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又一个腰子

凌七根本不管这两根解仙藤的粗根,这两根解仙藤的粗根不管如何撕扯,都无法破开他身外的那层鳞甲,根本无法将他直接撕成两半。

慕余口中喷出的那道血光却是威力不俗,它激射到凌七面前时,却是化成一个扁扁的血红sè蟠桃。

砰的一声闷响。

凌七身前的三根青sè骨笛全部崩碎,他整个身体也被打得倒飞出去,就连脚下两根解仙藤的粗根也捆缚不住,在他的脚上绷断。

“死!”

韩耀厉吼。

那颗脸上稀烂的飞头又是跟上猛烈的一喷,一道异常绚丽的绿光狠狠冲击在凌七的胸口,此次凌七身外的鳞甲终于到了所能承受的极限,如瓷器碎裂般从他的身上片片崩飞出来。

“这个扁桃威力不错。”

王离的赞叹让叶九月等人忍不住又是苦笑。

他们只是缺少行走修真界的经验,并不是笨蛋,经过王离的点醒之后,他们回想起来隐约也觉得慕余和韩耀委实不太厚道,若是方才叶九月祭出那本命蛊虫时,慕余和韩耀直接就手段尽出,或许此时也不会如此被动。

慕余和韩耀一开始明显还是误判了这名绝修的难缠程度。

不过即便如此,王离此时的模样还是有点太贱了的感觉。

感觉要是给王离配一把瓜子或是配一个瓜,他的模样就和真正的看大戏没什么区别了。

“唰!”

凌七身上的鳞甲虽然崩碎,但随即他自己双手捏碎了两片洁白的骨符,一片寒潮以他为中心爆发。

那颗飞头和延伸过去的解仙藤瞬间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寒霜。

王离忍不住摇头。

他发现凌七这种法器战士比起那种纯粹境界碾压的修士更能令人无奈和绝望。

面对那种纯粹境界凌驾于自己的修士,如果被不断压制,那也是输得心服口服,但这种纯粹依靠数量惊人的法器消耗和压制,却真的太打击人,很容易让和他对战的修士控制不住情绪。

很明显现在的慕余都已经控制不住情绪了。

“还不死?”

她身上灵气剧烈的波动,就连她的头发都震得散乱,就像是无数小蛇在她的脑后涌动。

她是真的有点抓狂了。

“你这小辈,我!”

她和韩耀之前每次出手似乎都很习惯的喊“杀”,如此好像更显气势和更加激发他们的战意,但此时她却是喊杀都喊不起来。

唰!

她的身前血光迸射。

一股疯狂的杀意和暴戾的气息如潮水一般扩散开来。

“又一个腰子!”

“叶道友,你看,我没有说错吧,她都还有一个腰子没祭出来,怎么可能算是手段尽出了。”

“那后面的十颗圆珠又是什么意思?十星连珠?”

一轮血月首先升腾起来时,王离十分振奋,很是得意的对着叶九月等人说道。

叶九月等人又是无言以对时,那轮血月后方,却是又接连出现了十颗圆滚滚的血星。

这轮血月和十颗圆滚滚的血星一同升腾,血光连成一体,滔天的威势比方才韩耀的那轮血月强出许多。

“你们这些人,若是我们此举无法杀死他,那你们也等死吧!”

韩耀也发疯般咆哮起来。

他身前散发出更为可怖的灵气波动。

王离和何灵秀的眼睛瞬间眯起。

那个奇特的丹炉终于再次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唰!

一股令人悚然的气机爆发。

那轮血月和十颗圆滚滚的血星散发的威能都还未真正的触及凌七的身周,两股丹光就像是两道无视空间的神则直接扫在凌七的身上。

这两道丹光形成了一龙一虎的光影,直接将凌七身外亮起的所有光华击碎。

唰!

虚空再次震动,血月和十颗圆滚滚的血星泼洒的血光不断的冲击在凌七的身上。

“你助我一臂之力,我看能否直接抓摄此人的那件灵宝。”

何灵秀急促的声音在王离的耳廓之中响起,“若是不行,你看是否能够乘机偷袭此人,将他重创或是杀死。”

轰!

