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恶毒剑罡

王离的发愣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可能也就一两个呼吸的时间,他突然感觉到有丝丝的元气从前方流淌过来,沁入了他的身体。

他的脸sè瞬间就变了。

那种流淌和沁入,是他无意识之中的直觉感受。

但当有元气真正沁入他身体的刹那,他感知清楚了,又是和那颗阵石一样的骇人事件。

他的肉身好像根本不受他控制一样,竟然似乎是在汲取恶障灵毒?

这种感知,让他的整个身体都僵硬了,几乎无法动弹。

之前他感觉到那颗玄煞石之中的元气和自身好像有种奇妙的感应,接下来玄煞石内里的元气好像直接就被莫名的抽离了出来,然后沁入了他的体内,又在他的身体里莫名的消失了。

眼下这情况几乎一模一样。

前方不远处的恶障灵毒竟然悄无声息的被抽引,在周围这些修士根本感知不到的情形下,竟然沁入了他的身体。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次他清晰的感觉到恶障灵毒进入了他的肉身之后,并未消失,而是丝丝缕缕的在他的身体里游走!

在整个身体僵硬了片刻之后,他才彻底回过神来,他极为震骇的发现,这恶障灵毒在他体内也根本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不利的影响,这些恶障灵毒竟也没有流向他体内的真元,反而是丝丝缕缕的全部流向他体内那白sè磨盘,接着从白sè磨盘之中流淌出来之后,竟是又朝着他体内的玄天剑罡流淌过去。

这些恶障灵毒,竟是和他的玄天剑罡结合了!

“……”

都没有什么言语能够形容此时王离的心情。

丝丝缕缕的玄天剑罡在他体内极为细小,又像是电光,又像是极薄的剑片,之前玄天剑罡的异状他也并未能够及时发现,但现在这些恶障灵毒和他的玄天剑罡相融之后,他终于清晰的看到,这一丝丝星光凝练而成的玄天剑罡的表面,竟似出现了一道道玄奥的花纹。

这花纹的sè泽和恶障灵毒相同,但边缘又闪耀着微弱的灰sè光芒。

他的双手不由得揪住了自己的头发。

他此时也很想和师姐吕神靓一样抓头发。

他体内的一切清醒意识都在提醒他,这就像是独特的灵气被熔炼到了玄天剑罡之中,就像是现在玄天宗的宗主得到了一块青木异源,正在炼化青木异源熔炼在玄天剑罡之中一样。

但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灵毒!

可以熔炼进玄天剑罡的灵物虽然也不少,但玄天宗任何典籍的记载之中,绝对不包括灵毒!

而且熔炼灵物进玄天剑罡,也是玄天道诀修炼到筑基期之上时才可以开始。

混乱!

他的思绪都混乱了。

直到何灵秀的声音响起,“你又怎么了,面sè如此难看?”

“没什么,只是这灵毒让我感觉很不舒服。”王离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

他心中哪怕万般觉得不合道理,但当何灵秀的这声音响起之后,他还是迅速冷静了下来。

他的玄天道诀从炼气第二层开始就本身诡异了。

到了炼气六层,灰殿出现之后,就更加不合理。

现在不管是体内那磨盘还是这玄天剑罡熔炼灵毒,肯定都和他这玄天道诀异变以及灰殿有关。

那现在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这恶障灵毒对他真的没有什么妨碍,而且似乎真的如同一种特殊的灵物熔炼在了他玄天剑罡之中。

那按照玄天宗的命名方式,他现在体内的这玄天剑罡,应该可以叫做恶障灵毒剑罡,或者恶玄剑罡,或者恶毒剑罡也行。

要不现在直接再进灰殿试试这剑罡到底威力如何?

除了这剑罡之外,他直觉自己的真元也要赶紧试一试。

因为真元的凝炼程度还在其次,主要是真元流动的速度快得有些离谱。那他现在无论是施法的速度还是激发法器的速度肯定远胜以往,但不知道到底快了多少。

“只是灵毒让你感觉不舒服你就这样?”何灵秀鄙夷的看着王离,她对于王离所说的话原本也只信一半,现在王离的这句话在她看来也实在有些太敷衍了。

像王离这样的人既然已经多次来过这里,见到这恶障灵毒还会如此面如土sè?

“好吧。”王离索性苦笑起来,对着她和其余所有人道:“我方才修行出了些问题,现在需要些许时间略微稳定一下体内气机。应该最多也就数十个呼吸的时间,不如诸位在此等我一下?”

对于王离的古怪,众人也早已见怪不怪。

慕余开口道:“既然到了这里还没有绝修的踪迹,对方看来是直接在七宝古域里面等我们了。既然如此,我要进入七宝古域也要略微花些时间准备一下,王道友你所用的时间不长,那我们便在此处暂停片刻。”

听到慕余这么说,王离倒是反而心中有些纠结。

因为慕余要想进入七宝古域,肯定是要将自己的真实修为至少削弱到筑基四层,如此一来,这恶障灵毒才不至于感染和异变她体内的真元。

修士压制自己的真元倒不是什么稀奇事,很多修士在外行走时,甚至都会刻意将自己的修为压低一些,以隐藏真实的修为,但真正的削弱自身修为,尤其是一名金丹修士直接将自己的真正修为削弱到筑基期,他也从未亲眼目睹过。

自毁金丹么?

