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六十一章 狐不祟人,人祟人

第六十一章 狐不祟人,人祟人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呔!”

  舒百灵窜出来,神气活现,“兀那妖狐,还不速速交代,你是如何作祟那刘老庄主,又是如何魅惑的沈家小兔~不,小哥,若有一个‘不’字,真火炼死。”

  这番话出来,先不说作揖鞠躬,苦苦哀求的小狐狸,宁风第一个侧目而视,目光里说不出的古怪。

  “这番话老舒他练习多久了?还真有……味道……”

  宁风赶紧把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脑子里摒除掉,皱起眉头,望向在太阳神光中苦苦告饶的胡月娘。

  一只小狐狸,额上顶着月牙痕,两只前爪子搭在一起,不住地鞠躬,哀求,我见犹怜。

  “月娘本狐妖,性来好血食,人之jīng气大补益,不敌我心求道坚。”

  “奴家僻居此处,就是为了少些**,能强自忍耐,不去伤天害命,免得引来上仙这样的存在坏了修行。”

  “月娘忍得好辛苦,每次有同族来访,看她们修行之易,奴家也曾心生羡慕,但宁可违了本性,忍得辛苦,也不敢造次啊。”

  “求上仙明察。”

  宁风听着胡月娘的话,放眼四周废园荒凉景象,紧皱的眉头略略松开。

  她说的,有道理。

  会僻居在这种地方的妖灵,或许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但出来作祟为祸那么一个小庄子的几率,的确是不太大。

  “真的,找错人了?”

  宁风不由得有些迟疑。

  这个时候,胡月娘显化而出的原形瑟缩着,发出声声哀鸣,再不能为自己争辩了。

  眼看着,再过个十余个呼吸功夫,无论是她的妖丹还是本体,都会在太阳神光当中净化一空。

  宁风看着小狐狸眼中流露出心死般的悲哀,流露出种种的不甘,不禁将手掌攥紧了。

  掌中是犹自流转着光芒的太阳神符。

  此刻,神符的威能尚在他掌控当中,一次激发则妖狐死;收敛控制则又是另外一种情况。

  兴许是看出宁风心有不忍,舒百灵忍不住了,凑过来,冲着胡月娘指指点点地耳语:“宁公子,切切不能手软,人、妖殊途,不管是不是她干的,公子降妖伏魔,便是有功无过。”

  宁风知道舒百灵说得有道理,人族与妖族之间,本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是非曲直本不重要,你是妖,我为人,足够了。

  “只是……”

  宁风缓缓摇头,吐露道:“人、妖殊途没有错,但同一片天地同一个日月下,总有些东西是殊途同归的。”

  “比如:一饮一啄;比如:种瓜得瓜;比如……”

  说到最后,宁风说出的话朴素得与之前截然不同:“……不能让好人,没了下场!”

  舒百灵哑然。

  如果按这么说的话,胡月娘妥妥的算是一只好狐妖了。生而为妖,放着捷径不走,忍着本能渴望,一心只为修行,那种决心毅力他舒百灵自认没有。

  这难度,比起正常男子看到花枝招展的女子而能目不斜视,不起欲念,还要难上一百倍。

  “可是……可是……”

  舒百灵绞尽脑汁,在想着怎么说服呢,宁风忽然一摆手,沉声道:“不用可是了。”

  小狐狸似乎自觉无幸,眼珠子转动着,看遍四周一草一木,那眼神里挥之不去的是眷恋。

  看到这个眼神,宁风下定了决心。

  “摄!”

