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欠鬼神一族的

苏奕瞥了黑裙女子一眼,道:“别紧张,若要动手,现在的你,早已化作一具尸体。”

说着,他走上前,端详起那一口青铜箱。

或许是因为苏奕表现的太镇定和从容,让得黑裙女子惊疑不定,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苏公子,涅风……已经死了?”

黑裙女子美眸流转,试探问道。

苏奕点了点头,道:“上次让他逃走,已让我有些恼火,这一次,自然不会再给他逃走的机会。”

黑裙女子心中震动,娇艳妩媚的俏脸都微微有些发僵。

涅风虽然只有元府境修为,可作为一个从三万年暗古之禁之下活过来的古代妖孽,其手中的保命底牌可不止一个。

就是面对灵道大修士,也自有脱困之法。

可现在,涅风却折在苏奕手底下!

这让黑裙女子如何不惊?

深呼吸一口气,黑裙女子低声道:“苏公子,咱们之间可无冤无仇,更何况,今日我要对付的乃是闻心照,断没有伤害其他人的念头……”

苏奕挥手打断道:“放心,我不会杀你。”

黑裙女子一愣,似很意外,道:“这是为何?”

苏奕避而不答,问道:“能否跟我说说这魔胎的来历?”

黑裙女子摇头道:“我只能告诉苏公子,这魔胎和yīn煞冥殿有关。”

yīn煞冥殿,三万年前苍青大陆上的第一鬼修道统,势力遍布天下。

其第一任殿主,更是威慑天下的“冥罗灵皇”。

虽说yīn煞冥殿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可在当今苍青大路上,到处分布着yīn煞门,视yīn煞冥殿为心中的“圣地”!

苏奕目光从青铜箱子上挪移,看向黑裙女子,道:“魔胎留下,你可以走了。”

黑裙女子俏脸微变,似豁出去般,道:“苏公子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亦或者说,是我的忍让,让你认为可以吃定我了?”

苏奕轻叹一声,没有再废话,直接出手了。

唰!

他骈指如剑,随意斩下。

一剑而已,势如九天银河垂落,涤荡人间。

黑裙女子美眸骤然一缩,手中血sè莲灯蓦地扬起。

轰!

一片血sè灯影掠空而起。

可仅仅刹那,这一片血sè灯影爆碎,直接被浩浩荡荡的剑气劈开。

黑裙女子背脊生寒,红润的唇蓦地发出一道尖啸。

就见她手中的血sè莲灯刹那间而已,化作一柄血sè长刀,猛地斩出。

刀气如匹练,妖异yīn森,附近虚空中浮现出成百上千的鬼神虚影,

血灵玄姹诀!

这是黑裙女子的杀招,一刀斩出,如百鬼夜行,让对手如坠森罗鬼域,逃无可逃。

然而,面对苏奕这斩来的一剑,那成百上千的鬼神虚影宛如泡沫般不堪,根本就挡不住那浩浩荡荡的剑气,纷纷崩灭消散。

“不好!”

黑裙女子彻底sè变,终于意识到了苏奕的可怕。

而此时,她已来不及闪避,猛地一咬牙,将手中血sè长刀扬起,欲与之硬撼。

可就在这一瞬,黑裙女子娇躯一僵,手中动作停滞在那,再不敢有丝毫乱动。

轰!

斩来的一片浩荡剑气,在她面前三尺之地时,顿时如潮水般消散一空,并未伤到她分毫。

只是,黑裙女子那一对妩媚的美眸中,已尽是惊惧和不安。

因为苏奕不知何时,已出现在她身边,一只修长白皙的大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

这样的变故,吓得她魂儿都差点冒出来。

“活命的机会只有一次,快走吧。”

苏奕拍了拍黑裙女子的肩膀,便迈步走向那一口青铜箱子。

看着苏奕的背影,黑裙女子玉容yīn晴不定,内心兀自惊惧难安。

她终于明白,正如苏奕所言,若真下狠手,她早已成了一具尸体!

“苏公子,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何会放我离开?”

黑裙女子忍不住问。

之前,她就曾问过,只不过苏奕避而不答。

苏奕一阵沉默,眸子泛起一丝怅然,摆手道,“这是我欠你们鬼蛇一族的。”

欠鬼蛇一族的?

黑裙女子愈发疑惑,这家伙明明只是个辟谷境少年而已,绝非是和她一样从三万年万古之禁中活下来的角sè,更不可能是夺舍者。

可为何他会说这番话?

难道说,他背后的师门,或者身边的长辈,曾和自己这一脉有着某种渊源?

