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不要慌

东北方的天空里,突然多了无数密密麻麻的黑点,而且那无数的黑点之间,还不断的迸发出肉眼可见的元气波动。

“唰!”

正在这令人紧张的时刻,一股突然绽放的灵气波动让韩耀等人都是悚然一惊。

王离突然之间就激发了一张土黄sè的符箓。

“怎么回事?”

韩耀厉声喝问道。

他看出王离此时激发的,似乎是一张“天元掩气符”,这种符箓并非是用来遮掩灵气波动,而是用来遮掩身上的气味的。

“我也不知道。”王离异常干脆而且理直气壮的回答。

“你不知道,那你此时激发这样的道符做什么?”韩耀一脸寒意的看着王离,与此同时,他伸手一挥,一枚绿sè的玉环悬浮在了他和慕余之间。这枚玉环散发出一层若有若无的绿sè光华,将他和慕余包裹在内。

“王道友,到底怎么回事?”那三名年轻修士顿时有些慌了,这枚绿玉环很显然也是一件遮掩修士身上气味的法宝。但他们的身上既没有遮掩气味的道符,更没有此类的法宝。现在王离那张天元掩气符形成的土黄sè气雾将王离和何灵秀包裹住,韩耀和慕余又笼罩在这枚玉环的绿sè光华之中,就只有他们的气味暴露在外。

“我真的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王离朝着叶吉摆了摆手,正sè道:“不过不要慌。”

“.……”叶吉都彻底无语了。你都说不知道什么回事了,结果你们两拨人都做好了准备,你还叫我不要慌?

结果这个时候王离还补了一句,“我就是防范一下,说不定什么事都没有。”

“你姥姥的…”叶完气得都哆嗦了,什么叫做说不定什么事都没有,那有事呢?

也就只是这片刻的时间,那密密麻麻的黑点已经像黑云一般压了过来。

所有的人都隐约看清,那似乎是数量惊人的异禽。

这种异禽的体型并不算大,和寻常的大雁差不多大小,远远看去,它们浑身黑sè,头部却是闪耀着白光。

“是白头寒鸦。”

王离轻呼出了一口气,“看样子应该不会从我们这里过。”

一直面sè凝重的慕余此时脸上的神sè也缓和起来,正巧此时王离出声,她便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白头寒鸦是白骨洲内的低阶冰系妖兽之一。

它的身体和寻常的黑鸦并无两样,但是整个头颅却是包裹着一层白sè骨壳,就像是顶着一个骷髅头一般。

这种妖兽的攻击方式也极为单一,只会疾掠到修士的附近,喷吐寒息,它自身的防御力也极低,但任何低阶妖兽只要数量一多,便十分难缠。

所幸和王离所说的一样,看这些白头寒鸦飞掠的方位,应该不会正面冲着他们而来。

“所以说不用慌,叶吉道友,你看的确什么事都没有吧。”王离转过头去,看着叶吉说道,“相比我,你们还省了一道掩气符。”

叶吉心神微松,苦笑道:“没有事那便最好,只是王道友你方才为何要用掩气符?”

王离道:“我生怕是异血虻过来了。”

“……”叶吉等人顿时又有吐血的冲动。

敢情如果真的是会被修士的气味吸引的异血虻过来,那他们不是就完蛋了?

“很奇怪。”

这个时候王离却是已经盯着黑sè潮水一般的鸦群嘀咕出声。

何灵秀眉头微皱,“怎么?”

