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四十九章 错看与怜悯

第四十九章 错看与怜悯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

  “总算……到了。”

  宁风从马车上下来,脸sè有些难看。

  他刚刚在甘露镇上出了一个大风头,商队方面客客气气,各种特殊待遇,这才有得马车坐。

  整个商队里,寥寥几人有这待遇罢了,除了商家自己以及宁风,就剩下两个人:一个是老太太,一个是死皮赖脸非蹭上宁风马车的舒百灵。

  “呕~”

  宁风干呕两声,望向身后马车目光真是怎么看怎么像看一堆柴火,恨不得劈了烧一般。

  三天时间,各种颠簸,各种折腾,他算是知道在古代社会里面,所谓行万里路到底是多么地艰难。

  一开始时候,宁风还在思念上辈子各种轮胎各种避震的车子,到得后来,他颠簸得狠了,咬牙切齿发狠,必须要学会飞行。

  不说如天云子师尊一记化虹万里,不提剑仙出入青冥朝游北海暮沧溟,至少能代个步不是?

  宁风干呕了数声,这才有点缓过气来,脸sè恢复几分红润。跟他正相反,紧随其后下来的舒百灵打着哈欠,jīng神焕发,一脸睡得好饱。

  看着他的样子,宁风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几日忍得难受而不是睡过去的,这厮一路跟打雷似的打鼾绝对脱不了干系。

  舒百灵搞不好鼻子也是属老鼠的,看宁风脸sè立刻知道风不对,原本要上来溜须拍马帮抚胸口的手连忙放下,作左顾右盼状。

  “宁兄弟你看。”

  他跟发现了新天地似的,冲着侧前方一指。

  宁风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知这老小子在转移话题,还是循着他所指望去。

  那个方向,老太太从马车上下来,满脸为难之sè,深吸一口气,冲着他们走过来。

  宁风神sè一振,身上难受劲儿一下就过去了。

  过去的三天里,同在一个商队中,他不是没有想过去接触一下老太太,了解下情况。

  不曾想,老太太的态度却跟他想象的大不相同。

  前面一两天是躲着他,整天躲在马车里面,压根没有冒头的意思。最后一天好上一些,也只是掀开帘子露个头。

  在这一天里,她不是没有跟宁风视线对上过,每一次她都是极其有修养地欠身,歉笑,慈祥脸上时常闪过挣扎之sè,似乎有什么事难以决断。

  “这下可以知道目标了吧?”

  宁风刚如此想着呢,老太太就走到了面前,隔着数尺距离停下。

  她打扮得干净清爽,一个老人家没有半点邋遢随意,花白头发梳理整齐,朴素衣服上连一个褶皱都看不到。

  惟独老太太神sè,比起前几日,愈加憔悴了。

  “老妇夫家姓李,也没有个称呼,他们都叫老妇李氏。”

  老太太先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歉疚地道:“老妇知道大丫找宁先生说过一些事情,其实是小孩子不懂事,劳动先生辛苦数日,白跑一趟,老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什么情况?

  宁风愕然,跟想象的未免差太远了吧?

  舒百灵在后面忍不住,插口问道:“李老夫人不是在县里面受了惊吓,这才返回去修养的吗?”

  “到底是什么惊吓?”

  他伸手往县城方向指了指。

  这会儿,夕阳西下,晚照移出县城,落向商队所在地方。

  从这个角度望过去,整个县城恍若一头蹲伏在地上的凶兽,城门则是大张着的巨口,随时可能把所有人一口吞下去。

  “没~没有。”

  老妇人一辈子没说过什么慌,有点慌张地闪开宁风目光,小声地道:“那是老妇老眼昏花,看得差了。”

  她有些窘迫,觉得对面年轻书生目光好像能把什么都给看得透透的,纵然一把年纪,李氏还是觉得有些应付不来,忙道:“总之对不住宁先生了,老妇告退。”

  “是这样吗?”

  宁风洒然一笑,挥手止住了还要再说的舒百灵,不在意地道:“老夫人言重了,在下本就要往县城一行,不过同路罢了。”

  李氏闻言放心了一些,歉然一笑,冲着两人又是一礼,这才慌慌张张地离去。

  目送着她的背影远去,看着她在城门口被一个看上去三十许人,衣着不错料子的男子接上另外一辆马车,入了城门,宁风和舒百灵才收回了目光。

  “老舒,你信吗?”

  宁风摇头,失笑,突然开口。

  “我看着像棒槌?”舒百灵连翻白眼,脖子都梗起来了,就好像在说:你可以侮辱我的容貌,不可以侮辱我的智商。

  “哦,那你怎么看?”

