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九十一章 南方魔宗,假痴不癫

第九十一章 南方魔宗,假痴不癫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17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哪家?”

沈兆轩挠挠头,有些难以启齿,欲言又止半天呢,最终无法直视宁风充满求知欲的目光,叹息道:“是南方魔宗。”

“南方魔宗?”

宁风对这个名称陌生感到很陌生。

沈兆轩再叹一声,看着被攥得紧紧的衣角,再看上面还没有开始小比的意思,索性罢了离开心思,详细道来。

“魔宗根基本在北方,千年前血袍老祖破门而出,于南方万魔窟创立南方魔宗,自认南方魔宗之祖。”

“魔宗天下七宗之一,魔焰滔天,在天下七宗也是盖压同侪,是最顶尖的宗门。谁知千年前血袍老祖破门而出时候,魔宗不知因何各位老祖都不曾出现,鏖战十年竟是剿灭不能,最终坐视其做大。”

沈兆轩道来轻描淡写,一个破门而出,一个鏖战十年,最终结论不过是剿灭不能,仿佛是在说两个村子争水械斗一般。

宁风听在耳中,毫无困难地还原出那一场历时十年的战斗究竟是何等激烈,何等的风雨如晦,怎样的血海滔天,多少的魔宗强者为之陨落。

“后来呢?”

宁风忍耐不住脱口问道。

“后来?”沈兆轩淡淡地道:“魔宗一分为二,老魔们坐看魔宗基业崩塌不曾现身,定然是出现了什么外人不知的变故,于是天下七宗蚕食试探,千年以降,昔日七宗居首的魔宗沦为七宗之末,威风不再。”

“这样啊。”宁风悠然而神往。听闻种种秘闻。恨不能早生千年。参与其中。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宁风恍惚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师兄,我们说的是魂境事情,你的意思是南方魔宗有魂境?”

“我们神宫打算对他们下手?”

沈兆轩理所当然地点头,解释道:“千年前,血袍老祖破门而出时候。据说卷走了魔宗宝库近半库藏,方才能支撑过那场十年鏖战。”

“不久前我们魂境出了问题,老祖们一番打听得到消息,说是当年血袍老祖卷走的库藏当中,就有天下顶尖魂境之一的云梦境。”

沈兆轩说到这里,拍拍宁风肩膀,道:“师弟莫要担心,三年之内,我们神宫便会上南方魔宗,求取云梦境。”

“求取?”宁风咽了口唾沫。叹息一声:“是强抢吧?”

“咳咳咳~~”沈兆轩干咳几声,道:“我们太阳神宫堂堂天下七宗。怎能用一个‘抢’字?”

紧接着,他的声音微弱下来:“当然,必要时候,还是得做过一场,方才好求取。”

这话沈兆轩说完自个儿也觉得太过不要脸,扭过头,不想看到宁风脸上表情。

“好吧。”

半晌,宁风消化完沈兆轩的话,遥想在三年以内,太阳神宫和南方魔宗即将发生的大战,直觉得浑身都开始发烫,仿佛太阳神光将一身血液尽数煮沸了一般。

“太短,时间太短了。”

宁风再是期待,倒还不至于湮灭了理智。

短短三年时间,他能进步几何?如何能有资格参与到这样与灭门无异,仅次于天下七宗之间争锋的大战?

“咚~咚~~咚~~~”

玉磬声声,蓦然响起,其声悠扬,回荡在天都山脉,神宫九峰的每一个角落。

霎时间,无论是下方新晋的神宫外门弟子们,还是宫殿脚下宁风等人,jīng神皆是一振,齐刷刷地望向在宫殿前长身而起的申不疑。

神宫掌教声音悠扬,传入每个人的耳中:“修行一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三年一比,上考亲传,下挈后进。”

宁风他们这一代刚刚成为神宫亲传的弟子,无论是早知端倪,或是一头雾水者,皆全神贯注地听着申不疑声音。

“原来……,需要小比的不仅仅是我们。”

宁风望了一眼沈兆轩,发现他一脸苦sè,似是很不甘愿,很不想参加。

“不知道他们小比是在什么地方,又是什么内容?”

宁风三年前初入神宫外门时候,亲眼见证了当时新晋弟子的小比,便一直以为小比就是指的这个。

现在听申不疑道来,他才明白原来每一个神宫亲传都要参加小比,不同的是按照入门时间,修为境界等等不同,所比的跟他们完全不同罢了。

宁风暗暗提醒自己回头要向沈兆轩打听一下他的小比是什么内容,旋即便收敛jīng神,将注意力集中到眼前。

上首处,申不疑手一扬,数十个朦胧光团冲天而起,彼此追逐,彼此碰撞,向着宁风等人所在的方向飞来。

“这是……”

宁风好奇地抬头望向光团,只见得这些光团约莫是三十之数,颜sè各异,即便是同为红sè,亦是深浅有别,浓淡不同,生生分出了三十种不同的颜sè。

数清楚数量的那会儿,宁风等人就明白这是做什么用途的了。

“抽签……”

宁风撇了撇嘴,没想到仙门小比,竟然也玩抽签这一套,枉费他还一直在期待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三年之前,远远观看,宁风压根就看不清楚细节,注意力更是集中在个一场场激烈战斗上,哪里留意得是如何排出对手的。

“诸新弟子,此时不选,更待何时?”

