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欲望山门(第二更)

何灵秀点了点头。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现在只不过是第一重雷劫就已经搅得整个云笈洞天鸡飞狗跳,谁知道天劫之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她和王离莫名其妙就“被迫”的把云笈洞天的法器殿一锅端了,就凭这样的运气,谁能保证她和王离不能将这水火相济的两件宝贝一锅端了?

“我们要不在这边等等?”她对着王离提议。

王离和她的想法看来完全一致,但只是守株待兔不见缝插针的拿好处不是他的风格,他马上摇了摇头,道:“等一个机缘归等一个机缘,但我们我不能干等,我们就在周围转转,你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宝光,我们就先收了,否则不要等不到机缘就浪费时间了。”

“好。”

何灵秀直觉在占便宜这件事情上听从王离准没错,她时刻注意那名金丹修士镇守的弱水灵池周围的动静,同时极为小心的在附近十余里范围内游走,寻觅“宝光”。

“那一块湖石不错,是灵苇化石,有天生聚灵的作用。”

“那株静心紫薇不错,可以镇定心神,可以养神。”

“那几根紫油木收了,可以用来做火系法器,也可以用作祭炼火系法宝的辅材。”

“王离,能不能引点雷罡,将那个道殿劈了,那个道殿的两根大量是金心桐,不只是木系灵材,而且和金系的辅材契合度极高。”

“那间静室内里的一面屏风也收了,那是金雷竹…甚至可以用来炼制雷系的法剑。”

“.…..”

云笈洞天本身是拥有灵脉的灵气浓郁的修真宝地,生长的灵材原本就不少,它虽然不是万古强宗,但也有数千年的积累,有云笈洞天无数的修士添砖加瓦的堆砌山门灵韵,一花一木的种植,包括道边的随便一块山石都很有讲究,就连道殿之中的一些建造材料很多都是可以用来炼器的上佳灵材。

在这种地方看“宝光”,对于何灵秀而言可比在白骨洲里面看宝光要简单得多了。

“呵呵道友你真的厉害!”

王离又像老鼠进了米缸,“这简直遍地都是宝物啊!”

他其实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这种拥有不俗底蕴的宗门的主山之中,当然遍地都是有用的宝物,但关键在于,一代代的修士堆积灵韵,只有不断改善,却没有像王离和何灵秀这样的修士拆迁了来用的。

可怜了云笈洞天这方圆数十里范围内的诸多道殿和灵园,诸多道殿和灵园先被王离引来劫雷轰击,接着内里灵材被王离和何灵秀偷偷的收取。

天空之中的熔岩劫雷还在继续,整个云笈洞天被浓烟笼罩,连天光都被遮掩,宛如黑夜降临。

“你这劫雷也太变态了点吧?持续的时间也太长了。”

何灵秀眉头大皱,前前后后这第一重劫雷都快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无论是威力还是持续的时间,都超过了绝大多数金丹修士凝结金丹时的雷劫,甚至比起很多元婴修士的雷劫都厉害了。

“就是啊,居然这么持久,这谁抗得住啊!”王离也是忍不住抹汗。

他可是现场领略过通惠老祖的渡劫,哪怕通惠老祖的那场渡劫似乎是天道法则太过

同情通惠老祖而有些放水的嫌疑,但通惠老祖也是祭出无数法宝和法器就差一点陨落。

他现在更加深切的认识到,为什么修真界有无数修士准备了上百年的时间都不敢渡劫。

“这才是炼气九层的劫雷。”何灵秀看着空中不断如雨坠落的黑石和熔岩劫雷,“王离你真是天怒人怨,可想而知天道法则都恨你成什么样了。”

“我做什么了啊我,我又没做啥伤天害理的事情,天道不公啊!”王离哀叹,“看来今后我的确不能自己渡劫,否则注定早夭,一定要找更强大的宗门庇护,我看餐霞古宗挺好。”

何灵秀倒是没有理会他的后半句话,她只是冷笑,道:“你没有做什么事情?你挑衅四洲强势崛起也就算了,你点拨四洲年轻修士,解惑授道,你这相当于一手改变东方边缘四洲的气运,古往今来,恐怕也只有成就圣尊的真正圣人才能够指点诸多修士的修行,才能够一手调和四洲的气运。天道不公?天道不灭你灭谁。”

王离被说得哑口无言,他想想的确是这个道理。

天道法则要抹杀的,本身就是对于一方天地改变气运最多的修士。

按对东方边缘四洲的气运改变来说,他的作用似乎的确比一名元婴修士要大得多。

“那意思是我还不能做好人好事了?”

王离无语,他仰头看着天空的劫云,“你脑子有没有问题啊?”