  他轻叱一声,太阳神光倒卷,猛地将胡月娘的妖丹卷了过来,层层包裹。

  宁风将海纳百川袋中取出一个苍玉盒,飞快地将妖丹连带着其上裹着的太阳神光一起收入法中。

  最后,“啪”的一声,几乎耗尽了力量的太阳神符被贴在苍玉盒上。

  整个盒子,顿时安静了下来。

  纵然力量消耗将尽,只差一点就要化为灰飞,但怎么说都是出自天云子之手的神符,纵然不是做此用途,镇压下胡月娘的妖丹还是没有问题的。

  做完这些,宁风长出一口气,手托玉盒,抬眼望去。

  对面,小狐狸趴倒在地上,眼神黯淡下来,却还不失灵动,只是失了妖丹,一身修为发挥不出来,即便是来一条野狗都能追得她满山跑。

  “胡月娘,我暂且信你一次。”

  “妖丹代为保管,要是证明你所言句句属实,妖丹还你,这次算是宁某人错怪你了。”

  宁风这番话说出来,胡月娘先是大喜,从地上蹦起来,又无力地跌落回去,高高抬起头来,眼中全是欣喜之sè。

  妖丹还她的话,那百年修行,就不会付诸东流。

  再听后半句,她更是不敢置信,第一次听到正道人士降妖除魔,还有错怪不错怪之说的。

  宁风话说完,整个人都轻快下来,决定既下,再不纠结。

  他径直上前,抱起小狐狸,再抬头张望了一下,寻了一个不那么显眼的地方,静静地坐了下来。

  舒百灵刚刚看得目不暇接,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跟上来劝道:“公子,我的宁公子啊,你再想想,好好想想,要是她说谎……”

  “真火炼死。”

  宁风淡淡回四个字,舒百灵险些把自个儿的舌头给咬了。

  这词儿,听着耳熟……

  他也就罢了,宁风怀中的小狐狸浑身毛都炸起来了,不敢瞪宁风,狠狠地瞪视向舒百灵,没错,这词儿就是他整出来的。

  这仇,算是结大了。

  舒百灵在小狐狸针刺一样目光中浑身不自在,尤其是想到之前胡月娘出现时候那威势,觉得极不安全,连忙再撺掇:“宁公子,狐妖狡诈,万一她还有其他手段,这是缓兵之计,那……”

  宁风再次摆手打断,淡淡地道:“太阳神符,我可不仅仅是一张。”

  顿了顿,他意犹未尽,又补充四个字:“真火炼死。”

  宁风说完自个儿笑了,伸手抚摸小狐狸皮毛,触手柔软,温暖,只是怎么在抖……

  胡月娘能不抖吗?这主儿可是染上坏毛病,动不动就真火炼死啊,这说法特别有感觉是吧?很吓狐的。

  两人一狐都沉默下来,各自想着自家心事,看着日落而月升,整个天地都安静下来,只剩下废园子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当是蛇虫之属在活动。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

  宁风没露出不耐烦之sè,反倒是舒百灵和胡月娘都有些支撑不住了。

  一个是忍不住想要再撺掇,除了后患;一个是担心万一没办法证明清白,上仙没了耐心如何是好?

  胡月娘百年以上修行的妖灵,对修仙者来说可是浑身是宝。

  皮毛不错,祭炼祭炼,送给女修不失为好礼物;妖丹更好,炼成丹药,可增修为。

  即便是她一身血肉,如果好好烹制,犹豫百年吸收日月jīng华,血肉中充满灵气,亦是上好没美味加上不错补品。

  当月过中天,双方的忍耐都到了极限时候,一个身影,蹑手蹑脚地潜了过来。

  人影动作小心,没发出什么声音,然而其影子在月光下拖得老长,宁风等人角度又好,想要看不到都不可能。

  那是一个少年人。

  明明还没有长成,却打扮得一身脂粉气,油头粉面,目光闪烁,怎么看都是一个坏得流油的家伙。

  宁风从少年身上收回目光,向着舒百灵瞥了一眼。

  舒百灵多机灵的人,当即会意,凑过来小声道:“宁公子,这小子就是沈寡~~妇家的小兔崽子,一个寡~~妇家多不容易,结果养出这个一个不成器的东西。”

