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六章 他太难了(第一更)

“这怎么做到的啊?”

王离欲哭无泪,他将五行焰光舟激发到了极致,但那真的不是错觉,后方那吞天星蟒死死追了上来。

“……!”

何灵秀也是彻底无语,这做人真的不能太嘚瑟,很容易乐极生悲。

“怎么就盯住不放了啊,有这么恨吗?”

王离毛骨悚然,就连水龙猿也不断吱吱乱叫。

这五行焰光舟土遁穿行,根本不不需要躲避地底的岩石和精金矿石等物,都是如同穿过水中的yīn影般一穿而过,而且就连舟身上的修士朝着四周看去,都像是在水底视物一样,能够透过土层深埋在土里的各种东西。

但即便如此,后方吞天星蟒的气息却没有拉远,反而距离他们更近了。

再过片刻,他们甚至可以看到后方有闪亮的金sè光芒。

“王离,你还说它后面三条后爪根本没有用!”

何灵秀也都快哭了。

她首先看清,那条吞天星蟒现在整个身体都已经只有数丈长度,但它的整个身体好像彻底凝缩了一般,浑身都好像金sè的神铁。它的确是和王离所说的一样,靠近头颅的部位长着两只稍短的前爪,腹部长着三只粗壮的后爪,但此时它三只粗壮的后爪上金光缭绕,被这金光包裹的它穿行在土中,也如同在水中游动一般轻松。而且它三只后爪之中有一只还不断往后拍击,每一次拍击,它的身下就出现一道金sè的光焰,就让它瞬间往前飚射一大截。

“我哪知道会这样啊!典籍上都根本没有记载,这种星兽居然还能土遁,居然还遁得这么快。”王离悔得肠子都青了。

“继续往下!”

何灵秀咬牙,“它擅长土遁,但未必能够承受地火,五行焰光舟在火脉之中穿行都是畅通无阻。”

“不要追了,有什么好追的啊!”

王离一边御使五行焰光舟不断往地下穿行,一边施展欺天古经改变自己的气机。但似乎对这种星兽根本无用,它追了上来,而且距离不断拉近。

五行焰光舟的遁速极快,很快舟身前方一扫yīn霾,出现了通红的火光。

沸腾的岩浆翻卷,内里各种杂物也是大大小小的yīn影晃动,让人看得十分惊悸,但后方的吞天星蟒追得太过厉害,王离硬着头皮就冲了进去。

轰!

五行焰光舟的遁速没有任何的变化,周身的岩浆火海也是如同红sè的水流一般,但和在土遁的时候不同的是,一种灼热的热气还是透了进来。

舟身灵光之中略微热一些,对于李幽鹊和柳萌这种炼气期修士都没有什么妨碍,更不用说王离和何灵秀以及水龙猿了,但让王离和何灵秀瞬间瀑布汗的是,后方金光依旧,那头吞天星蟒竟然也直直的追了下来。

它浑身金光闪动,哪怕穿行在这地底|火脉之中,也似乎如鱼得水,根本不受妨碍。

“……!”

王离和何灵秀互望了一眼,看着对方都是一张哭丧脸。

两个人此时都有些回过味来,很多星兽都有着横渡星空的能力,它们甚至能够穿越寂灭苦寒之地,也甚至能够穿越星火汹涌之地,地底的火脉似乎和许多星

辰的星辰之火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土遁也行,火遁也行……水遁你行不行啊?”

王离觉得可能引动天劫对付这头星兽都未必能行,他直接再御使五行焰光舟朝着上方冲,此时他想着的是能不能冲出地面去,看看能不能找片水域,实在不行能不能先找条精金矿脉。

“噗!”

无巧不巧的是,这岩浆火焰之中冲起数个巨大的气泡。

气泡被五行遁光洲的元气所激,在岩浆火海之中炸开。

剧烈翻滚的焰流将这五行焰光舟反而往下方压去,而且不断旋转翻滚。

“我的好运气都要用光了吗?”

王离哀嚎起来。

他又不敢减缓五行焰光舟的遁速,这往下激冲之下,他看到下方的火焰都已经彻底变成了黑sè,内里一股股火煞元气就像是一朵朵黑sè的花朵在绽放。

每一次绽放之后,这火元竟是还凝成一颗颗黑珍珠的模样。

这里已经到了地底|火脉深处,如果被后方那吞天星蟒追上,只要五行焰光舟破损,以他和何灵秀的修为,也根本无法抵挡这里的地火,瞬间就要被烧得一干二净。

“王聚,控舟,不能再往下了,再往下地磁可毁一切法器。”何灵秀也是很罕见的惊慌,她连声叫了起来。

“我也不想啊!”王离欲哭无泪,他此时的确已经感受到了一股莫名庞大的牵引力量,就像是有一个巨大的漩涡要将他这艘法舟卷吸过去。

“左下方!”但就在此时,何灵秀的尖叫声又突然响起。

“左下?到底是上还是下啊。”王离郁闷的叫了起来,他都有些手忙脚乱,“还能往下吗?”

