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九章 胸口插着剑(第二更)

人形妖兽!

王离和何灵秀眉头顿时深深的皱了起来。

这道直立的身影看上去就像是一名身材分外高大的修士,就连他的身体比例,手足都看上去和修士无异。

但它具体是何等的样貌,王离和何灵秀却都根本看不清。

它的身外始终包裹着一团朦胧的辉光。

这团辉光并不明亮,然而却让何灵秀都看不透。

方才那种可怕的威能已经揭晓了这头妖兽的身份,它至少是魔君级的妖兽。

人形妖兽并不是绝对的比奇形怪状的妖兽厉害,但是人形的高阶妖兽,却往往很猛。

最可怕的就是有些高阶妖兽原本不是人形,但在长久的修行之中却渐渐演化成拟人形态。

这绝非是它的审美观点发生了改变,而是一种基于力量的探知和学习。

妖兽的力量往往来源于天赋,但修士的力量源自于学习和传承。

修士有无数汲取天地灵气为己用的法门,高阶妖兽在有足够的灵智认知到这一点时,它们也会想方设法的去寻求更多汲取天地灵气的手段。

与此同时,修士最初的修行法门却往往来自于对一些强大异兽的天赋神通的学习。

现在的高阶妖兽学习修士法门,却又是反了过来。

它们没有传承的积累,无法去探究元气法则的本质,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肉身更像修士一些,然后它便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借鉴一些修士的真元运行之法。

王离和何灵秀自然不希望遇到的就是这种类型的妖兽。

但不知道是否是何灵秀给王离披挂的一堆压制运气的法器的作用,现实却往往事与愿违。

数十个晶莹的水泡从这头人形妖兽的身后飘了出来。

这些晶莹的水泡一个个晶莹剔透,都至少能够裹下王离和何灵秀,虽然不知道这些晶莹的水泡是有什么用处,但精纯的水系元气让王离和何灵秀很容易确定它是水系法门。

但偏偏在它的内里,却是出现了一缕缕游丝一样的雷光,而且这些雷光不断朝着它的中心汇聚,凝成一颗颗雷球。

王离其实也算是对混乱洲域的妖兽很了解的大拿了。

东方边缘四洲绝大多数金丹期的修士都没有他见过的妖兽多。

但方才这头人形妖兽驱赶和震碎低阶妖兽的法门明明是很强大的风系元气,现在它正式露面,却是一种水系法门又演化雷系法门的手段。

他绞尽脑汁也没有想起来有哪一种妖兽拥有这样的天赋神通。

但他很清楚自己此时绝非看客。

这些晶莹水泡之中的雷光还在酝酿的刹那,他的身上血光迸射,身后日月同升,毁灭真空古剑、焚血戮魔绝剑加上玄天剑罡就和那些血宝一起朝着奇异辉光之中的人形妖兽飚射了过去。

这些威能估计能够瞬间秒杀一名没有强大防御法宝的金丹修士。

噗噗噗….

然而这些威能在冲击到那些包裹着雷球的水泡上时,却只造成了这些水泡的变形,恐怖的威能就像是偏离了航线的巨船,连那头人形妖兽身外的辉光都没有斩碎一些,就反而偏飞落进了它身后的空间裂口中。

这些威能造成的后果,反而是将一些不知死活的往外涌的低阶妖兽绞了个粉碎。

“.…..!”

何灵秀和王离心

都凉了。

这是什么鬼法门?

难不成这裹着雷球的水泡,竟然不是什么进攻的法门,而是防御法门,而且是那种极为罕见的威能反弹法门?

就在此时,何灵秀预感到了某种可怕的气机变化。

她抬头看了一眼,心里凉透了。

遥远的天际出现了一群火红的流星,迅速从模糊变得清晰,朝着她和王离而来。

如华阳宗金丹八层以上的修士才能施展的“流星火陨”一般的强大法门。

这种法门悄无声息的酝酿,等到修士察觉时,因为天然的时间差和笼罩区域的广阔,它就会变成一场似乎和施法者无关的天灾。

拥有这种诡异水泡的人形妖兽估计可以完全无视这场会持续坠落的流星火雨,但对她和王离而言,他们却不得不要分心去应付来自天空的威能。

这样的法门,对于这头人形妖兽而言,就像是多了一件祭在远处天空的强大法宝。

这头人形妖兽不介意让她和王离更凉一些。

轰的一声震响。

在王离有些束手无策的这一瞬间,它身前的辉光之中骤然凝出一道火红sè的真符,如果不是这道真符出现的刹那,辉光骤分,让王离和何灵秀看到它身上如一块块晶石一般的磷甲,王离甚至真的要怀疑这不是妖兽,而是一名修士。

这道真符瞬间消失,卷吸惊人的天地元气,瞬间变成两道不断交错飞行的巨大火镰。

这两条火镰瞬间将地上的冰霜全部融化,将水汽化为浓雾,将那些小型妖兽的尸身激碎成飞舞的尘屑。

何灵秀直接就将自己和两名炼气期的新嫩装进了不灭净瓶。

她连御使异元道莲对抗一下的想法都没有。

这两条火镰的威能已经完全是元婴修士的法术威能。

如果不是王离直接在一片银sè的星光之中消失,她甚至要直接将王离都装进不灭净瓶。

当!

