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六十八章 魔公子

第六十八章 魔公子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什么意思?”

  舒百灵先是愕然,紧接着一蹦三尺高,叫道:“他骗我?”

  那声音,叫一个委屈,若是一个豆蔻年华女子发出来,让人从心到骨头一起软了没问题,换成舒百灵?还是算了吧。

  “哎~”

  宁风叹息一声,以手捂额,对这厮彻底无语了。

  他摇了摇头,不忍直视舒百灵这会儿的表情,望向铜镜,神sè一凝,沉声问道:“玩笑开过了,可以报上名来,尊驾是何方神圣了吧?”

  “宁风”正在镜子中捧腹大笑,完全喘不过气来样子,好半晌才直起身子,憋着笑道:“你这伴当真心有趣,太可乐了,容我再笑会儿。”

  他说得轻松,那头舒百灵脸都绿了,众目睽睽之下,恨不得把脑袋给藏到裤裆里去。

  太丢人了。

  “我果然是太天真了……”

  舒百灵在那忏悔呢,镜中“宁风”笑够了,悠悠然地道:“太阳神宫当代第一个天下行走宁风,你可以叫我‘镜公子’。”

  “镜公子吗?”宁风微微颔首,目光在那面铜镜上凝了一下,若有所悟。

  “你肯定想问本公子为何来找你。”

  镜公子还是一副宁风模样,同样声线,半点没有想改变一下的意思,继续道:“偶然下遇到你,本公子兴致大发,大家都是初出茅庐,正可较量一番。”

  “较量?”

  宁风挑了挑眉毛,摇头道:“没兴趣。”

  “你会有兴趣的。”

  镜公子神秘地一笑,那股邪气挥之不去。

  “哦,愿闻其详。”

  宁风神sè一动,知道对方以如此诡异的方式现身,又大言不惭,言谈举止间无不显露出骄傲、跋扈,丝毫不顾忌他人观感和意见,这样的人物怕是不会无的放矢。

  “看宁兄你行事,怕是太阳神宫有什么人任务交给你吧?”

  镜中人在镜中伸手一指,手指竟然诡异地探出了镜面,在虚空中如点头般连点了两下,同时说道:“按止步妖、悲剧文丑、老桑树的特征,昨日里在下镜游千里,在左近找到了两个合适的目标。”

  “这两个目标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之前造下孽,又诡异地有三日似有外力插手,直至今日未曾再有人伤亡。”

  “等等,他的意思是?”

  宁风脸上终于sè变,隐约把握到了镜公子话里面意思,更要命的是以这个人浑身流露出来的邪气,他的做事方式怕不是什么好路数。

  两人说话间,铜镜前地面随着那根探出镜面手指的两下虚点,拱起两个小土堆好像两个坟头,继而“轰”地一下炸开,泥土飞溅。

  宁风穷极目力望去,透过溅起的土尘,清晰地看到了两个土堆下面到底是何物了。

  左边土堆里拱起的是一个狭长棺材,宽仅仅寻常棺材一半,长还有过之,看上去古里古怪的;

  右边则是一只死猫,四肢大张开,看上去憨态可掬,即便是尸体都让人觉得很可爱的样子。

  这两样东西太古怪,一出现就吸引了宁风的目光。

  他正沉吟着呢,舒百灵终于缓过劲儿来,羞愧什么的,对他来说就是浮云,神态自若地附耳说道:“宁公子,那只死猫不知道是何来历,左边那个我知道。”

  “那棺材形制为何如此?”

  宁风瞥了一眼舒百灵,果不其然,看到他挺着胸膛,很是得意样子,顿时放心了。

  一般这个时候的舒百灵还是很靠得住的。

  “这证明里面埋的是小于十二岁之孩童,亦或是侏儒。”

  舒百灵指指点点,很有把握地道:“十之八九没错了。这里面隐含着埋葬者的祝愿,希望埋在里面那个下辈子长得高些,所有才把棺材弄得狭长无比。”

  “原来如此。”

  宁风立刻就信了,这么一说就解释得通了。

  “呦,这好骗的倒还是有一点用嘛。”

  镜公子极有耐性地等舒百灵咬完耳朵,以一脸赞叹的表情说出这句话来。

  话音刚落,舒百灵就觉得全身上下,哪一个地方都不好了。

  这怎么说话的?

  什么叫好骗的?什么叫有一点用?

  只是莫名地,舒百灵隔着一面镜子依旧感觉到浓浓的威胁,不然早就蹦跶起来,破口大骂了。

  至于他是不是在肚子里面腹诽了镜公子上下十八辈的亲人,宁风和镜公子显然都没有在意的意思。

  镜公子隔着镜子,指着狭长棺材和死猫说道:“这棺材里面是一种名叫化生鬼的鬼物尸体。”

  “此鬼唯十二岁以下孩童夭折方会形成,专好哄骗年纪相仿孩童玩耍,成人则压根看不见它。”

  “这只化生鬼出没处,此前月余,该村中有七个孩童走失,再不见踪影。”

  宁风听到这里,眼中闪过厉sè。

  如此鬼怪,专下手孩童,殊为可恶。

  他已经无心去想这只化生鬼生前可有冤屈,可曾受过什么苛责,如何而夭亡等等,造下这等杀孽,那些都不重要了,也不能成为理由。

  “本公子懒得守着等它现身,便以镜法尽夺村中少年之神,只留下一人不动,再候其左右,果然发现此化生鬼。”

  “寻到其埋骨之处,开棺戮尸,灭之。”

  “之前失踪之孩童尸骨,亦在棺中被本公子发现。”

  镜公子说得很平淡,惟独在提及引诱化生鬼现身这一点上,流露出少许得意。

  宁风则不然。

  听到过半,他脸sè黑如锅底,开口时候带出几分怒意来:“镜公子,那些被你夺神的孩童呢?”

