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好快的墙头草(第一更)

高手寂寞。

寂寞高手。

王离不胜唏嘘。

竹山湖周遭的摆摊大会都摆得差不多了,之前让苏扶摇等人帮忙交易的灵骨也都已经交易出去。

遥想孤峰清点白骨洲的收获还近在眼前,现在却是已经可以等着新一轮的收获了。

那些修士送来的礼,再加上这些灵骨交换的所得,肯定又是一笔惊人的财富啊。

更何况他的信徒还在不断的增长,他现在自己不炼化灵砂修行,都好像有七八个王离在不断炼化灵砂修行。

许久没有出现新的挑战者。

就连帮他送传功玉符的圆脸女修安歌都回来了。

苏扶摇和安歌等人也觉得恐怕不会有新的挑战者出现了。

毕竟修真界从不缺战力惊人的天才,但有谁能够像王离一样,在炼气期就给诸多的修士传道解惑?

他们不知道中神洲有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天才,但可以肯定的是,东方边缘四洲的历史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物。

看着王离有些无聊的模样,苏扶摇和安歌上前,苏扶摇轻声却恳切的说道:“王道友,方才有不少修士传话过来,想你说上两句戒勉的话。你如皓月在天,你随便说上两句,或许便能激励诸多在困境之中挣扎的东方边缘四洲修士。”

王离一怔,脑海之中下意识就出现了“我不服”三字。

若是要他说,他最想说的,当然就是这三个字。

但他理智尚存,他若是出口这三个字,便真的是太不给三圣面子,距离早夭就更近了。

他脑海之中出现三圣,便只恨这言不能言的现状,只觉得那真是三坨狗屎。

“狗屎!狗屎!狗屎!”

他便忍不住出声。

“狗屎,狗屎,狗屎?”

苏扶摇疑惑,他重复王离的话语,声音传了出去。

“你就算不知道说什么,也不要随口说狗屎好不好?”何灵秀鄙夷的传音道。

但让她想不到的是,就在此时,竹山湖周围的修士就像是吃了大补的灵药一样,瞬间就振奋起来,瞬间 “狗屎、狗屎、狗屎”的叫声响彻天地。

王离都惊了,难道这些信徒都能直接听得到他的心声,能够感受他的感受?

并非人人是智者。

还是有不少修士和王离一样疑惑不解的。

他们忍不住问身旁大喊这三句口号的修士,“恕我愚钝,道友,王圣师连说这三句狗屎是什么意思?”

“还不简单?”

那名狂热的呼喊口号的修士振奋道:“若无志气,和一坨狗屎又有什么区别!既已落谷底,和狗屎无异,那为何还不能有豁出去的勇气?若混吃等死,还不如吃狗屎!”

“原来如此!”疑惑不解的修士顿时豁然开朗,热血沸腾,“王圣师之前连连以狗屎状法宝对敌,原来那时就已有深意。不错,修士自修行开始,便是逆天而行,若无逆天之勇气,不懂抗争而蜷缩于地,和狗屎又有何区别!”

“不错,王圣师便是要我等修士奋起,跟上他的脚步,视眼前一切难事为狗屎。

”一名修士近乎咆哮,“原先一切让我们畏惧退缩之事,都是狗屎而已!”

“狗屎!狗屎!狗屎!”

在这些解读之下,这三声口号震荡天地,风云sè变。

李道七被震得浑身颤抖,他激越万分,同时也羞愧万分,“我之前在玄天三十一峰,真犹如狗屎!或者说,玄天三十一峰,皆是狗屎!”

唯有王离和何灵秀面面相觑。

王离心想这世道是怎么了?

我明明只是想到三圣,暗骂了三圣三声狗屎,明明名言警句我还没有说呢!

我们东方边缘四洲各宗门修士的脑补也补得太厉害了吧?

这都能强行解读,弄得我自己都快信了。

我明明是想说,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从苦寒来啊啥的。

何灵秀也是无语。

她觉得…大约,或许,王离应该逃不过狗屎真人的尊号了吧?

……

等到竹山湖畔这响彻天地的口号终于停歇,数个时辰之后,有消息传来,万罗天宗的云青画出声,“我无比敬佩王离道友,我愿为王离道友执戈卫道!要想挑战王道友者,先过我云青画这一关。”

这消息传来,竹山湖周遭又是轰动。

竟然已经出现护道者!

要知道在修真界之中,往往只有真正的道子,甚至是有极大希望走出自己的道的圣子,身边才有可能出现护道者!

