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四十三章 围坐篝火冷如霜

第四十三章 围坐篝火冷如霜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还真是……冷啊!”

  宁风行走在荒凉的戈壁上,夕阳早就冷得缩回了窝里,皎洁明月洒落的似乎不是清辉,而是彻骨的寒风。

  短短一两个时辰,他便经历了周遭似火炉脚下烙铁,到四面尽寒风如入冰窖的差别。

  戈壁滩上,黄沙漠里,昼夜温差之大,宁风算是体会了。

  走了一路,他看得最多的就是那些一片叶子也无,干枯的胡杨树。

  这些胡杨树东一棵,西一棵,全然无法给人生机感,尤其是在夜里面,感觉更像是一个个无力地向上天伸出双手,挣扎在泥泞中一般。

  “怪不得有人会冻死。”

  宁风一边走着,一边搓着双手。这还是他体质强大,身上一日三变法袍有一定保温能力,不然会冷成什么样子着实无法想象。

  夜,渐渐地深了。

  行走在夜的戈壁,感受着刺骨寒风,宁风不由得有些着急。

  “过去三天之内,妖魔之所以没有作恶,怕是师尊的缘故。”

  “那韩老汉应当是在那之前,就已经死了。”

  “师尊会将我送来甘露镇,想来是发现,并震慑了那妖魔。可要是我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找出妖魔并解决,再有人为之丧命,那……”

  宁风想到这里,心中冰冷一片,更胜过外面刺骨寒风。

  “……便是我的责任!”

  有些东西,事不关己时候,谈资罢了,降妖伏魔说起来得意且轻易,可要是将这些负担在肩膀上,便会发现名为“责任”的担子,不是那么容易挑的。

  “妖魔因为我,而活到今日。”

  “那不管是为了甘露镇上人,还是为了对得住师尊的期望,我就让你活不到明日!”

  宁风在发狠,尤其是想到甘露镇上一个个像大丫那样的小丫头,痛失亲人,或者自身冻死,或晒成干尸,他就觉得不能忍。

  “现在的问题是:到底是什么妖魔?还有,在哪里?!”

  宁风漫无目的地沿着所有看似有过人迹的方向,沿着出镇子时候打听来的,往来镇上必经的地方去。

  夜的风呼呼地吹来,扑在他的身上,竟有丝丝温暖感觉。

  “咦?暖意?”

  宁风心中一动,向着风来处眺望。

  那里,漆黑的夜中隐现火光。

  “是篝火,有人。”

  宁风大喜,倒不是为了有地方能够烤火——虽然他实在是冷——主要是走了一夜,他连只鬼影子都见不到,有人总可以打听一二。

  他快步向着篝火方向去。

  在夜里一马平川的戈壁上,径直走过去就是,倒不用担心迷途什么的。

  走了片刻,远远望去只有一点红光的地方,终于完整地出现在宁风面前。

  那是一个不大不小篝火堆,旁边围坐着七八人,一个个或是搓着手,或是默默地烤火,或是瑟缩着身子往火堆边凑。

  一圈子人围坐篝火,还有两三个空位。

  看到眼前景象,宁风咯噔一下,脚步略缓。

  “不对劲。”

  他想到之前镇上人的说法,心中警惕,重新举步走过去。

  一边走着,宁风一边凝神观察。

  围坐在篝火旁的七八人,均是一般无二脸sè,白里泛青,青中又透着黑,周身都是冷气,好像都要冻成了冰。

  戈壁的夜里,冷成这样子再正常不过,话说在还没过来前,顶着夜风行走的宁风也没好到哪里去。

  “还是怪怪的。”

  宁风心里面嘀咕着,寻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

  在坐下来的同时,他扬手招呼:“天有些冷,借个位置烤烤火,不介意吧?”