  他那个扼腕叹息,捶胸顿足的样子,让宁风很是怀疑,沈寡~~妇要是在场的话,他会不会把人家搂入怀中细细安慰。

  “看来正戏开始了。”

  宁风点了点头,继续向着废园子里望去。

  沈姓少年轻车熟路地过废园,到了临墙致仕官员园子不远的地方,一处假山前坐下,低声呼唤:“娘子,小娘子,小生来了。”

  一边呼唤着,他还一边左顾右盼,神情紧张又期待。

  沈家少年在此幽会明显不是一次两次的,之前的熟门熟路不提,就是那座假山下都有一块石头早就被拂去了青苔,擦得光亮。

  宁风神sè,顿时有些怪异起来。

  他还记得,先前似乎有路过那块石头,见上面没有青苔还诧异了一下,只是后来舒百灵提出了“引狐香”的法子,他才没有再深究下去。

  宁风依稀记得,石头上似乎还有一些水渍干掉的印记,这会儿记忆浮现出来,立刻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了,脸sè立马不对,庆幸没一时头昏脑热在上面歇脚。

  这石头的用途,分明有些广啊,怕是很多时候,还充当了床榻在使。

  “来了,来了!”

  舒百灵低声地道,宁风怀中的小狐狸耳朵竖起来,眼里面瞳孔皱缩,身子弓起来,摆明怒不可遏。

  少年视线为假山所挡,他看不到,宁风等人却是看得真切,呼唤声刚过呢,就有一个穿红戴绿的女子从一墙之隔地方翻了过来。

  下一刻,她提着裙角,绕过假山,出现在少年前面。

  两人似乎还说了几句什么,隔得有些远,宁风等人便没有听清,紧接着就发生了让他们瞠目结舌的一幕。

  这一男一女说没两句话,女子就跨坐到沈家少年身上,彼此疯狂地撕扯着衣物,竟然立刻就要做那没羞没躁的事情。

  这还了得?

  天上月亮似乎都有些害羞了,扯过一块浮云挡住。

  废园当中,当即昏暗了不少,不过却没有能影响两人兴致,各种亲哥哥亲妹妹的叫声此起彼伏。

  宁风和舒百灵没想到会看到这么一场活把戏,一时怔住了。他们没反应,却恼了胡月娘。

  “狗男女!”

  先是尖锐的狐狸啸声,继而失去妖丹本不能开口的胡月娘竟然口吐人言,最后它在宁风怀中一弓身,化作一道白光窜了出去。

  “啊~~~”

  沉浸在男欢女爱当中的一对,被突然出现的愤怒狐狸给吓呆了,小狐狸明明没有半点修为在身了,还是抓得两人一脸一手的血痕。

  “够了!”

  宁风的声音响起,下一刻小狐狸就被捏着脖子提了起来,在半空中犹自张牙舞爪,似乎对抓了对方一脸花还不满意。

  她气得急了,又不敢反抗,破口大骂:“我苦苦忍耐,你们知道我忍得有多辛苦吗?都不敢出去祟人,你个骚蹄子竟然敢冒我名字,坏我名声,引来大祸,我……我要挠死你……”

  胡月娘想到现在处境,想到百年苦修都不归自己所有,气得口不择言的同时又要动用唯一武器。

  那边沈姓少年和女子早就被会说话的狐狸给吓呆了,闻言扑腾就跪下了,一五一十地交代出来。

  原来,那个女子乃是隔壁致仕老官员的第十九房小妾。老人家年纪既大,妻妾又多,难免就有些雨露不均的问题。

  女子正是如狼似虎年岁,耐不住寂寞,便如墙头红杏,做出了出墙的事情。

  她怕事情败露,少年把不住口风,于是自称是狐,让少年不敢随意炫耀,亦不敢盘根问底,最终惹出事来。

  不曾想,事情没惹出来,却惹来了正主。

  小妾身下土壤湿漉漉一片,还不是传来滴水的声音,真是吓尿了。

  宁风听完,再看沈姓少年面sè青白,眼窝深陷,神情恍惚,不由得摇头不已,叹息出声:

  “狐不祟人,人祟人。”

  “罢了,你们去吧。”

  宁风一表示,这对狗男女跑得比什么都快,少年一溜烟就窜了出去,小妾翻墙连垫脚的都不用,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这么放过他们了?”

