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十一章 人形喷泉(第二更)

此时百里慕敌的真元虽然耗尽,但他之前吞吃的补充真元的灵药还在发挥效力,所以这雷罡灵体的威能也在随之波动,不过此时的百里慕敌和这雷罡灵体对于王离而言就已经很弱了。

他当然也不想给百里慕敌有缓过气来的机会。

唰!

他施法直接将百里慕敌和这雷罡灵体镇压,不断尖叫的百里慕敌和雷罡灵体都被他法术禁锢得无法动弹。

“你要做什么!”

“不要啊!”

百里慕敌惊恐到了极点。

他突然发现王离摩拳擦掌的过来,直接扒他身上的法衣。

他觉得这名年轻的云笈洞天弟子可能受欲雷影响,对他有浓厚兴趣,他恐怕名节不保。

“……!”

他这副模样倒是让王离十分无语。

他很干脆利落的将百里慕敌的法衣扒了下来,将他随身的纳宝囊也一并收刮走,就连百里慕敌的鞋子都被他脱了收起,百里慕敌身上只留下了一条白乎乎的内裤,然后直接解除了镇压百里慕敌和那雷罡灵体的威能。

“师叔,你们慢慢玩啊!”

他对着百里慕敌说了这一句,然后很干脆的在百里慕敌的眼前消失了。

“你!”

百里慕敌这才反应对方是觊觎自己的法衣和法宝,他气得无法呼吸,但眼前那雷罡灵体却是又已经攻了过来。

“啊!”

他被雷光不断鞭挞。

他此时虽然真元恢复了一些,但手中没有任何法器,依旧不是这雷罡灵体的对手,所幸这雷罡灵体的威能也是大为削弱,虽然将他电得浑身焦黑,但至少不至于直接将他击得直接陨落。

他此时已经根本没有和这雷罡灵体战斗的勇气,只是拼命的躲闪逃遁,只希望这雷罡灵体快些消失。

他不断闪避,飞掠,在云笈洞天的山门之中有如裸奔。

“我们再传送过去天火古树那边,从那边走比较安全。”迟似锦和王离、何灵秀返回弱水灵池所在,“我之前就想过一条很好的逃遁路线,应该不会被护山法阵留下什么气息,巨利师尊,现在似乎云笈洞天似乎人人自顾不暇,这弱水灵池之中的弱水是炼器的好材料,你要不要顺便收走。”

“真的是好徒弟啊!”

王离感慨,对于这种提议他一向是乐于接受。

他让何灵秀直接将这一池弱水都收纳干净,然后通过传送法阵瞬间到了天火古树那一端。

“我也缺好的炼器炉鼎,这边有没有好的炼器炉鼎,我收一个带走?”他还是有些不够过瘾,忍不住问迟似锦。

迟似锦摇头,“巨利师尊,这边都是固定式的地火炉鼎,而且沟通法阵,不能直接收走。”

“那算了,我们直接走吧。”王离叹息了一声,有些惆怅。

“这还不赶紧走?还惆怅?”何灵秀此时又紧张得双手冒汗了。

不说别的,光是一件异元道莲就凌驾整个法器殿的价值。

再多的低阶法器和法宝,也比不上这样一件惊人的法宝。

再加上那一株孽海花和天火古树,在这云笈洞天之中获利还不够丰厚?

别人是撸羊

毛,王离是已经把羊肉都快撸光了好不好。

不过惆怅归惆怅,该溜的时候,王离也绝不犹豫。

他和何灵秀、迟似锦的身影很快在这座法殿之中消失。

云笈洞天这座主山的另外一端,三个雷罡灵体又智障了。

它们好不容易在这头反应过来,再次追踪王离等人身上的灵韵,好不容易用最快的速度绕过半座山,冲杀到接近弱水灵池的那一端,但王离等人又不见了!

王离、何灵秀和迟似锦又通过传送法阵,传送到了它们之前发呆的那一面。

这是逗人玩呢?

捉迷藏呢?

我们只是劫雷啊!

天劫里面,还有这样的?

如果让何灵秀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她一定会觉得王离真正的走了狗屎运。

若是寻常的彻底破坏性为主的劫雷,管你怎么躲避,一味的劫雷狂轰乱炸就是了,什么法殿法阵全部给你击溃,修士想要用传送法阵两边传送来躲避劫雷也不可能。

但此次天道法则最后形成的这种劫雷,却是独特的单体追踪性劫雷,它就像是一条附骨之蛆,只是追着修士杀,却不是那种狂轰乱炸的劫雷。

如此一来,王离和她们倒是相当于完美的利用了这个天道法则的游戏规则,完美的利用了这种劫雷的弱点,来了个丝毫不费力的胜利大逃亡。

现在她和王离、迟似锦和这三个雷罡灵体已经隔了一座山,再加上这三个雷罡灵体又要发一会呆,以王离此时全力逃遁的遁速,这三个雷罡灵体在天劫结束之前,是怎么都追不上他们了。

不过也正是未和这三个雷罡灵体碰面,这样一来,这倒是变成了一桩迷案。

尤其是逃出云笈洞天一路上,他们看到每一个云笈洞天的弟子都会面对这样的雷罡灵体。

“巨利师尊,为何没有雷罡灵体追杀我们?”迟似锦忍不住问王离。

王离既然是她师尊,她不懂就自然想王离帮她解惑。

关键王离也根本搞不明白啊。

他憋了好大一会,道:“可能是因为我们人品好,长得好看?”

