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我有一剑斩块垒

为何陆地神仙可借用天地之势?

核心就在拥有神念上!

神念掠空,可感知天地元力的分布,再以自身道行为引,施展秘术,便可夺取天地周虚之力,以自身道行御用之!

这也是凡俗武者和修士的区别。

苏奕虽瞧不上这等投机取巧的手段,但脸上终究露出几分认真之sè。

哗啦啦~

苏奕舒展身体。

顿时,从他体内传出炉鼎轰鸣般的声音,一身肌肤弥散毫光,道韵流转,晶莹剔透。

而澎湃的真元,更是脱离体外,把方圆十丈内的气流压迫扩散,浩荡的神念,透体而出,静心感应天地大势的变化。

自修为突破至宗师三重境后,苏奕的神念已能感应到六十丈范围的距离,且凝练纯净,坚韧无比。

那等品相,足以让元道修士羞愧到无地自容。

这来自“他化自在经”的磨炼!

黎昌宁纵然再厉害,恐怕也根本想不到,苏奕这等凡俗宗师境的少年,竟会拥有只有元道修士才能够拥有的神念!

而这,也正是苏奕敢于和陆地神仙对峙,有恃无恐的资本!

“去!”

远处,黎昌宁驾驭周虚,以神念催动归元剑,当空一斩。

轰!

他所凝聚的八方天地之势,如若找到泄洪口般,顿时在归元剑的一斩之力下,化作狂暴的剑气洪流,向苏奕冲去。

这股剑气洪流之浩瀚,远远超过所有人想象。

虚空被搅动,掀起无数风暴随行,而剑气所过,现出一道长达数十丈的巨大裂痕,蔚为壮观。

一剑之下,直似将虚空以蛮力碾开!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头皮发麻,目瞪口呆。

“好!”

见此,苏奕兀自双手空空,纵身而起,云淡风轻一拳打出。

刹那间,无边宏大的真元,从他体内狂涌而出,无尽金光照彻天宇,整个人化作一颗金sè的流星,一拳打向那浩浩荡荡的剑气洪流。

轰隆!

天崩地裂般,肉眼可见,苏奕的拳劲,仅仅支撑几个呼吸,便被那剑气洪流狠狠碾碎。

而后,他身影被震得一路后退,在虚空中倒退出数十丈距离,才勉强止住身形,将那剑气洪流化解。

其一身气血翻腾,略显狼狈。

而虚空中,则拉出了一道长达百丈的巨大裂痕。

一剑之威,破虚空百丈!

这也是开战以来,苏奕第一次被击退。

“师叔此剑,妙不可言!”

游星霖再忍不住内心的狂喜,大叫出声。

“这就是真正的陆地神仙之威!我辈苦苦求索武道,为的不就是掌控这样的力量,一跃从凡俗之躯超脱吗?”

石澜山心潮澎湃,情难自禁。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就见苏奕站稳身影后,却淡然道:

“没用的,你神念孱弱,又施展自损道行的秘术,强行借用天地之力,时间久了,必反受其害。”

说到这,苏奕一阵摇头,“更何况,你操纵天地元气的手法,也过于粗糙,白白浪费了那般力量。”

真正的元道修士出手厮杀,核心还是看各自的道行、道法、法宝、以及战斗手段。

虽然大家都能操控天地元气

,可谁都清楚,这么做弊端太多,一是速度慢,二是力量分散,三是会加剧自身修为的消耗,四是这终究是“借力”,驾驭天地力量时,极容易遭受反噬。

而真正的修士之战,厮杀往往最忌讳这些。

黎昌宁驾驭的天地力量再强,可时间一久,根本不必苏奕动手,他自己就会体力衰竭,陷入虚弱处境中。

黎昌宁显然也清楚这些,根本不废话,抓紧一切时间出手。

轰!轰!轰!

一道道雷电,被他从空中引动,裹挟在归元剑之下,轰向苏奕。

那等威能,直似天公发怒。

随便一道雷电落下,都能轰杀先天武宗人物。

可在苏奕的神念感知中,这一道道雷电,虽毁灭气息惊人,却杂乱无度,毫无章法可言。

他纵身闪烁,行走在攻击最薄弱处,当避无可避时,便挥拳打出,虽屡次被震退,却毫发无损。

从远处观望。

黎昌宁就像一个操纵天威的神祇,御用周虚元气,剑气如狂暴洪流,声势惊人,可惜……打不到人。

反倒是苏奕在那可怖的攻伐之下,身影一次次不断逼近黎昌宁,就如刀尖上起舞,凶险到极致,却每每能化险为夷。

这一幕幕,看得不知多少惊呼声响起。

很快,苏奕就感到有些无聊了。

“如你仅仅如此能耐,现在便可分胜负了。”

苏奕淡然开口。

黎昌宁微微一怔。

锵!

就听清冽低沉的剑吟响彻,一柄幽暗如夜sè般的灵剑出现在苏奕右手中,剑身隐约有一只凶禽振翅的影子浮现,平添一份凶厉慑人的气息。

玄吾剑!

