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风鬼传说最新章节列表>> 六道最新作品 第1章 打击

第1章 打击

小说:风鬼传说     作者:六道    发布时间:2015年3月22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风历八八六年。

风国都城上京,帝国灵武学院。

“秀,我们……我们在一起不合适。”一位十七八岁、容貌姣美的妙龄女郎对站于对面与她年龄相仿的青年低声说道。

青年茫然不解地看着她。

“我希望我未来的夫君能是位和我志同道合、共修灵武的人,可你……”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抬起头来,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慢慢垂下了头,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说道:“可你,不是那样的人,也不会成为那样的人,秀,对不起……”

是的,上官秀很清楚,自己不会成为梦君口中那样的人。他三岁开始修炼灵武,苦练了十五年,修为才从灵初境达到灵动境,用灵武常识来判断的话,他根本就是个不适合修炼灵武的人。

“只是以前,你从没这样对我说过。”上官秀看着与自己青梅竹马的潘梦君,感觉她即熟悉,又陌生,即便近在咫尺,又似乎远得遥不可及。

潘梦君沉默。许久后,她喃喃说道:“以前,我的世界很小,小到只有几个人,但来到上京,来到帝国灵武学院之后,我的世界变大了,看到了许多以前都不敢想象的事。

“秀,对……对不起。”

上官秀无言以对,只是默默地看着她。

这时候,一辆马车行驶过来,在灵武学院的正门前停下来。

车棚的帘帐挑起,从车里走出来一位年近二十的青年。

青年身材修长,相貌也英俊,穿着黑sè又合体的帝国灵武学院制服,肋下挂着佩剑,整个人显得俊逸挺拔,器宇不凡,在他的胸前还别着醒目的爵士勋章。

看到上官秀和潘梦君二人,他先是一愣,而后大步走上前来,自然而然地站在潘梦君的身边,打量着对面的上官秀,好奇又关切地问道:“梦君,他是谁?”

随着这名青年的出现,潘梦君脸上的羞愧、歉然和哀sè消失,故作轻松地说道:“冷师兄,他、他就是我经常和你提起同村的邻居,又是青梅竹马的好友,上官秀。”

说着话,她好像生怕青年误会自己似的,又对上官秀一本正经地说道:“小秀,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听闻她这话,那名青年眯缝起眼睛,面sè不善地凝视着上官秀。

上官秀还不满十八岁,中等偏上的身高,稍显消瘦的身材,向脸上看,五官异于常人的深刻,眉毛浓重,又黑又长,双目晶亮,炯炯有神,鼻梁高挺,唇薄且sè浅,是一位很俊秀又充满刚毅之气的年轻人。

只是他一身的行头实在让人不敢恭维,粗布的上衣、粗布的裤子,下面一双布鞋,虽然还不至于打补丁,但看上去衣裤鞋子业已很陈旧了。

冷柏元嘴角扬起,哼笑出声,他迈步上前两步,在上官秀的面前站定,紧接着,他的大手探出,一把把上官秀的衣领子抓住。

他另只手抬起,与此同时,白sè的雾气从他手臂散发出来,雾气环绕他的手臂,凝而不散,只转眼之间,气态的白雾凝结成固态的实体,在他手臂上包裹其一层白sè的铠甲。

修灵者将自身的灵气释放于体外,控制灵气在体外凝结成固态,对自身进行保护,这是灵武学中的灵铠化。

此时,冷柏元举起完成灵铠化的胳膊,拳头握起,作势要向上官秀的脑袋打下去。

上官秀的灵武修为只是灵动境,还远远达不到完成灵铠化的程度,如果他真被冷柏元罩着灵铠的拳头打中,他的头骨都可能被击碎。

见状,潘梦君脸sè一变,急忙箭步上前,把冷柏元抬起的胳膊用力拉住,结结巴巴地说道:“冷……冷师兄,算了,小秀毕竟是我青梅竹马的好友!”

