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五章 演化万法

竹山湖周遭已经来了诸多的东方边缘四洲修士,上一次到竹山湖周遭来观瞻王离的还大多数是年轻修士,但此次不同,很多上一代和上两代的修士都出现。

各洲强大宗门,能够有资格称为准道子的存在,都是年轻一代修士之中的佼佼者,他们的实力也往往代表着各洲的气运,通过这些人的实力,也往往可以看出各洲将来的实力水准。

上一次王离和东方边缘四洲的年轻修士大战,在各洲的老人,尤其是元婴期以上的修士看来,都是小辈之间的小打小闹,但现在不同。

王离已是东方边缘四洲的逆天存在,他甚至足以成为边缘四洲年轻修士的圣师,在许多宗门的老人看来,这一战甚至决定东方边缘四洲的气运。

王离这样的逆天存在,已经是东方边缘四洲的顶级气运者,若是他这样的人物都被玄金洲的一名准道子杀死,剥夺道韵,那无异于玄金洲对东方边缘四洲的一次气运掠夺。

这事关整个东方边缘四洲的将来。

之前原本东方边缘四洲的各宗门都是勾心斗角,许多老人对于王离这种嚣张跋扈的年轻修士也是不看好,但这一战,绝大多数人自然不想看到王离战败和陨落。

之前各洲修士已经听闻云青画毫无节操,为周不凡架舟,此时看到云青画现身,当下便有很多人怒骂出声,“云青画,你简直无耻,你号称王离的卫道者,现在竟然直接倒戈。”

“放屁,你们听到的那是道听途说,我本身就和王离结怨,一直在寻觅对付他的机会,不信你们可以问那含光洞天的沈莉!她最清楚我如何要与王离为敌,现在周道友前来,正好对付王离!”云青画大声叫道。

他现在也真的是无奈。

他觉得自己似乎在走霉运,倒向哪边哪边就好像很有危险。

之前他倒向王离,结果直接就莫名其妙杀出个周不凡。

他倒向周不凡,结果霞光万丈陆鹤轩突然出现,好像对周不凡语气极为不善。

但他现在也委实没有办法,他和周不凡已经一条船,也只能先死死抱住周不凡这条大腿。

“含光洞天沈莉是谁?”周不凡倒是有些好奇,他之前没有听到云青画说这回事。

“王离师兄李道七的道侣,哦不,现在是侍妾。”云青画解释道:“之前她在王离手中吃亏,结果找到我,和我定下约定,只要我能对付王离,她就和我双修。”

周不凡愣了愣,“此女报复心有些厉害啊。”

“含光洞天沈莉?她和云青画之间有什么关系?”

“她不是已经被含光洞天送入玄天宗,已经去做李道七的侍妾了么,难道她和云青画之间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时间,整个竹山湖周围群情鼎沸,很多修士都不断发声,要求云青画给出进一步的解释。

云青画也是无奈,他索性朗声说道:“我云青画所修的是什么功法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沈莉不惜以双修为代价,让我除掉王离,我当日就答应了。不信你们可以去逼问沈莉!”

“什么!”

“那日不是沈莉等人去孤峰耀武扬威,插手玄天宗对付孤峰之事,结果自己吃了亏,竟然就这样记恨上了,竟然还找上了云青画,以这样的代价换取云青画出手?这人是不是有病,怪不得之后王离一定要问含光洞天讨个公道。”

竹山湖畔一片哗然。

“很好!”

