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你比较特别

为什么别的师兄弟修行者玄天道诀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但自己偏偏修行这同样的玄天道诀,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

王离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并没有独特的灵根。

修真界将修士的一些独特资质称为灵根。

譬如修行火系法术天生事半功倍的火灵根,修炼风系法术天生就比别人强很多的风灵根…这些灵根有先天形成,和血脉遗传有关,也有后天形成,和某些灵药、秘术的改造有关。

他的师姐吕神靓原本就是一个和天地灵气特别亲和,吸纳和炼化天地灵气特别快的仙灵根修士。

这种仙灵根修士在别的法术上面没有加成,但是修行进境却远超一般修士。

王离同样可以确定,自己在玄天宗修行到现在,没有经过什么独特灵药的加持,并没有产生什么后天的灵根。

自从被隔绝在孤峰,连正常的宗门灵砂配给都没有,哪里还能得到那种逆天级别的灵药?

不是这些原因,那他这种异变劫数就只能和这座孤峰以及吕神靓有关了。

他是炼气期一层快晋升炼气期两层时到了孤峰,然后接下来晋升炼气期两层时,就遭遇到了第一个诡异的灰衣修士。

他就这个问题很严肃很认真的问过吕神靓。

吕神靓在清醒时也很严肃认真的回答了他。

首先,按照他这种情况,他这肯定是遭遇到异种天劫了,而且还是特别怪异的异种天劫。

别人的天劫哪怕怪异,也只是在修行正常渡劫的阶段,遭遇到威能有所不同的变异天劫而已,但他的这种天劫,却似乎扭曲得有点厉害了。

如果不出意外,那他今后炼气境每一层突破时都会遭遇这样的劫数,都会遭遇这样的一名灰衣修士。

王离当时就崩溃了。

这还叫不出意外,这太意外了好不好。

吕神靓当时听着觉得有趣,差点一时兴起就又自爆金丹了。

平静下来之后,吕神靓便又认真说道,因为无据可考,所以谁也不可能知道王离到时候炼气期晋升筑基期之后,又会遭遇什么样的劫数,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天劫都是越来越难,今后的天劫肯定是更为扭曲和变态的。

王离当时的回答是:“师姐,这人生太艰难了,我想死。”

吕神靓当时兴冲冲道:“那太简单了,我来自爆金丹。”

王离无奈道:“算了,师姐,我觉得我还能勉强支撑一下,不过,这真的不是你搞的鬼,真的和你无关?”

吕神靓道:“当然不是,可能是你自己比较特别?”

“我特别在哪里?”王离当时都快被气哭了,“特别能睡,特别能吃,还是特别好欺负?”

吕神靓道:“有可能特别蠢。”

王离无语。

特别蠢,他自己是不承认的。

后来他又仔细探讨了很多次,但不管在何种状态之下,吕神靓都不承认和她有关,只是极其认真的告诉他,这种事情不能为外人知道。

他当然明白。

所以他自己这修行最为正统的仙门功法,却修出来这样的变异天劫,就彻底变成了一个只有他自己和吕神靓才知道的迷案。

既然无力反抗,只能闭目享受。

平心而论,这种变异天劫对他的好处也是极大。

绝大多数的修士最欠缺的便是实战。

实战才能实实在在的提高修士对敌的能力,真正的生死压迫,才能真正激发修士的斗志和潜能。

经常实战的修士绝大多数都能轻易战胜缺少实战的同阶修士。

但事实是,经常实战的修士也死得比较快。

因为没有任何反悔的余地。

面对势均力敌的对手都会因为自己一个意想不到的失误而身死道消,更何况修真界遍地都是扮猪吃老虎的存在,谁能保证自己遇到的对手不是隐藏着级数的变态高手?

但王离遭遇的这种灰衣修士,却都是和他真正的势均力敌。

而且这些修士,本身似乎也是久经战阵的存在,除了防守和进攻都极为均衡之外,还有很多特别的手段。

在一次次的渡劫之中,他从这些灰衣修士的身上,都学到了太多的东西。

比如迷惑对手,比如偷袭。

他现在是根本不知道此次面对的这名灰衣修士是什么流派的修行者,但在灰sè气流开始凝成这名灰衣修士的刹那,他就已经动手了。

他的左手瞬间激发一张灰sè的符箓,这张灰sè的符箓顿时化为一团和对面同样的灰sè气流。

混元拟形符!

混元宗的幻符。

这团灰sè气流完全同步的跟着王离对面的灰sè气流变化,在王离看清这次的灰衣修士的长相的刹那,这团灰sè气流也已经将王离变成了一名和对面完全一样的灰衣修士。

对面的灰衣修士就像是照镜子一样看到了一名和他完全相同的修士。

这名灰衣修士就像是真正拥有独立思绪的修士一样,顿时一怔。

“果然有效!”

王离顿时乐开了花。

这是他上次炼气四层到炼气五层渡劫之后的设想,因为他发现这些灰衣修士虽然并非真正的修士,但和他在道宫之中战斗时,一举一动,包括应变的思维,都似乎和正常的修士无异。所以他这次抱着试试的心态,准备了一张这样的幻符,没想到真的有用。

他此时笑得咧嘴,但在这张混元拟形符的作用下,在对面那名灰衣道士的眼中,他和对面那名灰衣道士的形态完全一样,这名灰衣道士也由此被他弄得一怔。

但与此同时,一颗完全没有灵气波动的乌金sè丹丸已经在他的右手手心被他的真元激碎。

嗤!

灰衣修士身后的虚空之中直接出现了一道闪电般的乌金sè剑光。

这道速度惊人的乌金sè剑光直接狠狠的击刺在了灰衣修士的背上。

幽山剑丸!

这是幽山宗的独门暗器,一种对于距离的计算要求极为精准,但激发时毫无征兆的法器。幽山宗有几名将此种法器运用得出神入化的炼气期修士,甚至在某一段时间将小玉洲其余宗门的修士都打怕了。

但这道偷袭的剑光却并未像王离所想的一样,直接将这名灰衣修士的后背洞穿。

啪!

在剑光和他的后背真正接触的刹那,这灰衣修士残破不堪的法衣上,突然灰光大盛,无数一寸长的灰光骤然形成了两条灰sè的鲤鱼,阻住了这道剑光。

这道剑光被两条灰sè鲤鱼左右夹击,随着一声响亮的拍击声,它被冻结般停滞在空中,然后崩碎开来。

“竟然有这种自应法衣?”

“这在天道法则面前就不算作弊?”

王离看着那件残破不堪的法衣,眼睛都鼓了起来。

天道法则不会回答他的质问。

这名灰衣修士同样也不会。

唰!

随着一股肃冷的元气波动的暴发,那名灰衣修士的身影瞬间一分为三,每一名灰衣修士的身前都出现了一道幽暗的剑光。

三道剑光同时爆发,剑光在空中走着弧线,就像是三道弯曲的幽暗弦月同时朝着王离杀至。

看网友对 第二十章 你比较特别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