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任重而道远(第二更)

竹山湖这场盛会很快到了尾声。

因为等待了数日都没有新的挑战者出现,王离也不想无谓的浪费时间,他放出话去,只剩最后一天,错过就没有机会了。

即便放出这样的话之后,也并无新的挑战者回应,竹山湖畔的修士们便都心知肚明,应该真的不会再出现什么挑战者了。

“狗屎!狗屎!狗屎!”

聚集的修士再次山呼了数次口号之后,终于慢慢散去。

“王道友,给!”

苏扶摇和安歌在临别之前,郑重其事的给了王离一片记事玉符。

“还有什么特别礼物?”

王离顿时两眼放光。

这些都是他铁杆信徒,他顿时对这片玉符之中的内容无比期待。

“这是?”

但让他发愣的是,这片玉符之中记录的,居然都是一些仗势凌人之事。

“.…..”

看着苏扶摇和安歌等人离开的遁光许久,王离才彻底的回味过来。

他好像已经变成了东方边缘四洲的正义化身?

他的这些铁杆信徒,是觉得他反正要挑衅那些仗势欺人和平时做诸多恶事的修士,为很多人出头,那索性收集了一番资料,将东方边缘四洲的诸多不平事记录了下来,交给了他。

这些人直觉得他在有空的时候,自然会伸张正义,去管这些不平事。

“我本是玄天宗孤峰一辛苦赚灵砂的苦命人,怎么陡然就变得如此任重而道远了?”

王离一声慨叹。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王师弟你注定是黑暗之中的明灯。”李道七一脸肃穆的说道。

“李师兄你姓李,又不是姓马。”王离哭笑不得。

李道七叹息了一声,“王师弟你太过谦虚,真是让师兄羞愧。”

在王离和李道七说话时,何灵秀一直在默默的看着这片记事玉符中的内容。

事实上,几乎所有修士都是自扫门前雪,根本不会去管别人的不平事的。

寻常的修士又不是三圣,有什么资格有什么实力管?

像何灵秀这种有机会成就道尊,甚至内心还想更进一步的天才人物,更是不太可能将时间浪费在别人的因果之中。

对于别的宗门,别的修士的恩怨,在此之前,她也并没有多少兴趣去关心。

但此时,这片记事玉符之中的内容,却是让她有些触目惊心的感觉。

“你不是正愁没有地方炸你的雷劫?”

她认真的看了一遍这玉符之中的内容,然后传音给王离,“不正好可以找个地方炸一炸?你现在万事俱备,都不缺修行破阶的东西,反而最缺的就是给你天劫炸一炸的地方了吧?”

“.…..”王离顿时无语。

好像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认真想起来,这似乎真的有点变态的。

“反正敲诈勒索、

见缝插针要好处这样的事情你最擅长。”何灵秀继续游说王离,“要不我帮你直接选个地方,要是能够敲诈勒索就敲诈勒索,敲诈勒索不成就直接炸一炸?”

王离犹豫了,“这不太好吧,说得我好像恶棍似的。”

“呵呵。”何灵秀用异常简洁的两个字回答了他这句话。

“那你说选谁?”王离其实颇有些心动。

“火雀洲,云笈洞天。”

何灵秀冷笑道:“那迟雅南不是一开始想要来教训你,结果听说慕听寒败在你手中,直接就脚底抹油溜了?你不是要他将妹妹送给你做女徒,他到现在也并未给你个说法,而且云笈洞天原本就喜欢仗势欺人,云笈洞天有一株天火古树,原本就是从我们小玉洲的宗门敲诈过去。”

“不对啊。”王离突然发现自己方才从那片记事玉符里好像也看到了这段,他想了想,顿时叫了起来,“呵呵道友,你有点yīn险的啊,你这是想借刀杀人啊。云笈洞天那株天火古树,不就是从你们华阳宗敲诈过去的?你这是想挑唆我对付云笈洞天,帮你们华阳宗出气啊。”

何灵秀的玉脸微微一红,她的小心思被王离拆穿,但她也太清楚王离的见钱眼开,所以只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王离,道:“天火古树可是能够用作炼器的顶级火元的,将来只要你得到合适的炼器炉或是炼丹炉,这天火古树就能解决你炼器之忧。你现在的圣骨异炎虽然是无上的炼骨灵火,但不能炼其它灵材。你今后想必也不想你的炼器局限在骨器吧,而且若是你能够成长到化神之上,你甚至可以借助它的元气法则,摆脱炼器炉的限制,铸炼道器,甚至圣器。你不要和我说你鼠目寸光,这天火古树你不想要。”