刚刚将她和两名炼气期新嫩装进去的不灭净瓶就被这两条火镰的恐怖威能砸了个瘪肚。

这个不灭净瓶直接横飞出去数里,然后坠在一面山坡上。

恐怖的威能冲撞直接将它坠落的那片山坡上所有的桃树摧毁成齑粉,一波波紊乱的元气震荡将一块块岩石都激成粉屑。

一朵朵银sè莲花般的光影在虚空之中不断出现。

王离的身影瞬移般不断闪烁。

这一时间他都不敢停。

这简直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战斗。

虽然是纯粹的威能碾压,并没有像他之前面对那种元婴六七层以上的修士那样用某些可怕的秘术直接镇压他,但这种威能是实打实的元婴级水准。

他的任何防御法器和防御法术的威能,在这种水准的威能面前,都是烂番茄烂稻草一样,根本是一扫就烂。

天空又明亮了起来。

低阶妖兽不断的退避,潮水一般涌出桃源胜景的地界。

被照得通红的山体上,却是映出了许多yīn影,而且不断变大。

一颗颗拖着灿烂焰尾的火球带着咆哮般的破空声张扬的坠地。

一团团巨大的火柱从山体上冲出,围绕着巨大的火柱,一蓬蓬的尘烟就像是一圈圈纱帐在缭绕。

澎湃的元气力量冲击得山体不断的震荡。

王离已经将九天踏星诀演化到了极致,空中银莲朵朵绽放的同时,

九天踏星诀形成的大道异相也自然展开。

一片片璀璨的星空随着他的身体瞬移不断的出现,湮灭。

“这些东西难道是大道异相?”

大道异相和大道异相之间会有着一些奇特的共鸣,王离在这个时候无比震惊的发现,自己的大道异相和这头人形妖兽周身的元气有种说不清的牵扯。

这种牵扯似乎和这头人形妖兽身体周遭的辉光无关,似乎来自于那些内蕴雷球的水泡。

这种怪异的水泡,难道不是什么法门,而是某种大道异相?

一头自身的灵韵堆积到了形成大道异相的妖兽?

这个发现让他彻底颠覆了自己的认知。

妖气凝形他是知道的。

妖气凝形也能够形成异相。

但妖气凝形更多的是来自于妖兽体内海量的妖元堆积,很多妖兽天赋异禀,它们体内的妖元数量比同阶的修士体内的真元数量要磅礴得多。

海量的妖元在流转时,产生的气息波动也会形成独特的法则。

有些妖兽身体小小的,但是体内容纳的妖元却是磅礴得超乎想象,所以有时候一头小小的妖兽身外却是形成一个庞大的妖形法相。

妖气凝形和大道异相的最大区别,是妖气凝形是真元数量的显化,而大道异相则是真元运用层面的显化。

大道异相来自于真元调动天地元气到了某种极致,以至于带动天地元气本源法则的显化。

唰!唰!唰!

这种不可置信让王离索性连续演化了几个大道异相砸了过去。

他演化的这些大道异相的威能依旧和这头妖兽的力量不在一个等级,但是大道法则之间的奇特共鸣,天地法则的牵扯,却让他更加确定,这头妖兽身外那些怪异的水泡是大道异相,而不是它的妖气凝形,或是它施展的独特法门。

但他的这种试探,也无疑再次激怒了这头拥有极高灵智的妖兽,甚至引起了它足够的警惕。

一条条白sè的藤蔓在虚空之中直接生成。

无数藤蔓的细密交织,瞬间就组成了一张巨网,在王离感觉到不妙之前,他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网中之鱼。

这些藤蔓是一sè的白,看似十分脆弱,也毫无剧烈的灵气波动,然而当王离挥动毁灭真空古剑,当毁灭真空古剑的威能和这些藤蔓真正冲击时,极为可怖的寒意瞬间爆发。

王离差点直接就被冻僵。

冰系法门!

这头妖兽刚刚才展现两种不同的强大火系法门,现在竟然直接就给他来了一门冰系法门!

更令他无语的是,这恐怖的寒意之中竟然也带着某种令人身体和意识麻痹的灵毒!

他的意识和整个身体都发麻,一切的感知能力都似乎随之下降。

噗的一声轻响。

一道晶莹的冰剑直接从他的胸口刺入,从他的背后透出!

“.…..!”

王离无语。

换了别的修士,这一击就直接秒杀了。

但这头妖兽的活还是不够细。

这一剑没有直接洞穿他的心脉,所以在他身体受创严重的刹那,他潜意识里就已经演化万凰重生术。

侵入他体内的灵毒,也和之前一样,万流汇海般汇入他的玄天剑罡。

他就这样胸口插着一道冰剑,眨巴着眼看着这头妖兽。

看网友对 第两百七十九章 胸口插着剑(第二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