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风鬼传说最新章节列表>> 正文精校版 第28章 吓退

第28章 吓退

小说:风鬼传说     作者:六道    发布时间:2015年4月14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那名官兵的话还没说完,上官秀突然扬起胳膊,挥手就是一嘴巴,重重拍在壮实官兵的脸颊上。

他用的力道不小,把壮实官兵打得原地转了半圈,后者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脸颊,眼睛瞪得又大又圆,难以置信地看着上官秀,尖声叫道:“你敢打我?”

此情此景,让周围的官兵也都有些傻眼。

壮实官兵嗷的怪叫一声,回手就要拔刀。上官秀扬起手来,又是一巴掌打在他的脸颊上。

啪!这一巴掌比刚才那一巴掌的劲道更大。

“我操你娘的,老子劈了你!”壮实官兵气急败坏地怒吼一声,将肋下的钢刀恶狠狠抽出。他把钢刀高举过头顶,对准上官秀的脑袋便要劈砍下去。

只是他的刀停在空中,却迟迟未能劈落。

只见上官秀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块黑sè的牌子,牌面几乎都要贴到壮实官兵的面门上。

壮实官兵下意识地倒退一步,他定睛一瞧,脸sè不由得大变。

牌面上清清楚楚写有两个大字:都卫。

是都卫府?!壮实官兵傻眼了,手中的刀还高举在空中,但持刀的胳膊却在突突地打着哆嗦。

“砍啊!你不是要劈了我吗?来砍啊!”上官秀跨前一步,壮实官兵脸sè惨白,立刻地退后一步,周围的官兵们亦是面露骇sè,连连向两旁退避。

上官秀的身上即有都卫府的令牌又有钰王府的玉牌,不管拿出哪面牌子,都足可以震慑住这些内史府的官兵。

这时候,左侧官兵的后面传出质问之声:“怎么回事?”

随着话音,众官兵纷纷向两旁退让,一名身着锦衣、三十出头的儒雅青年从人群中走出来。

他先是看看周围的官兵,又瞧瞧上官秀,最后,他的目光落在挨打的壮实官兵身上,问道:“这里是什么情况?”

看到他,壮实官兵如同找到主心骨似的,急忙跑上前去,低声说道:“海大人,我们搜查刺客搜查到这里,没想到遇见……遇见都卫府的人了……”

说着话,他小心翼翼地向上官秀那边瞥了一眼。

“都卫府?”在这么一座破烂不堪的贫民窟里,怎么会有都卫府的人呢?儒雅青年再次向上官秀看过去,上一眼下一眼将信将疑地打量着他。

看了片刻,他走上前去,在上官秀面前站定,双手向身后一背,带着怀疑的口吻问道:“你是都卫府的人?”

儒雅青年的态度透出傲慢,不过上官秀的态度比他更傲慢。

他晃了晃手中的令牌,反问道:“你眼睛瞎了不成?”

听闻这话,儒雅青年脸sè微变,与此同时,周围也响起一片吸气声。

儒雅青年眼中闪着寒光,冷冷地凝视着上官秀,似笑非笑地说道:“就凭这么一面令牌,就想让我们相信你的身份……”

他话还没说完,上官秀已面露不耐之sè地打断道:“如果你不相信,你现在就可派你的人去都卫府查问,也可以去咨询我的直属上司天眼副都统程麒程大人!”

儒雅青年暗暗皱眉,沉吟了片刻,疑问道:“你既然是都卫府的人,为什么要藏身在这里!”

上官秀闻言嗤之以鼻,冷笑着说道:“都卫府在上京内城外城的据点有三十七处之多,是不是我们都卫府在哪里选定据点还得知会你们内史府一声啊?”

儒雅青年闻言心头一震,下意识地脱口说道:“我并无此意。”

上官秀这时表现得越傲慢,也越符合都卫府人员平日里一贯飞扬跋扈的作风。

他看似无意地提到程麒以及都卫府的三十七处据点,无形中透露出去的信息是他对都卫府了如指掌,确是都卫府出身。

“都卫府在哪里办案,在哪里设点,都不归你们内史府管,现在,带上你的人给我立刻滚蛋!”上官秀收起令牌,揣入怀中,然后看都不看众多众官兵一眼,旁若无人地转身向自家的院子走去。临进门前,他微微侧头,对身后的儒雅青年以及在场的所有官兵说道:“把你们的嘴巴都管严了,谁若是敢泄露出去我在此地的消息,我就把都卫府的一百零八套大刑在他头上挨个用一遍!”说完,他迈步走进院门,随着咣当一声,院门也重重地关上。

儒雅青年看着紧紧关闭的院门,脸sèyīn沉又难看。

壮实官兵凑到儒雅青年近前,小心翼翼地问道:“海大人,我们……我们还查不查了?”

