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杀鸡一样(第二更)

距离九香桥十余里外的一处天空,看似空无一物的云层之中突然光影扭曲,一名修士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吼声,就像是凭空掉了出来。

这一名修士身穿一件紫红sè法衣,身影显现出来之后,浑身紫气缭绕,依稀看上去是一名男修。

他朝着下方掉落了数十丈,这才勉强控制住身影,接下来连看都不敢再看九香桥市集一眼,疯狂的施展遁术,朝着远处遁去。

“暂时没有人再敢试探我这小院,有几名修士都退远了。”

与此同时,王离和何灵秀所在的静室里,牧青丹的声音响起。

“牧道友,你实在太猛了。”

王离真的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你在这小千世界里就随手伤敌,还能感知清楚有多少名修士对这里有企图?”

“不值得一提,你若是能够活到我这年纪,成就可能比我还高。”牧青丹一声叹息,“任凭惊才绝艳,一入中州便成空,现在再高的修为,也救不回想救的人,也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情。”

“……”

王离和何灵秀面面相觑。

王离的那几句话是由心而发,根本不是拍马屁,但这样的话语,却似乎反而勾起了牧青丹的一些伤心往事。

那一声叹息里,似乎包含着浓浓的悔意和无奈。

两个人都直觉恐怕牧青丹离开悬石洲隐居在这里,并非只是因为当年凝婴失败,而是因为别的什么伤心往事。

但牧青丹这样的人物太过可怕,何灵秀是觉得根本不要轻易去打探他的隐私,而王离觉得最好不要在这个时候去问他的伤心往事,万一他心情剧烈波动,毁了他正炼制的灵丹怎么办。

“这些人应该是忌惮我的手段,但在整个东方边缘四洲,真正知晓我身份的人不多,而且肯定也不会是这些想来试探的修士。”牧青丹的声音却已经再次响起,“这些人现在虽然退远,却没有离开,王离,你和何掌柜直接出去,假装偷偷从九香桥离开,引他们对你动手。”

“这么着急的?”王离愣了愣,有些郁闷道:“周不凡这个纳宝囊里的东西我还没彻底清点完呢,其余的异源我还没有来得及看。”

“若是在我这里停留太久,这些人会更加疑虑,或是觉得我有心庇佑,或是会继续打探我到底是何等的存在。”牧青丹平静道:“你要想我做挡箭牌,要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便要快刀斩乱麻。现在这几个人里面,有已经到了元婴八层的修士,让他陨落,就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元婴八层?”

王离的脸都绿了,“牧前辈我有没有听错,居然有元婴八层的修士直接想要动手对付我,而你把元婴八层的修士当成鸡来杀?”

牧青丹笑了起来,“要不你以为呢?”

“那我们去引他们出手,只是牧前辈你能在多远距离内保证我没有性命之忧?”事关小命,王离很纠结,“十里之内?二十里之内?”

牧青丹极为耐心,道:“五十里之内应该都没有问题。”

“这么厉害的?”王离惊得嘴都合不拢了,“这事关我的小命,牧前辈你真的不是吹牛?”

“你能不能别废话了?”何灵秀对王离怒目而视。

她觉得牧青丹对王离已经足够特殊对待,她真的担心王离一个说话不慎,结果牧青丹直接不管这件事了,那王离真的是要早夭了。

“好吧。”

说到演戏,王离实在很擅长。

他用了数种法门将自己演化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和何灵秀一起偷偷从这处院落的后院溜出去。

他用欺天古经掩饰身上的气息,但同时又将灭星古镜取了出来。

他虽然没有激发灭星古镜,但他知道既然都是一些元婴期的狠人在暗中蹲守他,而且其中甚至都有元婴八层的修士,他就可以肯定,即便他不激发灭星古镜,这些人肯定也有办法可以通过此物将他找出来。

和他猜测的一样,在他离开九香桥足有二十里时,有一股可怕的气机直接降临,瞬间就将他和何灵秀身周的元气都禁锢住了。

他和何灵秀的真元流动都被彻底的压制。

但这股气机刚刚只存在了一刹那,一片纸符突然出现,这是一个片人形的纸符,只有巴掌大小。

唰!

这片人形的纸符没有像寻常的灵符一样直接化为威能,而是这个纸人握拳,朝着某处虚空捶出一拳。

轰!

这个纸人周围没有任何的灵气波动,但那处虚空却好像突然湮灭了一般,就连光线都彻底被某种可怖的力量吸收了。

那片虚空就像是黑夜突然降临,接着有两股磅礴的力量就像是两座巨山在冲撞。

一名浑身缠绕着黑光的修士被逼出了身影。

他不断的咳出血,但他双手不断挥动,数道白sè的焰光带着可怕的气息,朝着这片纸人和王离、何修行横扫。

这个纸人似乎随时会被一阵风就刮跑,但让王离和何灵秀异常震撼的是,它却是不断拳打脚踢,挡住了这名修士激发出的所有威能。

轰!轰!轰!

