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五十四章 天能坐视,我不坐视

第五十四章 天能坐视,我不坐视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母爱吗?”

  “一至于斯的母爱,怎能空掷?”

  “天能坐视,我不坐视。”

  宁风深吸一口气,成虎口状正对木夫人的双手间,迸发出只有他自己能看到的金光。

  下一刻,淡紫sè的九窍石浮现出来,滴溜溜地旋转在双掌间,渐渐清晰起来,无形波动散发着,引得空气都生涟漪。

  舒百灵明显看出了什么,偏偏不管他如何睁大了眼睛,都看不真切,本能地感觉到有东西,眼睛却告诉他没有。

  “这是什么情况?”

  不管舒百灵如何一头雾水,宁风面露决然,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

  他,想要尝试一下。

  “九窍石,随我心愿,以金水为凭,满足这个伟大母亲的最后愿望吧。”

  宁风默念着,一遍,又一遍。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时间,在一点一点地流逝着,在这个关键时刻,每一点滴的光yīn,都贵得值上一条生命。

  在这一刻,宁风忘却了金水的珍贵与重要,忘却了值得与不值得,只是单纯地不想让那个伟大母亲的伟大坚持,在最后的关头,付诸流水。

  房中,木夫人整个上半身拱起,嘴巴大张着,痛苦着,不甘着,发出极重的,前所未有的喘息声。

  一声吊起,长长地吊着,久久不愿呼出。

  每一个有过生离死别经验的人都知道,只要一个念头那么短的时间,这口气上不来,就是一条生命永远地消逝。

  突然——

  宁风霍地一下,睁开了眼睛。

  下一刻,他整张脸庞,整个人都被映照在浓郁的金光当中,恍若从太阳中走出来,伸出去的双手更如在送上什么。

  那是生机,是生命。

  金光如柱,直落到木夫人身上。

  奇迹,发生了。

  “宝宝!宝宝!”

  木夫人全身绷紧,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重新有了气力,手紧紧地抓住自家夫君,用出最后的气力。

  “哇~~~”

  一声啼哭,响亮得要掀开屋顶,感动得能让人落泪。

  这是瓜熟蒂落,这是母爱苦苦挣扎苦苦坚持最后结出来的硕果。

  宝宝,生出来了。

  “夫人,夫人,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小千金!”

  木离又哭又笑,乍起乍落下,连他都分不清楚悲喜,只知道第一时间将光溜溜的孩子抱过来,放到脸sè惨白的母亲怀里。

  “好漂亮,宝宝还漂亮,是吗夫君。”

  木夫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支撑起来,将宝宝抱在怀中,迫不及待地喂她第一口奶水。

  “是啊,很漂亮,长大后肯定跟她妈妈一样漂亮。”

  木夫人满足地看着初生的女儿,每一声的啼哭,都如天籁一般。

  “夫君。”

  她抬起头,看着木离,深情地说道:“奴家撑不住了,夫君你要代我爱她。”

  木离重重地点头,只有泪流,说不出话来。

  “宝宝。”

  木夫人将孩子恋恋不舍地放到李老夫人怀中,纤细的手指在孩子嫩滑的脸蛋上划过,声音微弱:

  “宝宝,娘亲告诉你哦,你也要:代我爱他。”

  话说完,木夫人软软地靠在席子上,生机飞速地湮灭,两眼望向屋顶,脸上挂满了满足的笑容,喃喃自语:

  “我~做到了~”

  四字落下,生机断绝。

  木夫人,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屋中,哭声冲天,木离的,李老夫人的,连刚出生的女婴哭声都变得嘹亮,仿佛能明白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她,就失去了娘亲。

  一个伟大的母亲,逝去了。

  窗外,宁风缓缓放下双手,他没有去看九窍石中少去了多少金水,这不重要了。

  他徐徐吐出一口气,丝毫不悔。

  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是属于木家人,是他们的悲喜,他们的生活,宁风与舒百灵不约而同地移步,把这个地方留给他们。

  走出院落,行走在黄昏中的县城里,两人久久不语。

  “宁兄弟。”

  许久,舒百灵才说出第一句话来:“你果然好手段,厉害。”

  “能生下来,真好啊。”

  舒百灵感慨着,难得一句话从他嘴巴里冒出来,没有溜须拍马味道,充满了真诚。

  宁风点头,不语。

  他神情沉静得可怕,好像在蕴含着什么狂风骤雨一般。

  舒百灵犹自沉浸在母爱的伟大当中,之前的种种偏见,此刻都变成了无限的敬佩。

  “看来没有什么妖魔,只有一个伟大的母亲。”

  “我们都是白忙活。”

  “不过也好,能看到这么伟大的母爱,白跑一趟又算什么,你说是吧?”

  舒百灵没有得到回答,扭过头奇怪地望向宁风。

  宁风依然沉默,一步一步地向着夕阳落下的地方去。

  “怎么了?”

  舒百灵莫名地觉得慌张,快走两步跟上。

  “你知道,什么是悲剧吗?”

  两人前后,一路走出了县城,宁风抬头,似乎在辨认方向。

  “嗯?”

  舒百灵不明所以,一头雾水,摇头如拨浪鼓。

  “你喜欢看戏吗?”宁风辨明了方向,举步继续向前。

  “喜欢。”

  舒百灵老实地应着,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宁风是在说什么,是在往哪里去?

  “能动人的戏,多是悲剧。”

  宁风边走边说,前面渐渐传来“哗哗哗”地水声,似乎有河流在流淌。

  “既然喜欢看戏,那你肯定能明白,所谓的悲剧,是将先将美好的东西摆在你面前,再毁灭给你看。”

  宁风用的明明是很平淡语气,听在舒百灵耳中,却不寒而栗,仿佛是揭开美女画皮,露出其中丑陋狰狞。

  “母爱,当然伟大。”

  “但是,木夫人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你觉得这是一个凡人能做到的事情吗?”

  宁风止步,回过头来,看着舒百灵的眼睛,将一路所想尽数道来,语速之急似乎蕴含着相当之愤怒,不容任何人插口,打断。

  “一个母亲,苦苦坚持到最后,燃烧尽了母爱,只为把孩子生下来。”

  “这是美好吧,世间最美好的东西。”

  “然后呢?”

  “明明未足月,木夫人却提前生产了;明明坚持到了这个时候,偏偏就缺了最后一口气力。”

  “这就是悲剧,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你看。”

  “哈!”

  宁风最后一声笑,不尽讥诮,不尽愤怒,如火山即将爆发,毁灭一切。

  “啊!”

  舒百灵捂住嘴巴,失声惊叫。

  他听懂了。

  宁风住口,还有未尽之言,不过不是在现在,在这里说。

  “走吧。”

  “我们去好好会一会,搭戏台的那一位。”

  宁风迎着夕阳,迈步而行。

  前面,是破庙!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五十四章 天能坐视,我不坐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