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十七章 他依旧叫唤(第二更)

“巨利师尊真的没事吗?”迟似锦听得眼泪都要下来了。

“太浮夸!”

何灵秀看着王离,她实在是无语。

她怎么看都觉得王离浮夸,但偏偏除了她之外,其余所有修士都觉得这异常真实,一点都没有觉得王离浮夸。

“我好恨!”

“以我如此天赋,怎么可能会在筑基时陨落!”

王离又是连续凄厉哀嚎,但又连续炼化了两滴至纯灵露。

他已经连续炼化十二滴至纯灵露。

“这么还不死!”

余白锦和周画幽的脸都快青了。

“你妈|的快死啊!快陨落啊!都要死的人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强撑着浪费至纯灵露!”

余白锦在心中不断的咆哮。

“我要坚持住!”

“哪怕灵毒腐蚀我身,也无法腐蚀我的意志!”

王离大叫,炼化第十三滴至纯灵露。

他筑基之后,体内真元和肉身都在不断变化,整体道韵提升的同时,他再次进阶所需的天地灵气量也巨增。

之前他是过了炼气九层中阶,四滴至纯灵露让他冲击筑基,所以严格而言,他若是刚刚到炼气九层,冲击筑基最多也就只需八滴到九滴至纯灵露。

但现在他成功筑基,又需要持续的天地灵气来稳固道韵,接下来冲击筑基二层,他感觉至少也要十五滴以上的至纯灵露。

现在除去他一开始炼化的四滴,他在筑基之后相当于已经炼化了九滴至纯灵露,但至少还要六滴以上的至纯灵露才有可能冲击到筑基二层的修为。

既然此时连灰sè道殿都已经配合他的冲击境界,他又憋得如此辛苦,自然要好好的演下去,他觉得至少要冲击到筑基二层,这才不亏。

当然在他看来,最好的结果是在冲击到筑基二层之后,至少再来个七八滴至纯灵露让他稳固道韵,这样一来他筑基二层境界极为稳固,又不需要冲击筑基三层,也不会引发筑基三层的雷劫。

如此算算,四滴至纯灵露让他筑基,十五滴至纯灵露让他稳固筑基一层和冲击到筑基二层,剩余还有十一滴至纯灵露让他好好稳固筑基二层的道基,并在筑基二层的道路上迈出大大一步,真的三十滴至纯灵露刚刚好。

“啊!我要坚持!”

“我不能就此陨落!”

他再次连连发声,饮下第十四滴至纯灵露。

“噗!”

含光洞天山门之内,一名含光洞天的长老心情太过激荡,喷出一口鲜血。

“余白锦和周画幽到底在做什么!毁我含光洞天基业!”

“天哪!十四滴至纯灵露,能够让我们多少名含光洞天的仙苗受益,现在竟然全部给这名玄天宗弟子吞服!”

“周画幽和余白锦是不是和这名玄天宗弟子有染!”

又有一名含光洞天的长老连连咳血,这是一名老妪,她气得浑身哆嗦,“我身为余白锦的师伯,当年我在金丹凝丹之后想要一滴至纯灵露稳固修为,结果余白锦还诸多推托,后来我怎么都没有得到这一滴至纯灵露,现在她竟然给这名玄天宗弟子连服了十四滴。这数百年来,我们含光洞天一共才消耗了几滴至纯灵露啊!”

“莫长老,已

经不是十四滴,看那玄天宗弟子已经服下第十五滴了!”一名老得满脸皱纹的太上长老也出现了,这是一名男修,满头的白发都已经十分稀疏,他还算镇定,目光冷厉的看着山门外的余白锦和周画幽,“我想要她们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为什么!他为什么还能坚持!”

余白锦看着王离饮下第十五滴至纯灵露,她都快炸毛了,传音对着周画幽咆哮,“他为什么还不陨落!”

周画幽浑身发冷,她脸上没有一丝血sè,“我怎么知道…怎么可能连剑罡都染满灵毒,血肉都被灵毒污秽,连体内都已经怨念化气,怎么可能还不死。”

余白锦差点都要吐血。

这简直没有天理。

但现在王离似乎反而品尝出味道了,他再饮第十六滴至纯灵露时,甚至还在砸吧嘴。

“够了!”

那敏老得满脸皱纹的太上长老无法忍受,他想要阻止再给王离送出灵露,但是数名长老却是表达不同态度,阻止了他。

“师伯!宗主和周师妹这些年处事果决,为我们宗门谋得不少好处,而且她们计划长远,一直在为我们宗门积累底蕴,她们这么做,一定有她们的道理。”

“好,我看她们能给什么样的交待!”这名太上长老也无法强势压过这些当权的长老,他愤怒的放出话来,“如果余白锦接下来无法给出让人信服的理由,她这宗主也别想当了,我拼着一副老骨头,也要将她拉下来。”

“王师兄,你坚持住!”

