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我入凡尘 砺心如锋

文解元姿态摆得很高,咄咄逼人。

苏奕目光一扫庭院,见一切并未遭受破坏,这才随口说道:“昨晚发生的古怪事情的确有不少,不过……与你何干?”

文解元眉头一拧,好笑道:“苏奕,你这废物赘婿才当了一天杏黄医馆的掌柜,脾气就变得这般大?”

那些护卫也都跟着冷笑起来。

作为文家的人,这一年来,谁不清楚苏奕何等窝囊和不堪?

都根本没把他放在眼中!

文解元语气不屑,继续开口:“或者说,你以为灵昭堂妹当了宗师弟子,你这个便宜丈夫也有了出头之日?”

“不怕告诉你,我就是在这里把你弄死,灵昭堂妹也不会替你报仇!”

说罢,他看向苏奕的眼神都已带上怜悯之sè。

苏奕神sè愈发平淡,忽地说道:“你认得吴若秋?”

文解元目光骤然一凝,道:“你昨晚见过这游方道士?”

“果然,这庭院中的问题,你和你父亲应该早已清楚,若换做其他人昨晚居住在此,怕是早已没命了。”

苏奕明白了过来。

文解元沉默片刻,忽地笑了,眼神带着异sè,“苏奕,你本该在昨晚就死掉的,不过现在也不晚。”

他抬手一挥,声音冷酷淡漠,“把他杀了!”

“是!”

庭院四周,黑衣男子等护卫领命,皆迈步上前,朝苏奕围拢过去,一个个眼神冰冷,眉宇间杀机萦绕。

“姑爷,对不住了!”

锵!

一个身材低矮壮硕的男子拔出一口寒铁短刀,脚掌猛地一踏地面,身影如离弦之箭,从后方朝苏奕背心捅去。

短刀划出一道笔直的匹练锋芒。

势若奔雷。

苏奕身影不动,手中剑鞘蓦地后击。

短刀只差半尺就要刺入苏奕背脊时,矮壮男子的胸膛却先被剑鞘击中。

喀嚓!

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击,却透发出霸道无比的凿劲,矮壮男子胸腔骨骼碎裂,塌陷下去,发出吃痛大叫。

不等他反应,剑鞘蓦地掀起,狠狠砸在他的脖颈上。

砰的一声,这个有着搬血境“炼肉”层次的精悍护卫,直接被砸跪在地,颈骨断裂,头颅软绵绵地垂下,彻底没有了呼吸。

刹那间,剑未曾出鞘,苏奕头也没回,便击杀背后之敌!

众人皆悚然。

“这废物竟恢复了修为!”

古井一侧,文解元脸sè一沉。

一年前,青河剑府外门剑首苏奕修为尽失,以废人的身份入赘文家,这是广陵城人所皆知的事情。

可现在,苏奕举手之间,便杀了一位搬血境人物!

“一起上!”

黑衣男子冰冷出声。

他是这一众护卫首领,身影高瘦矫健,眸中精芒流窜,浸淫“炼筋”层次多年,战斗经验极丰富。

说话时,他率先出动,手中一柄三尺铜锏扬起,劈打而下。

嗤!

凌厉的劲风撕裂空气,发出刺耳尖啸。

其他七个护卫持着斧、钺、刀、叉等兵刃,在同一时间悍然出击。

仅仅从他们身上弥散出的肃杀气息,就能看出这些护卫一个个都是狠茬子,久经杀伐。

被这般围拢之下,苏奕目光却看向了手中之剑,轻声自语:

“也罢,今日便以这些人的血,为你洗礼。”

声音还在回荡。

锵!

刹那间,一道锋芒乍现。

若夜sè般空灵剔透的黑sè剑身带着一丝丝淡淡的紫sè光辉,于虚空中扬起,剑吟清越,如若渴望饱餐热血的呐喊。

剑名“尘锋”。

取“我入凡尘,砺心如锋”之意。

铛!

黑衣男子挥动砸来的三尺铜锏,被尘锋剑扫中,咔嚓一声,铜锏如豆腐般被削断成两截。

那剑锋太过锐利霸道!

一剑之下,黑衣男子握着铜锏的右手都被斩掉,鲜血从断腕处迸射如瀑。

滚烫鲜红。

他发出闷哼,骇然倒退。

也就在此时,他看到了血腥无比的一幕画面——

就见苏奕袖袍鼓荡,手握长剑,行走顾盼之间,如若谪仙,于刹那间连续出剑六次。

斩、刺、挑、划、崩、劈!

每一剑,皆迅疾如风、侵袭如火,恣意飞洒中,有一种飘忽如电,快如流光的缥缈之感。

那一瞬,苏奕的身影就像一道肆意扶摇九天的风。

砰!

一名护卫咽喉出现一个血窟窿,瞪大眼睛,躺倒在地。

噗!

另一名护卫头颅被斩落,抛空而起,脸上兀自残留惊恐。

紧跟着,一串密集的碰撞和沉闷声音响起,就见其他护卫或被劈杀、或被削断脖颈、或被划破胸膛……

鲜红的血水就如一蓬蓬烟花,凄美血腥,绽放于庭院虚空之中。

当苏奕收剑、顿足。

在场之中,除黑衣男子和古井一侧的文解元外,其余人等皆毙命于地,血流成河。

一切皆在须臾间落幕。

恰似惊雷乍现,就归于寂静之中!

