修士洲域之中针对兽潮的侵袭路线设置许多要塞,布置一些杀伤力惊人的法阵。

依靠沿途的不断大规模伏杀,各修士宗门才能不断稀释兽流,才能阻止各妖兽族群以惊人的速度繁衍。

但现在不同。

按照目前得知的消息,现在的兽潮直接在红山洲南部爆发,兽潮相当于直接省略了洲域之间的天然阻隔,就相当于直接在那边挖了一个洞,就从这边的洞里直接钻出来了。

这时间上根本没有任何的缓冲。

没有任何的缓冲,意味着各宗门根本无法在第一时间形成共识,意味着红山洲南部的很多宗门,会在接下来很短的时间内变成根本无法互相联络的孤岛。

这意味着修士的伤亡会十分惊人,很多宗门未必能够在兽潮之中幸存。

但带来的更严重后果是,这兽潮无法第一时间遏制,妖兽占据大量灵气丰饶之地,大量猎杀修士和互相的吞噬,会造成许多高阶妖兽的成长,会造成许多妖兽族群惊人速度繁衍。

也就是说,原本兽潮真正冲击到修士洲域的边缘时,它们已经折损了很大的一部分,若将它们视为是妖兽军队,那这支军队的数量已经开始减少了。

等到它们真正冲入修士洲域,随着它们不断击溃修士洲域建立的防线,每一条防线的崩溃,也会越发的削弱它们的实力。

它们的数量会不断的减少。

然而现在不一样,它们冲击了整个洪山洲的南部,它们的数量反而不会减少,反而会在洪山洲的南部以惊人的速度繁衍。

若是按照最坏的打算,那这红山洲能够保不保得都不一定。

最令人胆寒的是,红山洲现在如此,那别的洲域,恶水洲、火雀洲和小玉洲现在是什么情况?

因为传送法阵的纷纷损毁,现在身处兽潮之中的修士和各修士宗门是根本无法得知。

……

王离视线紧盯着的那处高空,距离仙墟的实际距离有数百里。

那处高空之中,那艘长达数千丈的巨大战舰已经从寂灭的虚空之中下沉下来,悬浮在高空云层上方。

它身外布满的厚厚冰铠不断的融化,坠落。

它的船身外已经形成一个蓝sè的灵光光罩,与此同时,船身上不断涌出各sè焰光,不断涌出的威能将这片云层周遭的妖兽纷纷击杀。

这片云层的下方,有一座荒山,荒山的顶端此时也有一个巨大的空间裂口,不断涌出兽流。

这艘巨船压在这座荒山的顶端,恐怖的威能洪流不断几乎将这条空间裂口之中冲出的所有妖兽全部绞杀。

与此同时,巨船的底部流散出数千条光索一般的法器,不断的将所有被这艘巨船击杀的妖兽尸身卷入这艘巨船的底舱之中。

看网友对 第两百八十四章 前所未有的兽潮(第一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