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十章 衣锦还家

第十章 衣锦还家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

  过去的三天里,浅葱sè服饰的侍女送了多次饮食过来,每次都没能进入房中,只是听到里面宁风用匆忙的语气说“放那吧”。

  一天是这样,两天是这样,三天还是这样。

  每当侍女们送来饮食,收去狼藉空盘的时候,往往都会看到有金光从房门的罅隙里流淌出来。

  ——水一样的坚韧,顽强地透出来。

  她们能在太阳神宫核心处充当侍女,当然也不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真要论起来,现阶段宁风这些刚刚成为正式弟子者,怕还不是她们任何一个的对手。

  看到这一幕的侍女暗暗赞叹,这位新晋弟子真是努力啊,天赋也是了得,竟能坚持一日两三次的修炼。

  只是……,为什么非得选在饭点呢?

  浅葱侍女很是郁闷,还想着趁着难得机会,与这位怎么看都大有前途的神宫弟子多多接触,,未来也好托庇其下,得到帮助。

  区区三天时间,据说就有不少侍女跟新晋弟子约好了,等他们通过扶摇会正式入门,有开府之权时候,就把她们招去服侍。

  相比之下,负责服侍宁风的侍女,怎一个幽怨了得。

  争分夺秒,在九死境和药师琉璃中来回冲刺的宁风,自然不晓得他还什么都没做呢,就让人幽怨上了。

  三天的时间,眼看就要走到尽头。

  水晶沙漏里只剩下一小戳的沙砾,肉眼可见地在下降,减少。

  静室当中,金光正浓。

  “轰~”

  一声轰鸣,震动在宁风的脑海中,下一刻,波及他全身,一身衣衫波动如水纹,似有一股澎湃之力由内而外,在不住地排散开来。

  同一时间,整间静室大放光明,无数的光点凭空浮现,如蜂鸟扑向百花丛中,争先恐后地涌入宁风体内。

  金光如水而流转,宁风静静地坐在蒲团上,一身皮囊散发着琉璃般光泽。

  “身如琉璃,内外明澈!”

  “药师琉璃经,终于小成!”

  宁风睁开眼睛,面露欢喜。

  三年外门,除去扫洒、砍伐之类磨练心志、体魄的功课外,其余一概不修,专攻的就是这么药师琉璃经,到了今天,终于达到经文中身如琉璃的小成境界。

  再往后自有佛门大法蕴含其中,却不是太阳神宫弟子会去修炼的。

  他们闹出大干戈,为的就是这夯实根基的一步,铸就——琉璃体!

  “外门三年,三千六百余人,最后只有百人有资格参加洗神劫。这百人里,绝大多数都已经铸就了琉璃体。”

  “我这个资质,嗯,中平罢了。”

  宁风有些庆幸,有些欢喜,“原本还以为经过扶摇会,拜入神宫哪一脉后,还得丢人无比地老老实实把琉璃体修成,不曾想赶在这个关头,成了!”

  他的药师琉璃经,本就距离身如琉璃境界只有一步之遥。这一步,按正常修炼,怕是得个把月的功夫,现在竟然在三天之内就修成了。

  这里面有不堪回首的不眠不休,有这间静室里堪称奢华的条件,归根结底,是——

  “九死心境!”

  “果然神妙无比!”

  宁风悠然神往,“我这还是尚未将其彻底悟透,若是能达到大成地步,不知道又是怎样的风光?”

  “嗯?什么味道?”

  宁风忽然抽了抽鼻子,隐隐地闻到静室中有一股淡淡的味道在浮动。

  他抬起袖子,扯了扯领口,低头一闻,恍然大悟。

  “是我身上的味道。”

  “原来,铸就琉璃体,脱胎换骨,是这个样子的。”

  过去三年中,宁风想过很多次铸就琉璃体后会是什么样子,传说中的脱胎换骨是排出一堆污垢,还是狂跑多次茅厕?

  他没想到竟然是这个样子。

  “龙脑一般的气息。”

  宁风轻易地判断出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好闻味道是什么了,如最顶级熏香,又带着青草般清新,干净如最纯净琉璃。

  “三天了……”

  他从床上站起来,舒展开筋骨,心想:“是不是可以离开了呢?”

