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十一章 宁采臣

第十一章 宁采臣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哎呀~”

  “嘭!”

  宁风的双手推开门扉,两扇门张开不足三寸距离,从内里就传来压低的叫声,还有重物落地响动。

  下一刻,两扇门荡开,宁风快步踏入。

  对面,一个书生打扮中年人,长相清秀,留着几捋一看就颇为爱惜的胡子,正挺直了胸膛,满脸严父状地看过来。

  这就是宁风的父亲,有一个很出尘的名字——宁采臣。

  初次知道自家父亲名字时候,宁风很想问一下,是否认识聂小倩,燕赤霞,不行到过兰若寺也成啊。

  很明显这是不可能的。

  宁采臣小时候家境富裕,一心读书,还专读闲书,自娱自乐是够了,生计什么的自是从来没有沾过。

  偏生他手面又大,于是理所应当的,在宁风祖父母过世后,家业败得其快无比。

  好吧,宁风承认,这其中也有他一心求仙,老父一应纵容,山海一样的银钱全便宜了骗子有关。

  后来若不是一个骗子良心不安,好心地指了条明路,他们父子两人带着不多的财产搬到这朝阳镇,又运气不错地进入太阳神宫外门,宁风的修仙之梦早就泡汤喽。

  “父亲,我回来了。”

  宁风躬了躬身子,然后伸手指了指宁采臣衣服下摆,问道:“那个……你不疼吗?”

  宁采臣低头一看,膝盖往下,尘土沾满,跟地上的痕迹一样一样的。

  “疼~”

  宁采臣见瞒不住了,眉毛拧成麻花状,双手直揉膝盖,龇牙咧嘴喊疼,刚刚绷脸上的严父状顿时装不下去了。

  “哎~”

  宁风叹息一声,上前搀扶住宁采臣,到破败院落中一张石桌前坐下。

  扫了一眼石桌上东西,宁风就明白了。

  上面一壶酒,一盘豆子,一碗用了一半,半生不熟的米饭,碗筷凌乱。

  毫无疑问,刚刚听到的响动,便是宁采臣慌乱地站起来,要出门迎接,直接摔了个大马趴,又麻利地爬起来作严父状。

  这就是宁风的父亲——宁采臣。

  “我儿啊,你入了太阳神宫?”

  宁采臣神采飞扬,连脑门上瘀青看上去都形状可爱,不过中年就带出皱纹的脸上笑得灿烂。

  “父亲,你知道了?”

  宁风给父亲倒酒,微笑地问道。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宁采臣眉飞sè舞,看那雀跃的样子随时有可能蹦起来,嗯,再跌上一跤。

  宁风连忙扶住,生怕再闹出什么意外来。

  “镇子上的林虎三天前就回来了,一家人脸臭得跟所有人都欠了他们钱似的,小风你没回来,为父还猜不到吗?”

  宁采臣得意洋洋,就差在脸上写着“来夸我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端详宁风额上系着的太阳巾,啧啧赞叹:“不愧是我儿,看着就是比林虎那斗败公鸡样神气。”

  宁采臣口中的林虎好歹在太阳神宫外门呆足了三年,这外门太阳巾自也是有的,同样的东西,有何神气不神气的?

  宁风自不会在这个时候坏自家父亲兴致,微笑听着便是。

  “咕噜~咕噜噜~”

  宁采臣还要再说,肚子却咕噜噜叫了起来。

  顿时父子两人的目光一起集中到他老人家五脏庙处。

  宁采臣老脸一红,讪讪然道:“那个……,米饭不是煮不熟,就是煮焦了,咽不下去。”

  这会儿哪里还有眉飞sè舞样子,一个中年男人,神情可怜巴巴的。

  宁风叹了口气,倒不头痛,他习惯了。

  自从家业败落后,这三餐一应琐事,包括扫洒在内,一直都是宁风这个当儿子的在照顾父亲。宁采臣不是不想帮忙,只是帮了几次倒忙后被宁风坚决地拒绝了。

  “父亲稍待,儿子去去就回。”

  宁风站起来,话说完,揣了银钱就出门去了。

  宁采臣习惯成自然,冲着宁风背影嚷嚷着:“今日是个好日子,切块鱼头,对,再弄只老母鸡炖汤,为父这几日口淡……”

  小半个时辰后,夕阳斜照在破落院子里,余晖如水般流淌过院中两间破旧老房,再爬过主房外的大水缸,最后落在院中石桌上。

  不大石桌上摆得满满的,鱼头豆腐汤,各种菜肉,旁边还架着个炉子蹲着鸡汤,香气滚滚而出。

  宁采臣对自家儿子手艺骄傲得不行,逢人就吹他是厨道圣手,无师自通,别人听烦闷了又不好反驳。谁家孩子十岁不到的年纪就能煮一桌子不逊sè大厨手艺菜肴,将老父照顾得妥妥帖帖的?

  他再怎么吹嘘,别人只能听着。

  宁采臣赞不绝口,手上动作不耽搁,嘴巴吞咽很利索,转眼间杯盘狼藉,天知道过去几日他是怎么就着豆子咽半生不熟米饭的。

  “父亲,四天后,儿子就是太阳神宫正式弟子了,你不用再那么节省。”

  “若是儿子不在,父亲尽可寻那好吃的点买,银钱再不是问题了。”

  宁风耐心等父亲吃完,看着他眼睛认真地说道。

  宁采臣少年锦衣玉食,养成嘴刁无比习惯,纵然五体不勤,连个饭都做不好,却真是没吃过什么苦的人。

  为了自家儿子梦想,宁采臣他散尽家财,尚且不够,能有些卤水豆子下些酒饭,便算是奢侈的了。

  难为他不以为苦,始终是嘻嘻笑笑,就是扮不来严父样子。

  “好好好。”

  对儿子的话,宁采臣漫口应着,伸长脖子,咽了口涎水问道:“鸡汤好了吗?”

  “……”

  宁风摇头,起身,向着自家房间走去。

  “父亲且稍待,儿子更衣便会,到时火候正好。”

  入得房间,宁风一眼扫过,见被窝凌乱,好像有人在上面打滚一样,稍稍皱了皱眉头,便打开衣箱,取出一套书生服来。

  他们父子两人,本就是书生出身,家中常备的都是如此衣服。

  换上书生打扮,宁风感觉了一下,不由得一笑:“本来自小习惯,也就当普通衣物,怎么魂境里走一遭,穿上去感觉竟然不同了。”

  他摇了摇头,走出房门,外面宁采臣等得脖子都酸了。

  鸡汤滚滚,浓香扑鼻,确是诱人。

  宁风施施然上前,盛了一碗,稍稍吹了吹,递到宁采臣面前。

  待他三下五除二吃完,拍着肚子喊饱,宁风微微一笑,看着宁采臣的眼睛,道:

  “饭也吃了,父亲,现在你可以说说了吧?”

  “说什么?”宁采臣一脸茫然。

  “谁干的?”

  宁风神情严厉,伸手一指宁采臣头上瘀青。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一章 宁采臣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