  舒百灵有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郁闷地问道。

  “私德有亏,却是你情我愿,与旁人无碍,我们管这闲事干嘛?”

  宁风摇头,想来那沈姓少年经此一事,当也知回头,其他的,就是个人福祸自招,与他无关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松手,小狐狸灵巧地落地,转身后伏在身上,两只小爪子又开始作揖,眼巴巴地看过来。

  宁风哈哈一笑,拿出苍玉盒,揭开耗尽力量的太阳神符,取出妖丹扔了过去。

  小狐狸大喜,蹦起一人高,当空就将妖丹吞了回去。

  舒百灵原本还想再吹吹妖风,煽动一下云云,不曾想宁风如此干脆,连忙把到口的话咽了下去,只是没控制住,还是“哎呦”出声。

  下一刻,妖气升腾,小狐狸重新化作妩媚的成**子模样。

  她冲着舒百灵横了一眼,旋即盈盈下拜:

  “月娘,谢过公子不杀之恩。”

  宁风摆了摆手,还了一礼,歉然道:“月娘你一心修炼,这回却是我等错怪于你,这厢向你陪不是了。”

  “哪里哪里……”

  胡月娘能得回妖丹,已是意外之喜,哪里敢受宁风歉意,慌忙道:“也是小女子失察,不曾想自家隐居之地,竟成了狗男女苟且之所在,担此污名也是应有此报。”

  说着,她感慨无比,庆幸地道:“幸好小女子遇到的是公子这般信人,若是不然,百年修行,一朝尽毁,就是坠入地府,也当不与那对狗男女干休。”

  宁风听到这里,感受到其中怨气,神sè一正,意味深长地道:“胡姑娘,百年修持不能毁于外人,更不能损于自身。”

  胡月娘感受到其中的警告之意,忙道:“小女子不敢,定当继续苦修,以往仙道,不敢祟人。”

  宁风点了点头,摆手道:“你去吧,我们便不打扰了。”

  他刚要转身离开呢,身后传来胡月娘迟疑的声音:“公子……”

  “嗯?”

  “小女子有时候出来吸收日月jīng华,偶尔一两次感觉到刘家庄方向似有yīn气不散,想来公子你们想寻的妖怪,当在庄子当中才是。”

  胡月娘说完,冲着转过身来的宁风再行一礼,方才拉着裙裾,转了一个身。

  “嘭~”

  她整个人化作一股妖气,向着废园一角处扎了下去,消失不见。

  恰值云开雾散,皓月当空,废园子中一片静谧,一片清幽。

  宁风沉吟一下,点头,冲着胡月娘消失的地方拱手为礼,带着舒百灵离开,向着刘家庄方向去。

  一路上,胡月娘恢复修为后噤若寒蝉的舒百灵又活跃起来,甫一离开废园,他就唠唠叨叨,说那小狐狸狡猾狡猾地,之前还一口一个奴家,现在知道顺着公子喜好自称“小女子”了,不是好东西云云。

  宁风想着还没有解决的妖邪,感慨着狐不祟人人祟人的事情,哪里有心情理他,左耳进,右耳出便是。

  踏着月sè,进入刘家庄子,走到刘府之外,宁风和舒百灵不约而同地驻足。

  两人面前,一株三五个大汉都合抱不过来的老桑树,在月下荫出大片的影子,没了白日里顽童嬉闹,显得分外的苍凉,以及——孤独!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一章 狐不祟人,人祟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