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威慑

看戏?

在座众人皆意识到,萧仲瀛话中有话!

“族长的意思是,玉京城苏家的力量早已做足了准备,只要那苏奕敢出现在白州,便必死无疑?”

有人禁不住问。

萧仲瀛淡然道:“苏奕会不会死,我可不清楚,我只知道,现如今摩云王石澜山大人那边,早已枕戈待旦,只等苏奕此子出现!”

顿了顿,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诸位,那苏奕或许强大到可灭杀先天宗师,可玉京城苏家……可也不是吃素的!咱们啊……乐乐呵呵看戏就好。”

说着,他随手端起茶盏抿了一口,仪态悠闲。

“回禀族长,大小姐回来了,她……”

大殿外,一个扈从匆匆而来禀报,可不等说完,就被萧仲瀛打断。

“大小姐?哪个大小姐?”

萧仲瀛眉宇间浮现一抹冷意,故作疑惑,“我怎么不知道,咱们萧氏如今还有一个大小姐?”

在座那些大人物神sè都有些异样。

那扈从顿时惊慌,噗通跪地,颤声道:“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萧仲瀛淡然道:“你把话再说一遍。”

扈从深呼吸一口气,道:“回禀族长,宗族罪徒萧横秋之女萧紫堇回来了!”

萧仲瀛这才满意道:“不管如何,紫堇也是我堂侄女,身上流淌着萧家的血,她既然迷途知返,我自不会再苛责于她,你传我命令,将其禁足在‘冷石斋’便可。”

那扈从却慌张道:“族长,萧紫堇是带人闯进宗族的!”

在座众人皆一呆,带人闯回来?

这萧紫堇好大的胆子!

萧仲瀛眉头微皱,道:“她带了多少人,可曾将其拿下?”

扈从满头大汗,结结巴巴道:“和萧紫堇一起的有三人,一个是谢远山长老、一个是大宗师裴云渡,另一个则是一个面孔陌生的少年……”

刚说到这,萧仲瀛不禁哑然失笑,道:“我还当那丫头有多大能耐,却原来只带了这点人手。”

在座其他人也都笑了,谢远山?一个这些年来跟随在萧横秋身边的狗腿子罢了。

倒是裴云渡值得留意几分,可也仅此而已。

在萧氏的地盘上,别说他裴云渡,就是先天宗师来了,也得老老实实敛眉低头!

“庸峥。”

萧仲瀛随口吩咐道,“你带一些人去把他们擒过来,我要让他们皆跪在此地低头认罪。”

“是!”

当即,一个孔武有力的黑袍男子起身,转身而去。

列庸峥,宗师五重境顶尖高手,也是萧仲瀛身边的左膀右臂之一。

萧仲瀛一边饮茶,一边淡然开口道:“诸位,我们姑且等待片刻,谢远山不算什么,倒是这裴云渡……竟胆大到敢掺合咱们宗族的事情,这次必须给其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在座众人皆笑着附和起来。

可仅仅片刻后。

一阵仓惶嘈杂的叫声从远处湖畔上传来。

“不好了!大小姐带人杀过来了!”

“族长,大事不妙!”

“不——!”

那嘈杂的声音,还夹杂着一阵的惨叫,就是位于湖中央的吟风楼上,也听得清楚。

“发生了何事?”

吟风楼大殿内,萧仲瀛脸sè一沉,猛地长身而起,来到大殿外,凭栏远眺。

在座其他大人物,也都纷纷起身,跟了过去。

……

远处湖岸上,一片混乱。

萧家的护卫、族人、扈从

之流,皆仓惶逃窜,大呼小叫,面sè慌张。

而一群人,则径直朝吟风楼这边行来。

谢远山、裴云渡在前边开道,萧紫堇和苏奕跟随其后。

寥寥四人而已,却如入无人之境!

他们一路所过,那些萧家的强者根本不敢去阻拦。

原因就是,从苏奕他们进入萧家大门那一刻开始,这一路上不知多少人试图阻止,可无一例外,皆被裴云渡、谢远山击溃!

一路势如破竹。

远远地,当看到这一幕幕,萧仲瀛脸sèyīn沉无比,猛地发出一声暴喝:

“都退下,让他们过来!”

声如雷霆,在天地间扩散而开。

那些早已吓得惶恐不安的萧家强者皆如释重负似的,如潮水似的纷纷避开。

苏奕他们很顺利就来到了那一条通往湖中央吟风楼的白玉桥上。

而此时,萧仲瀛已带着一众大人物,来到了吟风楼一层大门前,一个个怒形于sè,眉宇间杀机萦绕。

“紫堇,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我本打算放你一马,不与你计较,可你却带人杀入宗族,其心可诛!”

萧仲瀛冷冷开口,话语森然。

紫堇深呼吸一口气,神sè平静道:“萧仲瀛,我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束手就擒,可免一死,否则,今日这吟风楼前,便是你们葬身之地!”

这番话语,让萧仲瀛等人怒极而笑,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你这小贱人,真是不知死活,就凭你身边的谢远山、裴云渡和……那个年轻人,就敢跟我等叫嚣?”

