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三十章 天月童姥

第三十章 天月童姥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天都山南,大山谷坐落,远远眺望过去,如火烧云彩,又似火山在爆发过程凝固。

  偌大山谷,植遍一株株红叶树,片片落叶如火,蒸腾起的雾霭亦是烟霞灿烂,笼罩整个山谷。

  “这就是扶桑谷……”

  宁风行走在山谷中,清晨的山谷静悄悄,脚下“沙沙沙”都是踩在落叶上的声音,自语道:“真像是师兄说的,有些失望啊。”

  ——“扶桑谷啊,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当年我们太阳神宫创始人得到太昊金阙神章的地方。

  神章从天而降,声势惊人,祖师第一个寻来得到,后以之为本,创出太阳法,就在旁边天都山脉开辟我们太阳神宫一脉,并把荒凉山谷取名扶桑谷。”

  宁风一边打量着,一边往山谷深处去,一路所见,无不在验证着沈兆轩的话,这扶桑谷真没有什么特别的。

  一路行来,他遇到好几个一样分属新晋弟子的同门,一个个都跟刚死了老子娘似的,臭着一张脸,有气无力地打着招呼。

  任凭是谁,干劲十足地修炼着呢,被叫来参加什么任务,不郁闷才有鬼了呢。

  扶桑谷从外面看去烟霞雾霭沉沉地,走到内部深处,反而豁然开来起来,雾霭散尽,清清爽爽的。

  还没走到最中心呢,后半段路程,宁风就几乎都是仰着头在走路,一边走,一边抬头看。

  “啧啧啧,好家伙,真是大,不愧是天地灵根,青铜古树。”

  宁风啧啧赞叹,不亲眼看到,单纯昨日里听沈兆轩讲完全体会不到这种震撼感觉。

  ——“扶桑谷中原本没有树。祖师之后的神宫前辈觉得既然起名叫扶桑谷,没有扶桑树实在是说不过去。

  扶桑树这种灵根哪里寻去,但其他灵根还是有的嘛。

  前辈们听闻妖族有神木,名青铜古树,大如远古蛮荒时候的天地灵种,遂杀入十万大山,与众妖王做过一场,移了这古树回来植在扶桑谷内。”

  宁风当时听到“做过一场”四个字的时候就有些无语了,进入太阳神宫才几天,耳朵都要听出茧子来了,这天下七宗的名头该不会是“做”出来的吧?

  这会儿在宁风眼前,高耸入云的巨大树木,就是沈兆轩口中的青铜古树了。

  此树远远望去,连片叶子都没有,大足可数十人合抱的树干笔直,斜斜向着各方长出树枝,通体呈青铜铸造出来后摆放了千年那般青绿sè。

  “当真壮观!”

  宁风摇头晃脑地赞叹着,前方远远已经能看到青铜古树下面,零零散散地站着的同门师兄弟。

  “既气势恢宏,又妙用万方,怪不得神宫前辈要将它从妖族手中抢过来。”

  单纯的大,自然称不上什么天地灵根。

  宁风脑子里闪过昨日沈兆轩说完青铜古树来历,不等他追问,主动道出来的一长串……

  ——“青铜古树不愧是天地灵根,它有一个特性,就是能嫁接所有阳属性的植物,只要没有其他特殊要求的,都能在上面长得很好。

  一种母体,可万种植株。

  当年神宫前辈想着青铜古树也请到扶桑谷里了,索性再往上种些什么吧,想来想去,选中了一种奇果,名太阳果,就是这次你们要去采摘的东西。

  太阳果能炼制一种灵酒,饮用能缓慢地改变体质,渐渐地往纯阳体质上去靠,对修炼所有纯阳属性功法者,都大有补益。

  于是神宫前辈就去将太阳果的种子……,咳咳,请了回来,当时据说出了点问题,外面的太阳果都断了根,成了我们太阳神宫独有。”

  昨日说到这里时候,宁风和沈兆轩两师兄弟面面相觑,然后齐齐扭头,各自咳嗽几声,一个没有再往下追问,一个也不往下说,就这么略过去了。

  这实在是没法再往下说。

  “啧,神宫的做事风格真是……”

  宁风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不住神sè古怪,最后想到自家是其中一员,这才心安理得地赞道:“霸气啊!”

  “那种灵酒叫什么来着?哦,想起来了,是‘醉金乌’。”

  想起这名字,宁风就觉得太阳神宫着实是尽出人才,瞧这名字取的,金乌亦可醉,那对修炼所有阳属功法的人来说补益之大可想而知了。

  据说神宫每年出产醉金乌往外销售的配额珍贵无比,每一瓶醉金乌流落到外面都是有价无市的存在,每年里给神宫带来收益无数。

  “咦?”

  宁风来到青铜古树下,还来不及抬头欣赏呢,就觉得气压好像不对,一众新晋弟子都低着头看着脚尖,跟地上有钱捡一样。

  “什么情况?”

  他茫然地扫了一眼,等看明白了,心里面顿时咯噔了一下。

  在青铜古树下,一个小小身影被挡在树荫里,刚刚没注意到。那是一个八九岁女童模样者,大马金刀地坐在蒲团上,神情似乎有些不善。

  “吓,是天月童姥。”

  宁风没想到这次负责此事的竟是这么一位。

  传说中,神功九脉诸山主中,脾气最古怪,最不好伺候的天月峰主——天月童姥。

  “据说这天月童姥好像跟掌教真人还有点不清不楚的关系……”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呢,宁风就赶忙把它掐灭在萌芽里。一个小女孩模样,一个耄耋老者,这两人凑一起,画面……不敢看啊。

  别说看,宁风想都不敢往下想,天知道这些真人级别的金丹强者有什么神通,万一被窥破了心思,那乐子就真大了。

  他脑子里念头闪得快,动作更快,刚一发现天月童姥就要上前行礼,被她没好气地摆手止住了。

  “二十九个,还差一个谁?”

