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维谷



伊戈尔和凌雪暗暗苦笑,姜庭这是把难题抛给自己了。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垂下头,谁都没有立刻说话。

过了许久,还是凌雪先开口说道:“我们先给风人送去一批粮食,表示我们愿意做出让步,至于撤军一事,还需……还需再细细商议。”

姜庭深吸口气,沉吟片刻,叹道:“也只能如此了。”

西卜山。

上官秀成功擒下宁南军的主将童阳,这令西卜山上的风军将士们无不欣喜若狂,人们也终于在这场充满绝望和死亡的战斗中看到了一线曙光。

等到天sè大亮,风军士卒们纷纷聚集到山顶的边缘,向山下观望。

宁南军的抛石机皆已撤走,西卜山下静悄悄的,看不到宁南军的一兵一卒。人们知道,宁南军之所以按兵不动皆因主将被擒的关系。

在上官秀的房间里,童阳虽然没被五花大绑,但在他左右有肖绝和吴雨霏二人看着,上官秀坐在椅子上,手中拿着一份从贞西传来的战报。

童阳眯眼打量着上官秀,他也就不到二十的年纪,五官深刻,相貌英俊,尤其是一对鹰目,深邃又晶亮,最为特别的是他双鬓垂下的两缕银发,与他的年龄形成鲜明的反差。

“听说,上官大人曾有救驾之功。”童阳缓缓开口说道。最新章节已更新

上官秀挑起目光,看向童阳。后者继续说道:“还因此被封为了子爵。”

“你对我的身世还挺了解的。”上官秀笑道。

“我还知道贵国的现任皇帝,曾经的长公主殿下是弑君篡位,而你,这个有过救驾之功的功臣只因为选错了阵营,不仅爵位被削,官职也被贬,还从上京被发配到偏远又贫瘠的贞郡。”童阳慢悠悠地说道。

听闻他的话,肖绝和吴雨霏脸sè同是一变。唐凌皇位得来的正与不正,这在风国没人敢去谈论,这也是个禁忌的话题。

上官秀表现的倒是毫无所谓,目光又落回到手中的战报上,不以为然地反问道:“你是希望我赞叹宁南的情报系统有多厉害吗?”

“非也!”童阳正sè说道:“据我所知,贵国的钰王殿下现已在风郡揭竿而起,而且钰王殿下与我昊天的关系素来交好。”

“所以呢?”上官秀扬起眉毛。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上官大人是钰王殿下的人,上官大人与昊天为敌,这恐怕是违背了钰王殿下的意愿。”童阳目光深邃地凝视着上官秀。

“呵呵!”上官秀笑了,幽幽说道:“童将军,你还是省省力气,别在浪费唇舌,钰王殿下远在风郡,他救不了你。还有,自从我来到贞郡之后,我就是我,不再是任何人的人,我只对我自己和我的兄弟们负责。”

童阳眼睛一亮,说道:“既然如此,上官大人又何必死忠于风国朝廷?风国朝廷早已腐朽不堪,无药可救,只要上官大人肯倒戈我昊天,现状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你还可以在贞西继续称王称霸……”

未等他把话说完,上官秀笑道:“谁告诉你我只打算要贞西这一地?”

童阳愣了愣,而后接道:“只要上官大人肯助我昊天大军进取上京,我可以以人头担保,以后整个贞郡,都可以由上官大人你来掌管!”

“想必,你们宁南人对史凯文也是这么许诺的吧?”

“上官大人和史凯文不一样,史凯文只是块扶不上墙的烂泥,而上官大人才是真正的人中豪杰,只要你肯投靠我昊天,上官大人必会得到陛下的重用,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上官秀笑呵呵地看着童阳,他还真想为他的巧舌如簧拍拍巴掌。

他语气柔缓地说道:“前途不可限量也可以解释成毫无前途可言。如果童公子所言属实,我真可算是人中豪杰的话,那么像我这样的人一旦投靠宁南,风国若不亡,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风国若亡,接下来死的人就一定会是我。宁南要治理风地,并不需要什么人中豪杰,只需要像史凯文那种易受摆布又对宁南毫无威胁的蠢材懦夫即可。”

童阳心头一惊,呆呆地看着上官秀,许久没说出话来。他现在只想劝说上官秀倒戈,并没有往更深的层次去想,但是仔细琢磨上官秀的这番话,并不是没有道理,昊天吞并风国之后,的确不需要风国的能人来治理风地,那对己方的威胁和隐患也太大。

看不出来,上官秀年纪不大,但想问题却想得很深远,看事情也看得很透彻,像他这样的人,不管他倒戈与否,只要他还活着,对己方而言就是个莫大的威胁和隐患。

他垂下头,眼珠转动个不停。

上官秀仿佛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似的,笑问道:“怎么?正在想着如何除掉我吗?你还是先想想自己要如何脱身吧!”

