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反噬?

王离此时吞下的就是从她手里交换到的两颗玉露凝神丸中的一颗。

这种灵丹无法和从孟夕穹手里得到的那颗清净还神丹相提并论,但平时这种级别的滋补神识的灵药,对于王离而言也已经很奢侈了。

一万五千灵砂…对于很多修士而言只是小数目,但对于被排挤在孤峰,相当于散修一样的王离和吕神靓而言,平时也够他们忙活好多天的。

他也是无奈。

“不妨坐下来谈一谈”这样的话语,对于那些灰衣修士而言感觉就像是不能触碰的禁忌。

他想要最快的速度解决那五名炼气二层的灰衣修士,于是就试了试,结果这五名炼气二层的灰衣修士也没有让他失望,直接就用出了玉石俱焚的手段。

他又发现了之前没有发现的一点。

这些久经战阵的灰衣修士,似乎每个人都有一门异常决绝,又杀伤力很惊人的自杀性攻击法门。

这感觉就很怪异。

这些灰衣修士完全不像是在宗门之中修行的修士,倒像是那种连年战斗之后,早就已经随时赴死的修士。

在吕神靓对他刑讯逼供之后,他甚至怀疑因为那些在混乱之地和绝境之地战死的玄天宗修士和孤峰产生了某种联系,才会导致自己在到了孤峰之后,修炼玄天道诀就渐渐出了问题。

是不是这些灰衣修士,就是玄天宗那些修士不灭的神念所化,以至于他让这些灰衣坐下来谈一谈,那些修士残存的意志就瞬间爆发了。

但现在交手的灰衣修士多了之后,他就觉得好像不是这样。

因为他交手过的这些灰衣修士应该用的应该都不是他玄天宗的手段,抛开法器不算,这些灰衣修士的法术,都不是玄天宗的法术。

玄天宗主修剑诀,以真元融各种天地至宝精气为剑罡。

这些灰衣之中用剑气,用刀的都有,却没有一个用出剑罡法门的。

不解的疑惑越多,王离就越是想要再入自己道宫之中的灰殿去设法寻找答案。至少到目前为止,似乎每次进入都有收获。

“你再帮我护法。”

他吞服了一颗玉露凝神丸之后,便又直接对着何灵秀说了一句。

何灵秀才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便又闭上了双目,开始入静修行。

只是几个呼吸,他便浑然无我,似乎完全失去了肉身,又进入了灰殿之中。

看着悬浮在朦胧的灰sè元气之中的五道火光,他小心翼翼的分出五道真元,同时落入这五道火光之中。

唰!

一股玄奥的气机爆发,五道火光在他的视线之中同时消失。

他的整个人瞬间就被拉入悬浮着密密麻麻的灰衣修士的空间之中。

同样周身的虚空之中静静的悬浮着死寂不动的灰衣修士,但是让他惊喜万分的是,他的猜测竟然也对了!

这五道火光竟然真像是五件使用简单的法宝一样,可以被他轻易的控制。

五道火光现在就像是融为了一体,他周围的这些灰衣修士之中,很明显又有炼气二层的修士,又有炼气三层和四层、五层、六层的修士。

这些不同修为的灰衣修士,现在就像是大杂烩一样悬浮在了一起!

这些灰衣修士现在虽然死寂不动,体内也根本没有真元气息波动,但其中倒是有不少他见过的熟悉面孔。

而且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之下,不同修为等级的修士,肉身的凝练和灵蕴程度不同,也很容易让他判断出这些灰衣修士修为的强弱。

“要么先唤醒两个炼气五层,一个炼气四层的试试?”

这些灰衣修士无一例外都是身经百战之徒,王离对于自己到底能够应付什么样的组合也是根本没有底,他自觉如果是一名炼气六层的灰衣修士带着几名炼气三四层的修士,自己恐怕都未必应付得来,现在又是在白骨洲里面,保险起见,他决定先不唤醒炼气六层的修士。

……

“此人极为怪异,不知道有什么秘术在身,能够轻易的发现这种灵气内敛的灵材。”

在距离王离和何灵秀数十丈的一块卧牛般的巨骨之上,慕余淡淡的看了王离一眼,道:“不过看他此时的状况,要施展这种秘术,恐怕很伤神识。”

韩耀点了点头,冷冷一笑,道:“也不像仙门正统的修士,若有机会,这门秘术倒是要想办法入手。”