  “当然,柴火我也会去拾的。”

  众皆不语,不过也没有人去驱赶他。

  “是了……”宁风在话出口的时候,恍然知道哪里有问题了。

  从他出现,到落座,至始至终,都没有一个人抬头看过他一眼,说过一句话,这未免太过古怪了。

  要是一个寻常在寒风中冻得半死的人,定然是一屁股坐下再说,或许不会想太多,可是宁风则不然,当即就发现怪怪的了。

  一息,两息,三息……

  十余个呼吸时间过去,宁风一样在搓着手,一样在烤着火,目光在之前的七八人身上扫来扫去。

  最后,他的目光落到了左侧,离他最近位置的一个青年身上。

  青年人目光呆滞,冷得佝偻着身子,双手不住地搓着,却带不来半点温度。

  与其他人相比,他的脸sè没有那么差,在宁风落座时候,他的眼珠子似乎还转动了一下。

  更关键的是,在这个人脸型上,宁风隐约看到了那个背着老父尸体狂奔哭嚎入镇的韩大影子。

  “他就是韩二!”

  宁风有八九成把握,于是不着痕迹地向着他挪了过去。

  距离三五尺,宁风就感觉到从韩二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仿佛这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块寒冰一样。

  “哇哈哈哈,有救了,有救了,观世音个如来佛的,冻死爷爷我了。”

  不等宁风出言试探呢,一个大呼小叫声音,从远处传来。

  宁风刚循声望去呢,便看到一个身影如奔马,在戈壁上带出烟尘滚滚甩在身后,狠狠地扑到了篝火旁,就坐到了他刚刚挪出来的位置上,与他比邻。

  “符!”

  宁风眼睛眯了一下,双方距离太近了,第一时间他就看到在那人坐下时候,身后一张符箓飘飞而起,落地成灰烬。

  那人一坐下来,就冷得浑身哆嗦,一边嘴里面骂骂咧咧贼老天,该死天气什么,一边自来熟地拿着旁边备好的柴火扔进篝火里。

  “轰~”的一下,火焰蹿高了一些,围坐成一圈子的众人不由自主地向内靠了靠。

  “大家怎么不说话啊?”

  那人好像觉得暖和点了,奇怪地问道。

  他干瘪瘦小,顶天了五尺高下,山羊胡子,贼眉鼠眼一小老儿,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模样。

  这等人物,要是在市井里面行走,一看到他,登时就会让人本能地去捂钱包,生怕一不留神就让他给摸了去。

  “敝人姓舒,绰号百灵,舒百灵的便是。”

  “诸位,有礼有礼了。”

  舒百灵抱拳四面,竭力地挺直胸膛,给人的感觉还是猥琐,还是想捂钱包。

  宁风看了他一眼,若不是坐得近,看见那张飘飞下来的符箓,怕是也会觉得这就是一个百无一用老混子,溜门撬锁一贼头。

  说来也怪,他本来想与这舒百灵说上几句的,话都到口边了,忽然觉得百无聊赖,更觉得浑身发冷,懒洋洋地就不想说话了。

  一片沉默,篝火旁无人开口。

  舒百灵半点不觉得尴尬,叽里咕噜一大堆,从镇子上怎么个鸡飞狗跳,呆不住了准备换地方,到这戈壁上天气要人命,下次死也不来了等等。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渐渐沉默了下来,一言不发地凑近篝火,浑身发抖,脸上泛青,没了开口的兴致。

  一群人,默默地围坐,只有篝火噼里啪啦的声音,响个不停。

  “在篝火旁都这么冷,外面不是更冷?”

  宁风觉得意识有些迟钝,好像要睡着了一般,连忙寻个由头,死命地想着:

  “这种气温,要是走出去,没有篝火,怕是连我都支撑不住,别说韩二了。”

  “怎么可能这么冷?”

  宁风不自觉地伸手,想往篝火里添柴火,伸手却摸了一个空,原来篝火旁准备的柴火都被舒百灵给添了个干净。

  想起之前来时候路过的胡杨树林子,宁风深吸一口气,缓缓站了起来。

  “这位兄弟,陪我一起去捡些柴火吧。”

  宁风伸手摇了摇旁边韩二,大声地说道。

  韩二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有些不清醒,有些听不懂别人在说什么。

  宁风压根没有等他回答的意思,伸手一搀,拖着他的胳膊搀起,两人向着不远处胡杨林去。

  整个过程中,除了舒百灵似乎要站起来跟随,旋即瑟缩一下,又觉得冷,重新往篝火那靠,其他人全无反应。

  好像,一尊尊冰做的人像。

  “好冷,好冷,好冷……”

  宁风搀着韩二,感觉无尽的冷意不住地往骨头里钻,冷得受不了了。

  “一定有哪里不对,肯定有问题,到底是什么?!”