周不凡越听越觉得有意思,他拍着云青画的肩膀,道:“这件事干得漂亮,等到我杀死了王离,你也相当于履行了和沈莉的约定,到时候我一定负责让沈莉履约,如此一来,王离的师兄李道七才是绿…”

“住口!”云青画脸sè都瞬间变了,直接惊呼出声,“不要说那三个字。”

“……!”周不凡也是脸sè微变,有些心惊。

他方才下意识想说,如此一来,王离的师兄李道七才是绿毛龟,但之前那霞光万丈的陆鹤轩似乎对这三个字有心结,他若是此处绿毛龟三字再出口,恐怕陆鹤轩又要觉得他是在故意影射。

他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

他对陆鹤轩还是有些忌惮。

他之前听到过一些未经证实的消息,陆鹤轩过往十余年已经和中部十三洲的数名准道子人物斗过法,虽然斗法的过程没有流传出来,但似乎那数名准道子人物都败在了陆鹤轩手里。

“我差点疏忽了。”

他背心微汗,对着云青画道:“今后你也要及时提醒我。”

“好。”云青画想到沈莉,瞬间又有些高兴。

沈莉当时对他的诱惑力也就是一般,但现在她是王离师兄李道七的人,到时候再强夺过来,就真的又是多了些风味。

李道七此时正从玄天宗出发。

沈莉在帮他架舟。

此时的沈莉站在法舟舟头,和李道七站立在悬崖峭壁前的姿态没有什么两样。

她看着舟前的流云,法衣飘飘,一副云淡风轻的气质。

李道七看着身前的沈莉,有些满意。

这些时日的调教下来,终于有了些该有的气质。

“李道友!”

法舟在空中飞遁,飞向竹山湖的方位,沿途便正巧遭遇十余道遁光,那些遁光上的修士认出了这艘法舟,旋即看清了舟上的李道七,顿时远远的打起招呼,有些惊喜的聚拢过来。

“诸位道友也是去竹山湖为我王离师弟呐喊助威,看我王离师弟如何击败那玄金洲太玄古宗的准道子的么?”李道七含笑对着这些聚拢过来的修士行礼。

“正是。”

这十余道遁光上一共有二十余名修士,其中两道遁光上的修士看着架舟的沈莉,又看着李道七,欲言又止。

“怎么?”

李道七有些惊讶,看着这几名修士,道:“诸位道友可有什么心事,但说无妨。”

“是有关你这名侍妾和云青画之事。”

一名身穿红sè法衣的修士也是耿直,实话实说,“我们方才沿途经过一些市集时,听到竹山湖周遭最新传来的消息,云青画为周不凡驾舟,他亲口说出,他其实一直在等待机会对付王离,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你这侍妾沈莉之前去他修行处找过他,不惜以和他双修为代价,要他答应杀死王离。”

沈莉原本一直云淡风轻的模样,听到这样的话语,她面sè大变,浑身都是一颤。

“是么?”

李道七的面sè却是纹丝不动,他只是淡淡的看着沈莉,“可有此事?”

沈莉张了张嘴,不知为何,她现在有些怕了李道七,一时竟是发不出声音。

“没事,人人皆有犯错的时候,只要能够悔改。”李道七却是温和微笑,柔声道:“你只要如实说就行了。”

沈莉呼吸艰难,憋了数个呼吸的时间,终于出声,“确有此时,只是我和他并没有发生什么,因为他根本没有机会杀死王离,让我履约。而且……”

李道七面sè不变,平静道:“而且什么,但说无妨。”

沈莉艰难道:“而且当时我和你无道侣之约,我当时也并非是你侍妾,我无论和他有什么约定,当时和你也无关。”

“说的有道理。”李道七淡淡一笑,道:“你之前的性子问题太大,现在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沈莉垂头,不敢回话。

但也只是一两个呼吸之间,她马上下意识的保持那种云淡风轻看流云的姿态。

“.….”所有在场的十余道遁光上的修士全部有些傻眼,心中震惊。

传闻之中沈莉的性情极有问题,为人骄横暴戾,但现在竟然在李道七的面前服服帖贴。

他们只觉得李道七身为帮王离驾舟的师兄,真的非同常人,连御妾的手段都如此惊人。

……

“李道七和沈莉正在路上,但王离还未现身。”

很快,消息传到竹山湖。

周不凡顿时精神大振。

既然王离的师兄李道七都已经出现,便说明王离绝对不会到时候还龟缩不出现。

而且沈莉在场就最好,到时候击杀王离,就可以让沈莉履约。

他索性放出话来,“李道七和沈莉来得正好,我是云青画邀约而来,就是为了杀王离,只要王离一死,沈莉就得履行誓约,和云青画双修。”

“你妈…”云青画差点吐出老血。

这是什么猪队友。

他真的被周不凡坑惨了。

这么一叫,东方边缘四洲不都以为是因为他暗中勾结周不凡,周不凡才会特意赶到东方边缘四洲才杀王离,这王离若是陨落,他就要背最大的锅,在东方边缘四洲他肯定没有立足之地了。

“怎么样,云道友。”这时周不凡还转过头来,得意的对他挤了挤眼睛,“很快得偿所愿,感觉如何?”

