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斯人若谪仙 只应天上有

劲气扩散,校场上烟尘弥漫。

地面上的青石板已破碎不知多少块。

场中目光,无不震撼地看向那一袭青袍的少年身上,心头激荡翻腾。

“这少年怎会如此强大?”

不知多少人头皮发麻,心神颤栗。

此战之前,从没人看好苏奕,都认为苏奕必败无疑,只看能否保下命来罢了。

木仓图剑术通天,威震云河郡城十九城,岂是区区一个十七岁聚气境少年能敌?

但真正战起来,人们才发现,木仓图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占到一丝便宜!

无论是惊天剑术,压箱底绝招,都无法奈何苏奕。

“原来苏先生这般强大……”

袁珞宇呐呐道,他之前还不适应“苏先生”这个称呼,一直称苏奕为公子。

可此时,却下意识改变了称谓。

“现在你总算开眼了吧?”

袁珞兮娇俏的小脸兴奋,红扑扑的。

“斯人若谪仙,只应天上有。”

袁武通感慨。

他也被震撼到,以他身为袁氏族长的见识,都无法想象,这世上哪个聚气境少年,可以和木仓图这等武道宗师对抗!

“这就是他真正的底细吗……”

秦闻渊神sèyīn晴不定,他城府向来极深,可此刻也有失态的感觉,无法自控。

内心更涌起一股莫名的寒意。

他本以为,苏奕的底气来自某种外力作为依仗,比如袁武通,比如其他大人物。

唯独没想到,苏奕的底气来自于他自身!

“我就说了,此子之风采,他日定可以去和镇岳王争辉。”

章知炎唏嘘,只是他神sè却很不自在,眉宇间也带着一抹yīn霾。

在他旁边,章远星躯体发僵,失魂落魄。

之前,他还说苏奕能死在木仓图手中,可以含笑九泉,可现实却给了他狠狠一巴掌!

“这怎可能?”

秦枫怒目圆睁,满脸难以置信,气得牙齿快咬碎。

“是啊,怎可能……”

那些青河剑府的大人物们,一个个也都眼神恍惚,神sè变幻不定。

“此等剑道,闻所未闻,我纵不甘,也不得不叹服!”

校场中央,木仓图沉默许久,忽地一声长叹,眼神落寞,带着一抹苦涩。

苦修剑道多年,却一朝之间,惨败如斯!

这对这位青河剑府府主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苏奕道:“既然认输,就带这你的人离开吧。”

木仓图一怔,“为何不下杀手?”

“当年我曾在青河剑府修行,不管我那时候经历过什么,终究于我有恩。”

苏奕神sè平淡。

木仓图神sè复杂,拱手行礼道:“多谢!”

一个少年,却有这般胸襟和气魄,让他这等活了多年的老家伙都有自惭不如之感。

“走。”

木仓图挥了挥手,负剑而去。

只是和来的时候相比,他那低矮的身影显得单薄而萧索。

一世英名,在今日化作一个少年成名之路的垫脚石,难免让人失意怅然。

那些青河剑府的大人物们,皆追随而去。

每个人皆心绪低落。

任谁都清楚,今日之战传出去,青河剑府之威名,必遭冲击!

而目睹这一幕幕,校场气氛则压抑下来。

青河剑府作为云河郡城四

大顶尖势力之一,已在此刻落败而退,眼下的场中,谁还能是苏奕对手?

天上yīn云愈发厚重,像黑sè铅块堆积,空气沉闷得让人喘不过气。

苏奕目光一扫四周,道:“谁若要报仇,尽可以来,今日就在这里做个了断。”

一番话,让全场目光下意识看向了坐在高台中央的秦闻渊身上。

却见秦闻渊沉默许久,脸上浮现愧sè,道:“我今日方才明白,我郡守府那六个护卫何等愚蠢,竟敢得罪如苏公子这般的绝世奇才,死了也是活该!”

说着,他长身而起,肃然抱拳道:“苏公子,之前是秦某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以至于做出一些误判,还望宽恕!”

全场所有人都呆住了。

就是秦枫都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父亲。

“老狐狸!”

袁武通暗骂,一见不妙,就推卸责任。

章知炎这时候也起身,笑呵呵道:“以秦大人的身份,此刻也都主动道歉,既然是一场误会,依我看,此事到此为止便可。”

“对,对,就当如此。”

在座其他大人物也陆续有人附和。

苏奕的战力,谁都看在眼底,哪会不清楚,一个能在剑道上压得木仓图都低头的少年,一旦发飙,后果会多严重?

“这些老混账,见风使舵的本事可一个比一个厉害。”

黄乾峻暗自冷笑。

“相信苏公子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吧?”

章知炎笑着问。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苏奕。

在他们看来,眼下无疑是和解的最好时机。

却见苏奕看了看天sè,这才随口说道:“你们以为,我今日主动前来,就是为了显露一下实力,好让你们低头和解的?”

秦闻渊心中一沉。

章知炎则疑惑道:“苏公子这是何意?”