黑裙女子想不透。

可她却看出,苏奕并不愿回答这件事。

沉默片刻,黑裙女子道:“苏公子,若让这天下间的yīn煞门修士知道,这个魔胎落入你手中,注定会为你带来诸多杀劫。”

略一犹豫,她补充道:“还有……若魔胎中那位存在觉醒,对公子而言,怕也是祸非福。”

说罢,黑裙女子转身而去。

自始至终,苏奕没有回头,心中却叹了口气。

“小叶子,我可没想到,这苍青大陆上,竟还有你们鬼蛇一脉的族人在行走……”

苏奕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温婉美丽的绰约倩影。

女子约莫十八九岁,眉眼弯弯,,头戴冠冕,披着鹤氅,手握一盏清辉流转的莲灯。

那一天,女子流着泪独自离去,空旷幽暗的天地间,只剩下她孤独而落幕的一道单薄身影,渐行渐远……

耳畔,仿似又响起她柔弱而又坚定的声音:“苏玄钧,我偏要等你回来,等一辈子也无所谓。”

女子名叫叶妤。

鬼蛇一族有史以来第一位女皇。

半响,苏奕摇了摇头,按捺下心中那一抹怅然。

往事不可追忆,亦不堪追忆。

苏奕目光重新看向那一口青铜箱,略一思忖,便咬破指尖,以鲜血为墨,在青铜箱上勾勒出一副奇异神妙的敕令。

禁灵敕令!

道门一脉的一种压制和禁锢灵体的敕令。

嗡~

当敕令图案成形,顿时如呼吸般一明一灭,悄然消失不见。

而整个青铜箱的气息都彻底消失,再没有任何神异之处,便是以神念感应,都察觉不到任何异常。

苏奕这才以神念探入青铜箱内。

就见其中,静静搁着一个蒲扇大小,浑圆如球的黑sè神秘玉石。

天魔源髓。

一种极罕见的旷世神料,用以炼制魔胎的胎心,再经由秘法封印,魔胎内

的活物便可得到孕育、滋养和蜕变。

这一个魔胎,同样覆盖有诸多封印,气息妖异恐怖。

仅凭神念,只能看到那重重封印之下的魔胎内,有着一道虚幻般的模糊灵体,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模样。

似乎察觉到了苏奕的神念,魔胎猛地剧烈震动起来,表面覆盖的封印力量发光,闪烁诡异神秘的力量波动。

“管你是什么来历,就先乖乖呆在其中吧,”

苏奕笑了笑,收起神念,将青铜箱合上,丢进了雪蚨玉佩内。

这魔胎内的活物,虽不知什么来历,但其气息却无比惊人,若不是被封印力量压制着,怕是早已脱壳而出。

按照苏奕估计,这魔胎内的活物,极可能已拥有灵道层次的修为!

这就太惊人了。

须知,魔胎就如一个母胎,其中的活物就如婴孩。

想一想,一个活物还没诞生出来,就拥有灵道层次的气息波动,那该是何等惊人的一件事?

这样的魔胎,让苏奕不禁想起了自己的三徒弟火尧,当初火尧在魔胎内的时候,也拥有着极强大的气息,甚至比眼前这个魔胎内的活物更强横。

不过,魔胎内的活物横空出世后,却需要封印力量,重新修炼,唯有如此,才能掌控自身所拥有的力量。

这和转世重修有异曲同工之妙。

唯一的不同就在于,魔胎内的活物,并未转世。

苏奕现在可没心思理会这魔胎中的活物。

若将其杀了,不免暴殄天物。

若将其现在就放出来,又极可能给自己带来诸多麻烦。

还不如干脆将其封印起来,暂且不管不问。

等以后时机成熟了,再琢磨这魔胎的事情也不迟。

总之,对苏奕而言,这魔胎现在就是个没用的宝物,都懒得花费心思去研究。

“两位,既然已苏醒过来,就别掩饰了。”

苏奕抬头,望向远处一座雅间。

话音刚落下不久,古苍宁和老妪的身影出现,前者的神sè有些尴尬,后者的脸sè则有些惊疑不定。

“苏兄,这次多亏是你帮忙,否则,我都不敢想象,璇芷那女人竟干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

古苍宁抱拳见礼。

想起刚才的经历,他就恨得咬牙切齿,内心震怒之余,也有着些许羞愤。

这对他而言,和栽了个大跟头也没区别,太丢人了!

“不用谢我,我只不过适逢其会罢了。”

苏奕摇了摇头,转身朝原先所在的楼阁行去。

“苏道友且留步。”

这时候,那童颜鹤发的老妪忽地开口。

“有事?”苏奕问。

“不知……苏道友可愿将手中魔胎相让?”

老妪犹豫了一下,说道,“当然,我们会付出足以让道友满意的宝物作为交换。”

古苍宁也露出期待之sè。

“若换做是你们,是否愿意将此等宝物想让?”

苏奕似笑非笑,他自然看出,那老妪是一个灵道大修士,可这还不至于让他忌惮。

——

ps:第五更送上!

还欠大家5个5更,另外,今天太累了,明天上午的更新放晚上一起发~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一章 欠鬼神一族的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