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谁人不识君

声音还在清澜江上回荡,就见——

极远处天边,一头神骏非凡的火羽鹤破空而来,速度之快,宛如一道火焰闪电般。

火羽鹤上,坐着一名身着玄袍、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背负一口带鞘长剑,剑穗飘扬。

刹那间而已,一人一鹤破空而至。

远远一望,直似神仙人物般,让得楼船上不少人眸子一亮。

“是潜龙剑宗的使风流前辈!”

温玉冲激动大叫,神sè狂热,透着敬慕之sè。

使风流!

顿时,场中那些年轻男女皆倒吸凉气,全都露出恍然之sè。

这可是潜龙剑宗的副门主,一位早在多年前就名扬天下的陆地神仙,神龙见首不见尾,一如传说!

“这家伙就是使风流?”

苏奕一怔。

想起数天前,鸿济和尚所说的那番话。

此人原本是世俗中一名教书先生,却在青藤妖山中疑似被夺舍,从此踏上修行路。

而当初的吕东流、黎仓、廖韵柳三人,就是受此人指使,前往宝刹妖山深处,要灭杀自己。

却不曾想,这使风流却竟在此时出现了!

锵!

就见使风流刚一抵达,其背后剑鞘中,便有一口明晃晃的灵剑掠出,锋芒如雪,一斩而下。

剑吟激昂,剑气如霜雪,横空十丈!

哗啦~~

清澜江水流沸腾,那头老鼋庞大如山的身影一晃,竟是快如闪电般避开了这一剑。

轰!!

剑气斩落江面,直接劈开一道巨大的裂缝,乱流迸溅,直似雷音在激荡。

那等声势,看得楼船上众人皆震撼不已。

再看向火羽鹤上的使风流时,众人神sè间都已带上深深的敬畏。

还有那些个凡俗普通人,更是惶恐跪地,如拜神仙!

而魏贤也是因此获救,庆幸之余,激动叩首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看着一剑的力量,这疑似夺舍者的家伙,当在辟谷境中期,领悟一丝和水行有关的地阶上品剑意,比之大秦玄月观的黎昌宁要稍强一些。”

苏奕若有所思。

元道层次的剑意,分作“三阶九品”。

玄阶为最、天阶次之、地阶为末。

地阶上品剑意,已经算是初窥门径,有所造就。

而当初黎昌宁的剑意,可都还不曾入门,连品阶都谈不上。

从这一点来看,使风流便要稍胜一筹。

“道友,你不明青红皂白便对我出剑,是否太霸道了?”

远处江面上,老鼋震怒,声如闷雷滚荡。

“一头藏身在这清澜江之下的孽畜罢了,也配和我使某人称道友?”

火羽鹤上,使风流面露一丝不屑,眼神冰冷道,“念在你修行不易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乖乖束手就擒,去我潜龙剑宗看守山门,以此赎罪,否则,我现在便斩了你!”

声音沉凝淡漠,尽显修行者的睥睨风采,让楼船上不知多少人为之心折。

刚捡回一命的魏贤趁机大叫道:“孽畜,使前辈宽宏大量,才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我劝你最好还是按前辈所说去做,否则,今日这清澜江便是你的埋骨之地!”

众人都是一愣,这家伙的嘴巴……还真是闲不住啊……

“呵,这就是潜龙剑宗的行事风格?果然是蛮横不讲理。”

老鼋怒道,“你便是杀了我,今日我也不会低头,更不后悔今日所做之事!”

使风流眉头皱起,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何事?”

温玉冲见此机会,当即说道:“启禀前辈,之前时候,这老鼋偷听我等谈话,因为魏贤说了一些对苏奕不利的话,这老鼋便大发雷霆,要将魏贤灭杀。”

“苏奕……”

使风流眸子一寒,如若炫亮闪电般,看向远处的老鼋,“你刚才是为苏奕打抱不平?”

老鼋毫无畏惧,声如雷霆:“苏奕大人何等人物,岂容那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诋毁和亵渎?”

锵!

使风流屈指一弹手中的灵剑,神sè淡漠冷酷,“我本打算给你这孽畜一个洗心革面的机会,可现在看来,已没有这个必要了。”

他衣袂飘舞,身上有凌厉如锋刃般的气势冲霄,令附近虚空都产生一阵阵哀鸣之音。

而在其手中,灵剑清吟,光影流转,明显是要出手的打算。

“怕你不成?”

老鼋一副豁出去的姿态,隆隆咆哮,一身妖气汹涌澎湃,偌大的江面,都被搅乱,浊浪排空,轰鸣不休。

“不知死活!”

使风流冷笑,正欲挥剑。

就在此时,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你也算是潜龙剑宗的副门主,去欺负一只小乌龟,不觉得丢人现眼?”

