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有恩于我 赠法于你

苏奕也没想到,九狱剑竟在“诸窍成灵”时,带给自己这样一桩造化。

原本,由他自身淬炼出的灵性,搁在大荒九州中,已堪称万中无一,找不出可以几个比肩的。

而九狱剑突来的变化,则一举将“诸窍成灵”的底蕴变得恐怖无比。

前世时,苏奕的九个真传弟子中,只有小徒弟青棠在他的指点下,一举炼就“诸窍成灵”,一百零八灵窍宛如体内星辰,养育出“星云潮汐”的神妙异象。

不过,和他此刻所凝练的“道剑蕴窍”的异象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上次在修炼‘他化自在经’时,九狱剑就曾产生过一次异动。”

“只不过那次异动,是九狱剑为了镇压九重神链的力量而产生,和此次完全不一样。”

“有意思,这么说的话,九狱剑的异动,和我自身道行突破也有关联?”

拥有前世无数年修炼阅历的苏奕,大概推断出,在自己的道行实现质的突破时,或许便能引来九狱剑的共鸣,从而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比如此次实现“诸窍成灵”,有了九狱剑力量的加持,令得这种属于聚气境初期的修炼底蕴,得到了进一步的蜕变。

半响,苏奕收回思绪,目光看向那一头瘫痪在地面大坑中的赤焰碧睛兽。

后者浑身皮毛染血,眸光暗淡,气息虚弱,当察觉到苏奕目光看来,不禁露出恐惧绝望之sè。

苏奕思忖片刻,径直走过去。

“吼!”

赤焰碧睛兽发出嘶吼,暴躁不安。

“你这孽障今日助我筑道,也算于我有恩,我又怎会再伤你性命?”

苏奕哂笑,拿出一颗鲜红透亮的火桃,抛了过去,“这是我珍藏的三颗纯阳火桃之一,便宜你了。”

赤焰碧睛兽一呆,似不敢相信,它用鼻子嗅了嗅,犹豫片刻,这才张嘴将火桃吞掉。

顿时,它浑身虚弱的生机恢复了一大截,眸子也带上一抹神采。

苏奕又拿出一些疗伤的灵药抛过去,道:“我苏某人向来恩怨分明,今日你我相见,也算得上是一桩缘法,等你伤好了,我赐你一门‘化形’之术。”

说罢,他转身朝石窟内行去。

“对了,你的后代可不是我杀的,这笔仇恨可不能算在我头上。”

走进石窟,看着地上那一头斑斓大虎尸体,苏奕又补充了一句。

他也懒得理会赤焰碧睛兽信不信,盘膝坐地,开始打坐。

这一战,让他身上也负伤极多,需要花费时间来疗伤。

茶锦怔怔看着一切,只觉就像在做梦一样。

直至许久,她才长吐一口气,悄然立在石窟前,美眸看着远处那正在疗伤的赤焰碧睛兽,玉容变幻不定。

一头罕见的九阶妖兽,都足以让宗师五重的角sè退避三舍。可就在刚才,却被修为才仅仅聚气境初期的苏奕赤手空拳镇压!

一想到刚才苏奕那霸道恣肆的绝世风采,茶锦就难以遏制内心那激荡震颤的情绪。

更让她不可思议的是,在最后的关头,苏奕却并没有杀死这孽畜,反倒还赠予其灵药,视这一场厮杀为一场缘法。

更言称

要赐予那赤焰碧睛兽一门化形之术!

“难道这才是真正修行之辈的风采?”

茶锦内心惘然,只觉苏奕身上似笼罩着重重迷雾,藏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他身边越久,就越让人难以控制地心生好奇,让人都有些无法自拔。

时间点滴流逝。

接近黎明时,那赤焰碧睛兽忽地起身,一对碧油油的瞳孔朝石窟这边望来。

茶锦娇躯微僵,可很快她就发现,这妖兽犹豫了一下,便转身而去,很快就消失在如墨夜sè中。

“连那化形之术也不要了?看来这堂堂九阶妖兽已经被吓坏了,不敢再逗留下去……”

茶锦如此一想,粉润的唇瓣莫名掀起一抹笑意,似感觉有趣,也似与有荣焉。

很快,天亮了。

柔和的晨曦驱散黑暗,洒在这莽莽山河间,整个世界一下子变得五彩缤纷,清新明媚。

远处群峦叠嶂,云蒸霞蔚,青翠的山野间古木参差,偶尔有群鸟飞过,洒下嘹亮的啼鸣,万物欣欣向荣。

一夜未睡,茶锦却并不疲惫,毕竟身为武者,熬个几天几休也不是什么大事。

“走吧。”

苏奕从地上起身,随手将藤椅收起。

茶锦这才察觉到,苏奕身上不知何时已褪下破损染血的衣衫,换了一身整洁的青袍。

整个人神采奕奕,超尘脱俗。

两人启程,行走山野之间,路上见到野果时,茶锦会随手采撷一些,充当果腹之物。

经历了昨晚的事情后,茶锦忽地感觉,就是行走在这苍莽山野间,竟也不觉得疲惫了。

心情一好,看着沿途的风光时,也感到了许多野趣。

哗啦啦!