  天月童姥开口了,声音稚嫩无比,听着软酥酥的,好像可爱无比的妹子在撒娇一样。

  宁风嘴角抽搐,连忙低头,生怕被人看出异状来。

  他眼角余光瞄过,在这一瞬间做出一般无二动作的,在新晋弟子之中至少占据半数以上。

  “听说天月童姥声出童女,就是心情大糟糕;声如老妇,则是心情甚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宁风胡思乱想着,定了定神,偷眼扫过在场的所有新晋弟子。

  只是一眼,他便分辨出来了是谁还没到了。

  实在是太好认。

  “陈昔微?!”

  “她怎么没来?出什么事了吗?”

  宁风顾不得天月童姥那边了,回望来时候入谷路,空荡荡一个人影也没有。

  陈昔微是这代新晋弟子之首,何等显眼,她既没到,哪里能瞒得过天月童姥?

  她正要发作呢,“噹”的一声,如环佩碰撞的响动,从她腰间传了出来。

  宁风等弟子都看到,在声音传出来瞬间,天月童姥腰间一枚玉佩闪亮出鲜明的紫sè,一闪一闪的,如紫sè眼睛在闪烁。

  “这是什么?”

  宁风一头雾水,却看到新晋弟子当中几个出身世家者一脸恍然,有那城府不够的还“啊”出声来,怎么听怎么看都是羡慕的味道。

  天月童姥将到口的话止住,不耐烦地拽下玉佩,贴到额头上。

  下一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天月童姥脸sè就沉了下来,那叫一个铁青,怎一个抓狂了得。

  “欺人太甚!”

  天月童姥把紫sè玉佩往地上一扔,小女孩身躯都在抖,好像气炸肺了一样,尖声道:“申老匹夫,提议是你提议,违规也是你违规,姑奶奶定不与你干休。”

  “啊呸,你的弟子就要闭关,我们的弟子就是闲着是吧?”

  “气死我了!”

  天月童姥看着有蹦起来往紫sè玉佩上再踩几脚的意思,好悬忍住了,憋得脸sè通红地伸手一招,被她扔在地上的玉佩飞起来落回手上。

  她把玉佩拿在嘴边,一阵童音就飚了起来:“天机,天行,天云……,申老匹夫耍诈,等我这边事了,我们一起去跟他好好‘聊聊’。”

  “掌教真人了不起吗?!”

  话说完,天月童姥冷笑声声,将紫sè玉佩挂回腰间,看着下面一脸愕然,嘴巴张大得能塞进去鸡蛋的众弟子,道:“陈昔微闭关,来不了了,就你们二十九个吧。”

  宁风等人早就听明白情况,自然个个点头如啄米,一句话不敢多说,万一被迁怒怎么办?

  他们一个个脑子里还在幻想着太阳神宫其他几脉山主联袂跟申不疑“聊聊”的情景呢,天月童姥三下五除二就把要他们做的事情交代清楚了。

  很简单,无非是采尽现在青铜古树上的太阳果,只是数量有些多……

  “十万枚!”

  天月童姥目光扫过众人,冷哼着道:“三天时间,三天之后,但凡还有一枚果子在树上,你们全体禁足三年,三年内在宗门里好好修炼,好好学着怎么友爱,哪里也不准去。”

  宁风等人面面相觑,总算知道长辈们打算怎么让他们友爱了。

  众人齐刷刷地做出同样的一个动作:抬头,望天,不,是望向古树之巅。

  说实话,那跟望天也没啥区别了,古树高耸入云,任凭怎么看,也看不到最高的地方。

  笼罩着整株青铜古树的,有无数细密的光点,从地上望过去,恍若无数的萤火虫一般。

  之前天月童姥已经说了,那叫“太阳蜂鸟”,乃是一种与太阳果伴生的异虫,想采果子,必须得过它们那一关。

  “换句话说……”宁风忍不住抬手擦了一把不存在的汗,“既要在高耸入云、滑不留手的青铜古树上攀爬,又得防备太阳蜂鸟,还要摘果子,更关键的是帮助、保护其他的师兄弟!”

  “人如果太少,三天之内,三头六臂也采不光果子……”

  宁风想到众人手忙脚乱,焦头烂额,还得互相救助的样子,就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

  “还有……”

  天月童姥曲起第二根手指,冲着众人摇摇,“本座有一枚戒子不小心拉在古树最高处,乃是以太阳神石晶髓所造,谁给本座取回来,他日可来天月峰,本座亲自出手,为其打造一件法器。”

  “刷”地一下,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

  天月童姥,身为太阳神宫第一炼器高手,犹擅长炼制专门配合神宫九法十三化的独门法器,她亲自出手打造法器,其他几位山主等闲都没有这待遇。

  这作为第一名的奖励,绰绰有余了。

  宁风亦是jīng神一振,友爱地夺第一难虽难,但也不算是纯粹的苦差。

  “现在,开始!”

  天月童姥显然耐心有限,将事情说清楚后,小脚往地上轻轻一踩。

  “啊~~~”

  宁风等人惊呼一声,一股力量自地上起,脚下大地都变得柔软和弹性十足,将他们弹飞起来,足足有百丈之高。

  去势一尽,所有人手忙角落地抓住离自己最近的一根树枝,然后,麻烦来了。

  “该死!”

  宁风刚一抬头,眼前就是一花,一只大拇指大小,长着鸟一样翅膀,蜜蜂般身子的异虫恶狠狠地冲着他眼睛扑过来。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三十章 天月童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