再看苏奕,神sè淡然如旧,他拎剑于手,随意而立,如夜sè的剑锋兀自有残留的血珠一滴滴滑落于地。

其伫足之地,七具尸体横七竖八倒在血泊,画面血腥。

“这……这是什么剑术?”

黑衣男子骇然失sè,心神恍惚,瞳孔尽是惘然,完全被震慑。

远处的文解元也被惊到,浑身一哆嗦,惊怒交加,脸上已尽是难以置信。

“以杀养剑,则凶气重,以血淬剑,则煞气重。以道心砺剑方为上上策。不过,尘锋剑虽又一丝灵性,却毕竟是凡器,沾染凶煞之气倒也无妨。”

苏奕看了看手中封尘剑,而后目光看向远处的文解元,淡然道,“堂堂文家子弟,为何却不敢上前一战?”

文解元浑身发寒。

他只是搬血境炼肉期修为,且自幼锦衣玉食,哪经历过这等血腥场面,早就被吓蒙了。

“少爷,快走!”

蓦地,不远处的黑衣男子厉声暴喝,他手中多出一柄强弩,对准了苏奕。

嗖!

一道箭矢爆射而出,快若闪电,锋芒刺骨。

苏奕身影微微一侧,箭矢险之又险地从他脖颈三寸之地掠过,砰的一声插入远处围墙上,迸溅一捧石屑,墙上都被凿出一个深坑。

可见此箭力道之霸道!

趁此机会,文解元已反应过来,第一时间朝庭院外冲去。

黑衣男子端着强弩,以左手不断拉满弓弦,扣动扳机。

嗖!嗖!嗖!

尖啸如潮,一道道锋利的箭矢掠空,朝苏奕射去,密集如雨。

苏奕不退反进,身影闪烁腾挪,揉身前行。

他已是搬血境炼筋层次的修为,起如箭、落如风,身体灵活无比。

这时候纵然行走在箭雨覆盖之下,也显得从容自若,每每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那一道道奔袭而至的箭矢刺杀。

几个眨眼,苏奕已毫发无损地来到黑衣男子身前。

“姑爷你这么做,只会害了你自己!”

黑衣男子厉声大叫,他弩机中的箭矢已用光,面对近在咫尺的苏奕,不禁露出绝望之sè。

强!

太强了!

让他这等炼筋层次的角sè,都感到发自内心的恐惧和无助。

“你忠心救主,倒也值得称许,我便给你个痛快。”

说着,苏奕手中尘锋剑一闪。

噗!

黑衣男子胸膛被刺破,心脏碎裂。

临死,他都不敢相信苏奕下手会这般干脆利索,似乎完全不在乎这么做会带来的严重后果。

噗通一声,黑衣男子身影软倒在血泊中。

苏奕的目光则早已看向另一个方向。

文解元已逃到了庭院大门处,仓惶如丧家之犬。

苏奕哪可能让他逃掉了。

他脚尖一挑,地上一柄短刀翻空而起,落入掌中。

而后,他臂膀骤然发力,抬手一掷。

唰!

短刀如箭矢似的掠过虚空,快若迅猛雷霆,狠狠插入文解元背部。

巨大的冲击力,带着他身体狠狠撞在庭院大门上,而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眼前直冒金星。

身上的剧痛和心中的恐惧,让文解元都快要崩溃。

“早知道,就不让他们锁上大门了……”

文解元面露绝望之sè。

可就在此时——

庭院大门却被从外边打开了,一群身影出现在庭院外。

为首之人身体昂藏如山,披着戎装战袍,眸光开阖时,如冷电流转。

正是城主府禁卫统领聂北虎。

“聂大人救命!”

原本绝望的文解元,此刻却激动狂喜无比,大声呼救,像将要溺死之人抓住一根稻草。

“这……”

聂北虎目光一扫庭院,不禁被那满地的尸体和鲜血惊到,脸sè骤变,倒吸一口凉气。

聂北虎身边,跟着黄乾峻和一众城主府禁卫,也同样看到了血腥无比的一幕,一个个都被惊到,浑身紧绷。

而后,所有目光都落在了孤身立在庭院中,手拎长剑的苏奕身上,心绪无法平静。

谁还能看不出,这一切皆出自苏奕的手笔?

“聂大人,快,快抓了苏奕这恶贼,他猖狂行凶,杀了我一众扈从,还要把我也杀了!”

文解元急促大叫,满脸的怨恨和亢奋。

前些天文家老太君寿宴上,他也在场,目睹了聂北虎和城主傅山一起赴宴的一幕幕。

这让他下意识认为,聂北虎既然和文家交好,必会为自己撑腰。

可接下来一幕,却让文解元傻眼了。

就见聂北虎神sè忽地一整,朝苏奕拱手行礼道:“聂某救驾来迟,还望苏公子恕罪。”

“聂大人,你……你怎么……”

文解元简直如遭雷击似的,瞠目结舌,神sè呆滞,惊得都说不出话来。

聂北虎神sè淡漠,根本就不理他,视若无睹,只将目光看向苏奕,一脸的敬重。

苏奕眉头微皱,却把目光看向了黄乾峻,“是你请聂大人来的?”

黄乾峻浑身一僵,听出了苏奕语气中的不悦,额头冒出一层汗水。

他本打算解释一番,可最终却只低下头,苦涩道:

“是。”

————

PS:宣布一件事,评论区选“莲心”妹纸当圈主了,撒花鼓掌。

看网友对 第三十九章 我入凡尘 砺心如锋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