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那很厉害啊

王离只管往前飞掠,片刻之后,他停了下来,转过身去。

何灵秀就站在了他身后不远处。

“看来我这些师兄和师姐,真的是给你提鞋都不配。”何灵秀静静的看着王离,虽说这样的结果早在她的预料之中,但她毕竟也是华阳宗的弟子,此时看着两袖鼓鼓的王离,心中总是有些不舒服的情绪在滋生出来。

“此话太过。”王离道:“我连鞋都没有,怎么可能要人提鞋。”

何灵秀看着王离的光脚,微讽道:“你便真的准备一直这样光着脚去七宝古域?”

“感觉也不错,估计别人到时便只记得这名修士光着脚的怪癖,倒是更会忽略我真实身份了。”王离脸上的神sè居然认真起来,道:“或者此次前去,我就叫赤足真人王必回?”

“呵呵。”

何灵秀皮笑肉不笑,“你既是聪明得紧,那便记得顺便将我的身份也一起好生隐藏了。”

她说话之间,天空之中云气翻滚,那只积织青鸟便落了下来。

“那是自然。”王离随着何灵秀掠上鸟背,同时忍不住说道:“不过呵呵道友你这也实在很yīn险,竟然连同门师兄和师姐都坑。”

“他们心心念念想要对付你,我只不过是顺手帮忙而已。”

何灵秀冷笑道:“说到yīn险,恐怕你还在我之上吧?”

王离微怔,“我哪里yīn险?”

“我花费一百万灵砂让我五个不成器的师兄师姐略微反省,顺便对同行的道友多些了解,这难道还不够奢侈?”何灵秀淡淡说道:“结果你用如此的方式如此迅速结束斗法,除了我已知的施法速度和运用符箓等法器的手段之外,我几乎没有看到什么新的东西,你如此刻意,难道不觉得对不起我额外付出的这些灵砂?”

“原来如此。”王离想了想,认真道:“或许这和习惯有关,不过我也不会白占你这些便宜,到了七宝古域之中,我会尽力帮你得些好处。”

听到王离如此说,何灵秀也不应声。

她安静了片刻,道:“我最为擅长的便是看穿潜隐之物,便是一些能够控制灵气波动的法术施术时,我也能够看清一些异样的元气流动,有些料敌先机作用。至于一些寻常人看不出的宝物,我倒是也能够看出些端倪。”

王离有些惊讶,脸sè凝重起来,“天眼觉明?”

何灵秀点了点头,道:“也叫明识灵根,就和你师姐是先天仙灵根修士一样,我是先天明识灵根修士。”

王离顿时有些羞愧,道:“我是什么灵根都没有修士。”

“就只是如此?”何灵秀看了他一眼,看他还没有反应,她便忍不住冷笑起来,道:“我告知了你如此重要的隐秘,你竟然没有什么表示?”

“哦。”王离竖起了大拇指,“那很厉害啊。”

何灵秀笑了起来,笑容异常灿烂,“你一定要这样吗?”

王离神sè尴尬起来,干咳两声,道:“我除了施法速度和这些拟气匿形手段不错之外,其实我身法和玄天剑罡也是不错的。”

“有人善攻,有人善守。善攻之中,又分远攻、进攻。”何灵秀收敛了笑容,平静道:“此次前去七宝古域,你我若是遭遇敌手,也不会是我这些师兄师姐这般不堪的对手。你我联手,总是要略微知道些各自所长才好。”

王离见她真的认真,便也不敢随口乱说,他想了想,道:“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特长之处,你说的这些方面,我似乎都还好。至于一定要说有所长…或许是善于隐藏自己的实力?”

“你这么说,便是真没意思了。”何灵秀呵呵一笑。

王离也呵呵一笑,“呵呵道友,你应该看得出我的确没说假话。”

……

小玉洲绝大多数地名都取得简单暴力。

包括洞天福地,包括市集,甚至连小玉洲本身名字的由来也是如此。

小玉洲相较于其余修士洲域的特点是出产诸多灵玉。

这些灵玉大部分又来自于小玉洲内的一些低阶妖兽。

现在小玉洲之中的低阶妖兽已经灭绝了一半有余,但即便如此,小玉洲现在出产有用妖晶的低阶妖兽还有一百三十余种。

很是奇特的是,这一百三十余种妖兽之中,只有三十余种妖兽出产的妖晶富含修士修行所需的天地灵气,可以剖解成灵砂,但其余的一百余种妖晶,便都只能切割初炼成用于炼器的灵玉。

所以小玉洲炼器灵材倒是不缺,对于绝大多数金丹以下的修士来说,生存环境也更加友好。

低阶灵材的获取容易,低阶修士就更容易得到低阶的法宝和法器。

这些低阶妖兽的妖晶切割初炼而成的灵玉一般体积较小,所以也就称为小玉。

小玉洲就因此得名。

至于之前王离常去的黑水市集,便真的是不停翻涌黑水,何灵秀所在的那焦木市集,周围真的是焦木荒原。

不过白草市集倒并非是到处生长白草,而是因为这个市集最初是修庐白草的集散地而得名。

修庐白草在小玉洲也叫清净白草,这种白sè蒿草被许多宗门运用于修建外门弟子感气所用的修行草庐。

用它修建的草庐,有一定的清心净气作用,还能够隔绝外界的杂音,可以让人更好的入定内观。

说到底,这是一种最为低阶的灵材。

所以和被两名神秘的黑衣修士俘获的白水澜和孔梦主所说的一样,白草市集在小玉洲而言,也不算是出名的市集,在灵材交易方面只能用很弱来形容,它的真正特sè,却是一些可以让有些人得利的消息的交易。

买卖消息要的就是兵贵神速,先人一步便是有用的消息,晚人一步,便是成了笑话。

白草市集里多的是鬼鬼祟祟之徒,更多的是来去匆匆的过客。

在白草市集里有闲情雅致的驻足者不多。

不过凡事终有例外。

此时白草市集之中,有两人静静的坐在一个白草垛的顶端看云。

一人是气质儒雅的文士,一人是样貌邋遢的酒徒。

文士看似三十余岁的年纪,面如白玉,酒徒看似却至少六十余岁的面容,面上全是难看的红斑,倒像是酒意凝结成了癣。

两人都在看向西边。

按理而言,那处地方应该早就飘来一片黑云。

只是那片该来的黑云到现在还未至。

“看来皆是天意。”文士有些感慨的说道。

那眼瞳昏黄的酒徒笑了笑,“天意人意,还不是一样。”

文士沉吟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站了起来,道:“那便开始。”

他这四字说完,身体便如同凭空消失。

眼瞳昏黄的酒徒仰头灌了一口酒,极为舒畅般呼出一口气,他的整个身体便也随即消失在呼出的酒气之中。

看网友对 第四十章 那很厉害啊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