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而今迈步从头越

灰殿里所有的灰衣修士来历成迷。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灰衣修士肯定不是来自同一个宗门。

王离遭遇的这些灰衣修士都还没有遇到一个用同宗法门的。

就是他无法和这些灰衣修士交流,他也不是那种修行了数百甚至上千年的老怪,他见识也不足,所以也无从知晓这些灰衣修士到底分别是出自什么宗门。

是出自现在的宗门,还是出自历史上有过的宗门。

现在倒好,他遭遇的灰衣修士之中,现在倒是确定了有一个用的是地肺山的法门。

“我也不知道这居然是地肺山宗的法门。”

他看着何灵秀苦笑道:“这恰好是我之前从一名修士的残躯身上所得,除了煞火鬼爪之外,他身上倒是还有别的法门。”

“你不要误解。”何灵秀看着他,淡淡的笑了笑,“我倒是不管你是如何得到这种法门,哪怕你是生擒了一名地肺山的修士,用搜神手段从他身上得到了这样的法门,也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华阳宗虽是地肺山分支,但现在从地肺山得不到任何好处,反而时常受地肺山的指使和压制。我问你怎么会这地肺山的法门,只是生怕地肺山的修士有在我华阳宗不知晓的情形下,在小玉洲暗中有什么谋划。”

“那你倒是多虑了,地肺山宗估计对我们小玉洲这种穷乡僻壤也不会有太大兴趣。”王离讪讪一笑,背心却是微汗。

其实他镇压灰衣修士,似乎和何灵秀所说的生擒一名地肺山修士,用搜神手段从他身上得到法门也没太大区别。

“那你还得到了什么法门?”何灵秀问道。

“还有地涌黑莲、恶火萤、追灵真火。”王离想了想,说道。

何灵秀虽然面上神sè纹丝不动,但心里真是麻麻痹。

她的确不在意王离到底是如何得到地肺山的法门,但加上那煞火鬼爪,一口气得到总共四门法门,其中连恶火萤和追灵真火这样的法门都有,这就实在让她有些受不了。

她的脑海之中甚至想起了吕神靓刑讯逼供王离的画面。

该不是吕神靓和王离真的抓住了一名地肺山的内门弟子,真的是刑讯逼供得到的吧?

若只是地肺山的外门弟子,身上也不会有这么多法门,若是地肺山的内门弟子乃至真传弟子,当然是在山门之中就已经参悟学习了这些法门,断然不会还带着记载功法的玉简和法符等物。

她深吸了一口气,硬生生将深印在她脑海之中的那些逼供画面剔除出脑海,然后异常简单干脆道:“先前四十一万灵砂,这四门加起来,可得一百七十万灵砂,一共两百一十一万灵砂。”

王离拍了拍手,道:“成交。”

“你这些法门现在无需直接传给我,等到我们出了白骨洲再说。”何灵秀看了一眼慕余和韩耀,“你也无须担心我不足灵砂支付与你,进入白骨洲之后,我会继续帮你寻找灵材,到时灵砂可以先用我那四成收益折算。”

“好!”王离也是没有什么废话的。

而且他看了一眼慕余和韩耀,也知道何灵秀是什么意思。

慕余此时的灵气波动已经渐渐平稳,应该她的自减修为即将完成。

他此时从那些灰衣修士身上得到的法门之中,还正好没有什么上佳的望气法门,但七宝古域之中的恶障灵毒是对筑基四层及筑基四层之上的修士有致命杀伤,那慕余应该会将她的修为压制在筑基三层。

此时韩耀身前的那一个丹炉内里的神光更是灿烂,其中游走的丹光除了九条金龙之外,还多了一道黑sè和一道紫sè的丹光,这两道丹光就像是两道很有弹性的活物一样在丹炉之中乱跳。

王离看着看着觉得玄奥不懂,又莫名有点遗憾。

他现在阅历还是严重不足。

有些东西看了也根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要是镇压那些灰衣修士不只是能够得到他们擅长的法门,要是还能够得到他们的见知就好了。

