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五十二章 一尸两命,金符重如山

第五十二章 一尸两命,金符重如山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宁兄弟……”

  舒百灵欲言又止。

  宁风摇了摇头,也不说话。

  院子后面,小小花园,整整齐齐的盆栽,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但照顾得不错,或是怒放,或是待放,即便是青绿的枝条,也一根根骄傲地昂着头。

  看着它们,便不难想象细心地女主人每天早上哼着歌儿,一盆盆浇灌过去的样子。

  置身其间,宁风和舒百灵,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评价刚刚的那一幕。

  “不是人吧?”

  舒百灵小心翼翼地出声。

  宁风翻了一个白眼,这不废话嘛。

  “妖魔?”

  “鬼怪?”

  “还是……活死人?”

  胡乱猜测到最后,舒百灵自个儿干呕起来。

  活死人,又称活尸,就是明明是死去的,偏偏执念驱使,还能行动,一如生前。

  这种活死人一般是肉体早就腐败溃烂了,看上去跟生前一样纯粹是法术作用。舒百灵是想到刚刚对着的如果是一个活死人,那他脑子里浮现出来的种种不干净念头,不能说的景象,简直恶心到家了。

  宁风连白眼都懒得翻,没好气地道:“她身上的生气比你还旺。”

  他不是信口开河,修炼太阳法入门后,固然引气入体进入练气期勇猛jīng进这回事情,由于这次奉命出外还没开始,但太阳法的奇妙已经开始显现出来。

  对生气的敏锐,便是其一。

  太阳,本就是天下万物万灵的生机根本,天然对生气就分外敏感。

  “那就好,那就好。”

  舒百灵明显对宁风判断相当之信任,闻言立刻活转过来,也不干呕了,还频频回头望,作留恋状。

  宁风这会儿也懒得跟这个死不悔改,记吃不记打的家伙多说,摸着下巴,陷入踟蹰。

  “棘手。”

  他眉头都不由得皱了起来,想道:“师尊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宁风不得不揣摩这一点。

  一张太阳金符出去容易,造成的后果,却再不可改易。

  “师尊想让我除掉她?”

  宁风脑子里浮现出来的是初见木夫人时候,她捧着大肚子,充满母性的安宁,全身上下好像在放着微光的样子。

  “即便木夫人是妖魔,她腹中的婴儿……”

  宁风咬着牙,犹豫着没法决断。

  “难道,这就是师尊想要告诉我的东西吗?”

  他这是纯猜测,至于天云子要是知道了是颔首赞许还是翻白眼骂个狗血淋头,就只有天知道了。

  时间在两人的面面相觑中溜走,还没等宁风有个决断呢,“嘎吱”一声,门开了,木夫人着新衣,浑身清爽地走出来。

  她头发湿润,隔着远远地都能闻到皂角一类清新的味道,仿佛是出浴的水莲花,如果不是看到入浴前一幕,怕是怎么都没法将她跟妖魔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宁风和舒百灵对视了一眼,点头,两人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前院,木家的主卧里,木离来回踱步眉头紧皱,木夫人推门而入。

  宁风两人故技重施,寻了一处没有合紧的窗户往里面窥探。

  “这都第二次了,我们这是做贼来的吗?”

  宁风自嘲地摇头,屋里面传来了动静。

  “夫人,你没事了吧?”

  木离看到木夫人进来,连忙上去紧张地扶住。

  木夫人摇头,脸sè还是有些发白,笑容却亲切灿烂,一边笑,一边伸手抚向木离的脸。

  突然,她的手顿在空中,木离脑袋一侧,躲开了。

  “夫人,我有话问你。”

  木离犹豫着,迟迟疑疑地问道:“八个月前,你省亲回来,穿了一件鹅黄sè的衣服,说是摔了一跤,背后还有血。”

  “你记得吗?就是拦着不让我找大夫,然后告诉我说你有孕了。”

  木夫人贝齿咬着没有血sè的嘴唇,缓缓点头,不自然地别过头去,道:“夫君,奴家不是次日就好了吗?你看到了呀。”

  “奴家自己知道是轻伤,所以才不让你叫大夫的。”

  木离摇了摇头,道:“那刚才呢?”

  “刚才?”木夫人有点吃惊,睁大眼睛看着自家夫君。

  “我刚刚看到了。”

  木离指了指木夫人身后,道:“你的背后上有血,位置跟那天……一模一样。”

  “哪里有。”

  木夫人不自然地笑,然后原地转了一个圈子,笑道:“夫君你看奴家这不是很好吗?”

  她转圈时候,木离还是担心,伸手扶住。

  “可是……可是……”

  木离始终无法释怀,徐捕头的话,自己所见的,一幕幕印证下来,看着爱如珍宝的夫人,竟是觉得有说不出的恐慌和陌生感觉。

  朝夕相处的枕边人,木夫人如何看不出来,她低了低头,再抬头,一笑,道:“夫君,你刚刚是眼花了,不信你看。”

  以宁风和舒百灵的角度,清楚地看到木夫人脸上浮出殷红sè,侧过身子,背对木离,缓缓解开了衣服。

  “不是吧……”

  “又脱!”