“这感觉真的好极了,透心凉!”云青画咬牙切齿,满脸却是堆笑。他只能抱紧周不凡这大腿了。

“王离,你还不出现么?”

周不凡有些无聊,他再次大叫,“早死也是死,晚死也是死,这么多人等着你,你不干脆一点吗,能不能不要浪费大家宝贵的时间?”

在小玉洲边缘的某处云端,两名修士静静的看着白骨洲的方位。

他们的身前矗立着两片晶光凝成的法镜,一面法镜内里是白骨洲边缘的景物,而另外一面法镜内里透出的,则是竹山湖一带的景象。

一般的强大法门即便能够窥探数千里之外的景物,但也不可能将那处地方的声音都传来,但这竹山湖周不凡说出的任何话语,却是可以从那面法镜之中透出,清晰的传入他们的耳廓。

这两名修士身外光线不断折散,他们的身体就像是一半在虚空之中,一半归于现实,哪怕是金丹境的真人路过,恐怕也无法看清他们的真正面目。

“这玄金洲太玄古宗气运也就一般,能够出现周不凡这样的准道子,其中已经有了变数。”其中一名修士听着周不凡的叫嚣,缓声道:“他现在似乎不只是要掠夺王离的道韵,还想杀人诛心,诛我们整个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一代修士的心,这是想镇压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修士的整体气运。”

另外一名修士也不紧不慢的点了点头,道:“在这种兽潮已成的时机下,周不凡突然出现,又是想要镇压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一代的整体气运,背后肯定有推手。”

之前那名出声的修士淡淡的笑了笑,“所以和我们之前预料的一样,有人想要牺牲我们东方边缘四洲,虽不知到底是何目的,但自然不能坐以待毙。”

“我不知道你如何看王离,但我对此子却是有些信心。”他身侧的修士淡淡一笑,“就连我这样的法门,也无法锁定他的气机,他似乎连天道法则都能欺瞒,他身上诸多隐秘,恐怕他注定是破局之子。”

“玄天宗修士…真正的玄天宗修士,岂是凡物!”先前出声的那人一声慨叹。

“除了王离,东方边缘四洲连一个能战的都没有了么?”

周不凡继续叫嚣,他青涩的脸庞上充满嚣张跋扈的神sè,形成了鲜

明的对比,“反正你们也激发不了我的心神烙印,敢不敢和我切磋,我保证不取你们性命。”

“东方边缘四洲,连一个够胆的都没有吗,都是胆小无能之辈吗?”

“就只敢看热闹?”

周不凡连连叫嚣,他的目光扫向竹山湖周遭,他决定无端生事了。

“你这个女修看上去还算眉清目秀,我云贤弟也是眉清目秀,不如我做媒,你和云贤弟多亲热亲热。”他的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一名女修身上。

“周不凡,我来会你!”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一名修士也是身上金光灿烂,他从那几名女修身后掠出,“金光宗陆夺!领教你的高招!”

“金光宗陆夺!”

“陆道友!小心!”

竹山湖周遭的修士都为这名修士呐喊和担心。

对于陆夺,他们并不陌生。

陆夺上次也是在竹山湖和王离一战,他虽然败北,发出既生王离何生陆夺的声音,但他显然并未就此颓废。

很多修士看出他的修为已经比上次出现时更进一步,已经是筑基五层的修为。

“只是筑基五层?”

周不凡看了陆夺一眼,却是摇了摇头,“你也太弱了。”

说完这句,他身外直接绽放金光。

轰!

