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恶趣味

一朵黑云正飘向西方。

黑sè的云气也根本看不出是法宝还是法术形成,黑sè云气的中央,略微浓厚的黑sè云气结成一株有七个树杈的黑sè宝树模样,每一个树杈上黑叶繁茂,犹如一个天然的宝座。

两名神秘的黑衣修士之中,那名女修坐在居中的一个黑叶宝座上,那名满头白发的男修坐在她身前一个宝座上,面对着她。

“青虚,你说玄天宗那名叫吕神靓的女修,是真的神魂受损,还是故意装出来的?”

女修很随意的摘着身边的黑叶,她每摘下一片黑叶,这片黑叶就在她手中如流水般消失,然后她身下的宝座上,在某处就又会生出一片新的黑叶,十分奇特。

“是真的神魂受损。”这名白发男修在黑水市集便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此时他出声回答女修的问题,也是没有丝毫的废话。

他的声音很清脆,很像一些瓷片撞击时发出的好听的声音,在说话时,他的神sè却很谦卑,似乎他和这名女修的关系,并非王离和吕神靓所想的那种宗门长辈带着门内重要弟子外出历练的关系。

“那你觉得那枚清净还神丹能否帮她修复神魂?”黑衣女修想了想,又淡淡问道。

被她称为青虚的白发修士摇了摇头,道:“应该起不到多少用处。”

“连这种五级的灵丹都起不到作用,她这神魂受损,似乎不应该只是筑基渡劫失败的问题?”黑衣女修似笑非笑起来。

“你猜得不错。”听着她的话语,青虚便知道了她真正的意思是什么,道:“但你既然猜到了,便更不能够插手。”

“所以真是无聊啊。”

黑衣女修微嘲的笑了笑,“三圣并立,划定洲界,各宗门都按道例行事,看起来是避免了自损,但野狼和奶狗岂是一个战力,这样便能守住修士的地盘?更何况少了明面上的争斗,暗地里的勾心斗角就少了?”

听着她这样的嘲笑,青虚保持了沉默。

这是她可以思索的事情,但不需要他去思索或者评论。

他没有回应,黑衣女修也并未因此觉得更加无聊。

就像王离早已习惯和吕神靓如何相处一般,她也很习惯和青虚这样的聊天方式。

“这小玉洲是如何称呼这种五级的灵丹来着?”

她翘了翘脚,摆出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叫什么宇字级?”

“是。”

青虚点了点头,道:“小玉洲和红山洲、火雀洲、恶水洲这四洲以及周遭水域之中的修士,都习惯性用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这些字来划分宝物等阶。”

黑衣女修突然觉得好笑,她脸上嘲弄的神sè更浓,但其中那种冷意却是已经彻底消失。

“他们怎么不把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寂灭、大乘这七层大境的名字也改了?”

她笑道:“索性也叫天字期,地字期,金丹期就叫玄字期。”

青虚倒是没有觉得好笑,只是道:“各洲沿袭不同,这东方边缘四洲在千年之前还是混乱之地,后来属于圣人教管制,当时圣人教制了简单易修的度人经,这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字,是度人经开篇序中的字句,度人经在这东方边缘四洲不限修行,传播极广,以这八字来命名品阶,对于这四洲修士而言,也无可厚非。而且除了我们中部十三洲,其余各边缘洲界也有不同的叫法。”

“我知道…但还是觉得好笑,而且你越是一本正经的解释,我这反而觉得更叫好笑。”黑衣女修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而且这种命名方式也未免太啰嗦太不入流了,哪有七级对应七层大境的命名方式一目了然,看来这小玉洲的修士也是极少出这四洲洲界,若是到了中神洲,和人说什么宇字级法宝,岂不让人根本摸不着头脑。”

青虚知道她是故意取笑,但习惯使然,他还是认真回答道:“正是这四洲不像中部各洲往来密切,所以才保留如此习惯,不过寻常修士都是入乡随俗,若是这四洲修士有去别洲,也会改口按照别洲的叫法。”