冷柏元也只是想吓唬一下上官秀,他还没张狂到光天化日之下,在帝国灵武学院的大门前杀人的地步。

他先是对潘梦君笑了笑,然后对着上官秀晃了晃包裹着灵铠的大拳头,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不管你是上官秀还是下官秀,如果以后再让我看到你敢来学院纠缠梦君,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到那时,谁都救不了你!现在,你给我滚蛋!”

说话之间,他抓着上官秀衣领子的手用力向外一推,上官秀站立不住,踉踉跄跄地退出三大步,然后不由自主地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坐下的快,起来的也快,几乎是立刻站起身形,一对虎目眨也不眨地凝视着冷柏元。

上官秀的目光锐利,被他盯着,让人觉得像是被一头凶狠的野兽盯着,好像他随时都可能扑到自己近前,在自己的喉咙上狠狠咬一口。

冷柏元不喜欢上官秀的这种眼神,他更不喜欢心里生出来的那股不寒而栗。他歪了歪脑袋,嘴角上扬,对上上官秀的目光,问道:“怎么?小子,你还不服气吗?”

上官秀一声未吭,只是直勾勾地看着他。

被上官秀盯得浑身不自在,最后竟然是冷柏元主动垂下了目光,同时他也看到了上官秀握得紧紧的双拳。

混蛋!他怒火中烧,在心里咒骂一声,毫无预兆,他猛然一拳打了出去。

他的拳头可是罩着灵铠,势大力沉,又奇快无比。

上官秀闪躲不及,被这记重拳正打中小腹。他闷哼出声,受拳头的撞击之力,他身子都向上弹跳一下,而后扑通一声跪坐到地上。

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像打了结似的,疼痛欲碎,鲜血顺着他的嘴角缓缓流淌出来。他紧紧咬着牙关,硬是让自己一声未吭,而后他双腿用力,支撑着身子,又一次站立起来。

很难想象,在没有灵铠保护的情况下被对方罩着灵铠的拳头打中他还能站起来。冷柏元脸上也闪过一抹诧异。就在他惊讶之时,上官秀突然怒吼一声,抡拳向冷柏元冲了过去。

只不过他踉踉跄跄的出拳对冷柏元不构成任何的威胁,后者微微侧身,便把他的拳头让了过去,不过他的反击却让冷柏元勃然大怒,看着上官秀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语气yīn冷地说道:“小子,你找死!”说话之间,他提起拳头,又要出手。

看得出来冷柏元是真生气了,潘梦君的心也随之抽搐了一下,不管她现在还把不把上官秀当成恋人,两人终究是青梅竹马,有十多年的感情在那里。

她纵身跳到冷柏元面前,挡在他和上官秀之间,她秀眉紧皱,急声说道:“冷师兄,不要再打了!”

说着话,她又看向上官秀,用近乎于哀求的语气低声劝道:“小秀,你也不要再打了,我求求你。”

看到潘梦君眼中蒙起的水雾,上官秀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

他不是个冲动的人,很清楚自己和冷柏元之间的差距有多大,恐怕十个、一百个自己捆在一起也不是冷柏元一个人的对手,只不过对方欺人太甚,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潘梦君的泪水让他的头脑迅速冷静下来。

冷柏元先是看看潘梦君,再瞧瞧站在那里脸sè惨白、身形摇摇欲坠的上官秀,暗暗咬牙。

他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嘴角扬起,噗嗤一声笑了,眼角眉梢之间流露出鄙夷之sè,傲然说道:“小子,今天算你运气好,如果不是有梦君帮你求情,哼哼……”

他故意没把话说完,不过心里却补充了一句:上官秀,今天之事情不算完,你小子给我等着!

