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七十三章 吾非公子,飞环流火

第七十三章 吾非公子,飞环流火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且行且止,转眼一日。

在过去一天时间里,宁风和舒百灵之前的疲惫尽数爆发了出来,脚程就有些慢了。一天时间,不过数十里路。

即便如此,天都山太阳神宫,遥遥在望,一两日功夫罢了。

“那边就是天都山脉吗?”

休憩时候,舒百灵各种殷勤,鞍前马后地忙完,坐在篝火前双手抱膝,望着远方黑夜中庞大的影子问道。

“是的。”

宁风坐在他身边,眺望向同样的方向。

在过去一天里,能做到的都已经做了,宁风也不是看不开死活跟自己过不去的别扭,整个人轻松了不少,闲谈中对舒百灵说了很多。

有少年一心求仙,宁采臣倾家荡产也要实现儿子的愿望;有朝阳镇上,神宫外门,骤逢曙光的少年死死坚持怎么都不肯放弃。

“真好啊。”

舒百灵的羡慕怎么都掩盖不住。

“有梦想,能为之努力,有人愿相助,还真的成功了。”

“之后更发现,现实比梦想的还要更好。”

舒百灵眼睛都给羡慕绿了。

“你呢?”

宁风看了他一眼,有些好奇地问道。

这段时间相处,他算是看出来了,舒百灵此人真算是一个人才。学贯百家自是夸张,但对各种门道的确都了解一些,一些偏门的手段,一些冷僻的知识竟也是信手拈来,一身杂碎更是随时能派上用场。

这样的人,自是一个有故事的。

“俺老舒呀。”

舒百灵躺下,以手为枕,喃喃地说着。声音含糊,似是陷入回忆,又如梦呓一般。

“小时候长得丑,出生就让人扔了,吃着狗奶长大的。”

“后来被游方道士拐着到处跑。各种人都见过,各种亏吃过,各种便宜占过,被人鄙视被人侮辱,跪着活到现在。”

“宁公子,你知道我最想要什么吗?”

舒百灵霍地一下坐起来。一双眼睛在黑夜里面篝火之旁,闪闪发亮。

“别叫我公子。”

宁风摇头,纠正道:“我不是什么公子,称‘公子’者,生来尊贵,高高在上。骄傲地昂着头向前,脚下自然有路。

我不一样。”

“我生在普通人家,很小的时候看着家父为我倾家荡产依然求不得一条仙路,我便明白了一个道理。”

他站了起来,眺望天都山脉,任凭夜风吹拂着书生袍,不显狼狈。反倒显得洒脱干净。

“我想要什么,没有人会送到我面前,全都要付出努力,都要为之坚持,纵是匍匐着也要攀登,用自己双手去摘取。”

“无论是大自在大逍遥,还是在这浩瀚人间,纵横时空,留下自己名字,让世上人都知道我曾来过。皆是如此。”

宁风扭头一笑,笑容干净,眼神清澈,道:“攀登的姿势,本就与匍匐无异。不是吗?”

舒百灵怔怔地看着他,咀嚼着话里面意思,稍顷,裂开嘴巴笑了。

“好嘞,宁哥儿。”

宁风点了点头,这个称呼顺耳多了。

一番对话,不知不觉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又拉近了一步。

至少舒百灵是这么想的。

若是不然,之前那么久宁风不纠正称呼,这会儿才郑重其事地,无非是在这之前他舒百灵在宁风看来,依然还只是路人甲乙丙丁,如何称呼又有何所谓?

“差不多是时候了。”

舒百灵将要说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自觉没啥问题了,鼓足勇气正要开口呢,宁风忽然神sè一动,向着另外一个方向眺望过去。

“咦?”

舒百灵既是懊恼,又是奇怪,循着方向望过去,黑漆漆一片什么都没有,不由奇怪。

他正要开口问呢,宁风将食指竖在唇边,“嘘”了一声,道:“注意听。”

“……还真有。”

舒百灵将杂念压下去,沉下心倾听,果然隐约听到随着风飘来声声怪异的叫声。

“吱吱吱~吱吱吱~~”

细碎、凌乱,长短间杂,听在耳中让人毛骨悚然。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不住地接近。

近了,更近了!

宁风和舒百灵脸sè都有些不对,那声音落在他们耳中,于脑海里立刻还原出来这么一副景象:

成千上万者老鼠铺满大地而来,经行处就好像大片灰sè的,会蠕动的灰sè地毯,攒动的都是尖尖的老鼠脑袋。

这一幕太惊悚,两人齐齐摇头,将其从脑子里甩了出去。

“要不……咱……”

舒百灵咽了一口唾沫,支支吾吾说到一半便看到宁风点头,道:“好,咱过去看看。”

话音落下,宁风循着声音源头就过去,留下舒百灵在原地凌乱得风中的篝火一样一样的。

“好什么呀,我……我不是这意思啊……”

舒百灵很想叫出来,他分明是想说“要不咱闪远点的”,怎么就扭了呢?

再闹不明白也得跟上,他只好苦着一张脸,追着宁风的背影过去。

“等……等等我啊。”

舒百灵追得上气不接下气,数十息过去,前面的宁风突然停下了脚步。

“嗯?是她!”

宁风整个人挺直,紧随其后而来的舒百灵能感觉到他气息都不同了,似乎有些……紧张。

“发生什么了?”

