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七十五章 忘川,七夕

第七十五章 忘川,七夕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你的人?”

陈昔微瞥了一眼大呼小叫,狂奔而来的舒百灵,眉眼带出笑意来。

宁风的脸黑如锅底,三年相处,他想不了解都不行,陈昔微这笑,分明是嘲笑。

“是~”

他牙齿缝里迸出来这么个字来,觉得牙根子痒痒。

“舒兄你好,我是陈昔微,宁风的师姐。”

陈昔微亲切,和蔼地笑着,向着跑过来察觉不对脚步有些迟疑的舒百灵打着招呼。

“那啥,俺叫舒百灵。”

舒百灵慌了手脚,抗了一路的老鼠尾巴掉下来砸他脚面上,整张脸都皱成包子褶子,还忍痛不敢叫。

看着这一幕,宁风很有以手捂额的冲动。

“舒兄幸会。”

陈昔微面sè不变,笑容依然亲切温和。

明明苦战一场,险死还生,她身上却看不出半点狼狈,大方地笑着如盛开的花。

对待除宁风外的其他人,她向来如此,完美得无可挑剔。

打过招呼,宁风也实在不想再看到舒百灵手不手,脚不是脚的模样,岔开话题道:“昔微,那只大老鼠是怎么回事?”

陈昔微眉头皱起,带出股怒意,道:“我受师尊谕令,下山行走,第一件事情就是调查一起矿难。”

“矿主是一个依附我们神宫的小家族,早已落魄,族中没有什么像样的修士,若非碍着我们神宫,他们祖传的一个写它,这是一件难得的灵器。”

“灵器?”

宁风有些动容,后面舒百灵这回眼珠子是真掉下来了,这东西只听说过,第一回见到真的。

“这就是传闻中神而存蕴,灵而有性的灵器?”

舒百灵脑袋恨不得从前面两人的肩膀缝隙里钻过去,好生看个仔细。

还不等他将这个注定会被打得满头包的想法付诸实施,宁风已经伸手将金sè手环从陈昔微的掌心拈了起来,入手沉甸甸的。

陈昔微看了一眼手环,继续道:“灵器单纯论威力,不见得就比法器强,只是它们都蕴有其神,其韵,其性灵,又不是法器所能相比的。”

“纯论威力,这件灵器大约只相当于高阶法器的样子,其上神韵,则在一个‘情’字上。”

陈昔微说到这里,微微摇头,颇为遗憾地道:“我发挥不出它的真正威能。”

宁风听得连连点头,凝神望向手中金环。

金环的环身并不圆润,而是带着无数菱形的凹痕,形成无数的截面,从任何一个角度看过去都在闪烁着金光。

“咦?”

他眉头一挑,发现一点奇怪,“这金环怎么与刚才所见……不太一样。”

艰难地从后面探出头来的舒百灵点头如小鸡啄米,他也发现了。

之前远远所见,金环分明是一个完整的圆形,现在在宁风手中的则不然。

金环静静地躺在宁风掌中,它的环身上有一个缺口,缺口两端呈圆球状。似乎是为了方便佩戴而有意如此设计。

这个设计没问题。问题是刚才所见是怎么回事?

陈昔微脸上露出笑容。伸出纤纤玉指,点在金环上。

“刷~”

金光流转,宁风和舒百灵清楚地看到金环随着这一指两端延伸,连接在了一起,形成一个完整的圆形。

“灵力激发,显化本相。”

宁风啧啧赞叹着,将金环递回,顺口问道:“昔微。这件灵器何名?”

他知道一般法器的名字多是以其材质来取,如玄龟蹲,飞鹤羽等等,但灵器则不然。

每一件灵器都是独一无二,连其炼制者都无法复制,故而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名字。

陈昔微的脚步顿了一下,将金环戴回手腕上,摇头道:“它是一件在数百年前就炼制出来的灵器,我却是它的第一任主人。”

“据说数百年前,我们神宫当中有一对师兄妹为道侣。师兄擅长炼器。有一日为行一件大事,诀别师妹。并赠她此宝,此后一去不回。”

夜冷清幽,听着陈昔微道来,不觉间夜似乎愈发地冷了。

不远处就是先前篝火的所在,宁风和舒百灵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

“那位师兄赠宝时候,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做……”

陈昔微顿了一顿,眉头蹙起,她真的很不喜欢这个名字呢,“……忘川!”

“忘川……”

宁风也不喜欢。

在黄泉路与冥府之间,有一条河,浑浊而黄,名之忘川。

其上有桥:奈何桥;其畔有石:三生石。

忘川忘川,奈何桥上一碗孟婆汤,三生七世皆忘。

很悲凉的意境,根植一个“忘”字,若能忘却,又岂是真的铭记?若不能忘又强求一个“忘”,岂不凄凉?

宁风相当之不喜,开口道:“我们给它换个名字吧。”

陈昔微秀气的眉头扬起来,问道:“宁风你有什么好想法?”

本是随口道来,现在陈昔微将取名的任务砸过来,宁风顿时有些愣神。

他抬头望,见夜空之上,有一条灿烂银河,汇聚无数星光,璀璨美丽的让人陶醉。

“昔微,你看。”

宁风伸手一指,指间的尽头是星汉。

“嗯?”

陈昔微止步,两人并肩而立,一起抬头望向浩瀚星空,望向那一条灿烂银河。

舒百灵很自觉地后退,远远地看着他们背影。

“我听过一个传说。”

宁风侧过头来,入目是陈昔微光洁如玉盘的脸颊,心中平静,娓娓道来:

“在久远的过去,未曾地绝天通,天人不曾永隔,有一日,一位上界的仙女下得凡间,爱上了凡间一个放牛人……”

牛郎与织女的故事,改头换面地出现在宁风口中,讲述在银河的凝望下。

“最后,放牛人与仙女,只能在每年里的七月初七,七夕之时,踏着鹊桥相会一面。”

宁风说到动情处,不由得打着拍子,吟唱出声: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夜是静谧的,天地间只有宁风的歌声在回荡。

一遍,两遍……

一开始只有他一人,其后一个女子声音,低声应和。

舒百灵也想出声来着,其词句之美,他这辈子仅见,不过想到那后果,他只能叹息一声,将这个念头烂在肚子里。

星月夜,望着前面两人背影,他忽然有种醉了的感觉,陶醉的醉。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真美~”

陈昔微低声吟咏着,娇美的脸上尽是欣羡与感动。

“你也觉得好,那便叫它:七夕吧。”

宁风伸手点了点金sè手环,看着陈昔微的眼睛说道。

忘川根植一个“忘”字,“七夕”则是蕴含着重逢,纵天人永隔,亦要踏破天路,星汉间相会的寓意。

是忘却,还是重逢?!

“这个嘛……”

陈昔微眼中满是笑意,歪着头,回了三个字:“看心情!”

“呃~”

宁风哭笑不得,有种一拳头过去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昔微,你再考虑下,是忘川,还是七夕呀?”

“我说了,看心情!”

“……”

说说笑笑,渐近此前篝火处……

ps:七夕日,深夜犹码字的东流,祝大家七夕快乐,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纵有不谐,不得已分开,也希望不是“忘川”之“忘”,而是“七夕”之“逢”。

最后,看在七夕日子还在寂寞码字的份上,大家的月票呢?交出来交出来。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七十五章 忘川,七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