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风鬼传说最新章节列表>> 六道最新作品 第8章 一波未平

第8章 一波未平

小说:风鬼传说     作者:六道    发布时间:2015年3月23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白脸青年吓了一跳,惊讶地看着他。冷柏元默不作声地将体内的灵气注入到佩剑中,随着灵气的灌注,佩剑就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似的,形态随之发生改变,原本一寸八分宽、三尺六寸长的佩剑一下子暴长成四寸宽、五尺多长的巨剑。

冷柏元单手握住剑柄,一步步向上官秀走过去,随着他的走动,灵剑的剑尖在地面上留下一条长长的划痕。

来到上官秀近前,冷柏元臂膀用力,将灵剑高举在空中,他双目充血地瞪着对自己怒目而视的上官秀,从牙缝中挤出一句:“上官秀,今天你就自认活该倒霉吧,等到来世投胎,记得离老子远一点!”

说话之间,他运足臂力,将高举在空中的灵剑对准上官秀的脑袋,恶狠狠地劈砍下去。

冷柏元的拳头打不散上官秀的灵铠,但灵剑要破灵铠那可太容易了,只要这一剑劈中上官秀的脑袋,他就算有十条命也保不住。

灵化后的巨剑在空中挂着刺耳的劲风,呼啸着向上官秀的头顶落下来。

眼看着对方的灵剑向自己而来,上官秀浑身的汗毛竖立起来,现在可是生死攸关之际,他也不敢再隐藏实力了,他暗暗运起灵魄吞噬,握紧的双拳猛然张开,准备先避开对方灵剑的锋芒,然后扑上去以灵魄吞噬和冷柏元拼命,

恰在这时,有一条人影横空窜射过来,瞬间闪到他二人之间。冷柏元全力挥砍的一剑没有砍到上官秀,倒是结结实实地砍在这人身上。

场上爆发出咔嚓一声巨响,一大团火星子也随之迸射出来。

冷柏元感觉自己手中的灵剑不像是砍在一个人身上,更像是砍在一块巨大的金刚石上,他被震得虎口生痛,臂膀发麻,身形后仰着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三大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吓得他脸sè大变,激灵灵打个寒颤,等他稳住身形,举目定睛一看,只见上官秀的身前多出一人。

这人有二十多岁、不到三十的年纪,身材魁梧又高大,穿着一席黑衣,皮肤也黝黑,站在那里,就好像狗熊成jīng了似的。

关键时刻,接住冷柏元这全力一剑的人正是他。只见他的手上带着一只灵化后的爪套,使他的手掌看上去异常的巨大,并散发出金属的光泽,此时冷柏元的剑还握在他的爪套当中。

冷柏元将这名魁梧大汉上下打量一番,震惊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他沉声问道:“你是谁?这里的事与你无关,让开!”

魁梧大汉瞧瞧手中的佩剑,单手向后一背,似笑非笑地看着冷柏元,一声未吭,倒是在他的背后传来轻微的嗤笑声。

冷柏元和两名同伴下意识地向魁梧大汉背后看过去。只见在他身后的院墙上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与魁梧大汉年纪相仿,身材又干又瘦,蹲在墙头上,活像一只猴子。

女的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身材匀称又修长,笔直地站起墙上,背后的披风随风飘舞,英姿飒爽,向她的脸上看,五官jīng美细致,皮肤光滑又白皙,仿佛羊脂一般,美艳绝伦。

刚才的笑声也是她发出来的。

见冷柏元三人看向自己这边,美艳女郎和干瘦青年身形一晃,双双从院墙上跳下来。

院墙虽不高,还不到两米,但美艳女郎和青年落地时好像四两的棉花,声息皆无,由此也可看出,两人都是修为jīng湛的修灵者。

冷柏元呆呆地看着那名女郎,怔住好一会他才回过神来,心中暗道一声好美!他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们到底是谁?我警告你们,要管闲事,你们可是找错了对象!”

