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七十一章 谁逮住了谁?(求月票)

第七十一章 谁逮住了谁?(求月票)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来了!”

宁风神情平静,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邪气凛然之大魔头,而是寻常一个路人。

“像看个死人!”

这是舒百灵的腹诽,没有人在意。

“还真是不好逮住你。”

湖中“宁风”笑得越发地邪气,嘴角上翘,明明是宁风的脸,却有一种完全陌生,截然相反的感觉。

俨然是人照镜子,左右之别。

“这两个人,竟然就要在这里决出生死来,真是有些……可惜啊。”

舒百灵很莫名地,心中恐惧担忧什么的情绪暂时被压了下去,浮出来的是惋惜。

这样两个少年人,一个出身天下七宗之太阳神宫,俨然是新一代的骄阳;一个神神秘秘,却怎么看都不像是没有来历的样子。

这样两个人若是给他们足够的成长空间,又是截然相反的性情,怕是能成为一生之敌,棋逢对手,盖棺再论输赢。

在这过程中,不知道当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如何之jīng彩,惊艳了世人。

“可惜……”

舒百灵自己都摇头了。

他心中有数,他所想的情况,怕是永远没有可能出现了。

今天,湖畔,宁风,镜公子,只能离开一人!

这一点,隔着镜子般湖面对视着的两个人,心中亦如明镜。

“过去的四天半时间里,纵然大雨倾盆,跋涉数百里,宁兄你竟然连一片水洼旁都不会出现,让本公子无从下手。”

“这样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镜公子啧啧赞叹。邪魅笑容中有掩盖不住的得意,“不过,你还是被我逮住了。”

“是吗?”

宁风淡淡地应了一声,抬头望望天,再低头看看湖泊。微微一笑,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湖泊吗?”

“咦?”

湖中“宁风”侧着脑袋,他当然不知道。

“此湖非湖,有名月潭。”

宁风在那侃侃而谈,旁边舒百灵看着隔湖对望的两个人,莫名地觉得怪异无比。眼看就要见得生死的两个人,一个在谈湖何名,一个竟然真的在听。

“潭中有泉,泉水应着四时变化,日升月落而出水量变化。盈时,一湖圆圆如满月;亏时。一湖弯弯似月牙。”

“潭水甘甜,盛产鱼雷,然少有人渔猎左近,你知道为什么吗?”

镜公子脸上笑容不知道什么时候消散,随着宁风如数家珍,他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不是他逮到了对方。是对方逮住了他。

这种感觉恰似做客他人家中,无论装饰如何,款待殷勤与否,总感觉浑身不自在,终究不是自家地盘一般。

“愿闻其详。”

镜公子说出口声音依然是宁风声线,只是额外多出了几分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干涩来。

“月潭多鳄,其性凶猛,稍有不察,就是葬身鳄口的下场。”

“故而少有人至。”

宁风淡淡地说到这里,忽对月潭绝口不再提起。只是眺望着满月的月潭尽染之殷红,悠悠地道:

“我宁风初出茅庐,学道日浅,神宫外门三年,亦是扎实根基而已。从来不是什么修行界中人。”

“即便这次天下行走,亦只是当成一个任务,一次行旅,抱着轻松心情,不改书生想法。”

宁风语气中不觉地就带出几分怅然的味道来,好像想起了什么遥远的记忆,声音愈发地显得空灵:“我始终以为,自己还是那个孜孜以求,踏遍青山的书生,孑然一身,有一颗道心,一囊书匮,足矣。”

“一直到遇到了你!”

宁风目光落向湖面,与镜公子对视。

“我才真切地感受到了,我不再只是一个书生,我是太阳神宫,天下行走,我的肩膀上担着为天下生民乞活,降妖伏魔之重任。”

“这担子很重,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压力,第一次感觉到了急迫,第一次渴求力量,第一次那么地想要杀死一人。”

宁风说到这里,稍稍停顿了一下,湖面中镜公子冷冷插口,冰冷得要冻结湖泊的三个字:“然后呢?”

“然后?”

宁风脸上露出笑容,侧着头道:“我只能自己想办法,这是我的责任。若有人死,是因我无能而死,岂能假手于人,又有何面目假手于人?”

“这是你我之间的较量!”

宁风叹了口气,挠着头,道:“我还只是一个书生而已,我没有多少手段,连法术都没有正经学过,所以只能动心思了。”

“相信我,我动了很多的心思。”

“今天,你会留在这里!”

“哪里,也去不了!”

宁风话音落下,恰值风起,湖畔有一株杨柳随风而动,枝梢向着湖泊方向深深地弯下,总让人怀疑风再稍稍大一点,杨柳就会直接折断。

看着这一幕,舒百灵忽然就不怕了。

从宁风的话里面,他感觉双方的形势就恰似这株杨柳模样,突然之间,东风压倒了西风。

宁风,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占到了上风。

虽然,舒百灵到现在还不知道,宁风凭什么将镜公子留在这里。

湖面上,阵阵涟漪,只是没有人能分辨那到底是因为镜公子的心情呢,还是那吹风杨柳之东风导致。

“你就这么有信心?”

镜公子的声音愈发地干涩,之前那种得意不知何时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宁风还是在笑,笑得很干净,很清澈,比起染满了血sè的湖泊要干净一百倍。

他笑着说道:“我发现一个很好玩的事情。”

“刘府前,明明可以用老舒身上镜子开口,你没有;

麻姑镜子落地前,你离开了;

山镜破碎时候,你受伤了。”

“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宁风在笑,镜公子却笑不出来了。

“我猜,只要一瞬间,将镜子毁得干净,你就不仅仅是受伤的问题了吧?”

“天道至公,有法必有破,从没有什么万无一失,更没有什么大法能让人分身万千,镜游天下而无缺憾的。”

“这,就是你法门的缺憾!”

“镜界中的镜公子,是最强之最弱。”

“你说,对吗?”

宁风在悠悠然地道出以上所有的时候,一只手在缓缓地抬起来,如千军万马前,大将军高举臂膀,一经挥落就是万马奔腾,踏碎了苍穹。

湖泊中,“宁风”的形象飞快地开始模糊,就好像有什么惶急地要逃离。

镜公子信了;

他也,怕了。

宁风,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疾!”

宁风轻叱一声,手臂挥落。

霎时间,万丈光芒,从月潭中爆发起来,其光线顷刻之间侵蚀湖泊的每一寸,每一个角落,偌大月潭,真成了一面光亮到极致的镜子。

一个念头闪过的时间不到,一张硕大无朋的符箓形象浮现在月潭上,封禁笼罩整个湖面。

其上金光流转,不尽玄奥,有数不尽的光与热从中迸发出来,滚滚热浪,席卷全湖。

“太阳神符?!”

舒百灵、镜公子不约而同,惊呼出声。

“什么时候?!”

ps:新书上架,新的开始。

求月票支持!

爆发给你看!

以上,泛东流!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一章 谁逮住了谁?(求月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