“此人戒心很重,沿途倒是不要招惹他。”慕余依旧是一脸和气的样子,微笑道:“他对这一带看似极为熟悉,若是惹恼了他,倒是也诸多麻烦。”

他们这对话的时间不长,但对于修士斗法而言,这时间就已经很长了。

修士斗法,原本就是瞬息万变,生死又只在弹指之间的。

王离已经闷哼一声,意识脱离了灰殿,睁开双目,醒了过来。

在睁开双目的刹那,他的脸上明显挂着一丝痛苦的神sè,额头上甚至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他和两名炼气五层,一名炼气四层的灰衣修士已经分出了胜负。

将炼气六层的灰衣修士排除在外,在他看来已经很稳妥了,和他预想的一样,这两名炼气五层和一名炼气四层的灰衣修士,也的确不是他的对手。

但这三名灰衣修士的战斗方式,却是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这三名灰衣修士在被他唤醒的一刹那,就和之前那五名炼气二层的灰衣修士一样,觉得似乎不是他的对手。

但这三名灰衣修士却似乎直接就做出了同样的判断,他们似乎都觉得,只要同时拼命,他们便有可能击杀王离这样的敌人。

于是王离都根本没有说那句大家坐下来谈一谈的话,这三名灰衣修士就已经用出了最为决厉的手段。

其中两名灰衣修士竟然根本无视王离的任何攻击,只管自己施展法术将王离的身形限制住,另外一名灰衣修士则用出了燃元类的秘术,瞬间大大提升了真元威能。

在这三名灰衣修士的围攻之下,他虽然依旧瞬间胜出,但他也并未能完全挡住那名主攻的灰衣修士的全部威能,也被一缕真火击中了左脸。

现在他的左脸火辣辣的疼,就像是被谁扇了十七八个耳光,再抹了一层辣椒油。

这也只是痛感相似,如果不是灰殿之中的斗法,而是真正的战斗,他此时左边半张脸应该彻底烧糊了,或许连左边的眼珠子都保不住。

王离此时清醒过来,也像是被打脸一样彻底打醒了。

不同等阶的灰衣修士组合,面对他这样的对手,明显有着截然不同的选择。

他现在的直觉反应和施法速度似乎已经很快,但要想在混乱的杀场之中生存,的确还远远不够。

若是在真正的杀场之中被限制住,接着被击伤,恐怕接下来大受影响,生存的概率就极低了。

“他这种探宝秘术的反噬似乎不轻。”

王离还在沉思,总结经验教训,但慕余和韩耀却已经又交换了一轮眼sè。

即便是在慕余这种金丹修士的眼中,此时的王离也绝对不是在修行。

炼气期的修士修行,便要大量吸纳天地灵气来改变肉身和构筑体内重要窍位,此时的王离都没有拿灵砂出来炼化。

在她和韩耀看来,绝对是王离之前用来探宝的秘术会导致强烈的神识反噬,以至于王离需要滋补神识的灵药来炼化,来抵御这种反噬。

“看来绝对不能骄傲自满,是不是因为华阳宗那几名修士太好对付了,所以才会有些松懈,和真正的修士斗法,只要稍有松懈,就是万劫不复了。对了,也有可能是这灰殿产生了异变之后,我再回过头去找炼气二层的修士,对敌起来也太轻松,所以才会滋生这种情绪。”

王离自我反省了片刻,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还未消,背上倒是一阵阵生寒。

“你再帮我护法!”

“再来!”

他是急着再进灰殿,不要再犯骄傲自满的错误,他倒是没有觉察出来,他体内的六颗白sè星辰内里,也有了一些淡淡的灰意。

但与此同时,在玄天宗孤峰之中,吕神靓又开始忍不住扯头发了。

她和王离之间并不存在什么心神相系的法术,所以按理而言,她此时应该是根本无法知晓王离在白骨洲内到底在做什么。

但现在,她却分明感觉到王离肯定是在修炼。

因为她金丹上突然又多了一缕缠绕的灰sè元气。

这到底是什么鬼啊!

吕神靓怎么都想不明白了。

他修炼归他修炼,要加灰sè元气他自己加啊,为什么他修炼…反而自己的金丹上,也会多出一点这种诡异的灰sè元气呢?

关键在于,王离明明去了白骨洲,为什么还发了疯似的修炼,修炼得这么刻苦。

就在她忍不住抓头发的这片刻时间,王离似乎又完成了一轮修炼,她体内的金丹上又多出了一缕灰sè元气!

看网友对 第五十五章 反噬?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