护道者是要以自身的战力,护卫他认定的道子、圣子前行,直至自己生命终结,或者他护卫的道子、圣子真正走出自己的大道。

云青画也是整个东方边缘四洲最为杰出的天才修士之一,据说他已经筑基六层,如此的惊才绝艳,却竟然直接发声,要成为王离的护道者。

“竟然能够到如此脑残的份上?”何灵秀听到这样的消息,都怀疑这东方边缘四洲的天道法则是不是都已经崩坏了。

王离虽然行事其实并不嚣张,很想低调,但被推倒风头浪尖,很容易早夭。

这种和王离素未谋面的天才修士,竟然直接喊出要为王离护道,岂不是也想直接早夭?

是不是脑子有病?

她不知道的是,云青画这个时候也是欲哭无泪。

他哪里知道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当日沈莉前来和他做交易,他性致勃勃的就答应了。

筑基六层对付一个炼气八层的修士,还不是手到擒来?

但现在,明显不是这回事啊。

他只觉得被沈莉坑惨了。

就连薛沐年手持灭星古镜都不是王离的对手,他怎么可能是王离的对手!他恐怕会被打得屎都飞出来吧?

更何况他也不知道含光洞天那颗昊天金丹是包藏祸心,他只知道含光洞天都彻底怂了,王离只要炼化昊天金丹,那不是妥妥的筑基修士?那到时候不是随手都能捏死他?

更何况王离已经出声,筑基之日,就要沈莉去给李道七做侍妾。

沈莉这名含光洞天的女修睚眦必报,性格乖张暴戾,他虽然觉得玩弄这样的女修很有意思,但关键在于,保不准她请了自己之后,已经到

处宣扬,说不定很多人都知道,都传到王离的耳朵里去了。

就算现在没有传到王离的耳朵里,沈莉做了李道七的侍妾,要看李道七的脸sè生活,那说不定就直接和盘托出和自己的交易。那到时候王离还不对付自己?

王离连星河宗的厉害修士都敢直接杀死,难道还不敢杀自己?

云青画很有自知之明,万罗天宗早就觉得他迟早招惹祸事,都恨不得和他划清界限,说不定王离只要公开说要对付他,万罗天宗第一时间就反而把他绑了给王离送来。

想想那样的画面,都觉得凄惨和可怕。

他脑袋转得也够快,觉得以目前自己的状况,只能先公开发声,只能先表忠心了。

若非如此,他觉得以王离的嚣张程度,恐怕离了竹山湖就要直接杀到自己的洞府。

现在自己纳头便拜,整个东方边缘四洲全部知晓,王离当然也不可能再对付自己了。

他此时是万般无奈,觉得自己真的被沈莉坑得要死要活,但此时的沈莉,却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让我给李道七做侍妾?我侍他个头!”

“什么,云青画这头猪!言而无信,明明答应我杀死王离,现在竟然纳头便拜,真的是连礼义廉耻都不知道。”

沈莉听到消息传来,要她给王离做侍妾,她就已经歇斯底里,再听到云青画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她顿时气得有吐血的冲动,连连咆哮。

“吕师姐呢!她人在哪里,宗主都未发话,她凭什么直接答应王离,让我去给李道七做侍妾!”

“我要见宗主!”

“王离欺人太甚,宗主都已赐给他一颗昊天金丹,他竟然不依不饶,这是想骑在我们含光洞天头上么?”

她施展飞遁法宝,想要直接求见宗主余白锦,想要余白锦主持公道。

然而余白锦在宗主殿中大皱眉头,她看着身前的画幽真人周画幽,寒声道:“沈莉虽然修为进境还算不错,但这心性着实不行,等会你差人将她送去窥虫观直接面壁思过,不得我令不能出来!现在不能让她知道昊天金丹的真相,否则她到时候又志得意满,说不定走漏了消息,那王离弃这颗昊天残丹不用,反而浪费了你和我的一番算计。”

“不要再咆哮山门了!”数名含光洞天的修士很快出现在了沈莉的面前。

这几名修为远超沈莉的修士直接就制住了沈莉,押送至含光洞天专门责罚修士闭关所用的窥虫观。

这种道观内里如永恒黑夜,不得光亮,只有数个孔洞可以往外窥天。

“宗主的决定岂是你可以非议!你身为含光洞天真传弟子,咆哮山门,目无尊长,先闭关思过,等待发落。”

“什么!”沈莉浑身发抖起来,“怎么可能!我含光洞天怎么可能这么惧怕王离!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玄天宗修士,他…..”

“给我闭嘴!不然用狗屎堵住你的嘴!”一名含光洞天的修士冷冷的呵斥。

沈莉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但是毫无用处。

她被丢进黑漆漆的窥虫观中。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二章 好快的墙头草(第一更)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