舒百灵从宁风旁边凑出去脑袋,向前张望。

顿时,一幅美丽与惊悚间杂的画面映入眼中。

星空下,一个白衣女子,衣袂飘飘,倒飞着纵跃,如一朵白云在飞退。

她面前百丈左右距离处。“吱吱吱”声不绝于耳,“灰sè地毯”不住地蠕动着,过处寸草不生,天知道有几千几万只老鼠形成大军。

“好大一窝子老鼠。”

舒百灵眼睛都要瞪出来了,脱口而出。“这仙女一样的姑娘怎么这么招老鼠?”

宁风听到这里就觉得不对味了,横了他一眼,冷哼道:“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什么叫招老鼠?”

舒百灵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小意地问道:“宁哥儿。熟人?”

“嗯!”

宁风点头。这个白衣女子他再熟悉不过,一曲凤来仪,现在依然环绕在耳旁。

——陈昔微!

现在出现在他面前,被老鼠大军追杀的,赫然就是陈昔微。

“没想到她也下山来了。”

宁风脑子里一个念头闪过,半点深究意思都没有。绞尽脑汁开始想怎么将她从老鼠大军中弄出来。

突然——

陈昔微翩若惊鸿地落地,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

月华如水,洒在她身上,流淌过光洁的脸庞,将她一脸的倔强映照得清晰。

对面,是彼此践踏,无数只眼睛里泛着红光的老鼠汇成大军。汪洋大浪般地拍打过来。

“不好!”

宁风和舒百灵同时惊呼出声,前者一把拽住舒百灵,急促地道:“符。”

“什么符?”

舒百灵一拍脑袋,明白过来了。

他们现在距离对方至少有里许距离,中间还有丘陵起伏,若不是角度绝佳,皓月当空,怕他们还看不到对方。

这种情况下,想要第一时间去到那里,只有一个办法……

舒百灵苦着脸。想劝解来着,看到宁风脸上表情如要吃人,当即半点没有犹豫地把到口话咽了回去,一双手都带出残影来,“啪”地拍出一张符在宁风身上。口中轻叱:“疾!”

“噌”地一下,宁风闪电般冲了出去,直奔陈昔微驻足地方去。

这符的效果面对止步妖时候,他们就验证过来,速度那是快得没话说,就是停不下来……

宁风这时候哪里管停不停的事情,他就想冲上去,并肩作战。

这边一阵折腾,从头到尾加起来就是一两个呼吸的时间,老鼠大军又涌上十余丈距离,与陈昔微间距离已经不足百丈了。

铺天盖地的“吱吱吱”叫声中,一个女子清扬悦耳的声音蓦然响起:

“人间自是~有情~痴~,缠缠~绵绵~永不休~”

陈昔微吟唱出声,左手抚上右手皓腕,徐徐褪下腕上一个金sè的手环,夹在双掌间。

她的动作优雅,不疾不徐,又准准地卡着吟唱的拍子,当最后一个落下,她正好双掌打开,向前迎着老鼠大军推出。

“哗~”

无论是还在远处的舒百灵,狂奔过三分之一距离的宁风,两人同时觉得眼前一花,尽是无数的金光。

“这是……”

宁风定睛一看,发现那散开成漫天星辰,闪烁着耀眼金光的正是那跟金sè手环。

手环离手的第一时间,便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至于无穷无尽,不可尽数。

它们每一个都是一般无二模样,在飞散开来时候,或是横飞,或是竖起,或是斜插……没有一个手环角度是相同的。

无数手环,彼此间无数次地碰撞,每碰撞一次,都会再化生出更多的金环出来,恰应了那一声吟唱:缠缠绵绵,永无休时。

“呼呼呼~~”

陈昔微的身后,一股炽热的风裹挟着点点火光,追上手环,推动其速度,更在每一个手环上燃起如豆火苗。

——太阳真火!

在那一刹那,夜空有星罗棋布,地面有飞环流火。

宁风刹那恍惚了一下,似乎可以想见迎面望去,那又该是何等绚烂的美丽。

“吱~”

尖声惊叫出声的老鼠大军则完全是另外想法。

飞环流火的风暴与老鼠大军正面相冲,倏忽之间,如星星之火燎原,又似油灯掉落到地毯,尖叫声、血肉碰撞声、烤肉声,此起彼伏。

“好厉害!”

宁风眼睛都不曾眨上一下地看完这一幕,亲眼见到铺天盖地的老鼠大军在陈昔微这一击下断根,不由得咋舌不已。

“这就是宝物的威能吗?”

这是宁风第一次看到宝物在修仙者激发下爆发出来之威能的恐怖,这远远不是当日在他家院子里,那件玩具似的绣球所能媲美的。

宁风甚至不能判断,这到底是一件什么级别的宝物?

震撼之余,他稍稍松了口气,至少,陈昔微安然无恙。

陈昔微脸上挂满细密的汗水,深吸一口气,张开、推出的双掌缓缓地合拢。

“嗖嗖嗖~~”

无数的金环飞回,层层叠叠,缠缠绵绵,最终在一双玉手间被压在一起,再摊开又是单独一枚,套回了陈昔微的手腕。

皓腕金环,相映生辉。

“你的子子孙孙都死绝了,彻地鼠,你还不出来吗?”

陈昔微声音清亮,夜空中远远地传了出去……

ps:第三更,我在继续!

身体不太好,有点恍惚,效率下降太多,写得就慢,对不住大家伙儿。

我会坚持的。

继续求月票,距离新书月票榜的上一名,就是那二三十票的事情,咱们冲上去。

以上,泛东流,求月票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三章 吾非公子,飞环流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