“要是想要,但我怕早夭啊。”王离听得眼睛都放光了,但还是拥有残存的理智,“难道我去云笈洞天装一下,天劫炸上一番,他们就肯将天火古树送还给我们了?更何况这天火古树要回来了,我们怎么分,这东西如果之前是华阳宗的,那我就算要回来也不能名正言顺的归为己用啊。”

“呵呵。”何灵秀早就料到这个鸡贼会这么说,她看了王离一眼,道:“只要你能将云笈洞天搅得一团糟,我就有机会将天火古树偷出来,只要偷出来,这天火古树归你用,但你必须帮我炼器。”

“这不错啊。”王离下意识的点头,但旋即又觉得不对,“呵呵道友,该不会挨揍我来,好东西你拿去。到时候我弄得云笈洞天一团糟,结果我被揍死了,你就独享这天火古树,更何况你们华阳宗之前是实力不济,但现在通惠老祖成就元婴,你们通惠老祖不自己去要,要你伙同我去偷?”

“我们通惠老祖去要,就变成我们通惠老祖仗势凌人了,更何况现在天火古树已经坐实了归云笈洞天,有道例约束之下,要想凭借强力抢回来是不太可能的,反而很容易导致我们华阳宗被镇压。”何灵秀一副王离你是猪才想不明白的神情,鄙夷道:“你去就不一样,小辈之间

互相挑衅是很寻常的事情,若是云笈洞天借势欺负你,你正好装个弱者,到时候他们自己引发了天劫,天劫之中损失了天火古树,那又能怪得了谁?”

王离无语道:“那不就怪个我呗?”

“那他们在自己的山门仗势欺负你,结果引发天劫,自己蒙受损失,还能公然砍杀你不成?”何灵秀早已习惯了王离的对话鬼才,她也只是鄙夷的笑笑,“云笈洞天也只有一名元婴修士,而且也是进阶元婴不久,若是那名元婴修士亲自动手对付你,那我自然也可以让通惠老祖帮忙,更何况只有最平庸的修士才不懂得利用手头的资源,你是姜脸黑的哥,若是云笈洞天因为你和小辈之争,动用到金丹七八层的修士,甚至元婴修士来追杀你,他们黑天圣地难道不管,姜脸黑可是拍着胸脯保你无事的,区区一个云笈洞天对于黑天圣地算什么,现在就是看你要不要这株天火古树!”

“对啊,我怎么老忘记,我是姜脸黑她哥!”

王离顿时觉得自己腰杆子硬了,“怎么不要,我现在就缺一个帮我承担天劫炸一炸的地方了,更何况长久来看,肯定要一口顶级的炼器炉啊。”

“我这是为你好。你要想不早夭,要想走出自己的道,就必须全方面准备,要不断累积自己的底蕴,这样才能在今后的每个阶段都碾压任何洲域的同阶修士。这东方边缘四洲算什么?东方边缘四洲的天才修士,出去就往往是被碾压的份。”何灵秀说道。

王离看着何灵秀,惊为天人,“呵呵道友,一个公报私仇,借刀杀人的事情,你能说得如此清新脱俗,也真是不容易啊。”

李道七此时和两人离得很近,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也猜得出两个人在暗中商议事情,于是他便忍不住道:“王师弟,何道友,你们在说什么,带个我呗?”

看着李道七此时一脸谄媚巴结的样子,王离倒是有些同情了,道:“现在有个仗势欺人的事情可以带你做一做,师兄我们玄天宗积弱,这么多年也委屈你了,肯定都没有尝过仗势欺人的滋味吧。”

但让王离没有想到的是,李道七下意识的就回道:“没有啊,师弟,以前仗势欺人的事情我们经常做啊,我们玄天三十一峰以前不就经常仗势欺人欺负一下孤峰…真的是对不住师弟了啊,幸好师弟以德报怨。”

“.…..?”王离无语。

敢情以前从来没有享受过仗势欺人滋味的就只有自己啊?

“去哪里仗势欺人?”李道七兴致勃勃,“去含光洞天吗?”

何灵秀急着将生米煮成熟饭,她丝毫没有废话,“去火雀洲,云笈洞天。”

“王离没有返回玄天宗?”

“他是要去哪里?”

即便竹山湖盛会已然散去,但李道七驾着的这一叶法舟却自然时刻吸引小玉洲修士的注意力。

“火雀洲!李道七架舟一直到了可以连通火雀洲的传送法阵!”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三章 任重而道远(第二更)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