儒雅青年眉头紧锁,瞥了壮实官兵一眼,没好气地喝道:“去查别处!”

内史府和都卫府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没有必要因为追查几个不入流的刺客而得罪都卫府,给自己惹麻烦。

放到以前,内史大臣的名称是御史大夫,有监督朝中文武百官之责,而都卫府除了都卫营外,天眼和地网都属密探机构,也有代皇帝监督百官的职责,但都卫府的权力明显比内史府更大一些,最起码内史府查不到都卫府头上,但都卫府却能查到内史府头上。

上官秀关好院门,重新上好门栓,走回到茅草屋内,对等在里面业已拔出剑来的洛忍三人说道:“捉拿你们的追兵已经被我打发走了。”

洛忍、曹雷、袁牧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把手中剑收回鞘中,他们目不转睛又戒备十足地盯着上官秀,最后还是洛忍皱着眉头问道:“你是,都卫府的人?”

他们三人虽没出去,但也听清了外面的对话。

上官秀扫视三人一眼,笑了笑,他走到桌前,从怀中掏出都卫府的令牌,紧接着又掏出一块玉牌,一并放到桌上,说道:“我不仅有都卫府的令牌,我还有钰王府的玉牌。”

洛忍三人不约而同地倒吸了口气,他们用怪异地眼神看着上官秀,久久没有说出话来,心里都在嘀咕:他究竟是什么人啊?

上官秀用手指轻轻敲着令牌,问道:“你们先不要管我到底是什么身份,我只问你们,你们说话算不算话?”

“我们当然说话算话!”洛忍脱口说道,稍顿,他立刻明白了上官秀此问的目的,冷着脸说道:“但是对朝廷的鹰犬除外!”

“你们为什么要反朝廷?”

“因为不公。”

“如果有一天世道公平了呢?”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洛忍不解地看着他。

“钰王殿下之所以给我这块玉牌,是让我助他收罗百官的罪证,等到时机成熟之时,钰王殿下便可用这些罪证要挟朝中的大小官员,逼迫他们接受殿下的变法主张,直至最终废除贵族制度!”

“此话当真?”洛忍三人齐齐瞪圆了眼睛。

“我有必要骗你们吗?”上官秀提起衣襟,把藏于后腰的佩刀解下来,放于桌上。

他说道:“既然你们不怕死,不如把你们的命交到我的手里,我不敢保证我做的事情没有危险,但我至少可以保证不会让你们去白白送死,死得毫无价值。

人活一世,不能水过无痕,起码要留下点痕迹。我不知道最终能不能废除贵族制度,即便不能,最起码我们自己也要成为贵族中的一员!如果你们信我,就把你们的命给我,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兄弟,生死与共,不离不弃,如果你们不信我,我也不强求你们一定要遵守承诺,现在,你们就可以离开了。”说着话,他扫视三人一眼,走到窗前,背着手,举目望向窗外。

曹雷和袁牧先是对视一眼,而后二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洛忍身上,等他做出决定。

洛忍眉头紧锁,脸sè变换不定。曹雷走到他的身边,低声说道:“阿忍,我看……他能靠得住。”

一个人能不能靠得住是用看的吗?洛忍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琢磨了一会,看向站于窗前的上官秀,问道:“你说你是钰王的人,要助钰王变法,可你又说自己也想成为贵族中的一员,你不觉得你的话自相矛盾吗?”

“是吗?”上官秀笑了,望着窗外,反问道:“推翻贵族制度的目的是什么?”

不等洛忍回答,他继续说道:“还不是为了废除士族门阀,好给自己创造出人头地的机会吗?反贵族,是为了出人头地,做贵族,也是出人头地,这之间矛盾吗?我们做事,要尽人事,但绝不能听天命,命运,还得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最稳妥。”

“虽然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曹雷向洛忍那边倾了倾身子,低声说道。

曹雷没听懂上官秀的话,但洛忍听明白了,从中还听出他不甘屈居于人下的野心。

洛忍凝视着上官秀,窗外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让他四周好像有了一层光圈似的。

他嘴角扬起,正sè说道:“钰王我没有见过,更不认识,但我洛忍,愿意跟你!”

洛忍一带头,曹雷和袁牧立刻接话道:“也算我一个!”

没有歃血为盟,也没有设立香案盟誓结拜,只有这么一句‘我愿意跟你’的话,但是这一句话却把他们四人的命运紧紧拴在了一起,不管上官秀以后是起是落,洛忍、曹雷、袁牧三人都是最坚定不移站在他那身的那一个。

有些人,一句话就代表着海誓山盟,而有些人,他的海誓山盟都不值一文。

喜欢《风鬼传说》吗?喜欢六道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28章 吓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