竹山湖平静的湖面上顿时涌起两团耀眼的金光。

陆夺身后天地元气自然交汇,形成九蟒人王金盘的大道异相。

周不凡身外原本瞬间就凝成上千柄金sè的法剑,但看到这样的大道异相,他身外的这些金sè法剑反而没有飞出,“这样的大道异相,也太弱了点。”

他声音响起时,他身后虚空剧烈波动,整片虚空都好像在被扭曲和撕裂。

唰!

一股可怕的气息如浪潮般以他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席卷。

一枚巨大的金印在他的身后显现出来。

这枚巨大的金印表面凹凸不平,就像是一颗星辰经受了无数的流星冲击一般,它散发着古意,还散发着一种唯我独尊般的气机。

“神王万古法印!”

一片惊呼声响起。

这也是大道异相,但这大道异相的等级却和陆夺的截然不同。

在这片惊呼声响起的刹那,这枚巨大的金印已经朝着陆夺压了过去。

轰!

陆夺身外的九蟒人王金盘直接崩碎。

无数金光就像是残墙断垣一般往后崩飞。

“啊!”

陆夺愤怒的咆哮,但他竟是连仓促之间演化的法术威能都被碾压。

唰!

周不凡的这枚神王万古法印出现在了陆夺的身后,将陆夺往后崩飞的身影硬生生定住,周不凡的身影如电般镇落在陆夺的身上,他的一只脚直接踏在陆夺的头上。

“啊!”

陆夺拼命涌动真元,然而这是境界的碾压,他每一次的真元涌动都被周不凡的真元强行镇压。

周不凡脚底金光喷涌,陆夺的额头上都发出骨裂的声音。

“同样是大道异相,怎么相差这么大呢?”

“你也太弱了,都没有像样一点的对手吗?”

周不凡将陆夺踩在脚底,继续用力,同时极尽羞辱。

“啊!”

陆夺拼命挣扎,他咆哮着疯狂鼓动体内真元,但周不凡脚底金光更为浓烈,将他的整个身体死死镇压住。陆夺的整个气海都快要崩裂了,浑身的血肉都出现裂痕。

“够了!”

有数声苍老的声音响起。

“放心,他还死不了。”

周不凡哈哈一笑,咚的一声,他伸脚将陆夺踢出。

他狠狠踢在陆夺的气海,就像是有一柄金sè法剑狠狠刺入陆夺的气海。

噗!

陆夺口中鲜血狂喷。

他像一块陨石往后飞出,在空中便昏死过去。

“陆道友!”

许多遁光朝着陆夺坠落处涌去,之前许多修士和陆夺根本毫无关系,但此时却都是想要去救治陆夺。

“你有些过分。”

有可怕的气息在云层涌动,是一些东方边缘四洲的老人在出声。

他们感知得出来,陆夺虽然伤不致死,但周不凡的这一击严重损伤了陆夺的根基,今后陆夺即便伤势复原,他的修为进境恐怕大大受损。

“那是他太弱。”

周不凡却是丝毫不惧,他有些稚嫩的脸上全部都是骄傲和不屑的神sè,“他这么弱出来出头做什么,难道东方边缘四洲没有人了吗?还是他已经算是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一代之中的佼佼者?如果王离也是这种货sè,那我真的考虑到时候要不要留他一条狗命,这样级别的道韵,我根本看不上。”

“真的太嚣张,太恶毒了。”无数叫骂声响起。

但是什么人能够击败周不凡?

陆夺已经十分强大,他不只是拥有完整的金光神王古经,而且修为距离和王离大战时有了质的突破,已经到了筑基第五层的修为,但他面对周不凡竟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完全就是被碾压。

这种差距,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年轻修士想象的极限。

每个人都很确定,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修士的平均水准比起那些厉害洲域是要差一些,但整体差距不会如此惊人,这只能说明这名太玄古宗的准道子级人物实在太过强悍。

“还有谁?”