还是要用别的什么手段?

王离是很想亲眼看看慕余具体怎么做,他就怕自己进灰殿试剑罡的时候,慕余就将这一环完成了,他便看不着了。

所以略微沉吟一下之后,他便看着慕余等人道:“慕道友,你要削弱自身修为肯定要花些手脚,我倒是生怕你在削弱自身修为时对方乘机偷袭,而我的看宝光之术倒是能够起到防范作用,所以我觉得要么你先施术,我在一旁看着,要么我先整理自身气机,你先不要施术。”

听着王离这番话,何灵秀当然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只是暗自冷笑,但慕余等人却自然觉得极有道理。

“好。”

慕余十分干脆的点了点头,道:“既然王道友所花时间不长,那我就索性等王道友整理内气完成之后,我再施法削减修为,以免被人所乘。”

“好!”王离马上就在何灵秀身旁的一块白骨上坐了下来。

他轻车熟路的就进了灰殿。

灰蒙蒙的殿内悬浮着七道熟悉的火光。

这七道火光就像是他可以随心控制的法宝一样在等待着他的使用。

哪怕他现在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七道火光,都可以感觉到这七道火光也可以随他的控制而化为一道火光。

这次王离直接就挑选了最远处的那道火光,从中选了一名炼气八层的修士。

这名炼气八层的修士是一名身材娇小的女修,她的致命伤处在后背,所以从前面看过去倒是没有什么渗人的感觉。

他选这炼气八层的修士倒不是心态膨胀和不够稳妥,现在那两件法宝和一道剑符虽然已经还给何灵秀,但按照上一次和这种灰衣炼气八层修士对战的经验来看,他在体内出现那白sè磨盘之前,在施术和激发法器的速度上就有很大的优势。现在他体内的真元和剑罡已经彻底变化,对付这种炼气八层的修士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

若是选个和他同阶的炼气七层的,恐怕对于他现在而言太弱,根本看不出剑罡的威力。

这名炼气八层的灰衣女修一出现,这灰殿内里的灰sè元气一阵涌动,景物又随即起了变化。

片刻之间,王离和这名灰衣女修竟是置身在了一片荒芜的废墟之中,周围全部都是大型法舟的残骸!

许多大型的法舟虽然残破不堪,但依旧有一座座小山般大小。

这种场景,就好像是七宝古域里面的某些地方一样。

七宝古域当年灵气丰腴得狂下灵雨时,有很多宗门驱使法舟通过大型的传送法阵直接过来,惨烈的厮杀过后,七宝古域里面也是有很多处这样的残迹。

王离也没有浪费时间。

在这名灰衣女修睁开双目,身上开始散发灵气波动的刹那,他体内的真元和剑罡便已瞬间奔行起来。

轰!

一颗乌金sè的光球就像是直接在这名灰衣女修的面上炸开。

这名灰衣女修在这颗光球炸开的刹那,她面上堪堪浮现出一层水波般的光华,勉强挡住了乌金sè光球爆炸时涌出的道道焰光,但即便如此,她的身体还是不断的晃动,脑门之中嗡嗡作响,连眼球都一阵剧痛,似乎被威能压迫得要直接爆开。

嗤!

几乎同时,一道似乎比电光还要迅疾的剑光已经出现在了她左腹下方。

这名灰衣女修虽然双目剧痛得根本无法视物,但她的双手依旧瞬间结印,一朵灰sè的法莲出现在剑光之前。

噗!

但这朵灰sè的法莲根本无法阻挡这道剑光的穿透。这道剑光在一声轻响之中,直接便刺穿了她化出的这朵法莲,接着狠狠刺入了她的腹部,穿过气海,从她的身体右侧再穿透出来。

这名灰衣女修的身体猛然一僵,接着身体变化为道道灰sè气流消失。

周围景物也瞬间随之变化,王离又站在灰殿之中。

那道刚刚灭杀了灰衣女修的剑光,现在刚刚停顿下来。

那是一道两尺来长的剑罡。

看着这道剑罡,王离眼中全是惊喜的神sè。

这道剑罡剑气森然,表面寒光闪烁,凝聚得和真正的精金一般,它此时已经不像是之前的玄天剑罡一样是乌金sè,而是一种很纯正的金黄之中又泛着白sè的光泽,光论sè泽而言,很像是黄金掺杂了不少数量的白金一般。

剑罡的表面,则布满乳白和青黄三种sè泽交缠的花纹,花纹的最边缘,还流淌着灰sè的光华。

方才的一击,这剑罡之中灵毒的效果他倒是还感知不到,但这道剑罡的威能和洞穿力,却是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

这名灰衣女修施展出来的防御法术威能不俗,但在这剑罡面前却就像一张纸一般被轻易的刺破了。

这绝非是力量领先一两个小境能够做到的,恐怕筑基期一层两层的修士施展的法术威能,都不能如此碾压这名女修的防御法术。

至于他体内有些离谱的真元流速,也让他惊喜万分。

这名灰衣女修显然根本跟不上他的施法速度。

他的法术威能都已经打到这名女修的脸上了,这名女修才堪堪有所反应。

在此之前,他确信自己能够越阶战胜炼气八层的灰衣修士,而且应该不会有所损伤,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差距如此之大,这炼气八层的灰衣修士,面对他竟然只有被秒杀的份。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三章 恶毒剑罡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