当着潘梦君的面,他不好表现得太暴戾,冷柏元笑呵呵好像没事人似的,散掉手臂上的灵铠,回手自然而然地搭在潘梦君的纤腰,扬头说道:“梦君,我们走!像他这种小无赖,我见得多了,你越是搭理他,他越是蹬鼻子上脸,以后对这种人,你也要少接触……”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半搂半拥着潘梦君的腰身,像是一只斗胜了的大公鸡,趾高气扬的在上官秀面前走过,看都没再看他一眼。

潘梦君倒是连连回头,几次想转回身跑过去看看上官秀有没有受伤,但她最终还是忍住了,随着冷柏元走进灵武学院的大门。

周围围观的学院学生们亦是对上官秀指指点点,不时的发出嘲笑声。

上官秀的灵武是不怎么样,但他从小到大还从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帝国灵武学院大门的,当他回过神的时候,人已走到一条宽敞又繁华的大街。

现在正是七月,空中一览无云,烈阳高照,气温灼热,街道上也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不过此时此刻上官秀的心却是冷若冰霜,如同掉进了冰窖里。

冷柏元的拳头只能伤到他的皮肉,而真正伤到他内心深处的是潘梦君。

在冷柏元揽着潘梦君离开的那一刻,上官秀就觉得有一只无形的大手伸入自己的体内,把他的自尊心掏出来,狠狠摔在地上,又践踏了个粉碎。

被人背叛的痛楚要远远超过冷柏元拳头所造成的痛楚。

上官秀来自于贞郡西部偏远又闭塞的太平村,虽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青年,但他的自尊心极强,这也与他的家世背景有关。

说起来上官秀可算是名门之后,他的先祖乃是风国的开国功臣上官元武。当年上官家族的风光持续了几百年,只不过到了上官平南那一代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上官平南绝对是风国历史上罕见的灵武鬼才,在他年仅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把灵武修炼到灵天境。

他三十岁的时候独创出灵武心法——灵魄吞噬,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灵魄吞噬心法绝对是灵武学中最不可思议的绝学之一。

只是很快这门玄妙的灵武心法便被风国皇帝视为过于恶毒,列为禁武,创始人上官平南也受到严惩,被罢官削爵,驱逐出上京,举家发配到边远又贫瘠的贞郡西部。

也正是从上官平南开始,上官家族迅速没落。

一直到上官秀这一代,上官家早已和贵族沾不上边。加上父亲上官业病故,本就是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的他随着父亲的亡故,家里已无人再让他牵挂。但上官秀可从来没忘记自己有一位了不起的祖先,而且他也一直在偷偷修炼家传的禁武,灵魄吞噬心法。

但不知道他的体质是真的不适合修炼灵武,还是他修炼的方式不对,他苦苦修炼灵魄吞噬心法十五载,但他的修为却一直停留在灵动境。

不平凡的先祖,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现状,造就了上官秀自卑又骄傲、脆弱又坚韧的矛盾个性。

他和潘梦君从小在太平村附近的丰台城书院学习,上官秀头脑聪颖,所学的各种书本,不管有多少字,只要他看过一遍,里面的内容他便能记住个八九不离十。

与上官秀不同,潘梦君学习书本知识的速度很慢,但却极具修炼灵武的天赋。

对灵武学本是一窍不通的潘梦君只用了四年的时间,就把修为提升到了灵化境,这在整个丰台城都属罕见。

也正是因为潘梦君在修炼灵武方面展现出过人的天赋,她才被帝国灵武学院选中。

刚到帝国灵武学院的时候,潘梦君才十六岁而已,人生地不熟,在她的恳求下,上官秀放弃在书院的学业,陪着她一同来到上京。

上官秀和潘梦君来到上京后,后者在帝国灵武学院里进修,他则是在饭馆、酒馆、客栈里打零工,做伙计。

刚开始,潘梦君还时常抽空和上官秀见面,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由三五天变成十天、二十天,到最近已是一两个月都未必能见上一次面。

正如潘梦君自己所说,生活在小村子的时候,她的世界很小,眼睛里只有上官秀。可进入帝国灵武学院之后,她的世界彻底改变了。

喜欢《风鬼传说》吗?喜欢六道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1章 打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