“入乡随俗?这里倒真算得上是乡下了。”黑衣女修觉得难以深想,想得越深就越发止不住笑。

在她看来,主流的叫法之所以成为主流自然是有道理的。

修真者分七层大境,每七层大境又分九层小境。

那法宝也分七级,第一级对应炼气期,第一级里又分九品,这对于任何修士而言,自然是清晰明了。

比如一级九品的法宝,那便是炼气期九层的修士合用的法宝,二级一品的法宝,便是筑基期一层修士合用的法宝。

如此的命名方式,搞不懂的修士便真的猪了。

但这小玉洲的叫法呢?

一级的法宝叫做天字级,二级的法宝反而叫做地字级。

这天和地谁更大?

接下来又是玄字级和黄字级,这记当然也不算难记,只是也太非主流了些。

她憋住了笑,故意扳着手指头,道:“按小玉洲的这个说法,那枚清净还神丹是要叫宇字一品灵丹,还是叫宇字天字灵丹?”

说完这句,她还是没能憋得住笑,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越发故意道:“那明明是七级对应七层大境,他们这八个字又是什么鬼?”

青虚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

他也知道这是她的恶趣味,反正他也已经习惯,所以依旧是认真的回应道:“八字也是对应七层大境,第七级的法宝,小玉洲就叫做洪荒法宝,叫法之中便不带什么字了。至于那颗清净还神丹,按照小玉洲的叫法的确是叫宇字一品灵丹,不叫宇字天字灵丹。”

“啊哈哈哈!”黑衣少女的恶趣味终于得到了满足,她笑得花枝乱颤,双手都忍不住胡乱的拍着身下的黑叶宝座,“笑死我了,这饶舌饶的,青虚,你张嘴给我看看,看看你舌头到底打结结在一起没?”

青虚这次选择了闭嘴沉默。

他没有这种恶趣味。

他不发表看法,但他心中的看法当然和黑衣少女不同。

在他看来,万事万物存在即合理。

就如小玉洲将中神州所说的第七级法宝称为洪荒法宝,在他看来很合理。

洪荒意味着远古,意味着天地初生。

第七级的法宝,本身便是混沌之中孕育而生的恐怖异宝,即便是修真史上最为强大的那些存在,很多也是因为得到这样的宝物而变得最为强大,他们也根本无法凭空捏造法则孕育出那样强大的法宝,最多只能雕琢和改善。

而且纯以字眼而言,他心中也觉得洪荒二字比简单的第七级要有气势得多。

黑衣少女足足笑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才停了下来。

“终于来了。”

她收敛了笑意,突然又说了这样一句。

青虚点了点头。

“留两个活口。”她认真起来,道:“我感觉有些不对,通惠老祖在那种地方渡劫,来的人也太多了些。”

黑云的下方是一片白茫茫的水域。

空中除了这一朵黑云之外,并没有异样的光华出现,但当她说完这句话时,水面上却已经出现了十余个诡异的倒影。

这十余个诡异的倒影初看只是十余团惨白sè的光团,但细看之下,却是十余张惨白sè的哭脸。

有些人天生就有恶趣味。

有些人的恶趣味,就变成了一种标志。

在小玉洲,这种惨白sè的哭脸代表着的是一拨无视三圣道例,以袭杀各宗门修士来获得修行资源的邪修。

绝大多数小玉洲的修士看到这样的标志都会心惊胆寒。

“哭什么哭,给我笑。”然而看着这些惨白sè的哭脸,黑衣女修冷笑着喝道。

数十片黑叶从她的手中飞了出来。

黑叶瞬间消失,没有再出现在她身下的宝座。

嗤啦!

空中数十道巨大的黑sè晶剑纵横,狂暴的威能瞬间将十余件隐匿在空中的飞遁法宝直接逼出,接着将它们狠狠洞穿!

看网友对 第十七章 恶趣味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