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六章 一句古言(第一更)

“我说过你有我当年的风采。”牧青丹微微一笑,“在当年的悬石洲,不空山宗也并非是实力惊人的强宗。”

“……!”

王离和何灵秀瞬间无语。

敢情是之前不空山宗和现在的玄天宗一样穷,所以他当年得到纳宝囊,也是和王离一样两眼放光,马上恨不得知道里面有什么好东西?

“你说我有你当年的风采,该不会是说我和你当年一样穷?”王离回过了味来,忍不住说道。

“你可以自己体会。”

牧青丹又笑了笑,他当着王离和何灵秀的面取出了一颗很不起眼的黑sè和灰sè交缠的石子。这颗石子没有什么灵气,平平无奇,就像是随手从灶膛里取出来的石子一样。

但是毫无征兆,这颗石子无声无息的解体,变成无数颗细碎的浮石。

这些浮石之中有一种来自不同世界的气息吹拂出来,接着是亮光在细碎的浮石之中闪动。

“一个小千世界?”

王离和何灵秀直接被震住了。

这些细碎的浮石之中竟然内蕴一个小千世界。

牧青丹直接朝着身前一步跨出,他跨入了前方的小千世界,后方所有细碎的浮石朝着他的背影收缩,瞬间消失不见。

“我说怎么连个炼丹炉都看不见,原来独占着一个小千世界?”王离看着牧青丹的消失处,他越来越觉得这悬石洲两百年前的道子可怕。

虽然是匆匆一瞥,但牧青丹的这个小千世界内里似乎十分广阔,除了山川河流之外,似乎隐隐还有一些道殿般的建筑,而且气息很古,不像是牧青丹新建。

“你以为呢?”

何灵秀莫名的又生上了王离的气,她郁闷的瞪了一眼王离,“你就只知道自作聪明,结果呢,早就被人一眼看穿。”

“呵呵道友,其实我现在只想和你说一句古言。”王离说道。

何灵秀一愣,“什么古言。”

王离一本正经道:“莫欺少年穷!”

“你什么鬼?”何灵秀头皮发麻,王离风格清奇的对话逻辑她实在是遭不住。

“牧前辈说我有他当年的风采,他当年和我一样穷,但到了现在,你看他随便坐拥一方小世界。”王离傲然道:“我将来也注定如是啊!”

何灵秀本来想说你就吹吧,但这句话到了嘴边她却是硬生生憋回了肚里。

她想到了孤峰之中的那头吞金兽。

那头吞金兽只要成年,王离不就是相当于坐拥一方小世界?

“行,你将来注定如是。”何灵秀实在有些郁闷,她对着王离翻个白眼,“那你这一句莫欺少年穷对我说干嘛?”

“勤俭节约是美德,我感觉呵呵道友你经常对我存在偏见。”王离呵呵一笑。

“你那不叫勤俭节约,叫鸡贼,叫时时刻刻想着占便宜好不好?”何灵秀有些恼羞成怒了。

王离叹息,“那也没办法,谁叫我穷,谁叫我有牧前辈当年的风采。”

“你不要废话了好不好?”何灵秀的声音都大了起来,“你要不要看周不凡的纳宝囊了?”

“看,当然要看!”

周不凡的这个纳宝囊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禁制,不需要那座灰sè道殿的灰sè元气,王离也轻而易举的将它打开。

“东西果然不少啊!”

王离的眼睛瞬间冒出了亮光。

他将纳宝囊之中的东西全部取了出来,堆了小半间静室。

“怎么这么多法器,和我对敌的时候怎么不用?”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周不凡的这一个纳宝囊里,竟然也是以完好的法器为主,一眼扫过都至少有三百余件法器。

“炼雷石…引雷空斗剑…吸雷陶偶…”

何灵秀一眼扫过,她的面sè也瞬间古怪起来,接下来她和王离面面相觑,几乎异口同声,“渡劫法器?”

“……!”

王离有些无语的清点了一下,确定自己和何灵秀的判断没有错误。

周不凡的这个纳宝囊里,一共有三百十三件法器,四件法宝,竟然全部都是用于渡雷劫的法器。

何灵秀的眉头缓缓的皱了起来。

接着她不由得冷笑了起来,“王离,这周不凡万事俱备,只欠收割你的道韵,若是你败在他之手,在竹山湖被他杀死,他恐怕直接就在竹山湖凝结金丹,直接渡劫。”

“他想的倒是真美,还想借此在东方边缘四洲立威。”王离点了点头,他明白何灵秀的意思。

若是能够将他杀死,再直接当众成就金丹,这对于东方边缘四洲的年轻修士而言,简直就是杀人诛心。

“我感觉这件事本身没有这么简单。”

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她的眉头皱得更紧,“太玄古宗和我们东方边缘四洲之前毫无旧怨,为了他凝结金丹多些道韵而死踩东方边缘四洲,这属实有些不智。”

“不错。”王离点了点头,“如果是陆鹤轩亲自来斩我,这事情还能说得过去,这周不凡突然冒出来,要杀我祭丹,就算他真的能够成功,为了祭丹而和整个东方边缘四洲结仇,实在是划不来的买卖。”