此剑一出,苏奕气势骤变,浑身凌厉,似撕破苍穹的一抹锋芒,而其眸子中,则冷静如雪,古井不波。

自开战以来,他不曾出剑,谁又能知道,前世的他,是以剑道震天下,以一剑称尊大荒九州?

犹记当初,世人皆称他为“玄钧剑主”。

可苏奕,一直视自己为大道之上一剑修!

“我也修剑道,黎昌宁,你可敢一观?”

苏奕冷眸如电,疏狂不羁,如若谪仙傲世。

“有何不敢?”

黎昌宁冷笑一声,猛地深呼吸一口气,猛地将手中归元剑在虚空一顿。

轰!

就见虚空之中,飞出无数道长达三尺的剑气。这些剑气不断汲取天地周虚之力,刹那间,竟化作八百道之多。

八百剑气冲入半空中,布下一个巨大的剑阵。

“我这剑阵,御天地之力,以气驭剑,故曰八百剑阵!不知能否入得了道友法眼?”

黎昌宁长啸开口。

此刻的他,一口气凝练八百道剑气,操纵天地元力化为剑阵,那等消耗,让他也禁不住一阵急促喘息,胸口剧烈鼓动,发丝之间直冒热雾,那是被蒸发的汗水。

“借来的力量,就不必再丢人现眼了。”

苏奕哂笑,屈指弹剑,踏步凌空而来。

“去!”

八百剑气所化的剑阵,齐齐嗡鸣,如狂风暴雨般,瞬间向苏奕射去。

全场sè变。

这八百道剑气,每一道都可以轻易灭杀先天武宗,带着浩浩荡荡的天地元气,八百道一同射

出,直似将天地都戳成蜂窝,无匹凌厉的寒芒,漫天都是。

从远处看,直似八百剑气所化的大军,碾压天地而去。

那等威势,恐怖无边!

面对这等一击——

苏奕眸子中锋芒一闪,没有犹豫,猛地纵剑而起,于虚空中斩出一剑。

唰!

一挂千丈金sè剑气掠起,一股凌杀无边的剑势也是在其中爆绽而开。

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此剑一出,可斩天、斩地、亦可斩心中块垒!

那是一种藐视天地一切的剑势,是一种天压地禁,万物横阻,我自一剑破之的大气魄。

一剑分开生死路,一剑斩尽不平意!

这一剑,名唤“斩块垒”。

六大剑势的最后一招。

取“我有一剑斩块垒,呼出一生快哉风”之意。

当此剑横空斩出——

嘭!嘭!嘭!

周虚沸腾,那呼啸而来的八百剑气所裹挟的天地元力,骤然间如失去控制般,纷纷在半空中溃散,土崩瓦解。

与此同时,黎昌宁发出吃痛闷哼,面露骇然。

苏奕这一剑,竟一瞬斩断了他的神念和天地元力之间的感应联系,也让得他失去了驾驭天地之威的力量!

而后,惊天动地的轰鸣中,就见苏奕那一剑之下,那浩浩荡荡呼啸而来的八百剑气,皆如若易碎的琉璃,被横扫一空。

砰砰砰砰!

密集的爆鸣响起,剑气爆碎时,像八百朵烟火爆绽在虚空中,极尽璀璨绚烂。

这八百剑阵,对苏奕来说,就如土鸡瓦狗般,不敌一剑之威!

当苏奕这一剑斩落在地,直似地震般,地面出现一道百丈长的沟壑,笔直如尺子画出般,兀自残留着毁灭般的气息。

全场骇然,皆为之失声。

就是游星霖、石澜山之辈,也失魂落魄,呆滞在那。

这一剑……

好恐怖!!

虽只是远远观望,却直似斩在人心上,将心神的堡垒劈碎,让得恐惧、绝望、惘然的情绪如山崩海啸般涌出。

锵!

烟尘弥漫,天地动荡中,苏奕淡然而问:“黎昌宁,此剑如何?”

远处,黎昌宁默然。

他披头散发,衣衫破损,脸sè煞白透明,浑身气息更是如急速褪去的潮水,不断衰弱……

整个人仿似一下子苍老无数岁。

半响,他转动脖颈,艰难抬眼看向苏奕,声音沙哑:

“黎某修剑至今四十九载,入陆地神仙之境、悟腾蛟剑意、御天地之势,自诩当世之辈,可与敌者,当为同境之巨擘,亦或境界更高之辈,不曾想,今日这一剑,却给黎某敲了一记丧钟……”

黎昌宁长声一叹,神sè复杂,有钦佩,有不甘,有苦涩,“杀人亦杀心,这等一剑,让黎某纵有万千不甘,又如何能不叹服?”

那喟然萧索的声音还在天地间,他瘦削的身影上,生机竟悄然流逝,在虚空中仰天栽倒,坠落大地之上。

这位来自大秦玄月观的陆地神仙,就此陨落!

——

ps:感谢“寿司大熊”等童鞋的打赏月票~

这是第四更,今晚还有第五更,不过会很晚很晚,等不及的童鞋,明天睡醒再看~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二章 我有一剑斩块垒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