何灵秀呵呵一笑。

我信了你的邪!

不过迟似锦好像反而有些信了王离的话,她点了点头,“或许是因为师尊你一身浩然正气,诸邪不侵。所以不只是这些异形劫雷对你不起作用,就连孽海花这种东西纳入体内,都对师尊你毫无影响。”

“哈哈!”

王离虽然脸皮够厚,但被人这种一本正经的夸奖,说一身浩然正气,他还是有些害臊。

何灵秀鄙视的看了王离一眼,她此时在想的是,今后王离要是被拆穿这些天劫其实都是他引动的,但这个单纯女修到时候怎么看她这个师尊。

很快王离就逃出了云笈洞天的山门地界。

他转头回望云笈洞天的山门,发现劫云虽然朝着他所在的方位偏移,但是很明显劫云已经开始消散了。

和他之前预料的一样,天道法则虽然因为误判两次而恼羞成怒,但还是遵循了自己的法则,没有乱来,这五道雷劫之后,便是已经偃旗息鼓。

“呵呵道友,你看一下方位,我们去含光洞天!”

王离眼珠子一转,看着何灵秀说道。

此时那种恐怖的天道意志对于他身体的不利影响已经消失了,他此时体内那株孽海花和天火古树水火相迹,元气奇妙对冲,让他整个气海的灵韵都提升了。

他现在身具木灵根和风灵根,再加上体内这水火相迹的独特灵韵,他觉得每一个呼吸之间,都似乎可以直接牵扯大量的天地灵气,他现在的整体道韵,恐怕不比任何极品天赋的修士差。

“去含光洞天做什么?”

何灵秀被王离直接吓了一跳,虽然她和王离气运极佳,收获惊人,但天劫来时毕竟惊心动魄,她觉得玩火太多迟早自焚,此时听王离这么说,她潜意识就觉得王离是不是利欲熏心,马上又要去炸一次含光洞天。

“放心,我随便去拜访一下,敲诈一点东西而已。”王离一眼就看出了她此时心中在想什么,摇了摇头,传音道:“别担心我再炸天劫啊,含光洞天给我的那颗昊天金丹就是个残丹,混杂无数污浊元气,药力根本不足以让我直接筑基。我就算是想直接冲击筑基一层的修为也根本做不到。我就是觉得含光洞天想用灵毒劫让我直接陨落,太过歹毒,我好歹要想个办法敲点竹杠。说不定能够从他们身上敲出个极品的炼器炉?而且我们马上出现在含光洞天,还能制造个不在这里的不在场证据。”

“说到鸡贼,真的是没有人比你更鸡贼。”

何灵秀也没有废话,直接看明了方位,让王离带着她和迟似锦朝着含光洞天的方位飞掠。

在见缝插针找好处这方面,似乎真的很少有人能够和王离相比,她都不得不承认,王离的这番话真的很有道理。

“到时候到了含光洞天山门之前,你们两个先不要露面。”王离告诫她和迟似锦,“不然等会让他们发现我从云笈洞天拐带了一名女修出来,那就不是不在场证据,是在场证据了。”

他全力施展九天踏星诀,甚至不惜自残血宝,同时激发日月皇华万战诀,让自己的遁速飚至极致。

他带着何灵秀和迟似锦,就像是不断横渡虚空。

“你的法衣呢!”

“异元道莲呢!”

云笈洞天的山门之中,百里慕白的厉吼声不断响起。

他不断喝问浑身焦黑的百里慕敌,每问一声都是吐出一口血来。

他和一尊雷罡灵体缠斗许久,也几乎陨落,直到天劫的劫云消散,那雷罡灵体渐渐威能散失而消失,他才和云笈洞天绝大多数修士一样躲过一劫。

但等他第一时间找到百里慕敌时,他体内的隐伤都被气得迸发了。

百里慕敌几乎身无寸缕,别说是异元道莲,就连身上的法衣都被人扒走了。

“法器殿里的法器呢!”

“天火古树在哪里?”

“孽海花不见了,整个弱水灵池也干涸了!”

云笈洞天满目疮痍,接下来不断爆出的发现,让许多云笈洞天的修士哀嚎:“我恨啊!”

“什么!”

“啊!”

听到最新的一系列噩耗,百里慕白噗噗噗不断的吐血,犹如人形喷泉。

看网友对 第两百十一章 人形喷泉(第二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