周不凡就喜欢看着周围这些修士看不惯自己却又拿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样子,他继续狞笑着挑衅:“王离,你不要到时候根本都不敢出来,为了让你有点胆量,我索性多揍几个你们东方边缘四洲所谓的杰出才俊,我自己多消耗点真元等你。”

“算了,我早点去和他一战吧。”

王离听到陆夺被重创的消息,叹了口气,有些遗憾的说道:“本来还有点时间多炼点法器,现在既然如此,那就先去yīn他一次。”

“先yīn他一次?”

何灵秀有些奇怪,“怎么yīn?”

“他不是叫嚣东方四洲边缘修士么,不是说多消耗点真元等我么?”王离呵呵一笑,“我先去和他战上一场,摸摸他的底。反正我用欺天古经,他也不知道我是谁。”

“……”何灵秀直接无语。

她知道王离一直有很多骚操作,但这她没有想到王离竟然连这样的骚操作都想了出来。

“不是好像你和我说过,要不想太过招摇,就要有人比我更招摇,我要制造一个比我更招摇的人出来。”王离看着她,“呵呵道友你善于取名,不如帮我想想,取个又吉利又霸气招摇的名字?”

何灵秀呵呵一笑,“吉利霸气又招摇,那不直接就叫吉霸招?”

王离微微一怔,“叫吉霸好像更为顺口。”

“随你。”何灵秀哈哈一笑,但旋即却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吉霸…吉霸…”

王离自己重复了几遍,他突然也有点觉得不对味,讪讪一笑,道:“呵呵道友这名字好像有点不雅,等会我还是自己想一个吧。”

……

“东方边缘四洲,真的是无人啊!”

周不凡在竹山湖依旧极尽羞辱之能。

有不少年轻修士忍耐不住,但都被一些隐匿的元婴修士强行镇压。

这周不凡的战力实在太过惊人,不知王离是否能够与之抗衡,但可以肯定的是,寻常的年轻才俊上去,恐怕瞬间便被击败。

在这些老一辈修士看来,也只有等着王离到来了。

“太无聊了,不如你来帮我捶捶背?”

周不凡此时目光落在一名女修身上。

突然之间,竹山湖畔有不少人躁动。

“玄天宗李道七到了。”

“李道七?”周不凡眼睛一亮,他盯住了一道正在降落的遁光。

“那女修难道就是沈莉?”

他看到那一叶法舟上,驾舟的女修一副风淡云轻的模样。

“云道友,那名女修就是沈莉?怎么看起来气质不俗,不像是你所说的性格有很大问题的女修啊?”周不凡有些意外,他觉得沈莉的气质脱尘。

“是她啊,怎么.….!”云青画也蒙了。

那的确就是沈莉,怎么看上去和之前的样子截然不同了?

“你就是李道七?”

周不凡直接对着李道七出声,“你师弟王离是不敢来了么,到现在还不来?”

李道七微微一笑,“我师弟说什么时候到就一定会到,这简单的道理,就像是早餐铺子要早餐时开门一样简单,周道友你半夜跑到早餐铺子面前叫开门,这思绪好像有些不清楚。”

周不凡顿时一愣。

“对啊!都不到时候,你急什么?”

“李道友说得太有道理了。”

竹山湖畔的众多修士怔了怔之后都反应过来,喝彩声不断。

不愧是王离的师兄,果然也很不凡。

周不凡的脸sè有些难看起来,他的目光落在沈莉的身上,“既然如此,那驾舟的这位应该就是沈莉沈道友了?你知不知身为你的侍妾,她和云青画有约定?”

“现在不是已经人尽皆知了么?”李道七让沈莉降下法舟,他对着周围的一些修士行礼,同时谦和微笑道:“她和云青画之约,自然事实存在,若是你能杀死我王离师弟,我自然会让她履约,只是你何来这样的机会,我王离师弟既然答应和你一战,他便根本不可能败在你手。若是我师弟到来,他听说此时,自然也会让云道友付出一定代价。”

“.…..!”云青画浑身都发毛。

这李道七说的太有自信了,让他直觉不祥。

而且这李道七气质出众,哪里不堪?他都觉得沈莉是不是有问题,要故意坑自己。这是不是本来就是王离和他们商量好的一个局。

周不凡也极为意外,李道七说话不卑不亢,让他几乎无从挑衅。

他眉头深深皱起,“李道七,你身为王离师兄,敢不敢和我先一战?”