萧仲瀛神sèyīn沉,眸子杀机汹涌。

这时候,一个大人物忽地提醒道:“族长,有些不对劲,列庸峥不见了!”

萧仲瀛瞳孔微凝,目光一扫四周,的确没有看到列庸峥。

“不用找了,列庸峥已经死了。”

紫堇平静开口。

“什么!?”

萧仲瀛和那些萧家大人物皆是一惊,脸sè微变。

列庸峥可是宗师五重境存在!

搁在兰陵萧氏,也已是顶尖级的高手,可他怎地这般快就遭难了?

众人惊疑不定。

“裴云渡,是你做的?”

萧仲瀛目光一下子锁定裴云渡,浑身怒意和杀机迸发。

裴云渡摇头道:“裴某可没有这般大能耐。”

那会是谁?

萧仲瀛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看向了站在紫堇身边的苏奕身上。

无论是紫堇,还是谢远山,根本不可能是列庸峥的对手,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凶手是那陌生的青袍少年!

只是……

这年轻人身上的气息,明明只有宗师三重修为而已,又哪可能是列庸峥的对手?

就在萧仲瀛等人惊疑不定时,苏奕开口道:“和摩云王石澜山勾结,夺走你父亲族长职务的,就是那家伙?”

紫堇点头道:“正是。”

苏奕想了想,道:“是全杀了,还是活擒,告诉我你的决定便可。”

紫堇登时犹豫了。

远处萧仲瀛和身边那些大人物,按照辈分,皆是她的长辈,以前她父亲当族长时,这些人对她也极不错。

可残酷的是,剥夺她父亲族长之位,囚禁她爷爷萧天阙,打击她父亲这一派系族人的,同样是这些人。

这让她内心也无比纠结。

便在此时,萧仲瀛身边,一个灰发中年已忍不住冷笑起来:

“好狂妄的年轻人!你算什么东西,也

敢在我等面前大言不惭?”

其他人也都冷笑起来,全杀了或者活擒?

此等言语,何其嚣张!

“聒噪。”

苏奕瞥了那灰发中年一眼,屈指一弹。

一缕金sè剑气横空而起,如若闪电般,斩了过去。

“找死!”

灰发中年也是一位宗师境人物,搁在白州境内,威名并不弱于裴云渡。

当这一道剑气斩来,他厉喝一声,一拳砸出。

然而,就在众人错愕震骇的目光注视下,那金sè剑气如无坚不摧般,轻而易举破开灰发中年的拳势,将其头颅斩落。

噗!

头颅抛空,血喷如瀑。

无头尸体轰然倒地。

全场一寂。

萧仲瀛等人皆浑身一僵,手脚发凉。

轻描淡写一剑,杀宗师如杀鸡!!

只是,谁敢相信,这是出自一个宗师三重的少年之手?

“还没想好么?”

苏奕目光看向紫堇。

紫堇浑身一个激灵,道:“苏先生,只斩萧仲瀛便可,等我父亲和爷爷脱困,由他们来处置其他人便可。”

“也好。”

苏奕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

萧仲瀛身边,一个肥胖老者发出惊恐大叫,道:“我知道了,他……他是苏奕!!”

苏奕!

一个名字而已,可却似有魔力般,让萧仲瀛等人皆如遭雷击,浑身都是一哆嗦,只觉一股寒意从脊椎骨直冲天灵感,如坠冰窟。

怎么……是这家伙!??

刚才时候,他们还在议论从十方阁传来的消息,当时没有人在意这些,都等着看戏。

谁曾想,好戏还没有上演,苏奕这恐怖之极的年轻人,却竟杀到了他们面前!

这彻底吓到了萧家这些大人物,让得他们都懵了。

不是说摩云王石澜山早已准备好一切,只等苏奕前来,便会给予其致命打击?

怎么这苏奕却先跑来他们萧家了?

“你……你真的是苏奕?”

萧仲瀛犹自不敢相信般,瞪大眼睛。

“这世上,哪个不怕死的敢冒充苏公子?”

裴云渡冷笑开口。

“动手!快动手!!否则,我们统统得被清算,快!”

萧仲瀛犹如崩溃般,厉声长啸。

可尴尬的是,这一刻,他身边那些大人物却都迟疑了,没有一个敢动手。

人的名,树的影。

强大如吕东流那等潜龙剑宗的长老人物,都不敌苏奕,他们谁还敢动手?

若真去动手,又和以卵击石有什么区别?

“你们……”

萧仲瀛惊怒,整个人都差点疯掉。

最近一段时间,他执掌萧家大权,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声号令,无人敢不从。

可现在,他忽地发现,在苏奕的威势面前,自己那族长大权简直形同虚设!

噗!

苏奕出手了,一道剑气横空,斩落萧仲瀛的首级。

这位萧家的大长老,临死都带着浓浓的惘然和不甘。

全场死寂,落针可闻。

众人心绪翻腾。

权柄滔天又如何?

面对真正的实力,也挡不住一剑之威!

——

ps:还是说一下吧,最近生活中出了许多琐屑事情,严重影响码字工作,等过了这段时间,金鱼肯定继续补五更的。

还请诸君多担待~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六章 威慑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