“我不想你陨落!”

吕幽思送来第十六滴至纯灵露,她悄悄的传音对王离说道。

她的眼中蕴含着说不出的惊喜。

“我丢!”

王离惊了。

难道一计不成又来一计,现在来了个美人计?

“再来!”

“我还行!”

他饮下第十六滴至纯灵露,再次大叫。

这次连围观的修士们都震撼了。

“王道友意志力实在惊人!”

“王道友肉身崩溃但还能支持,简直是神人。”

“王道友一定要坚持住,你必将成为我们东方边缘四洲道子,挑战餐霞古宗陆鹤轩!”

含光洞天的山门外呼声四起,无数人为王离助威。

王离在助威声中饮下第十七滴至纯灵露。

余白锦浑身都颤抖起来。

她觉得自己根本无法给宗门里的人一个交待。

现在就算王离灵毒毒发身亡,她觉得含光洞天也已经大亏特亏。

十七滴至纯灵露,用来灭杀一个这种等阶的修士……十七滴至纯灵露,都足以再召一群尸鬼来袭杀王离了。

“再来!”

但是王离还没有死!

他依旧叫唤!

他饮下第十八滴至纯灵露。

余白锦眼前发黑,她真的快吐血了,她传音给周画幽,“看你定的好计策!你竟说他最多几滴至纯灵露肯定陨落,现在他饮下多少滴至纯灵露?”

周画幽也几乎要吐血,“师姐,我哪里知道他为何还不死,关键在于,方才我说二十滴至纯灵露,你还加了十颗,说三十滴至纯灵露。”

“我!”余白

锦一口逆血直冲喉咙。

如果是二十滴至纯灵露,哪怕王离再不死,再有两滴就也能结束煎熬,但若是此人一直不死,饮尽三十滴至纯灵露,那她含光洞天的至纯灵露几乎就光了。

“快了!”

王离饮下第十九滴至纯灵露,他觉得浑身都洗炼得晶莹剔透,简直连浑身的骨骼都如雪白神铁,骨骼和血肉之中的真元流转,就像是要自然结成一些玄奥的大道符纹。

他整体道韵又有一种惊人的提升,他浑身的气血都似乎要被神秘的元气法则彻底换掉,就像是重返先天,脱胎换骨,然后用自身的惊人灵韵重塑。

其实这种重返先天的彻底奠定道基,一般修士都是要筑基九层才能达到,但王离在筑基一层冲击筑基二层的关口,就已经达到了。

“啊!”

“天要亡我!”

他再次发出大叫,叫声凄厉。

他感觉到只要自己炼化第二十滴至纯灵露,一定会正式突破到筑基二层。

他身上再次血光迸射,他不敢掉以轻心,再次自残,将不至于让自己直接陨落的血宝飞离身体,与此同时,将欺天古经演化到极致。

“那是什么?”

“那是肠子?”

“那又是什么,是一块肝?”

所有在场的修士都惊悚。

他们觉得王离彻底血肉崩溃了。

灰sè道殿此时似乎也明白王离的心意,它陡然释放出一些极为坚韧的驳杂元气,如同在他的体内生成一张网。

这张网硬生生压低王离的整体道韵。

“妙啊!”

王离顿时眼睛发亮。

他直觉能够瞒天过海,可以不触发这筑基二层的雷劫。

若是这灰sè道殿能够一直明白他的心意,那他就算渡过筑基二层之后,用万凰重生术治疗自身,恐怕接下来也有机会用欺天古经压制雷劫。

这样就相当于能够留着雷劫备用,而不需要直接被迫将雷劫降临此处。

第二十滴至纯灵露已经送到面前。

他毫不犹豫,两眼放光,一口饮下这第二十滴至纯灵露。

“这人是真的变态吗?”

“死都要多消耗我们含光洞天的至纯灵露吗?”

余白锦浑身都是鸡皮疙瘩,她看着王离的肝啊肠啊都崩飞出来了,但此时王离给她的感觉反而兴奋起来的样子。

“轰!”

王离体内气机巨震,就像是一座无形的巨山带着恐怖的道韵从他的天灵一直镇落到他的脚底。

他的整体道韵彻底提升,真正突破筑基二层的修为,但让他心情分外舒畅的是,在他的极致努力和灰sè道殿的配合之下,他的这种道韵提升的气息波动被彻底束缚,没有引动雷劫。

“哈哈哈!”

王离忍不住大笑。

“再来!”

他再饮第二十一滴至纯灵露。

他此时甚至尝试运转万凰重生术,血肉重生。

“你…你还没有筑基吗?”

周画幽看着他,她声音都变了,好像喉咙里哽了东西。

看网友对 第两百十七章 他依旧叫唤(第二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