在貌美如花的女郎面前,冷柏元可不想放下自己的架子,说话时的语气也很强硬。

“呵!”女郎再次嗤笑出声,她随手一甩披风,露出肋下的腰牌,这面腰牌通体墨黑,上面雕刻着jīng细的纹路,在纹路的正中央刻有两个大字——都卫。

看到这面腰牌,冷柏元和两名青年脸sè同是大变,心中忍不住惊骇道:都卫府!

别看他们是帝国灵武学院的学生,天之骄子,但在都卫府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想不到来者竟是都卫府的人,冷柏元和两名青年吓得目瞪口呆,过了片刻,三人心惊胆寒地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向后倒退,退出三、四步后,他们齐齐转身要跑。

“等一下!”戴着爪套的魁梧大汉突然出声喝止道。

冷柏元三人身子一僵,齐刷刷地站在原地,不敢回身,也不敢乱动。

魁梧大汉哼笑一声,将握在爪套中业已恢复原态的佩剑向外一甩,就听嗖的一声,佩剑从冷柏元的耳朵上方掠过,哆的一下钉在院门的门板上。

“把你的剑也带走。”魁梧大汉冷声说道。

冷柏元心头一颤,急忙把钉在门板上的佩剑拔下来,而后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他的目光不敢在都卫府三人身上多做停留,落到上官秀身上时,他眼中闪过一抹歹毒的凶光,心中暗道:你小子的运气还真好!上次是梦君救了你,这次又恰巧撞上都卫府的人,但你不会永远都这么好运,这笔账,我以后再找你慢慢清算!

因为都卫府的人在场,冷柏元和另两名青年不敢多耽搁,放下门栓,拉开房门,逃也一般地跑出上官秀的家。

呼!望着冷柏元三人逃走的背影,上官秀不由得暗暗吁了口气。

但他也没有忽视冷柏元临走之前投向自己的那恶狠狠的眼神,他心中有数,冷柏元现在虽说被吓跑了,但他以后还会回来找自己的麻烦。

不过他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担心冷柏元日后的报复了,因为这三位突然在自己家中出现的都卫府人员才是他迫在眉睫的危机,他也体会到什么叫刚逃出龙潭又闯进虎穴了。

都卫府的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跑到他的家里,更不会无缘无故地出手救他,那么都卫府的到来只有一种解释,是为了追查随机变一事。

他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紧绷的神经如同拉到极限的琴弦,马上就要绷断开似的。

他急促地喘息几口气,散掉身上的灵铠,豆大的汗珠子顺着他的额头、脸颊不断地滴淌下来。

这些汗,也分不清楚是被冷柏元打出来的还是被都卫府的人给吓出来的。

上官秀故意装傻,对这两男一女拱手施礼,正sè说道:“多谢三位大人出手相救……”

那三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他的身上,上官秀感觉似有六把刀子在自己的身上划来划去。他心里虚得很,不敢抬头,更不敢与他们三人对视,一直保持着拱手施礼的姿势。

这时候上官秀表现出超乎年龄的冷静与镇定。在他的脸上,看不出来有一丝一毫的心虚和惊慌失措,有的只是劫后余生的庆幸和对他们三人出手相救的感激之情。

凝视他好一会,那名魁梧大汉率先开口,冷冰冰地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上官秀。”上官秀放下手,又深深吸口气,抬起头上,对上魁梧大汉咄咄逼人的目光,报出自己的名字。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知道,是都卫府!”

“那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来这里找你吗?”魁梧大汉跨前一步,逼近上官秀。

上官秀的身材不矮,不到十八岁就有一米七五左右,可在魁梧大汉面前,他足足矮上一头,两人站起一起,身材差距悬殊,体型修长又匀称的上官秀也一下子变得娇小许多。

他莫名其妙地摇头,说道:“我……不知道。”说话之间,他额头的汗水滴进眼中,他下意识地抬起袖口,用力揉了揉眼睛。

他这个举动让人很难分辨出来他是在擦汗水,更是在掩饰他自己的心虚。

魁梧大汉歪着脑袋,慢慢弯下腰身,正视上官秀的脸颊,幽幽问道:“既然你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那你又紧张什么?”