不过当这样的念头浮现在他心中时,他的面sè却又不由自主的一片肃然。

越是如此,似乎反而越是能够凸显出他体内那座灰殿的不凡。

因为修真界之中,其实几乎所有的修士都会很忌讳夺舍般搜刮敌人的神识,因为一些记忆和情绪,也会随之烙印在这名修士的神识感知之中。

这种就像是剥夺了对方人生的前因,往往在渡劫时就会化为心魔大劫的后果。

若是他多得了这些灰衣修士的人生画面,就像是真正融了许多灰衣修士的神识碎片在他的神识之中,那他将来恐怕有巨大的麻烦。

但现在他镇压这些灰衣修士,却似乎只是单纯获得这些修士的一些战斗经验和所修法门,这风险就小的很。

没有什么法宝能够十全十美。

但若是灰殿真的是法宝,现在体现出来的各种独特力量,便已经足够骇人。

一念至此,他便又忍不住传音给何灵秀,道:“呵呵道友,这慕道友和韩道友的法门感觉不是和尸植有关就是和死人头有关,终究有些骇人,其实以我和你所能,即便不能一次获得足够惊人的际遇,我们好好安生修行,一飞冲天也是迟早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到了七宝古域里面若是见势不妙,我们该直接逃遁还是直接逃遁。”

何灵秀现在是不知道王离的真正所想。

其实现在王离现在就想直接逃遁,但王离肯定慕余等人不会放任他直接走。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王离也希望和何灵秀结成长期合作的关系,毕竟修真界处处险恶,哪怕他现在有取之不尽的法术典籍宝库,但也未必纯粹靠卖卖法门就能安安稳稳获得足够灵砂。

修真界就是这样,除非躲在某一个地方根本不和修士接触,否则只要和修士接触就牵扯因果。

白骨洲有风险,别的地方也有风险。

只有不断在历炼之中获得足够的际遇,不断获得好处,才能真正的成为让其余修士无奈的存在。

何灵秀现在是只觉得王离还是看的不够长远,觉得王离还有些小家子气,赚了点灵砂就够了。

于是她便微嘲的笑了笑,道:“难道你害怕被他们炼成飞头?”

“那我当然怕,哪怕你被炼成飞头我也怕啊,别到时候半夜飞到我面前来找我聊天,吓死个人。”王离叹了口气,“而且我师姐还在等着我回去,我当然不能出什么意外。”

王离现在也是有些摸清了她的脾气。

他直觉只要谈到他师姐吕神靓,何灵秀既忌惮,又会有些同情心泛滥,就会更好说话。

他所料的不差。

何灵秀果然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道:“小心自然是要小心,只是此次已经惹上了绝修,所付出的代价已然太大,若不看看七宝古域里到底牵扯了什么样的大事,又岂能甘心?”

王离也不是死脑筋。

他也听得进别人的道理。

更何况何灵秀所说的也的确有道理。

若是七宝古域里有惊天的际遇,他们有得到的机会,结果提前就直接跑掉了,那日后得知的话,恐怕会后悔得无法解开心结,形成心魔都不一定。

“嗡!”

此时韩耀身前的那丹炉发出一声震鸣,接着丹光消隐,却是神光灿灿的丹炉被韩耀收了起来。

慕余面sè苍白,有些虚弱的样子。

但她的神情却依旧镇定自若。

她温和而很有自信的淡淡一笑,道:“我已可入七宝古域,王道友你们是否已经准备就绪?”

虽然已经自削修为,但她的这份气度,依旧远非寻常的筑基期修士所能比拟。

不过王离也是今非昔比。

万法皆通,前无古人的妖孽!

之前他虽然不服,但的确没有多少不服的本钱。

但现在,即便是对着那遥不可及的中神洲,他都有了叉腰一呼的豪气。

“走起!”

他看了一眼身侧的何灵秀,又看着前方翻滚不息的恶障灵毒,万分豪情的喊出这一声的同时,耳廓之中响起的,却是当年他师姐吕神靓响彻玄天宗的“我不服!”

看网友对 第九十九章 而今迈步从头越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