  宁风哈哈一笑,状似随意地问着。一边说话,他还一边遥遥地冲着忙碌着进城的商队管事抱拳行礼,告别。

  虽然这路上的体验着实不怎么好,但总是一番盛情,不能连礼数都失了。

  “嘿嘿。”舒百灵等着宁风施完礼,迈步向着县城去,这才冷笑几声,牛头不对马嘴地说道:“我哪天要是去买烧饼,正付钱呢,包得严严实实,味道香喷喷的烧饼被旁边一个孕妇给顺走了,我肯定破口大骂。”

  “然后呢?”宁风依然是一副有听没有见的样子,随口应对。

  舒百灵无奈,紧赶两步跟上,继续道:“我正骂得痛快呢,要是有人要扯那孕妇见官,我肯定改口说烧饼是我送的。”

  “就这么回事。”

  宁风脚步一顿,上下打量舒百灵一眼,摇摇头道:“没看出来啊,老舒你还是个善心人。”

  舒百灵就跟吃了人参果似的,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冒着一个“爽”字,就差翘尾巴了。

  “你的比方打得很好,怜悯啊。”

  宁风还在摇头,心中完全认可舒百灵判断。

  李氏早先的惊吓是真的,回去甘露镇养病是假躲避为真,没几天又要回县城,这就是动了恻隐了,等想到随行的是会降魔伏妖之“宁先生”,那就彻底变成了怜悯。

  于是乎,就有了前面的“看得差了”。

  什么情况下,能让李老夫人生出怜悯之心,不忍心“妖”被降服呢?联想下老夫人赖以为生的手段,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说话间,宁风和舒百灵过城门,入得县城。

  县城称不上繁华,不过比起甘露镇自然又是另外一番景象,足够供两辆马车并行的道路,林立的铺子之类,所在多有。

  两人寻了一处小铺子坐下,舒百灵很自觉地张罗了一下吃食酒水,然后也不坐下,凑过来道:“宁兄弟,那老舒我先去打探打探?”

  “有劳。”

  宁风举杯,舒百灵笑得咧开嘴巴,拍着胸脯说“在我在我”,“去去就回”,一溜烟儿就没了影子。

  “这个舒百灵……”

  宁风缓缓饮尽杯中酒,还是有些看不透,弄不明白这老小子目的何在,殷勤如此,不过不能否认,他还挺有用。

  宁风丝毫不怀疑,舒百灵此去,用不了一盏茶功夫,李氏想要维护的“人”,就会跟被扒光似的摊开在面前

  。

  线索实在是,太明显。

  果然,宁风随意地夹了几筷子,抿了两口浊酒,舒百灵就跟小旋风似地冲了回来。他浑身上下带着一股热气,哧溜一声先把面前的酒水干了,脸上带出得意之sè,把打探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先前城门口,接走老妇人的就是她雇主,在县城中一家商行当个不大不小管事的木离。

  木离从十三岁当学徒,再到伙计,一路到现在管事,慢慢地三十几岁人了,总算混出了模样,在县城中一处不大不小宅子,去年还娶了媳妇。

  正是木离某次偶遇,砰然心动,爱之如宝贝的媳妇儿怀孕了,他才请了李老夫人专门看顾。

  “这么说就是他们喽?”

  宁风微微一笑,眼中却带出冷意。

  舒百灵完全能理解,这哪里是“他们”,分明是“她”,那个木夫人相当之可疑。

  有了舒百灵,果然省事无数,两人会过帐,舒百灵立刻头前带路,那个熟悉劲儿,就好像他是县城里土生土长大的一样。

  宁风乐得清闲,连木家具体位置都不问,一路看着黄昏县城里气象,悠然地跟着走就是了。

  “咦?”

  他突然止步,前面舒百灵没刹住车又溜出去小一丈距离这才反应过来,疑惑地返过身问道:“宁兄弟,怎么……”

  舒百灵话还没问完呢,顺着宁风目光望过去,立刻知道他止步的原因了。

  街角处,有一个问卦摊子,摊子前坐着一个假模假样的道士。

  这个问卦摊子也没有挂上什么“十卦九不准”之类东西,老老实实四个字:铁口神算。

  关键不在这个摊子,而是在摊前晃悠的那个人。

  很眼熟,不能更眼熟了,不就是在城门口接走李老夫人不久的木离吗?

  这个眼看就要当父亲的男人,一脸愁苦,一脸犹疑不决,在那摊子前左三圈,右三圈的,时不时地偷眼去看道士,等道士望过来或者有人经过时候,又装作路过样子目不斜视。

  他这个样子,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是想问卦,又犹疑,没看那摊位主人正襟危坐,摆出仙风道骨状都半天了吗?就等他自动上钩呢。

  等了又等,宁风他们两个站住看都有几十个呼吸时间了,道士觉得腰酸背痛,准备不扮清高神仙开口揽生意了,却见得木离一咬牙,一跺脚,走了。

  这就……走了……

  道士“哎呦”一声,怎个悔且不提他,只说宁风两人互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蹊跷”两个字来,连忙快步跟上。

  距离不远处,就是木家宅子。

  宁风和舒百灵尾随木离赶到的时候,宅子前传来“嘭嘭嘭”的声音,有几个衙役打扮着正拿着铁尺敲打着门。

  “好像有情况。”

  “看来来得正是时候嘛。”

  宁风神sè一动,悄无声息地跟上神sè大变,慌忙跑上去喝问阻止的木离。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四十九章 错看与怜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