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死亡威胁

载星船上。

那如梦似幻般的瘦削身影,没有理会其他人,目光直接看向了远处的苏奕。

他语气轻淡,道:“我能感受到,你身上有不寻常的力量,而你能够得到浑天妖皇的认可,获得其留下的本命骨,足见你的不凡。”

顿了顿,他继续道:“留下机缘,你和那小姑娘一起离开吧,我保证,其他人不敢阻拦你们,这也是你们唯一的活命机会。”

语气平和,却如一位高高在上的神祇下达旨意。

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看向了苏奕。

“这小子此次怕是要低头了……”

白sè巨猿肩膀上的女子眼神带着一抹异sè。

她早已识破苏奕的身份。

并且,当看到他和花信风一起从群仙剑楼遗迹返回时,已推断出,其他修士,怕是早已在争夺机缘中遭难!

这个事实,足以让大秦上下皆震颤。

毕竟,此次参与到这一场机缘竞争的修行之辈,皆是世俗元道修士中的顶尖角sè。

可却无一例外,皆败在苏奕手底下,没有活着从群仙剑楼遗迹中离开。

这样的消息传出去,谁能不惊?

不过,在女子看来,眼下的局势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获得机缘的苏奕,面对那四位恐怖存在,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眼下他唯一的机会,便是低头,按照那“星珩”所言,乖乖拿出机缘。

“星珩道友此言大善,小家伙,你听好了,机缘虽好,可也要能活着才行,命若没了,一切都是枉然。”

葬灵山计湮雷君开口,声如雷鸣。

“呵呵,也算你这小家伙运气好,若不是星珩道友开口,今日你想活着,怕都没多少希望。”

不归岛上传出离火老魔yīn柔的笑声。

“别磨叽,快点!”

白骨宝塔前,蚀骨老妖则有些不耐,声音森然大喝。

这四个恐怖存在,一口一个小家伙,一个比一个姿态高,话里话外,看似是一种宽宏大量的风范,实则是一种极致的轻蔑和不屑。

看到这一幕幕,苏奕唇角不由掀起一抹讥诮弧度,道:“抢夺机缘而已,都被你们说的这般悲天悯人,有意思。”

白sè巨猿肩膀上,女子一怔,似没想到,在这等处境下,苏奕还敢这般说话。

花信风反倒是已经镇定下来,因为她清楚,哪怕就是打不过对方,只要逃进群仙剑楼遗迹内,这些恐怖的老家伙也奈何不了她和苏奕!

当听到苏奕开口,花信风顿时嗤笑起来。

她双手掐腰,语带嘲讽:“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没胆子自己去抢机缘,反倒在这里干起拦路打劫的卑鄙勾当,现在还大言不惭要给我们一条活路,还要不要脸了?”

“呸!恶心!”

她狠狠啐了一口吐沫,满脸厌憎和鄙夷。

全场一寂。

白sè巨猿上的女子都已呆住了。

载星船上,星珩身影虚幻,静默不语。

可其他三位恐怖存在,却炸开了锅似的,一个个大怒。

轰隆!

不归岛上,万千碧绿灯笼剧烈翻腾,离火老魔怒极而笑:“好一个牙尖嘴利的臭丫头,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啊!”

“待会谁也别阻拦,老

夫要将这小丫头的骨骼一节节拆掉敲碎,吸食其骨髓!”

血sè雾霭翻滚,蚀骨老妖声音yīn森,杀机毕露。

“星珩道友已经给你们机会了,为何非要自寻死路?果然,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来至今,都不曾变化过。”

葬灵山上,四条粗如蟒龙的锁链摇晃,哗啦啦作响,立在山巅的计湮雷君,喟叹出声。

任谁都看出,他也怒了。

海水下方。

葛谦眼睛发直,呆滞在那,内心充满了钦佩。

他向来谨慎小心,所以见到苏奕和花信风这般强势的姿态时,内心之震撼,也就可想而知。

“不必再废话,你们要的机缘,就在这里。”

就在此时,苏奕掌心一翻,浮现出一枚白骨印玺,神sè淡然道。

轰!

这片海域翻腾,一道道恐怖的意念横扫而至,看向那一枚白骨印玺。

就是白sè巨猿上的女子,一对眸子也被吸引过去。

“不错,这正是浑天妖皇所留的本命骨,那等气息,即便过去了将近三万年之久,我也认得,也绝对做不得假!”

不归岛离火老魔兴奋大叫。

“传闻,此宝内藏群仙剑楼的至高道藏,若能拥有此宝,当璀璨大世来临,何愁无法开创一方威慑天下的道统?”

白骨宝塔前,蚀骨老妖呼吸都有些急促,声音透着毫不掩饰的贪婪。

葬灵山上,计湮雷君浑身气息翻腾。

载星船上,星珩浑身弥散出的凌厉气息,愈发慑人,将那片虚空的云层都冲散。

“太强势了吧,这时候就把机缘显露出来,不是故意引诱那些恐怖存在犯罪吗?!”