“左下七丈,前行数里!一定要控好法舟!”何灵秀连连深深吸气,她的脸上都在流汗,她尽可能的让自己平静下来,“那里有惊人灵光,是极品的火系灵物,可能是地火道莲!”

“呵呵道友,你比我死要钱啊,都这种时候了,你还会见缝插针。”王离惊了。

他叫了起来。

但叫归叫,他还是头皮发麻的控着法舟,按照何灵秀所说的方位冲去。

黑sè的火光之中,果然有一团近乎纯白的灵火在跳跃,内里有一株道莲,这株道莲的莲瓣都已经凋落了,已经结成一个白sè的莲蓬。

唰!

一朵鬼爪般的火焰从这株道莲下生成,将这株道莲牢牢裹住,投入法舟的灵光光罩之中。

即便何灵秀连施数道法门,这株道莲落入法舟灵光之中时,所有人都瞬间觉得热力惊人,好像浑身都要燃烧起来。

王离也不敢施展冰系法门,生怕元气相冲,只是拼命架舟往上冲。

此时水龙猿又骇得吱吱乱叫,后方那吞天星蟒此时已经距离五行焰光舟不足百丈。

何灵秀直接收起地火道莲,这是能够直接形成火灵根的极品灵药,这五行焰光舟在地底之中一阵乱窜竟然能够撞到这样的灵药也是逆天的运气,毕竟地火道莲是无根灵物,伴随地火随意流走,即便是拥有五行焰光舟这样的法宝,平时不断搜寻都未必能够遇见。

但此时显然不是欣喜的时候,她连

连施展火系法门,她主修的就是火系功法,在这地底|火脉之中,她这火系法门有诸多加成,但她的修为对于这种五级妖兽而言实在相差太多,虽然各sè火光不断在吞天星蟒身上燃起,但它身上似乎镀了一层光滑的神铁一般,火焰燃上去瞬间滑飞,对它的遁速几乎都没有什么影响。

不过何灵秀这样的做法倒是提醒了王离。

火系法门他会的也多啊。

而且他会的很多火系法门可是比何灵秀的火系法门要高阶多了。

一道道血光不断从他体内冲出。

他施展日月皇华万战诀,不断以冲出血宝自残的方式提升战力,与此同时,一阵阵剧烈的灵气波动不断在这艘法舟后方绽放。

五行焰光舟后方的地火彻底暴走一般,数十股巨大的焰流不断形成红sè的锁链,不断捆缚在吞天星蟒的身上,将它的身体往下拖。

与此同时,朵朵黑sè的地火从地底更深处涌出,形成朵朵的黑sè灵芝,密密麻麻的出现在吞天星蟒的前方。

这些火系威能依旧无法和吞天星蟒浑身流转的星力抗衡,但却着实影响了它的遁速。

王离借此机会冲出地底|火脉,一开始土遁,他还是连续不断的施法。

五行焰光舟的后方不断闪耀各种森冷的金属光芒,各种精金法剑,铁柱、牢笼不断出现,就像是有一片片的金属丛林在他们的身后生成。

他直觉土系法门对这头星兽也是无用,索性不断施展各种金系法门。

“这也太变态了吧?”

然而让他和何灵秀浑身发寒的是,这头吞天星蟒直接身体碾压,它身外金sè星力流转,这些金系法门形成的各种精金直接就溃散。

“王聚,试试木系法门!”

何灵秀叫了起来。

她真的觉得死亡的yīn影已经笼罩了她和王离。

王离连话都不回了,拼命施展各种木系法门。

各种粗大的藤蔓、根茎都在土中化生,不断朝着这头星兽缠绕上去,他根本不期待各种木系强法能够对这头星兽造成实质性的威胁,只希望能够拖慢它的遁速。

然而木系法门也是根本无用,甚至比金系法门更加不济。

它浑身流转的星力之中,似乎甚至有着天然瓦解木系元气和植株生机的元气波动,这些藤蔓、根茎还未真正接触它的身体,就已经纷纷枯萎、溃烂。

“不要这样好不好,追不上就算了,你不累吗?”

王离也是疯了。

他的表现已经足够惊人,他此时连水系法门和冰系法门、雷法都是层出不穷。

水流、寒冰、雷电都不断出现。

数个呼吸之间,他都连施十余种不同的法门。

但是所有这些法门都无济于事。

这头星兽就像是诸法不侵。

“我…..!”

王离都几乎要吐血,现在不施展各种法门的话,这头星兽和五行焰光舟之间的距离就不断拉近,但他不断施法的话,却似乎在不断增加他和这头妖兽之间的仇恨值。

他太难了。

看网友对 第两百九十六章 他太难了(第一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