  宁风和舒百灵齐齐咽了一口唾沫,这个场景有点熟悉啊。

  木夫人上衣滑落下来,卡在腰肢上,露出如刀削的肩膀,中间凹陷的脊背,如玉的肌肤,完美而无瑕疵。

  不知是冷了,还是羞涩,她皮肤上冒出一个个细小的疙瘩,紧接着又浮出粉红sè,瑟缩了一下。

  “夫君……”

  她轻声地唤着,舒百灵眼神都迷离了,差点出口答应。

  就差一点儿。

  若不是宁风反应快,一巴掌捂住这厮嘴巴,一把拽了下来,让他离开窗口清醒清醒,这个乐子就大了。

  宁风半点都不想成为太阳神宫第一个窥视闺房之事被抓的亲传弟子,那妥妥名垂修仙史,几辈子都抬不起头来的事情,还是留给别人干吧。

  他刚拿手背擦了汗,就听到房中传来木离迟疑的声音:“可是……可是,你的伤怎么可能好得那么快?”

  “哪里有一天就好的道理。”

  听到这里,宁风点头,舒百灵呜呜呜地从他魔掌中挣脱出来,点评了一句“还不算太傻”。

  “因为伤得很轻嘛。”

  木夫人柔柔地回了一句,用脑子想,也能想象出她现在定然是手捧着肚子,蹙着眉头,让人怎么都无法忍心责问的姿态来。

  “可是……”

  木离还想再说什么,房中忽然传来一声痛呼。

  “哎呦~肚子好痛。”

  宁风和舒百灵噌地站起来,从窗口处向里面望。

  第一眼望去,宁风总算放下心,他就怕木夫人还在“以身示夫”的节奏,那非礼勿视什么的就谈不上了。

  这会儿,木夫人捧着肚子,软倒在地上,阵阵地呼着痛。

  “夫人且忍耐,忍耐,我马上去找李老夫人。”

  木离慌了手脚,刚刚问的什么都给忘了,慌忙往外跑去,刚出得门口呢,就一声声“老夫人”地喊着。

  他慌,宁风和舒百灵半点不慌。

  实在没法慌,没法担心,木离看不见他们两个可是看得真真的,木夫人一边在地上打滚,一边眼睛里尽是狡黠之sè。

  “妖jīng啊。”

  舒百灵感慨评价。

  宁风点头赞同。

  拿这招对付木离,有一百次,就得成功一百次,自家怀孕待产的媳妇儿都在地上打滚了,还“可是”什么?

  “走吧。”

  宁风看着木离带着李老夫人慌忙进房,又是搀扶,又是照顾的,摇了摇头,带着舒百灵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后面怎么进展,他们不用看也心中有数。

  不了了之呗。

  想来,木夫人拿这招对付木离,决计不是第一次了。

  出了木府,重新寻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摊子,卖的是羊腰子,配上点小酒,在清风习习的夜里,不失为享受。

  两人都没啥心思动筷子,舒百灵憋了一路了,忍不住问道:“宁兄弟,你打算什么时候下手?”

  “下手?”

  宁风不置可否,反问一句。

  “用那金符啊。”舒百灵一脸着急相,总让人怀疑他会不会蹦到椅子上来,一只手还不忘做出一个两只手指捏符箓的姿势来。

  宁风斜眼看去,总觉得像是小偷在夹钱袋子,嫖客在解肚兜子,不是猥琐就是淫贱。

  “人才啊。”

  宁风叹了口气,能将仙家释放符箓正大光明手法演绎得如此奇葩,如何算不得人才?

  有他这么一打岔,宁风心情倒是轻松不少。

  “再看看吧。”

  宁风沉吟了一下,还是摇头,“再看一天,不着急,不能急。”

  “一尸,两命。”

  这四个字重如泰山,舒百灵张了张口,愣是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来,只得闷闷地一口酒灌下去。

  当时明月被乌云遮掩,似乎也不想面对这四个字,这个选择。

  一夜无话。

  次日,宁风索性呆在客栈中,继续琢磨着事情,而是让舒百灵去继续打探。

  既然选择还做不出来,他泡在木府也是无用。

  宁风利用这难得的闲暇,将记忆中太阳法有关引气入体,练气期修炼的功法在脑子里一遍遍地过着,在想象中一次次地演绎。

  越到后来,一股立刻开始修炼的冲动就愈发地喷薄而出。

  若不是场合和时间都太不合适,他恨不得立刻就开始。

  傍晚时分,宁风正打算出门去吃点东西呢,比如昨天的羊腰子就不错,“哐当”一声,房门被推开了,舒百灵气喘吁吁地闯进来。

  “出事了。”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五十二章 一尸两命,金符重如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