李道七风波不惊,微微一笑,道:“我虽为王离师兄,但岂能和王离师弟相提并论,你难道还需要从我身上找自信么?”

周不凡深吸了一口气,他觉得李道七软硬不吃,有些难缠。

“周不凡,我巨吉前来战你!”

“王离算什么,我比他更强!”

“我乃长乐古宗真传,今日和你一战,为我古宗扬名!”

就在此时,西侧的天空之中传来滚滚如雷的大吼。

恐怖的气息撼动了那一侧天空的云层,无数云彩不断变化,竟像是形成了青sè的砖石,在空中似乎要形成一条青sè的大道。

“长乐古宗?”

“长乐古宗不是已经一千三百年前就已经彻底消失了么,断绝了传承,难道还有人真的得到了长乐古宗的真传?”

看着那云彩变幻,还未见到修士身影,竹山湖周遭的修士已经彻底震惊了。

长乐古宗曾经是位于恶水洲北部的一个宗门,传

承万年之久,但在一千三百年前就因为内乱而宗门溃灭,已经断绝了传承,这古宗的名字只出现在典籍的记载之中,一千多年都没有听说有什么人得到长乐古宗的传承。

“恩?”

周不凡连长乐古宗的名字都没有听过,但任何有资格带上“古宗”二字的宗门,他都不敢轻视。

而且此时,他也直觉到了一种可怕的威势。

轰!

天地间发出了一声巨大的轰鸣。

一头白sè的巨象脚踏着青sè的祥云出现,它身上有一个金sè的宝座,上面有一名披头散发,看上去狂傲不羁的玄衫修士。

这名修士的面容看上去也极为年轻,但身上的道韵极为惊人。

他的呼吸之间就像是引动了那一方天空诸多元气法则的共鸣。

“神王巨象?”

周不凡微微皱眉,他感觉得出这头如小山般庞大的巨象是大道异相。

但他直觉这大道异相的威能似乎不如自己的神王万古法印。

他嘴唇微动,就要忍不住出声,但也就在此时,白sè巨象上方的虚空又是轰然一响,无数青黄sè的元气垂落下来,瞬间在那名狂傲不羁的修士头顶上方形成一座巨塔。

“天道万物塔?”

周不凡的呼吸骤然一顿。

这又是一个新的大道异相,黄sè的巨大塔身上,青sè的元气不断浮动,化生出各种各样的灵木、灵果。

轰!

这名狂傲不羁的修士背后虚空又是震颤。

两团旭日同时出现,光芒四射,这两团旭日之中,却各自隐隐显出一只金乌。

“这是什么异相?”

周不凡的面sè彻底凝重起来,他可以确定对方只是筑基期的修为,但同时演化三个大道异相,这道韵真的十分惊人,即便是他,其实也只演化出了两个大道异相。

“你就是周不凡?”

这名自称巨吉的修士,自然就是用欺天古经掩饰了真身和法相的王离,他演技极佳,无比张狂的看着周不凡,“我本来都不想搭理你,但你越来越张狂了,我觉得陆鹤轩说的很对,没有你们宗门寂灭期修士的心神烙印,你真的什么都不是。”

周不凡深吸了一口气。

他现在有些难受。

之前的李道七是软硬不吃,让他无从下口,而现在的这突然杀出的巨吉,说话起来也极有水准,他现在若是说这巨吉说得不对,张口乱说,那似乎是在攻击陆鹤轩说的不对。

“唰!”