“我并没有紧张!”上官秀抬起头来,对上魁梧大汉如刀子般犀利的目光,然后他不自然地挠挠头发,小声说道:“我只是,只是有些害怕!”

他这么说倒也合情合理,在都卫府面前,即便是贵族都会感觉心里没底,帝国学院的学生都会望风而逃,更何况上官秀只是社会最底层的普通青年。

魁梧大汉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他点点头,又摇摇头,耸肩说道:“在这里,你不肯说实话,没关系,我们就换个地方说话好了。都卫府是个什么地方,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进入都卫府还能活着离开的人,十根指头都能数得过来,上官秀,你可要考虑清楚。”

上官秀身上冒出来的冷汗更多了。

去都卫府,自己恐怕是有命进去,没命出来,可是不去都卫府,现在自己向他们交待出实情,难道就不是死路一条了吗?昨天晚上,三名都卫府的人当中可是有一个是死在自己手里的。

说不说实话都是死,自己不如赌上一把,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心里做出决定,上官秀绷紧的神经反而松弛了许多,他故作紧张地抹了抹脸上的汗珠子,摇头说道:“我……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找上我,我……我从没干过作奸犯科的事……”

他话还没说完,魁梧大汉伸出大手,抓住他的后脖颈,像拎小鸡似的拖着他往外走,同时说道:“像你这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我见得多了,你觉得自己的骨头够硬,好,我就带你走一趟,都卫府的一百零八套大刑,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得过几套刑具!”

美艳女郎和干瘦青年见魁梧大汉揪着上官秀走出去,两人相视而笑,随即也跟了出去。

都卫府,都卫营、天眼、地网的大本营,位于上京的南城,风国的各职能机构以及朝中大臣的官邸大多集中于此,可以说南城是上京的贵族区,车水马龙,热闹非但,只有都卫府这里是个例外,即便在大白天,都卫府的周围都是死气沉沉,yīn风阵阵,大街小巷中,连个路过的行人都看不见。

别说在贵族门阀云集的南城,即便在整个上京城内,恐怕也再找不到第二处这么特殊的地方了。

都卫府的地牢,这里是比天牢更恐怖的地方,不知有多少囚犯在这里被折磨致死,此地也不知聚集着多少的冤魂野鬼。

地牢完全处于地下,不管白天黑夜,里面永远都是光线昏暗,每隔几步,墙壁上就插有照明用的火把。

进入其中,第一个感觉是yīn冷,刺骨透心的yīn冷,第二个感觉是腐臭,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腐臭气味。

上官秀在走进地牢的第一步,他的心就已提到嗓子眼,双腿不由自主地瑟瑟颤抖。

这不能说他的胆子小,恰恰相反,许多成年人在走进都卫府地牢的那一刻起,人就已经吓瘫了,最后是被狱卒硬架进去,现在上官秀至少还能自己走路。

带他进来的二男一女侧头扫视他两眼,心里暗赞一声不错,上官秀年纪虽然不大,倒是颇有几分胆量。

三人把他押送到地牢的一间密室里。

这间密室不大,正中央摆放着绑人用的十字架,四周的墙壁挂满大大小小的刑具,钩子、挠子、钳子那都太普通了,其中有许许多多各种千奇百怪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刑具。

十字架的左侧有一只大火炉,里面正烧着火,火炭中插着数根大大小小的烙铁。

作者的话:

书友们在看书之余,请记得收藏、投票,顺便打个分,新书才8.1分,好生惭愧。^^
晚上还有更新,敬请期待!

喜欢《风鬼传说》吗?喜欢六道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8章 一波未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