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三章 兽潮已临(第三更)

有五六名正要进入传送法阵的修士在这一声莫名的巨震之中,被传送法阵之中泛起的一层紊乱光华直接抛飞了出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就连控制传送法阵的数名修士都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这几名修士还是筑基期的修士,但他们就是愣愣的看着那几名年轻修士被炸出了传送法阵,然后浑身血光迸射的就像是被挑飞的稻草一样朝着远处坠落。

一片哗然。

这些筑基期的修士都没有反应过来,一时间那些炼气期的年轻修士除了发出一阵阵惊呼之外,身体都是如同一根根木桩一样杵在当地。

绝大多数人的目光还都下意识的被那几名修士的身影吸引。

“什么鬼?”

王离的目光此时已经死死的盯在那几座传送法阵上。

绝对不是什么误操作!

传送法阵的操作绝对是傻瓜式的操作,误操作导致传送法阵炸阵的可能性为零。

但方才那一瞬间,王离确定那几名操控传送法阵的修士完全是循规蹈矩,并没有任何一人刻意的去损毁传送法阵。

而且眼下这几座传送法阵就根本没有损毁的迹象,但在他的感知里,这几座传送法阵的气机却是像一盆水一样晃动了起来。

这只能说明和这几座传送法阵沟通的传送法阵出了问题,或者直接被某种强大的空间之力侵扰。

何灵秀的脸sè瞬间难看起来。

她这一刹那比王离想的还要深远。

她不认为只是和这几座传送法阵沟通的对面的传送法阵出了问题。

那种简单的炸阵最多就是让这几座传送法阵失去效用。

但眼下这几座传送法阵的气机晃荡,却明明就是空间之力的挤压和侵扰。

很简单,传送法阵和传送法阵之间沟通的通道极为固定,唯有另外一个空间通道硬生生和这个通道发生碰撞时,才会在这几座传送法阵没有损毁的情形下,产生这样的气机波动。

如果此次她和王离并非是接受牧青丹的特殊委托,只是恰好经过此处,那她可能有很多种猜想。

但牧青丹特别让她和王离来到这里等着,这便让她在诸多猜测之中只取最坏的一种!

空间侵入!

并非是某处虚空的震荡影响了这里的传送法阵,而是这传送法阵构筑的虚空通道,正被另外的虚空通道或者虚空裂缝侵入。

那最可怕的结果,就是某个原本和这里隔着不知多远的世界,就在这里打开了一扇大门!

如果是这样,那沟通这里的,会是什么地方。

是一处星域,还是混乱洲域的某处,抑或是不可预知的位面冲突?

“王离,退后!”

她呼吸都停顿了,浑身都有些颤抖,但下意识的传音给王离。

王离瞬间就到了她的身侧,但他并没有再往后退。

因为很多炼气期的年轻修士还杵在当地。

“我感觉不对。”

他苦笑起来。

“你这不是废话。”何灵秀浑身都发冷,那数名原本控制传送法阵的筑基期修士连连惊呼,手足无措。那几个传送法则完全不受控制,一阵阵可怖的空间震荡力量,让这几名筑基期修士都不断的往后退去,根本无法抗衡。

“不是,我是说牧前辈。”

王离转过头看着她

,“他可能早就知道了什么,他让我们在仙墟盛会之前来这里,要在这里等半天…..”

何灵秀顿时心都凉了,她明白了王离的意思。

牧青丹似乎就是要她和王离在这里呆着,她和王离不能退。

“我感觉被牧前辈坑了。”王离苦笑起来。

唰!

何灵秀还没有来得及回话,一股独特的空间气息已经从那几个法阵中透了出来。

“退!快退!”

那几个控制传送法阵的修士终于反应了过来,连连发出厉喝。

这几个传送法阵的气机互相纠缠着,但此时,就像是有一柄从虚空之中透出的刀将这几个传送法阵的气机硬生生的割了一个洞。

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

迎面而来的风中,似乎有着许多腥臭的气息。

“有妖气!”

她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将灭星古镜直接取了出来。

“快走!你们还愣着做什么!”

王离也发出了一声厉喝。

眼下的情形十分清晰了,百分百的空间侵袭,不管是不自何人的手笔还是自然形成,这几个传送通道所在的地方,就像是要形成一个空间裂口。

而且这空间裂口之中透出的气息让他感觉有些熟悉,应该是沟通到了某个混乱洲域。

这几个传送法阵的周遭,应该变得极其的危险,然而有几小拨修士还愣愣的看热闹般不走。

其中有五个年轻修士所站的位置比他和何灵秀距离这些传送法阵还要近。

被王离这一喝,这几小拨修士总算有所动作,纷纷往后退去。

但尤其这五名年轻修士,退了一会看那传送法阵似乎又没有什么的反应,他们便又顿住了。

“你们停下来做什么!”