  “也是时候,回去看看了。知道我成功拜入太阳神宫,父亲他会很高兴的吧?”

  想到自家这辈子的这位父亲,宁风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他不在的日子,没人照顾,父亲日子过得还不定怎样凄惶呢。

  宁风想着如何去询问是否可以离开呢,一个刻意压低,生怕惊扰什么的女子声音,从门外传来:

  “奴婢奉命而来,请公子赐见一面。”

  宁风一听声音耳熟,不正是那天领他前来此处的浅葱侍女们,她长得什么样子来着?

  “进来吧。”

  宁风一边想着,一边应声。

  静室房门推开,侍女捧着一个托盘,上面用锦缎盖着,看不见放着是什么东西。

  因为之前的念头,宁风不自禁地多看了浅葱侍女几眼,总算是记住人家长什么样了。

  侍女察觉到他目光,嫣红爬满脸庞,坚强地挺着天鹅般的脖颈,任凭他看。

  “真容易脸红。”

  宁风没心没肺地想着,拱了拱手道:“多谢姑娘这几日辛苦。”

  侍女脸蛋依然红扑扑,多少流露出幽怨来,要是眼睛会说话,妥妥的是这么一句:早干嘛去了?!

  这都第三天了……

  侍女幽怨归幽怨,到底不敢耽搁正事,将托盘送到宁风面前,说道:“禀公子,这是执事殿派奴婢给公子送来的。”

  “执事殿还说,三日已至,公子可自行决定行止,只要莫误了四天后的扶摇会便是。”

  说完,侍女很期待地看着宁风,就想听到他说一句“我就留这”之类的,好歹多些相处的机会。

  宁风压根没注意到她目光,径直掀开锦缎,入目是一条银白sè的缎带,呈环状,约莫两尺长短。

  缎带上流转着白光,仿佛是最上等的丝绸,能分毫不差地反射每一缕的阳光。

  “外门太阳巾。”

  宁风饶有兴致地拿起,当着侍女的面,缓缓地系在额头上。

  原本就是一个干净明澈少年,系上银白sè的太阳巾,既是儒雅,又添了几分飒爽。

  “外门太阳巾,但凡在外门修业满三年的弟子都会发放,作为神宫外门之凭证。”

  “这种银白太阳巾虽不如扶摇会上由诸峰山主亲自佩上的金sè太阳巾,有着各种玄妙用处,却也不是凡品。”

  “这里面封存着一道太阳光术,只有一击之力,又恰好卡在琉璃体铸就后所能承受的极限上。”

  “既是身份之象征,又有防身之用,好东西!”

  宁风脑海里流淌过有关外门太阳巾的资料,同时不忘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只觉得额前暖暖的,好像时刻都在冬日暖阳的照拂下一样。

  “外门太阳巾都如此,不知道真正的太阳巾又是如何?”

  “期待啊!”

  宁风抬头,看到浅葱侍女还在,心里有点奇怪,还是礼貌地道:“劳烦姑娘了。我这里没什么事,你可以下去了。”

  他话说得礼貌,却不能阻止侍女脸上流露出再明显不过的失望之sè。

  “对了,我马上就离开。”

  宁风随口说来,又是一击。

  “戴上这外门太阳巾回去,父亲看到肯定会更高兴,得意地跟街坊吹嘘去吧?”

  宁风心思压根就不在这,浅葱侍女注定是要失望的。

  她瘪着嘴巴,幽怨地离去,至于会不会在背后说“不解风情”诸如此类的话,那就不是宁风所能知道的了。

  他现在,就想回家。

  宁风也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系着太阳巾,悠然下得天都山。

  山脚下,十里外,有朝阳镇。

  安步当车地行来,踏入熟悉的朝阳镇,一路向着家中去。

  越是靠近家门,宁风脚步不自觉地越急,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平日里要走上盏差工夫的路程,今天只用了几十个呼吸的时间。

  身如琉璃的身轻体健是其一,更多的却是——思家心切。

  “我回来了!”

  宁风站在一处破落的小院子外,整了整身上衣服头上太阳巾,脸上不由得浮现出笑容来,推门而入……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章 衣锦还家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