  “孩童?”

  镜公子似乎很是错愕了一下,顿了顿恍然大悟般道:“哦,想起来了,本公子没有多理会,他们现在应该还在镜界当中吧?”

  “等本公子得暇,再将他们炼制成镜奴,正是好教养一番的年岁呢,多谢宁兄提醒。”

  “什么?”

  宁风面沉如水,望向镜公子的目光中有掩盖不住之冰冷。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不是所有孩童都有亲人能倾力照顾,每耽搁一日,都会有孩童因饥饿、失水、庸医等原因而死。”

  “他们之死,等于都是死于你手。”

  “你一人所杀,胜过化生鬼无数。”

  宁风说到这里,还不及说出劝告放生之言,镜公子就不耐烦地摆着手道:“宁兄你是仙门中人,就莫效那些私塾先生说些大道理了。”

  “本公子魔门中人,最不耐烦那些。”

  “再说这猫妖吧。”

  镜公子兴致勃勃,也不管宁风面沉如水,继续道:“此妖最是好玩,生前为猫,颇得人喜欢,后该家人因故遗弃之,流浪野外,又为无知孩童,虐杀取乐。”

  宁风暂且压下怒意,听镜公子道来,越听越是皱眉。

  有如此遭遇,那头猫妖怕是怨气冲天,若是为祸决计不小。

  “它不知道有何机缘,弥留之际竟是yīn神出游,附体其他野猫,还掌握了一种猫瘟之法,只要为其猫爪所伤者,哀嚎三日而死,死前习惯如猫,最是嗜鼠。”

  “它最喜欢的是汇聚野猫,互为凳子,攀爬成人形,再笼以黑袍,行走在夜下镇子里。”

  “只要不掀开黑袍,无论从哪个方向望去都如人一般,真假莫辨。”

  “遇到独行者,此猫妖便亮出本相,惊吓对方,同时以猫爪乱抓,让对方染上猫瘟,此前镇上多有此遭遇者,至夜下无人敢行走。”

  “此猫妖变本加厉,将猫瘟传遍了全镇的猫身上。那些猫儿伤了人,固然没有它亲自出手那么猛烈,依然足以取人性命。”

  宁风听着镜公子说到这里,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猫瘟与狂犬病相差不大,一样的口爪传染,一样的发病无救,只是猫瘟连潜伏期都没有,更为可怕。

  以镜公子的行事方式,宁风隐约能猜到他会如何处理此事,哪怕下意识地不想深想,依然有不寒而栗的感觉生出。

  “本公子不耐烦引诱、辨别,查其来龙去脉那等麻烦,索性以镜法祸乱全镇猫类心性,使其尽发狂躁。”

  镜公子又露出了与之前类似的得意神情,似乎为自己能找出与宁风不同的处理方式而得意,“全镇居民,为猫袭击,岂有不还手的道理?短短一日间,全镇猫类几乎死绝。”

  “没有猫类可以凭依,就如一颗沙子从沙漠挪到了碗里面,再明显不过了。”

  镜公子没有再往下说,宁风也不需要听了。

  全镇的猫尽数死绝,那头猫妖就好像被拔了爪牙的老虎,还不是任人宰割?

  他甚至没有心思去想,如果换成是他来处理此事,会用何等方式来解决?

  宁风脸上尽是勃然怒气,脑海中只有一个画面……

  “全镇的猫尽数发狂,那该有多少人伤于猫爪?多少人染上猫瘟?”

  “为除一猫妖,付出如此代价,死伤如此多的人命,镜公子,这就是你的方法?”

  “你这是草菅人命!”

  宁风不知不觉双手握成拳头,在厉声大喝,在愤怒难言。

  他从来没有这么真心地想要——杀人!

  这是唯一的一次;

  镜公子,是第一个!

  “哈哈哈,你是仙,我是魔,你看不惯本公子正常,本公子也看不惯你。”

  “现在,你的任务,本公子抢了,你注定完不成了。”

  “正好,好好较量一下,看看是你的仙道正确,还是我的魔道正途。”

  镜公子摩拳擦掌,兴奋无比。

  “魔,这就是魔吗?”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身而为人,竟能如此漠视人命,这就是魔?”

  “既然是这样,我懂了。”

  宁风低头,脸上一片yīn沉,在抬起头来,恢复了平静,平静得冰冷。

  “有什么手段,你就施展出来吧。”

  “我在这里,等着你。”

  “哈哈哈哈~~~”镜公子纵声大笑,声音透过镜子传入在场所有人耳中,是那么的张狂,那么的放肆,充满了邪气到让人寒毛卓竖的恐怖。

  下一刻,“啪”的一声,铜镜落地,镜片飞碎。

  一眨眼,整个天地染上了一层说不出的sè彩;

  一抬头,一张硕大无朋的脸浮现在天空,在邪魅地笑。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六十八章 魔公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