轰!

天道法则用了一声更为响亮的雷鸣作为回应。

王离吓得缩了缩头。

一股可怖的威压就像是透过所有的虚空和障碍镇落在他心间。

“第二重雷劫来了。”何灵秀的眼睛里出现了异样的亮光。

天劫始终是危险的,同时也充满着根本无法揣测的不确定性。

正是这种任何人无法猜测的不确定性,也让它充满着一种难言的诱惑和迷人的气息。

神秘、危险,但又很想让人可以马上见到它的真容。

“唰!”

天幕剧烈的抖动,所有云笈洞天修士全部像呆头鹅一样看着天空。

天空之中的劫云在一息之间全部变成了粉红sè,就如同有无数刚刚绽放的桃花被揉碎了抛洒其中。

没有任何雷池生成。

随着虚空的震动,无数细小的雷光带着一种旖旎的气息笼罩整个云笈洞天的山门。

空气里,弥漫着的焦臭味道甚至瞬间驱散一空,变成了一种令人陶醉的香气。

这香气就像是妙龄女修身上的天然处子香,又像是浑身火热的男修身上的阳刚气息。

“.…..”

何灵秀的呼吸瞬间就停顿了。

她吓得跳出了数丈,对着王离道:“你不要靠近我。”

王离还在好奇这劫雷好像怎么都没有什么破坏性的威能,何灵秀的动作倒是把他吓了一跳,“你干嘛?”

“.…..”何灵秀紧张的要死,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难道是专攻心神的妙香欲雷?”王离在下一个呼吸之间,却反而反应了过来。

他只觉得身体有些微微发热,口中有些发干。

有一波波古怪的气机在

不断冲击和挑逗着他的神识,他的身周,也有一些旖旎的气机在流转,似乎像是有温柔的手不断触碰着他。

“你一定要把持住!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何灵秀呼吸都急促了。

她脸sè有些发白,但耳根却是通红。

竟然是千年都难得一遇的妙香欲雷!

这是天道劫雷之中的奇葩王,奇葩之中的奇葩!

它不是直接以威能抹杀,而是以诡异的元气法则挑动修士的情欲,让修士沉沦在无尽的欲海。

若是修士沉沦sè欲幻境,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住下一轮劫雷。

她这边还在担心王离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反应过来的王离却是也传音对她叫了起来,“呵呵道友你千万稳住心神,不要想非礼我。”

“我…..”何灵秀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是妙香欲雷!”

“啊!分开!全部分开,男修和女修至少保持百丈!”

此时云笈洞天之中有些修士也已经反应过来,惊呼声和厉喝声不断响起。

至少在火雀洲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一个宗门被这种天劫笼罩。

一个宗门被这种妙香欲雷笼罩,要是许多人心神不坚,那整个宗门不知道要产生多少丑闻,岂不是要变成一个肉|欲大会场。

“保持距离!”

“有清心灵药快服用!”

一名云笈洞天的太上长老在山门之中飞掠,刚刚说完这两句,就已经看到几对男女弟子抱在一起啃了起来,他顿时气急败坏一掌拍了出去,将这几对男女弟子都拍散了。

“实在不行打断腿!”

他对着几名云笈洞天的长老厉声呼喝。

在他看来,打断了腿至少还能疗伤重接,但若是弄出了惊天丑闻,那就真的是无法弥补。

同辈之间要是做出了什么不可描述之事,事后最多结成道侣,但若是差着辈份,或是和别人的道侣做出了不可描述之事,那真的无法想象。

几名云笈洞天的长老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喀嚓一声。

一名被拍散了之后还马上又朝着一名女修扑去的男修被一名长老击飞出去,双脚都断了,气海也被重创。

但是让那名云笈洞天的太上长老差点一口气上不来的是,那名断腿了的男修还在朝着那名女修爬过去。

但这还不算什么。

更让他无语的是,他感知里,绝大多数地方的男修和女修的确是拉开了距离,但有一处地方,两个男修居然抱一起了。

“你们真是气煞我也!”

“你们这群小辈,心智如此不坚!”

他发出怒吼,一道威能冲击过去,那两名男修被炸得飞了出去。

“啊!”

无数云笈洞天的修士痛苦呻吟。

他们和这欲雷的诡异气机抗衡,他们很多人都出现了幻觉,他们处在一个迷离的粉红世界,到处都是粉红sè的光华,有许多身披薄纱的女修围绕着他们飞舞,而很多女修则是看到很多精壮的男修在她们身前做俯卧撑。

(这画面太美,我都忍不住把自己写笑了)

看网友对 第两百零五章 欲望山门(第二更)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