申不疑大喝一声,三十个光团猛地一滞,如流星雨般从空中坠落。

宁风下意识地一抬手,距离他最近的几个光团猛地悬停,似是行走在大街上的人突然听到有人呼唤名字,愕然止步一般。

“原来是这么选的。”

宁风一下子就懂了,随便选了一个,伸手一招。

顿时。一个靛蓝sè光团“嗖”地一下速度百倍。向着宁风掌中投来。

“啪!”

在光团投入掌中的一瞬间。宁风觉得掌心一痛,本能缩手。

“咦?”

“有意思。”

宁风张开手掌一看,只见有一条金sè的小龙,如烙印般出现在掌心。

不同的是,这条小龙仿佛是活的,不住地在宁风手掌上游来游去,似是翱翔九天之上的神龙,在巡查自己领地一般。

“一龙为一。二龙为二……,以此类推。”

“新晋亲传小比分为四轮,第一轮一龙对战三十龙,二龙对战二十九龙……,胜者进入第二轮,依然是头尾对战,一直到决出最后的三强本代首座弟子为止。”

申不疑简略地讲解了一遍,本就是再简单不过规则,在场所有人又有哪个是笨的,立刻心领神会。

宁风等人或是在寻找第一轮对手。或是还没数清楚手上到底多少龙,天云子等长辈则是一瞬间就弄清楚对战顺序会是什么样的了。

“作弊!”

第一个高喊的就是天云子。

“掌教师兄。众目睽睽之下,你竟敢舞弊?”

天云子怒气勃发,一振衣袖就要上前理论。

走没两步,天月童姥、天机子、天行子等人连忙上前,将天云子或拦或抱,方才将天云子阻了下来,免得在新晋外门弟子面前闹出笑话来。

当然,闹出笑话什么是宁风的想法,想来入门仪式时候,在有大日巡天法将景象传遍但凡有大日起落处的前提下,这帮人还敢打上一架,何况是今天。

眼看天云子没能冲上来,申不疑立刻放心了,干咳一声道:“天云师弟此言怎讲?”

“我徒儿宁风从头到尾,怕是要将陆雪、曾醉墨、宝玺他们碰个遍,你徒儿陈丫头呢?你自己说说,这不是舞弊是什么?”

天云子痛心疾首:“不过是打了一个赌,你堂堂掌教真人,怎地如此龌龊,莫拦我,莫拦我,今日我定不与他干休。”

他这么一说,宁风立刻反应过来,如果没有出现黑马的话,他要一路成为本代首席,真得将三英战个遍。

其余几个诸脉山主在脑子里过一遍,有那发现自家弟子吃亏的立马对申不疑怒目而视,拦阻天云子的手不由放开。

这下好,又是一番混乱,天云子就差一步就要冲上宫殿,最后关头被拖下来好一阵子劝说,才气呼呼地走了回来。

“风儿,你过来。”

天云子余怒未消,喊宁风过去时候声音里都带着铿锵味道。

宁风缩了缩脖子,纵然觉得很有可能会被迁怒,还是乖乖地上前了。

“师尊。”

他刚唤了一声,行礼动作都没做完呢,天云子被将他拽了过来,恨恨道:“老匹夫不当人子,为师碍于大局今天没法跟他算账,风儿你好好用心,莫要失了为师脸面。”

面对天云子目光,宁风觉得肩膀沉得跟压山一样,气都要喘不上来了。

“他们为了安抚为师,答应你若能在这种情况下为首席,我们几个就联袂上天择峰找那老匹夫,将一个难得的机会予你。”

“莫要错过了。”

天云子伸手,按了按宁风的肩膀,又拍了拍。

“咦?”

宁风豁然抬头,心里面本来是疑问所谓的难得机会是什么?可当他对上天云子目光时候,这些念头顿时散得干净。

天云子竟然对他……眨了眨眼睛……眨眼睛……

宁风几乎就要以为他是看错了,天云子眨完眼睛后又恢复气恼无比样子,仿佛随时可能挽袖子再杀上宫殿,与申不疑扭打一场。

“……我懂了……”

天云子交代完,都转过身去半天了,宁风才恍然大悟。

“师尊这是假痴不癫,佯装恼怒,逼其余山主为顾全大局只好安抚他,为我争来那个机会。”

“真是……”

宁风想半天,没想到更好的解释,在肚子里小声地补完:“……狡猾呀。”

“只是首席哪里那么容易?”

宁风目光扫过淡然地把玩着七夕环的陈昔微,分别站在天机子和天行子身后的宝玺、曾醉墨,乃至所谓的四杰,又有哪个易与?

“第一场:

宁风!

乌山!”

天择峰的一位亲传代替讲完规则便让出位置的申不疑,高声地喊着:

“开始!”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一章 南方魔宗,假痴不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