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却道寻常

那一座三层楼阁,早已化作废墟。

当苏奕的声音落下,就见那一片废墟中,走出一道倩影。

她身段高挑,腰肢盈盈一握,玉腿笔直修长,穿着一身简雅素净的束腰长裙,一头乌黑秀发泛着淡淡的紫sè,随意挽成一个发髻,露出纤秀如玉的雪白鹅颈。

这个女子很美很惊艳。

她才十八九岁的样子,肌肤晶莹透亮,眼睛灵气逼人,红唇水润,姿容绝代,具有颠倒众生般的美。

只是,她此刻略显狼狈,衣衫和长发上,落了不少尘埃。

“小师叔!”

清芽美眸一亮,欢呼着冲上去,一把抱住女子,踮起脚尖,亲昵地在女子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嘿嘿笑道,“还是像以前那样香!”

女子绝美的容颜浮现一丝窘迫,伸手拎着清芽的衣襟,将她放到一边,训斥道:“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

语声婉转,空谷莺啼般动听。

“闻师妹,好久不见了。”

不远处,凌云河拱手见礼。

那风姿绝代,天香国sè般的少女,正是在大夏有着“小剑妖”之称的闻心照,云天神宫年轻一代的传奇,无数年轻修者心中如仙子般的绝代佳人。

“凌师兄,的确好久不见了。”

闻心照露出一抹笑容,明眸皓齿,一笑倾城,那等风姿和气质,足以让任何男人心跳加快。

便是苏奕,当看到闻心照时,眸子也是一亮,最初得知闻心照的事情时,苏奕还在揣测,此女究竟是否如传闻中那般耀眼。

现在一见,闻心照的姿容和气韵,无疑远超了他最初时的预估。

“闻师姐,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

任幽幽说着,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章蕴滔。

章蕴滔跌坐在那,失魂落魄,狼狈凄惨,堂堂云天神宫长老,此刻却颜面扫地,那等打击无疑太沉重。

“之前的事情,我都看在眼底。”

闻心照轻叹道,“我也没想到,章师叔会败。”

任幽幽呆了一下,却无力反驳。

别说闻心照,就是她也没想到,强大如章蕴滔,会败得如此快。

“章师叔,胜负已分,并且我看出,你输得不冤,还望师叔经此一事,莫要被影响到心境。”

闻心照走上前,劝慰章蕴滔。

章蕴滔苦涩一笑,喟叹道:“之前,是我太过自以为是了,也总算明白,何谓萤火之光与日月之辉的差别。”

他艰难爬起身体,眼神复杂地看了看远处的苏奕,便转身而去。

这位云天神宫的长老,已没脸再待下去。

“任师妹,你去劝一劝章师叔。”

闻心照吩咐道。

任幽幽连忙追上去。

“小师叔,你可不能拉偏架,今日这件事,若换做其他人,怕是早被你那位章师叔狠狠揍了一顿。”

清芽声音清脆道。

闻心照笑着拢了拢耳畔青丝,道:“你说错了,换做这世间其他辟谷境修士,面对章师叔时,就是遭受到再大的蔑视和不屑,怕也只能隐忍,不敢反抗。”

想了想,她总结道:“归根到底,像今日之事,若不是碰到了

像苏道友这等人物,注定不会发生。”

听罢,凌云河深以为然道:“闻师妹所言极是。”

闻心照转身,看向早已重新坐在藤椅中的苏奕,微微拱手道:“闻心照,见过道友。”

她身影绰约动人,乌黑的秀发在天光下泛着淡淡的紫sè,配上那足以倾国倾城的绝美容颜,平添一种别样的风情。

苏奕点了点头,眸泛欣赏之sè,道:“你觉得我刚才那一剑如何?”

闻心照一怔,思忖片刻,说道:“若我没看错,道友在剑道上的造诣,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其中奥妙,绝非远远观望,便能洞察体会。”

言外之意就是,这一剑的真正精髓,连她也仅仅只能领会一二,无法洞察全貌。

苏奕再问:“若换做是你,能否化解这一剑?”

闻心照不禁笑起来,眼神中却浮现一丝自信之意,道:“道友莫非想和我切磋一二?”

苏奕道:“我听说,你痴心于剑途,于剑道之上的天赋极高,称得上当世年轻一辈的翘楚人物,故而忍不住想见识见识。”

闻心照点了点头,红润的唇瓣勾起一抹骄傲的弧度,道:“也好,既然道友开口,我岂有不答应的道理?”

说着,她探出一只素净洁白的右手,于虚空一捻。

嗤!

一缕紫sè电弧凝聚,化作九寸剑锋,纤秀如梭,潋滟瑰丽。

一股惊人的毁灭气息,随之从这九寸剑锋上弥漫而开。

凌云河动容,这小小一缕剑锋的气息,竟然比章蕴滔刚才所施展的“金焱至阳刀”气息更慑人!