接近晌午时,远处山崖间出现一条垂落而下的瀑布,直似白龙垂挂,水声如雷涛。

茶锦美眸一亮,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公子,妾身想去瀑布下沐浴一番。”

这几天跋涉山河间,早已风尘仆仆,这让素来洁净爱美的茶锦都有些嫌弃身上的味道了。

“我先,若你不介意,也可以一起。”

苏奕说着,就径直朝那瀑布下方行去。

茶锦一呆,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明媚绝美的俏脸泛起红晕,暗自轻啐了一口,哪有这般随便邀请女子共浴的!

思忖时,茶锦已匆匆跟上去,嗯,她自然不是随便的人,纯粹是去替苏奕望风的。

瀑布下方,是一个水潭,散落着一些光滑如镜的岩石,潭水清澈,随着瀑布落下,迸溅起万千波涛浪花,水雾蒸腾中,映现出一挂朦胧虚幻的彩虹光影。

苏奕早已褪去衣衫,赤条条泡进了水潭中,颀长的身影看似瘦削,肌肉却棱角分明,皮肤泛着如玉般的光泽。

远远地,看着他舒服地在清澈的水流中眯起眼睛,茶锦只觉浑身发痒,也很想就此跳进水潭中好好洗一洗。

可最终还是忍住。

若真跳下去和苏奕一起洗浴,那简直太羞耻了。

片刻后。

苏奕就起身走出了水潭,晾干身上的水渍,穿上衣衫,将长发盘成道髻,浑身清爽,心情也好了一些。

何止是

茶锦爱干净,他也有微微的洁癖。

“去洗吧。”

苏奕负手于背,来到不远处的一片丛林yīn凉之地,懒洋洋地坐靠在一块岩石上。

茶锦欲言又止。

她本打算让苏奕替她望风,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最终暗自一叹,转身匆匆而去。

水潭前。

茶锦将身上衣裳一层层褪去,整整齐齐叠放在一块岩石上,又将发簪取下,这才穿着只能遮掩胸前身前风光的水蓝sè肚兜,以及一条亵裤走进了水中,顿时,那曼妙傲人的雪白身影淹没在清澈的水波之下。

感受着清澈水流浸润着肌肤,茶锦不由舒服地吐了口气,一对美眸也微微闭上,那娇媚明艳的脸庞上都是享受之sè。

脑海中,则情不自禁回忆起认识苏奕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见面,是在刚进入云河郡城时,她只当苏奕是个深受六皇子器重的少年奇才,拥有剑杀宗师的底蕴。

可她却没想到,这一段孽缘也是从那时候拉开了帷幕……

接下来的时间中,就见她玉容时而愤怒,时而羞恼,时而苦涩,时而怅然……

“还没洗完?”

忽地,一道不耐的声音响起。

茶锦娇躯一颤,登时从纷乱思绪清醒。

当看到站在水潭不远处的苏奕时,她直似受惊小鹿般,双手下意识环抱胸前,白净绝美的脸上浮现一抹羞恼和警惕之sè。

这家伙何时来的?

这潭水还那般清澈,一眼就能看到许多不该看的东西,他他……他刚才又看到了什么?

茶锦那埋在水中的娇躯都蜷缩了起来,瑟瑟发抖。

苏奕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大大方方,根本就不带掩饰的。

半响,他才说道:“女人沐浴果然是最消磨男人耐心的事情。”

说着,他手中多出一套干净的衣衫,放在一侧岩石上,“这是我的衣衫,送你了。”

正自羞愤的茶锦一愣,这骄傲到目中无人的家伙,竟还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换洗的衣服了?

她心中莫名涌起一抹暖意,原来,他这种人也可以这般细心和体贴啊……

刚想到这,就见苏奕拿出一个沉甸甸的包袱,搁在地上,“这是我的脏衣服,待会你一块洗了。”

说罢,负手于背,施施然而去。

茶锦呆滞在那,内心那一缕感动和暖意登时消散,红润的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

原来他这么做,就是让自己洗衣服的……

半响,茶锦幽幽一叹,自己本就是他眼中的侍女,洗衣叠被之事,也本就是该自己做的,有毛病吗?

没有。

可为何自己心中还是有点小小的失落和难受呢?

丛林yīn凉处。

正准备重新坐下的苏奕忽地眉毛一挑,目光看向远处。

噗通一声,远处似有重物坠地,而后一道白影一闪,就消失不见。

苏奕信步走过去,就见草丛中,躺着一头昏迷的野猪。

————

ps:今天会努力再补个5更,第二更12点左右。

有人投喂金鱼月票吗,在线等,急~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一章 有恩于我 赠法于你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