“之前你假冒陆鹤轩和他对话,看他的反应,也不像是出自陆鹤轩的指使,他和陆鹤轩之间似乎并无瓜葛。这件事暂时要成为悬案了。”

何灵秀看着这些法器,冷笑了起来,“不过他反而是给你送了一批大礼,他这些法器是准备用来抵御金丹雷劫,他这样的人物的金丹雷劫也非同小可,这些法器的品阶极高,落在你手中,又是炸人山门的利器了。”

“我不想随便炸人山门啊,上次在含光洞天我就没有炸他们山门。”王离也是无奈了。

话虽这么说,这批法器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制。

这些法器里面,一半都是引雷和化雷的法器。

这些法器加上他的引雷法门,真的可以让他在雷劫之中如鱼得水。

还有一半的法器,竟然都是整个小玉洲都很罕见的吸雷和炼雷法器。

劫雷在修真典籍里一向是毁灭和新生纠缠的矛盾之物。

它是天道法则控制下的杀器,但经历过劫雷洗礼的修士便能迎来彻底的蜕变。

它是危险的,但同时危险之中蕴含着极大的际遇,修真界有关炼器的典籍,一直都将劫雷全部视为天道灵材,意思是,它也是一种炼器材料,但关键要看有没有手段去收敛和利用它。

小玉洲乃至东方边缘四洲的宗门几乎都不太擅长利用劫雷炼器的法门,最多就是有些法门可以在劫雷坠落时,汲取一些独特的雷罡元气,用以淬练肉身,或是淬练

一些独特的法宝胎体。

不过有些洲域,比如和玄金洲相邻的金雷洲,许多宗门便有很多利用天雷和劫雷的法门。

金雷洲和玄金洲一样也出产许多可以炼器的精金,但这些精金之中,有相当一部分或是内蕴雷罡,或是能够形成独特小气候,孕育雷罡。

金雷洲之所以得名,就是因为这个洲域地界内,经常会没有修士渡劫也时不时的来一场雷暴。

很多精金矿脉的所在地,更是随时会有雷暴发生。

金雷洲的许多宗门就很擅长炼制吸雷纳雷以及炼雷的法器。

玄金洲和金雷洲相邻,从金雷洲得到这些法器也很正常,但这种法器的胎体炼制十分困难,现在这周不凡的纳宝囊里有一百几十件之多,数量上已经是有些吓人了。

吸雷纳雷的法器,顾名思义,是可以吸纳雷罡。

这种法器可以吸纳一定数量的雷罡,吸足之后,就可以收取,到时候对敌时,便反而可以将它内里的雷罡威能爆发出来。

周不凡的这一百几十件法器之中,有近五十件是这种吸雷纳雷的法器,其中有三十件是“吸雷陶偶”。

这“吸雷陶偶”是金雷洲第一大宗金霄圣宗的独有法器。

这种只有金霄圣宗有独门炼制方法的陶偶吸雷纳雷的能力算是一般,但它有一个独特之处,它几乎亲和一切种类的劫雷,包括各种独特异雷。

如此一来,这每一个吸雷陶偶能够吸纳的雷罡虽然不算特别多,但它吸足雷罡之后,用以对敌的威力,却完全取决于它吸纳到了什么样的雷罡。

若是它吸纳到的是一些分外可怖的异雷,那哪怕它吸纳的雷罡不算特别海量,但它用以对敌起来,威力也自然十分可怖。

王离现在的劫雷往往都是可怖的异种劫雷,如此说来,和其余近二十件以吸量为主,但只能吸纳平常劫雷的吸雷法器相比,这三十件吸雷陶偶就极为有用。

周不凡的一百余件炼雷法器,都是以炼雷石为主。

这种炼雷石都是以各sè妖晶炼制而成,小玉洲好像也没有什么宗门拥有这种可以将妖晶炼为炼雷石的手段。

不同元气属性的炼雷石能够将雷罡炼制成不同元气属性的炼雷。

修真界之中,也有不少独特的法门可以将这些炼雷纳入修士体内的窍位之中,接下来这些炼雷可以用来炼器,也可以用来淬练肉身,提升道韵。

这种法门更加稀缺,就连王离现在手上都正好没有这种吸纳炼雷的法门。

周不凡身上既然已经准备了这么多的炼雷石,王离估计他倒是肯定有合适的吸纳炼雷的法门。

“还是大意了啊!”

王离莫名的有些惆怅。

加上最近时不时的还压榨一些灰衣修士,他现在身上的法门数量已经早就过万。

所以他和周不凡对敌时,倒是只打周不凡手上法宝的主意,压根没有打周不凡手上法门的主意。

现在看到这炼雷石,除了发觉缺了这吸纳炼雷的法门之外,他醒觉似乎周不凡那个什么可以夺取对方道韵祭丹的法门也十分惊人,早知道如此,他当时就应该让那些化神期修士见证,赌约之中再加点法门的。

不过周不凡这个纳宝囊里好歹还有些别的惊喜可以化解他的些许惆怅。

看网友对 第两百四十六章 一句古言(第一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