童阳挑起目光,对上上官秀的目光,过了片刻,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个上官秀还真是jīng明得令人厌恶。

他语气淡漠地说道:“你若杀我,昊天不会放过你,你只会引来更多的昊天大军。”

“即便我放了你,结果也一样,你一定会引大军来雪耻,对于童公子这种出身显赫的人而言,被敌军所擒,若不能报仇雪恨,那将是一辈子也洗刷不到的耻辱。”上官秀平淡地说道,仿佛在讲述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

童阳暗叹口气,他不得不承认上官秀说的是事实。他说道:“只要你肯投靠昊天,那么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关于此事,我刚才已经回答你了。”

“那只是你的猜测。”

“可是,你也认为我的猜测有道理,不是吗?”

童阳默然,无话可说。过了一会,他方说道:“看来,你是一定要杀我了。”

“不,杀不杀你,这并不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你的部下们。”上官秀耸肩说道:“如果他们真在乎你的死活,会满足我的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上官秀和郭武谈判的时候,童阳并不在场,也不知道上官秀提了什么条件。

“一是撤军,二是送粮。”上官秀轻描淡写地说道。

沉吟片刻,童阳苦笑道:“你还是直接杀了我吧。”

上官秀不解地看着他。童阳说道:“单是撤军这一条,他们就做不到。撤军这么大的事,没有谁敢私自做主。”

“呵呵!你最好祈祷他们敢私自做主。”上官秀笑眯眯地瞅了他一眼,目光落回到战报上。他手中的这份战报是刚刚从金州那边飞鸽传书过来的。他对肖绝说道:“阿绝,你可有带贞郡的地图?”

肖绝点点头,好奇地问道:“秀哥,你……”

“把贞郡的地图取来,现在,我们也需要关心一下贞郡的战况了。”言下之意,西卜山这边的战事大局已定。

童阳眼中闪过一抹jīng光,一字一顿地问道:“上官秀,你就那么笃定我的部下一定会撤军?一定不会强攻你的西卜山?”

上官秀反问道:“你说呢?接受我的条件,他们还可以向朝廷解释,不接受我的条件,他们即无法向朝廷解释,也无法向你们童家解释,你说你的部下们会怎么做?”

“上官秀!”童阳腾的一下子站了起身,双目喷火地怒视着他。

不等上官秀说话,一旁的吴雨霏默不作声地击出一拳,正打在童阳的肚子上,后者吃痛,身子佝偻成一团,慢慢坐回到椅子上。

上官秀白了他一眼,嗤笑道:“别自找苦吃了,记住,这里并不是你的宁南军大营。”

童阳这辈子还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他看看身边的吴雨霏,再瞧瞧对面的上官秀,凝声说道:“上官秀,你也给我记住,只要我不死,我一定会加倍奉还!”

上官秀对于他的威胁嗤之以鼻,等肖绝拿着地图过来,他把地图展开,低头细看。

这段时间,上官秀在西卜山布防和抵御宁南军的攻击,而在贞郡那边,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东哲在段其岳的护送下,去往贞东的五通县。

五通县是贞郡最东面的一个县,北临桓郡,东临上京、神池和川郡,是外界入贞的重要交通枢纽,相对来说,五通县在贞郡也是较富的一个县。

目前在五通县势力最大的一股叛军就是广林叛军,占据着五通县的县城仁州以及阳城、胜城、云城、明水、文沛共六座城邑,拥兵六万余众,其实力就算不如史凯文叛军,但也没弱到哪去,东哲这次前往贞东,主要拜见的人就是广林。

广林住在仁州的县守府。听说东哲前来拜会,他颇感意外,以前他和东哲见过几面,并无深交,不过对东哲这个人他的印象还是挺深刻的,但听说东哲已经跟着白衫军一并投靠了贞西的上官秀,怎么现在突然来到贞东了呢?

对于以前的旧相识,广林还比较客气,令人把东哲和随行的段其岳请入县守府。

等东哲和段其岳二人进入大厅,居中而坐的广林站起身形,哈哈大笑道:“东哲老弟,广某有失远迎,莫要见怪啊!”风鬼传说()

看网友对 第217章 维谷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