“按理而言,这种白头寒鸦这个时候不会经过这一带,而且看它们的样子,似乎是被什么异常可怖的气息吓坏了,连逃遁起来都有点慌不择路。”王离眯着眼睛看着鸦群,说道。

“慌不择路?”何灵秀从王离的这句话里听出了不同寻常的意味。

王离点了点头。

他没有再出声解释。

从东北方飞来的白头寒鸦群此时已经距离他们很近了。

和寻常的鸦群不一样的是,这种低阶妖兽并不嘈杂,并没有发出任何刺耳的叫声,此时充斥他们耳廓的,只有巨大的浪潮从空中卷过般的呼啸声,还有无数沉闷的冲击声。

韩耀心中当然是很不喜欢王离,但他确定王离的判断没有问题。

这些白头寒鸦的确惊慌至极的样子。

此时放眼所及的天空之中,除了这种头上覆盖着白骨,身体却如墨汁一般黑沉的寒鸦之外,并无其它强大的妖兽的踪迹,但绝大多数白头寒鸦在疯狂的飞掠的同时,都被彻底吓坏了一般,时不时的朝着身周胡乱吐息。

一股股半透明的冻气在这股黑潮之中肆虐,互相碰撞。

即便这种妖兽对自身的寒气吐息有一定的抵御能力,但太过密集的冻气冲击和碰撞,还是让黑潮在行进的过程之中,无时无刻都有大量的白头寒鸦从空中坠落。

其实如此庞大数目的白头黑鸦群,虽说相对于他们所在的位置,似乎是横掠而过,但黑潮的边缘,距离他们可能也最多只有两三里的样子。

若非这些白头寒鸦已经惊慌到了极点,否则若是正常的迁徙,对于他们而言也不能说全无威胁。

叶完、叶吉和叶九月这三名年轻修士此时已经定下心神,但这黑潮从他们的前方半空中掠过,就像是要将半边天空的空气都带走一般,这种画面和气势,还是让他们的呼吸有些不畅。

嗤!嗤!嗤!…….

然而也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就在他们视线正前方,原先那传来阵阵臭味的沼泽地中,骤然响起无数极为尖利的破空声。

这种破空声,就像是很多飞剑或是箭矢陡然激射破空的声音。

成千上万道黑影带着飞洒的泥水以惊人的速度直刺上天,狠狠刺入上方黑潮般的寒鸦群中。

“……”

除了王离之外,所有人的视线都彻底凝固了。

那些黑影很细,就像是一根根绳索,但最前端却是好像异常坚硬且锋利,给人的感觉,就真的像是飞剑的后方拖着绳索一般。

这成千上万道黑影狠狠扎入黑潮之中,然后又以惊人的速度收回,接着再狠狠的往上飞出,狠狠的扎入寒鸦群中,如此周而复始。

韩耀都看得心中涌出阵阵寒意。

他不知道潜伏在泥沼之中的到底是什么,但这种黑影明显是在掠食。

每一道黑影扎入寒鸦群中,黑影的前端上就扎满了寒鸦,就像是一根竹签子上戳满了碎肉块一样,然后泥沼地下的未知之物,就很快又一口将这竹签子上的肉捋干净了,再往上扎。

天空之中的白头寒鸦群面对泥沼之中的这种东西,似乎根本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它们只是依旧惊恐的往前飞去,横渡泥沼,一副听天由命,你扎任你扎的滚刀肉态势。

那片泥沼估计至少有近百里方圆,这白头寒鸦群之前显得无比密集,等到飞过泥沼,那些往上不断飞扎的黑影也渐渐消失时,这白头寒鸦群都显得有些稀疏起来。

“这些是什么?”何灵秀转头看了王离一眼,忍不住问道。

她的见识早已远超小玉洲的绝大多数修士,但眼前的这种东西,她是在典籍的记载之中都从未见过。

“帝沼魔君。”王离这次没有打哑谜,直接说道:“很庞大的一只…每只帝沼魔君有上百只这样的刺爪,它的进攻性不强,但很有领地意识,而且绝对不会放过进入它领地的美食。这片泽地里面至少有数百头这样的帝沼魔君,很奇特的是,严格意义上而言,它是木系妖兽,它最强大的反而是它的复原能力。这样的刺爪即便是被切断,它都能在很短的时间里重新长好。它浑身都没有什么特别致命的地方,所以要杀死它很难。”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七章 不要慌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