凌七的身体被狠狠镇压在地,他的身上涌起一团金sè的焰光,但依旧无法和冲击到他身上的血光抗衡。

这团金sè焰光瞬间被击破,他的身外空气不断的爆炸,他的身体都似乎要裂开,肌肤之中飞洒出颗颗晶莹的鲜血。

何灵秀的目光剧烈一闪。

一道黑sè的火光此时突然从地下涌起,出现在凌七的身前。

这道火光直接凝成一只漆黑鬼爪模样,凝成的刹那便顺势一抓,竟是从凌七的法衣之中抓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白sè丹炉。

“煞火鬼爪!”

王离原本微眯的眼睛瞬间瞪得极大。

这很显然就是他传授给何灵秀的那地肺山法门。

他之前动用了一次,威力极小,但现在在何灵秀的手中,却是威力不知道大了多少,竟是瞬间就破开那些溃散的威能。

而且他也没有想到,这种法门竟然还能这样用。

这种真火凝成的鬼爪,竟然还能像真正的掌指一样,直接将那件灵宝抓出来。

他反应也是极快,脑海之中这些念头电闪之间,嗤的一声裂响,一道玄天剑罡也已经势如雷霆的激飞出去,直刺凌七的额头。

凌七连连咳血。

他体内的法衣此时自动浮现出七片深青sè的灵骨,在他身外化为一龟一蛇的两道灵光。

这两道灵光抵挡住了不断冲击他身体的血光,但即便如此,他此时脸sè也是彻底的变了。

不知为何,他只觉得王离此时这一道剑罡之中似乎藏匿着某种他感知不出的致命危险。

他的双手在地上一按,身体往上飞起的同时,衣袖之中又是飞起两道灵光,又变成了两只异常凶猛的青狮。

这两只青狮同时朝着王离的这道剑罡扑去,但是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王离的这一道剑罡骤然一转,却是转了个弯,就像是有人凭空一揽般,剑罡横击在了那个拳头大小的白sè丹炉上。

啪的一声震响。

那个白sè丹炉如流星般朝着王离和何灵秀激飞而至。

何灵秀狂喜。

她不知道凌七之所以做出如此反应,只是因为感知到剑罡之中莫名的危险,她只是觉得王离太过机智,竟然能将剑罡如此活用。

王离的斗法经验极为丰富,他剑罡飞起的刹那,身体就已经飞掠出去。

此时他在空中拖出道道残影,一股真元从他的手中飞出,已经接住这白sè丹炉。

王离心中也是狂喜,他真元卷摄住这白sè丹炉,都已经感觉到白sè丹炉之中的确有火焰涌动,似乎在下一刹那,他都已经可以直接调用这丹炉之中的火焰。

轰!

但也就在此时,这口白sè丹炉通体巨震,一股磅礴的大力牵引着它,将王离的真元震脱。

王离骇然,大股大股的真元不断包裹上去,硬生生扯住这不受控制的丹炉。

然而一股可怖的杀机似乎从丹炉之中升起,就像是要彻底将他的神识抹灭一般,朝着他席卷而来。

王离悚然一惊。

也就在这一刹那,那白sè丹炉硬生生挣脱了他真元的束缚,嗖的一声朝着高空飞出,变成了空中的一点白光。

轰!

凌七整个人也如同被一块炸飞的顽石一般激飞上天。

他整个人身上鲜血飞洒,整个身体就像是要随时裂开,但却又能够始终勉强维系住身体不溃。

韩耀的那颗飞头疯狂的追在他身后,口中惨绿的光焰不断的喷吐,但凌七的去势反而越来越快。

顷刻间和那道白光一起消失在上方的云层之中。

“啊!”

突然之间韩耀一声凄厉的大叫。

他脸上的肌肤反而裂开数道。

轰!

恶障灵毒翻卷的乌云被轰开一块,那颗飞头如陨石般坠落,整颗头颅不知被凌七用什么威能所击,已经破烂得似乎无法是控制。

“就这样被跑了?”

“他这就真的是跑了吧?”

王离懊恼得有点捶胸顿足,他只觉得煮熟的鸭子都从手里飞走了。

但也就在此时,他的身体突然一僵,他感到了自己体内好像有点不对。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一章 又一个腰子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