也就在此时,“巨吉”也就是王离的身周,突然一阵灵光闪动,凭空出现了数十名修士。

这数十名修士的凭空出现,让周不凡和周围所有修士都是大吃了一惊。

“呵呵。”

王离心情舒畅。

这些修士是他用“观众自在经”演化,这门法术十分奇特,一施展出来之后自带观众,但他在此之前还没有机会动用过。

现在他要创造一个十分张狂招摇霸气的修士,终于得到了用这种法门的机会。

这门“观众自在经”十分玄妙,此时他身旁幻化出来的这数十名修士看来和真人无异,不只是身上的法衣都和真正的法衣没有差别,脚下都还有各种飞遁法宝。

这些修士的面容也是各异,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啧啧,玄金洲可不得了了。”

王离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身穿翠绿sè法衣的老妪就已经出声。

这名老妪拄着一根龙头拐杖,满头银发,脸上的皱纹一根根和刀刻似的。

她看着周不凡,“别的洲域的准道子都是拼命朝着中部十三洲挤,想要在中部十三洲占得一席之地,就玄金洲的准道子特别,跑到东方边缘四洲来,真的出息啊。”

王离这也是第一次见到观众自在经演化的观众出声嘲讽。

他自己都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这名老妪说话时简直和真正的修士无异。

“你…!”周不凡惊愕至极,他直觉王离身外这些人十分诡异,直觉不像是真正的血肉之躯,但又和真正的修士看不出区别,他根本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你连基本的颜sè都分不清楚,还来东方边缘四洲来撒野。”这名老妪拄着拐杖敲击虚空,鄙夷的看着周不凡说道。

周不凡更加迷茫了,“什么基本的颜sè分不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名老妪也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点了点身上法衣,“我这法衣什么颜sè,你有本事大声说出来?”

周不凡觉得这实在古怪,他皱眉道:“不就是绿sè。”

这名老妪咧嘴一笑,“是不是你说的陆鹤轩是绿毛龟的绿?”

周不凡瞬间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道:“谁说是我说的…明明是王离!”

“所以说了,你连绿毛龟三个字都不敢说。”这名老妪一阵摇头,“还算是玄金洲太玄古宗的准道子,我看是缩头龟宗的宗主。”

“就是!”

其余形形sèsè的观众也全部鼓噪,“有本事你说一个绿毛龟,再有本事你说一个陆鹤轩是绿毛龟?”

“……!”

竹山湖畔所有修士都搞不清楚状况了。

他们之前觉得这或许是某种幻术法门,但眼下这些修士太过真实,根本不像是某些幻术形成,而且这些人七嘴八舌,不仅是声音同时发出,连语调都不一样。

“你到底搞什么鬼!”

周不凡的脸sè彻底变了,他看着王离,身上金光涌现。

“怎么,说不过就想打么?”老妪身旁的一名男童对着周不凡做了个鬼脸,“我都敢说陆鹤轩是绿毛龟,就你都不敢,你是什么准道子,都还不如一个小屁孩子。”

“好端端的我为何要说陆道友!”周不凡深深吸气,他很想试试一剑过去剁剁这个男童看看到底什么鬼。

“那为什么王离敢说,我们也敢说,就你不敢?”一名女修观众娇滴滴的出声,“好端端的就说,那就是故意挑衅啊,敢故意挑衅才说明厉害啊。你之前不是也敢故意挑衅我们东方边缘四洲修士,怎么现在连陆鹤轩都不敢挑衅吗?”

“说的好!”

竹山湖四周响起了如雷的喝彩声。

王离也是十分意外,这些观众自在经化出的修士舌灿莲花,斗嘴十分厉害,真的有他几分神采。

“不就是你弄出的诡异法门,你借这些傀儡之口在这里逞口舌之快,你自己敢说陆道友吗?”周不凡已经无法忍受,身外金光不断凝成一柄柄金sè法剑,金铁声不断震鸣,如千军万马在空中集合,但他骤然又忍住,看向王离,冷笑说道。

“哈哈哈哈!”

王离顿时放声大笑,道:“陆鹤轩这种吃软怕硬的东西,根本不入我的法眼,他算个什么东西!我不敢说?绿毛龟陆鹤轩,绿的冒光!周道友,你敢不敢和我一起来一遍?”

“来来来!”