虚空之中两股可怕的力量不断对冲,每一道白sè焰光都在距离这个纸人还有数百丈时溃散,它溃散的刹那,破碎的白sè焰光就瞬间在空中形成一座白sè的小山。

这一座座白sè的小山并非只是溃散的元气显化,而是真正形成实质。

它通体洁白,像是白雪堆积而成,但却并不寒冷,反而有一种独特的咸腥气。

它竟然是一座座真实的盐山。

这个纸人不断拳打脚踢,一座座盐山不断往下方坠落,它似乎反而压制住了这名可怖的修士。

唰!

又有一股新的气机出现。

数十缕金sè的光芒直接将王离和何灵秀笼罩其中,它瞬间形成一个巨大的金sè鸟笼,似乎将王离和何灵秀当成金丝雀一样直接关在其中,接着往上方提去。

但这个巨大的金sè鸟笼也只存在了一刹那。

一个黑sè的陶偶突然出现。

这是一个骑着马的战偶,马上的骑者手持着一根长枪。

当然外观是长枪,但这个陶偶连人带马也只不过高约三寸,所以这个黑sè陶偶手中的长枪,看上去就像是一根牙签。

但是这根牙签般细小的长枪一划,这个巨大的金sè鸟笼直接溃灭。

上方的高空之中,一片金光炸裂,就像是有一个金sè的熔炉倾覆,将

半边天空都直接染成了金sè。

嗤!

这个黑sè陶偶直接朝着金光最为浓烈处冲了进去。

轰!

在下一刹那,高空之中一团团金光迸发,就像是有一团团旭日在生成,又瞬间湮灭。

以王离为中心的这片虚空之中,至少隐匿着五名元婴修士。

当诡异的纸人和黑sè陶偶接连出现之后,有一名元婴修士直接决然的破空离开了。

还有一名元婴修士出手,他丢出一个布囊,这个布囊瞬间化为一团旋转的青云,这团青云朝着那个诡异的纸人罩落,似乎要将那个纸人收走。

但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云端。

王离的头皮彻底炸毛了。

那个巨大的身影分明就是一个布偶。

那个巨大的布偶反而张口,将那团旋转的青云一口咬住。

“你呆着做什么,快不快跑?”何灵秀的尖叫声响起。

王离浑身一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能光看戏,也要演戏。

牧青丹的实力应该是足以碾压这些已经出手的元婴修士,但目前的情形,他似乎和这三名元婴修士斗得不可开交。

他故意隐匿自己真正的实力,应该是想要让他所说的那名元婴八层的修士认为出手可以决定胜局。

“难道牧青丹行事有什么特殊的准则,一定要这人对我动手,他才出手对付他么?”

王离心中隐隐出现这样的念头,但他该演戏自然好好的演戏。

“啊!”

他如梦初醒般发出一声骇然惊呼,施展九天踏星诀,带着何灵秀就飞快的逃遁。

他此时真的将九天踏星诀施展到极致,遁速异常惊人。

“想走,恐怕没这么容易。”

一道凛冽的声音响起。

一股分外可怖的气机出现。

他和何灵秀身外的天地都像是骤然燃烧了起来,元气都在沸腾。

这一方天空突然彻底的陷入黑暗,直接从白昼变成了黑夜。

王离和何灵秀感觉自己好像直接摄入了一片寂灭的星空,可怖的力量包裹着他们的身体,他们的身体似乎马上就要溃灭化灰。

唰!

但与此同时,这片黑夜被一种奇异的力量在抹灭。

所有压在他们身上的力量瞬间反卷。

有骇然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响起。

这一片黑夜以可怖的速度朝着某一处压迫,瞬间变成一个黑点。

噗!

那个黑点之中,似乎有一个身影想要挣脱出来,但瞬间就被恐怖的力量灭杀。

“啊!”

与此同时,天空之中其余三名元婴修士也同样发出惨叫。

三名元婴修士似乎同时被重创,但他们没有被灭杀,变成三条流光,瞬间朝着不同的方位逃遁,也就是一个呼吸的时间,直接消失在了王离的视线之中。

“……!”

王离觉得自己都快吓尿了。

那名元婴八层的修士对他而言犹如神祇一般,但牧青丹灭杀他,真的好像比杀鸡还简单。

这是什么样的境界?

看网友对 第两百五十章 杀鸡一样(第二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