海底,葛谦瞠目结舌,脑袋发懵,无法理解为何苏奕要这么做,简直太疯狂了。

就是白sè巨猿上的女子,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难以想象,苏奕为何要这么做。

而此时,苏奕目光一扫那些恐怖存在,微笑开口:“想要?来拿便是。”

云淡风轻。

“哈,这小子一定是疯了!”

离火老魔大笑起来。

而蚀骨老妖更是直接,第一时间出手了。

轰!

也不见他动作,一只白骨巨爪破空而起,带着漫天的血腥煞雾,朝苏奕狠狠抓去。

而眼见他出手,葬灵山之巅,计湮雷君猛地一声冷哼,探手一抓。

嗡!

一杆血sè雷霆战矛凝聚,被他狠狠一掷,仿似一道妖异的血sè匹练,带着滔天的毁灭气息,横空而去。

这一击,并非针对苏奕,而是要阻拦那一只白骨巨爪!

就见血sè雷矛和白骨巨爪碰撞,爆绽出惊天动地的光雨,毁灭洪流肆虐,扩散而开。

“计湮,你竟敢阻挡老夫?”

蚀骨老妖大怒,厉声长啸。

“抢夺机缘而已,各凭本事,你蚀骨老妖有能耐,尽管动手就是了!”

计湮雷君语气淡漠。

“也好,那就各凭本事!”

离火老魔大喝一声,袖袍一挥,凝结出一道绿油油的巨大掌印,隔空朝苏奕笼罩而去。

几乎同一时间,计湮雷君和蚀骨老妖也动了。

“起!”

计湮雷君操纵一挂血sè

雷暴洪流,以铺天盖地之势,浩浩荡荡奔腾而去。

“去!”

蚀骨老妖大袖一挥,一片密密麻麻的白骨战矛掠空而去,直似一片暴雨,每一杆白骨战矛,皆带起血sè煞雾,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快退!”

白sè巨猿上,女子低喝,眉梢间尽是凝sè。

那三位恐怖存在的攻击,各有各的神妙,但无一例外,皆透着一股极诡异的气息。

那等气息,明显源自一脉,是一种禁忌般的力量。

正因如此,才让他们的攻击,透发出让女子都胆寒的威能!

“好!”

苏奕深邃的眸发亮。

这等攻击,让他嗅到了极致危险的气息,就如死亡来袭。

这是他转世以来,从不曾感受到的。

同样,也带给他一种哪怕在前世,也有不知多少年都不曾体会过的感觉。

这是死亡的威胁!

是实力相差太大,才能深刻体会到的危险感!

这种感觉,真的好久好久不曾再感受到。

而在这等危险气息的刺激下,苏奕每一寸肌肤、筋骨、血肉、神魂、修为、乃至于精气神,皆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能。

刹那间而已,他那一身的大道底蕴和力量,皆达到空前极尽的地步。

就连神魂中的九狱剑,都在此时产生一阵微微的颤抖,和苏奕一身的气息和力量产生共鸣。

轰!

苏奕体内,一切的力量都似要炸开,疯狂汇聚于丹田内,隐隐约约地,似要凝结成一颗元力种子。

“果然,唯有生死间的大恐怖和大危险,才是我筑就至强道种的契机!”

苏奕笑了,他意识到,自己破境的真正机会已来临,必须要牢牢抓紧了。

就见他凌空踏步,不闪不避,迎冲上前。

锵!

玄吾剑带着惊天的清冽剑吟出鞘。

随着苏奕一剑斩出。

一道匹练般的耀眼清sè剑气贯空而起。

大快哉剑——劈山海!

和以往不同,当此剑气一出,磅礴无量的剑意迸发出惊动天地的威势,相较于以往,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这是因为,苏奕此刻的修为,已超脱于先天武宗之上,可距离真正的辟谷境则又相差一线。

即便如此,以他那堪称恐怖的大道底蕴和力量,斩出的这一剑,也已足以让元道修士皆胆寒!

轰!

剑气横空,威能之盛,让在场之辈皆动容,都不敢相信,这等一剑,会来自苏奕这样一个少年之手。

只是很快,当剑气和离火老魔那率先拍打而至的碧焰巨掌碰撞声,登时一寸寸崩裂溃散。

紧跟着,手持玄吾剑的苏奕,被这一掌的力量扫中,身影狠狠倒飞出去。

这一幕,让花信风花容失sè。

她哪能看不出,苏奕战力虽逆天,可终究和对手相差悬殊?

离火老魔眼皮则微微一跳,露出意外之sè,完全没想到,这样一个先天武宗境少年,竟然能够挡住了自己一击!

这让他都不由吃了一惊。

——

ps:晚上6点前再来个2连,

提前预警,有月票的童鞋千万不能忘了投呀~~~

看网友对 第三百九十三章 死亡威胁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