“都和巨吉道友来一遍!”

“大家唱起来,绿毛龟陆鹤轩,绿的冒光,光耀中部十三洲。大家唱起来,绿毛龟等同于谁?等同于陆鹤轩!”

周不凡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巨吉”道友竟然敢直接如此放话,他呼吸骤然一顿,这个时候,王离幻化出的那些修士却是做出了连王离都未曾想到的举动,他们竟然举起双手,打起了节拍,竟是带起了节奏,要让竹山湖周遭的修士一起唱起来,一起跳起来了。

“这巨吉道友….”

竹山湖周遭的修士都顿时有些说不出话,他们心中都是充斥无比怪异的感受,这巨吉道友似乎说不出的古怪。

“周道友,不要和他废话了!”云青画这个时候脸都绿了,他提醒周不凡,“再和他多废话,陆鹤轩恐怕以为你故意多话,多让这些人提绿毛龟三字。”

“你给我去死!”

周不凡听到云青画的提醒,他头皮都发麻,他发出厉啸,身外金sè法剑狂涌,瞬间就凝成数千剑,形成恐怖剑流,朝着王离席卷而去。

“气急败坏又有何用!”

“掩饰不了你欺软怕硬的本质!”

“你说你是准道子!”

“结果却和舔狗一样在吃屎!”

“嘿嘿,好一个吃屎的准道子!”

王离身周的观众纷纷散开,他们却并不消失,还在不断的出声奚落和嘲笑周不凡。

“……!”

王离听得自己都觉得无语,觉得很有节奏感,他都恐怕自己会分神。

轰!

数千剑形成的金sè洪流瞬间和他三个大道异相相撞。

“此人的大道异相威力如此强横?”

云青画浑身都微微震颤。

他看到金sè法剑纷纷折断,后方的金sè法剑又继续冲击上去,无数完好的金sè法剑和那些折断的金sè法剑顷刻间就像是被三堵巨墙挡住。

恐怖的轰鸣声不断震响,一圈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在金sè法剑和大道法相的撞击处不断生成。

“不过如此!给我破!”

周不凡却是心中一定,他感觉自己可以占据上风。

随着他的一声厉喝,更多的金sè法剑疯狂凝成,狂涌的金sè法剑汇聚成一柄巨剑形状,瞬间就将三个大道异相的威能硬生生破开。

“唰!”

一片奇妙的银sè光线在王离的身前形成,原本笔直向前的金sè法剑被牵引,纷纷飞向王离身前一侧。

银sè光线在王离的身前竟是形成一座银sè的山峰,金sè飞剑被银sè山峰纷纷吸附。

“这是?”

竹山湖周遭一片惊呼声。

就连周不凡都大皱眉头。

这是一门奇异的真磁法门,似乎专破他这种金系法剑。

“给我破!”

他没有丝毫迟疑,他的大道法相直接朝着王离镇压过去。

轰!

神王万古法印如同一座金sè小山镇落。

唰!

一片绿光翻涌。

虚空之中竟然生出无数绿sè青草。

这些青草看似无比娇嫩,然而却似乎有无穷大力,竟然硬生生的托住了这座金sè小山。

“什么玄金洲的准道子,也不过如此嘛!哈哈哈哈!给老子爬!”

王离纵声狂笑。

他给自己这个“巨吉”修士所做的人设是极为狂傲,同时擅长无数法门,演化万法。

之所以如此,是他以前身为王离,不敢随意动用诸多来自别宗的法门,生怕招惹无穷的麻烦,所以他以前虽然已经是堪称万法皆通的修士,但却不能放肆的演化万法。

此时他想到什么法门便用什么法门,当然十分畅快。

纵声狂笑之中,他直接朝着周不凡掠去,虚空之中无数银sè雷光落下,竟然在他双手之中形成一柄无比巨大的银sè长枪。

轰!

银sè长枪在虚空之中急剧延伸,雷鸣声响起时,银sè长枪已经刺到周不凡身前。

(今天再来大章)

看网友对 第两百三十五章 演化万法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