嗖!

随着闻心照指点一扬,九寸剑锋破空而去,掠入千丈高的一片云层内,而后那片云层骤然炸开,化作丝丝缕缕的烟霞飞射。

清芽哇的一声叫出来,道:“好漂亮!”

漂亮?

凌云河不禁苦笑,这哪里是漂亮,分明是毁灭力惊人!

“苏道友觉得,我的剑道如何?”

闻心照笑吟吟看向苏奕,她本就生得极美,红唇莹润,贝齿晶莹,笑起来时,清艳动人。

“是否有保留?”苏奕问。

闻心照回答道:“大概有我七成剑道之力。”

苏奕随口道:“在这世俗中,以你辟谷境大圆满的修为,能够拥有这等剑道造诣,已堪称惊艳,若是对战,击败你那位章师叔也不在话下。”

凌云河与清芽都不禁倒吸凉气。

辟谷境大圆满,却能击败聚星境中期的章蕴滔?

这无疑证明,如今的闻心照,绝对堪称是个妖孽人物,远非从前可比!

须知,章蕴滔可不是寻常的聚星境中期强者。

相差两个大境界,尚且有击败这等人物的剑道造诣,这不是妖孽又是什么?

闻心照微微一笑,道:“道友谬赞了。”

苏奕摇头道:“不是谬赞,我还没说完。”

闻心照笑容微滞,有些错愕。

就见苏奕说道:“我之前说的,是在这世俗中的情况,在我眼中,你如今所拥有的剑道造诣,只能说寻常,破绽极多,遇到真正的剑道高手,一击便可取你性命。”

这番话一出,凌

云河与清芽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这等剑道怎可能只算寻常?

闻心照也愣住了。

她自幼便展露出卓绝耀眼的剑道天赋,十四岁时,便成为大齐年轻一代人尽皆知的“小剑妖”。十五岁时,更被云天神宫破格录取,拜灵道大修士寒烟真人为师。

到如今,在整个大夏年轻一代,也是极负盛名,令不知多少老辈人物都黯然失sè。

可现在,苏奕却说,她的剑道破绽极多,只算寻常……

这让骨子里向来极为骄傲自负的闻心照哪能服气?

半响,闻心照说道:“道友所说的剑道高手,若是灵道大修士,那我的确可能无法挡得住其一剑。”

显然,她认为在元道三大境中,还没人能够一剑将其灭杀。

苏奕道:“我说的是辟谷境。”

闻心照怔了怔,漂亮的眉毛挑起,道:“我能否认为,道友说的是你自己?”

苏奕哪会看不出,闻心照内心极不服?

他笑了笑,道:“除了我,这天下还有不少人同样可以办到这一步。”

闻心照明显不信,道:“那我可真要请教一下道友,我的剑道究竟寻常到哪里了。”

这位风姿绝代,容颜如画的小剑妖,甚至有点生气了。

苏奕从藤椅中起身,迈步朝闻心照走去,笑容恬淡道:“身为剑修,不服气是好事,你且试试,能否挡住我这一剑。”

说着,一指探出,如剑锋般朝闻心照眉心刺去。

轻描淡写,稀松寻常,速度也并不快。

这一剑,也并未动用修为力量,纯粹是以剑道造诣来施展。

在闻心照眼中,这一道剑指,到处都是破绽。

可当她准备化解时,却忽地发现,每一处破绽都像一个陷阱,给她一种无论如何化解,都会遭受反制的感觉。

若是动用修为,闻心照自信可以一力降十会,根本不必在意那些破绽和埋伏,以力破力便可。

然而,苏奕都没有动用修为,她的尊严和骄傲,也不能容忍她这么做。

心思转动时,闻心照错愕发现,苏奕已收回了剑指。

“能挡得住吗?”

苏奕撂下这句话,便转身返回,坐进了藤椅。

闻心照沉默了。

她美丽白皙的脸庞上,明灭不定,一对如星辰般明亮的眸,时而恍惚,时而怔怔。

凌云河与清芽对视一眼,皆一头雾水。

苏奕刚才那一击,就如随手指了闻心照一下,两者完全没看出藏有任何玄机。

可看闻心照的反应,却似遇到了极大的难题!

更让人意外的是,片刻后,闻心照深呼吸一口气,便来到苏奕身前,微微躬身道:“多谢道友赐教,让我明白在剑道之上,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声音带着三分窘意,三分惭愧,以及一些若有若无的惊意。

刚才时候,她还认为苏奕是在故意贬低她的剑道,内心还很生气。

可在见识了苏奕那一指的神妙后,她背脊都生出寒意,心中颤抖,苦思冥想许久,最终确定一件事——

若以剑道造诣分胜负,自己……的确根本挡不住这一剑!

看网友对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却道寻常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