使风流霍然扭头,眸子如利刃般看过去,登时就看到,楼船顶部的玉兰前,立着一个青袍少年。

“小家伙,你这是在训斥我使某人?”

他浑身威势慑人。

此刻,苏奕身边的众人皆哗然,难以置信,这家伙疯了吗,怎敢这般和使风流大人说话?

一些人更下意识拉开了和苏奕的距离,唯恐被使风流误会是和苏奕一伙的。

而这时候,傅清远和谷采凝已惊得头皮发麻,连他们两个都没想到,此时此刻,苏奕敢对使风流这等不敬。

谷采凝第一时间训斥道:“公子,你怎地又犯糊涂了!”

说着她转身歉然朝使风流见礼道:“前辈,我这位朋友他……”

无疑,这清秀妍丽的少女是一片好心。

换做其他时候,苏奕倒也一笑置之,不予理会,可现在,又哪能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

不等说完,苏奕就打断道:“不必和他解释,借此机会,我正好有一笔账要和此人算一算。”

谷采凝:“……”

众人:“……”

和潜龙剑宗陆地神仙使风流算账!?

这家伙绝对是疯了!

“你……要找我算账?”

使风流也似很诧异,不敢相信似的。

苏奕淡然道:“当初,派吕东流等人去对付我苏某人的,难道不是你使风流?”

使风流瞳孔骤然一缩,浑身气势骤然暴涨一大截,冷冷道:“苏奕!原来是你!”

“什么?您……您就是苏奕大人?”

远处,早已看淡生死,打算豁出去性命厮杀的老鼋,也愣住了,似难以置信。

苏奕!!

这个名字直似惊雷般,让楼船上那些年轻男女全傻眼了,一个个如遭雷击。

之前时候,他们还在高谈阔论,评议苏奕过往种种事迹。

谁能想到,那被他们视作不是一个世界之人的苏奕,却竟就一直在他们眼皮底下?

“这……”

温玉冲只觉一股寒意直冲天灵盖,手脚冰凉。

之前在宴饮时,他言辞之间可并无对苏奕的尊重,并且还扬言,当苏奕抵达玉京城后,便将遭遇灭顶之灾。

“我去你娘的贼老天!这不是坑我吗!!”

魏贤都差点崩溃,整个人不好了。

之前的宴饮上,他还曾轻蔑嗤笑苏奕孤陋寡闻,还曾肆无忌惮地诋毁苏奕名誉。

也因为这件事,差点被那老鼋一口吞掉,好不容易获救了,谁曾想……

正主就活生生地在眼前!

这一瞬,魏贤郁闷到差点吐血。

“你……你……”

谷采凝也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打破脑袋她也没想到,这在路上被她和师兄从一个蟊贼手下所救的,竟会是这样一个恐怖存在!

不对!

他们根本不是去救命,而是主动去帮忙,结果,还让那蟊贼给逃走了……

再想到这一路上,她和师兄对苏奕的那些照顾,谷采凝内心忽地涌起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傅清远也有类似的想法,脸sè很精彩。

苏奕轻声道:“我之所以不告诉你们名字,就是不想让你们牵连到和我有关的事情中,不过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说着,他凌空迈步,凭虚而起,深邃的眸看向远处的使风流,淡然道:“使风流,可敢在这清澜江上一决?”

声传天地。

那孑然独立,出尘绝俗的身影,让得全场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无不为之震撼。

这苏奕,果然如传闻中那般无所忌惮,连使风流都不放在眼中!

远处,老鼋更是激动得哇哇大叫:“原来真的是苏奕大人,太好了,终于见到您的真容了!”

这活了三百余年的老鼋,此刻就像苏奕狂热的拥趸似的,完全可以用不理智来形容。

“哼!”

使风流脸sè冰冷,“想和我使某人一决?先活过五月初四再说吧,我使某人还不会蠢到在此时去当苏弘礼的枪!”

话语虽不屑,可却是拒绝和苏奕一战。

“至于你这孽畜,改天我再来取你性命!”

使风流目光又瞥了一眼远处的老猿,冷冷撂下一句话,便驾驭火羽鹤转身要离开。

这一下,谁都看出,这位潜龙剑宗的副门主,并不想在这清澜江上和苏奕一决!

并且,他似乎还担心被苏奕阻拦,说完就走,直接放弃了对付那一头老鼋的念头。

无疑,对他而言,苏奕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大敌!

否则,断不会就这般离开了。

可苏奕岂可能那般轻易放任其离开?

就见他袖袍翻飞,撮手为剑,隔空斩出。

唰!

一道漆黑如墨的剑气,凌空而起,遥遥斩向远处火羽鹤上的使风流。

——

ps:明天的更新延迟到中午12点~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一十一章 谁人不识君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