王离厉声喝了起来,此时他和何灵秀都感觉到一个空间裂口已经形成,而且对面那空间裂口之中,似乎有一团可怕的气息正在酝酿。

此时的风声消隐,只不过是空间裂口已经正式形成,两边气息互通之后的暂时平静。

“要你管?”

“你这个傻子不要多管闲事好不好?”

王离当然是好心,但这几名年轻修士却是完全不当回事,他们十分鄙夷的朝着王离冷笑。

这几名年轻修士都是炼气期,他们的感知和王离以及何灵秀根本无法相比。

认知的缺失也让他们觉得这种地方有什么特别的危险,而且别人都退走了,他们近距离看得清楚,出去也有吹嘘的资本。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次将别人的善意当成多管闲事,就足以要了他们的小命。

嗡!

那几个传送法阵所在之处骤然响起一阵奇异的震鸣声。

似乎有无数声音从远处传来,又密集的堆叠在一起。

唰!

一道绿sè的焰流突然从虚空之中透出。

这道焰流的出现,真正让所有人感知到了虚空裂缝的存在,感知到那几处传送法阵和另外一个空间沟通,或者说就像是将一个处于很遥远的空间瞬间拉近到了他们的身前。

一道原本看上去宽约数丈的焰流在冲出那几座传送法阵的刹那,便扩张了十余倍。

“碧磷虫!”

王离发出一声厉喝,他直接祭出两件四级灵骨炼制的“福海祥刃”。

在他

厉喝声响起的刹那,何灵秀已经激发了一个灵光光罩将她和王离护在其中,与此同时,灭星古镜的威能已经激发,一道黑sè的光柱直接朝着那道绿sè焰流冲了过去。

这道绿sè的焰流是由恐怖数量的包裹着绿sè磷火的甲虫形成。

这些甲虫一个个有鸡蛋大小,它们根本无法和灭星古镜的威能抗衡,只要和黑sè光柱一触,它们体内的血肉便瞬间化为飞灰,它们身外的一个壳子绿sè磷火消隐,但十分坚韧,就像是无数铜壳和铁壳一样坠落和互相撞击,空中都是当当当当的脆响。

她和王离的反应不可谓不快。

那道刚刚涌出的绿焰在她的这道黑sè光柱冲击下就像是遭受了当头一棒,但这些碧磷虫的数量实在太过可怖,而那几名之前反过来呵斥王离的年轻修士动作又太慢。

他们在一片骇然的惊呼声中刚刚掠起,身上就至少已经落了四五只碧磷虫。

这四五只碧磷虫一落在他们的身上,他们肌肤下的血脉瞬间化为绿sè,下一刹那,他们发出令人心悸的惨叫,瞬间倒毙。

“兽潮?”

王离此时又已经激发了一件“福海祥刃”,在他的全力御使下,密密麻麻的风刃形成可洪流,冲击着那道绿sè的焰流,但与此同时,他转过头,脸sè异常难看的看着何灵秀说了两个字。

他此时的感知远超在场的这些低阶修士,在这道可怖的虫流后方,他听到了更多兽鸣声,他感知到了澎湃而来的妖气,就像是浪潮一般在虚空之中席卷。

何灵秀的双手十指都有些僵硬,但她的双手手心却都在出汗。

“应该是。”

她此时心中不愿意承认,然而眼前的事实却还是让她异常艰难的回应了这三个字。

她不知道这件事是因何发生,但可以肯定的是,牧青丹恐怕已经预知了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牧前辈应该是想我和你尽可能的镇住这里。”

王离苦笑起来,“我担心不只这一处地方有变故,难道说兽潮…就已经这么快的到来?”

“多想无用。”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她脸sè更白,但她只是异常简单的对王离说了这四个字。

“能救一个是一个。”

王离点了点头,他大声厉喝,“这是碧磷虫,不要被它身上的磷火沾染,它的磷火有剧毒,若是身周有修士被它落在身上,要施火法将他的身体焚毁,它能够在修士的体内瞬间产大量的卵,很快就会钻出大量幼虫。”

厉喝声中,他将真元催动到极致,连施数门冰系法门。

一片片白茫茫的寒气和无数冰砾生成,不断冲击着前方涌出的焰流。

轰!

何灵秀直接催动灭星古镜对准焰流的中心,与此同时,她施展火系法门,地上冲出数道巨大的火柱。

这一道绿sè的焰流被她和王离硬生生的阻住,但威能的边缘,还是不断有漏网的碧磷虫飞散,即便每一个呼吸最多只是有数十只碧磷虫飞散出来,但是不断飞散出来的零星碧磷虫却也已经让那些年轻修士不断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和惊骇的尖叫。

这些碧磷虫只是一级的妖虫,在混乱洲域的妖兽妖虫之中属于绝对的小弟,然而只是这样的东西,在被王离和何灵秀阻挡了大半的情形之下,竟然还是对这些惊慌失措的年轻修士造成了杀伤。

看网友对 第两百七十三章 兽潮已临(第三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