“你要掺合进来?”

苏奕问。

章知炎连忙摇头,道:“章某只是个看热闹的。”

“那就闭嘴。”

苏奕冷冷道。

章知炎神sè一滞,微胖的脸颊都憋得涨红。

身为章氏之主,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苏奕这般训斥,这让他颜面都有些挂不住。

“苏奕,你什么意思?”

章远星怒道,“我父亲可没有得罪你,你未免也太狂了吧?”

“够了!”

不等苏奕开口,章知炎已喝斥道,“我们是看热闹的,不要再瞎捣乱!”

他脸sèyīn沉坐在那,再不言语。

章远星神sèyīn晴不定,却也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眼见他们父子都不敢再强出头,在座其他人都一阵默然,神sè各异。

这就是苏奕那以木仓图落败而铸就的威势!

堂堂青河剑府府主、剑压半城的武道宗师都只能低头认输,这云河郡城中,哪个老家伙还敢把苏奕当做寻常少年看待?

“苏公子若有不满,尽可以提出,我秦闻渊今日做错了事,自当予以补偿。”

高台上,秦闻渊深呼吸一口气,沉声开口。

这已经是再一次退步!

却见苏奕道:“你儿子是你的逆鳞,我也有我的逆鳞,血斧帮的人前往我所居之地做的事情,你总该不会忘了吧?”

秦闻渊脸sè微变,这才明白今日苏奕为何而来。

这是犯了对方的忌讳和底线!

不过,他城府非寻常可比,并未乱了阵脚,道:“

苏公子想如何解决?”

苏奕随口道:“以你们父子的命,杀鸡儆猴。”

此话一出,简直石破天惊,令全场众人心中一震,全都露出难以置信之sè。

就是袁武通眸子也是一凝,看到了苏奕身上的另一面,其底线不容触犯,触之必死!

却见秦闻渊脸sè一下子也变得难看起来,道:“苏公子,秦某已再三忍让,此事就真的没有回旋余地了?”

苏奕低头看了看手中御玄剑,随口道:“我可以给你们父子一个自裁赎罪的机会,三个呼吸后,你们不动手,我帮你们。”

一番话,令在场众人呼吸困难,浑身发寒。

太狠了!

谁都没想到,苏奕竟完全不给郡守府之主的面子。

“好!很好!”

蓦地,秦闻渊怒笑起来,再不按捺内心的愤怒,道,“我秦闻渊执掌云河郡城三十年来,还是头一次遇到你这等冥顽不灵的角sè!”

他满脸杀机,须发怒张。

秦枫也激动大叫:“父亲,早说了就不该给这混账面子,必须杀之而后快!”

铛!

苏奕轻轻一敲剑身,一缕清吟响彻。

他抬起头,看着天穹yīn云,轻声道:“天要下雨,人要送死,谁若是阻拦,便是大煞风景。”

说着,他收回目光,迈步上前。

一袭青袍飘曳,虽孤身一人,却似有莫大威势,让得在场其他人等无不心神压抑。

“在场诸将士听令,杀了此狂徒!”

秦闻渊厉声大喝,若雷霆般响彻校场之中。

“杀!”

“杀!”

“杀!”

驻守在校场四周的兵卒,皆轰然应诺,声浪滔天。

仅仅是那等铺天盖地的气势,便让在场众人再也坐不住,纷纷起身,躲避在远处。

“父亲,这……”

袁珞兮有些焦急,不等她说完,就被袁武通一把拦住胳膊,躲在远处。

“丫头,安静看戏就好,真需要我帮忙时,自不会袖手旁观了。”

袁武通眸光深沉,涌动慑人的冷电。

他看得出来,苏奕根本不在乎把事情闹大,他要杀人时,才不管你的身份和权柄有多大!

而他既然敢在此时动手,自有所依仗!

“放!”

一声暴喝响彻。

就见足足一百名兵卒手握臂弩,扣动扳机。

一连串风雷般的尖啸响彻,密集若暴雨般的箭矢如刺破长空的乌光,裹挟凌厉无匹的锋芒,朝苏奕一个人射去。

那等一幕,足以让宗师都心惊,不敢撄其锋芒!

远处高台上,秦闻渊冷眸如电,既已动手,他就变得冷静而淡漠,看向苏奕的身影就如盯着一个死人。

今日他之所以选择在青鼎校场召见苏奕,就早已做了最坏的打算。

此地有精锐兵卒三千,有郡守府一众高手!

更何况,他自身还是一位足以傲视云河郡城的武道宗师,手中更早已准备有诸多底牌!

本以为这些都用不上。

可现在,他已顾不得那么多了。

——

ps:感谢“许昌根”等童鞋的打赏捧场~

感谢“逆魔道士”、“过客”两位老兄弟的盟主赏!

目前累积欠下4个5更爆发,痛并快乐的想哭,压力好大啊啊啊~~

第五更稍晚,我不会告诉你们,就在今天下午我忍痛删了快一章的打斗情节……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八章 斯人若谪仙 只应天上有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