  “我怎么会这么忍不住冷?”

  宁风神情平静,心中却有声音在吼叫着,要响彻整个戈壁滩。

  韩二走着走着,仿佛活动开了身子,眼珠子里多了几分灵动,喃喃自语:“捡柴火,捡柴火,好冷啊。”

  胡杨林就在旁边,枯枝张牙舞爪的,好像无数抓向天,表示无尽不甘的枯手。

  短短时间,两人轻易地各自捡满了一怀的枯枝。

  宁风看着韩二,想说他家中情况,想说就这样带他离去,但不知怎么回事,觉得有无比的寒冷侵蚀入体内,竟是无比地渴望回到篝火旁。

  “他这么不清醒,未必会跟我走。看这韩二,一把枯枝似乎都比老父要重要,完全忘记了出来的目的。”

  “还有,如果不能解决那妖魔就这样离去,就是救了韩二,还是会死更多的人。不行,我得找出原因,找出妖魔真身来。”

  宁风摸了摸胸膛前的金符,怕是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究竟是真的如此想呢,还是屈从对温暖的渴望,找着借口回到篝火旁。

  “好冷!”

  两人脚步都被冻得蹒跚,重新回返。

  “咦?”

  “有多了一个人。”

  走到不远处,宁风发现在舒百灵旁边,又坐着一个人。

  虬髯大汉,身背长刀,典型的戈壁上刀客打扮。

  他在爽朗地大笑着,在不断地说着话,手上有一个大大的酒袋,传递在篝火旁所有人手上。

  即便是只闻到酒香,便能让人感觉到其浓烈,想象到喝到肚子里的温暖。

  舒百灵则如片刻之前的宁风,一张鸡屁股般的嘴巴,竟然闭上了,任凭虬髯大汉在那说话,自顾自地沉默烤火。

  大汉自称老刀把子,是这戈壁上常年往来的刀客,夜路寒冷,看到篝火过来叨扰。

  宁风回来,落座后,从老刀把子自己口中得到了这些消息。

  他与韩二,舒百灵与老刀把子,一个接着一个地往篝火中添着柴火,火焰向上舔出了一人高,众人却还是觉得寒冷。

  一波波的冷意,如潮水般地涌来,好像要把所有人,打进海的最深处。

  “不能睡!”

  宁风咬了一口舌头,端坐坐姿,摆出五心朝天,用了绝大的毅力,才完成平时再简单不过的观想。

  ——九死,心境。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

  重新睁开眼睛的宁风,嘴角隐隐有血迹在流下来,那是咬破了舌尖流出来的血。

  他的眼睛,前所未有的清明。

  “必须离开!”

  “在呆下去,我的意志会薄弱到不敢离开,舍不得离开。”

  宁风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

  篝火旁的所有人,就好像是冬夜清晨时候拥被醒来,如何也没有足够的意志掀开被子,走出去。

  等着他们的,是冻死。

  “怪不得他们说会有一圈子围出的冻死,晒死,就是眼前这种情况吧。”

  “一时的贪恋温暖,就再没有勇气离开。”

  宁风目光扫过,不说那些早早就在篝火旁的众人,就是他与舒百灵,老刀把子三人,都显得迟钝麻木,一语不发。

  “那些人,怕已经是冻死鬼了。”

  宁风看向那些从他出现,到目前为止,连眼珠子都没有转过,只是机械地烤火,机械地搓着手的众人,缓缓摇头。

  “走!”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抓住韩二的胳膊,再次大声地喊:“不行,太冷了,一定是柴火不够。”

  “老舒,老刀把子,走,一起去捡柴火,我们两个捡不了太多。”

  听到他的话,脸sè发青,一改之前滔滔不绝的老刀把子和舒百灵都迟疑地望过来,似乎有些不舍得离开篝火的温暖。

  “不捡,会冷!”

  宁风吐出最后四个字。

  这四个字仿佛击中了什么,两人互相搀扶地起来。

  刚站起来,曝露在呼啸寒风中,四个人都打了一个寒颤,冷得骨头都在发寒。

  “走!”

  “就在旁边,马上就能回来。”

  宁风大声喊着,拽着韩二,后面跟着舒百灵和老刀把子,四人蹒跚地向着胡杨林子处去。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三章 围坐篝火冷如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