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老祖伤势大好

  ……

  六老太爷王宵翰有些惊疑不定,但终究还是尊重了王守哲的决定。

  他现在才是族长,堂堂一家之主,若是强烈反对卖掉未成熟的五百年份九叶灵参,那自然是谁都不敢卖。

  随之,王守哲又关心了一下剩下六七分中品灵田。

  那里面也都是种植的九叶灵参,同样从低到高都有,最差的是十年期,最高的赫然达到了七十年份。

  “九叶灵参,咱们是不对外销售的,而是用作为家族缓慢积攒底蕴。”王宵翰解释说,“因此,这两亩中品灵田虽然产出价值不少,但是至少有一半的利益,还是投入到了加大九叶灵参的种植中。”

  “不错。”王守哲点头赞道,“一个家族若想延绵昌盛,依靠的并非短时间内的暴利,而是一些大长线的投入与产出。如此一来,家族的底蕴才会逐渐浑厚,碰到好年景便能趁势崛起,若是遇到灾荒,撞见危机,也能依靠底蕴支撑下去。”

  这两亩中品灵田,游离在族产之外秘密独自经营,理论上来说是犯了玄武家族忌讳的。

  但这并非是某个族人在经营私产,广义上来说,它依旧是族产的一部分,在积攒这份族产底蕴的同时,还时不时地为家族输一波血。

  族人经营私产,谋取私利,向来是玄武家族最大的忌讳之一。如此风气,必然会导致家族人心不齐,内乱不止,最终分崩离析。

  倘若某个族人真想单独发展自己的事业,在经过与家族协商条件等同意后,还是可以脱离家族去别处开拓自己的家族。

  这就是所谓的分家。

  到时候那一支,会被记录为平安王氏的支脉——旁支血脉。

  例如金沙徐氏,便是长宁徐氏的旁支。虽然都是徐氏,但是于一百多年前就分开成两个独立个体了。

  平安王氏也算是陇左王氏的旁支血脉,在陇左王氏的祠堂族谱中,必然会有关于宙轩老祖传下这一脉的记载。

  只不过传下多少人,后代都有谁?这些自然不会记载入族谱,至多,会有一些传纪记载,记一下这边的出的风云人物。

  闲话暂且不提。

  在参观了家族隐秘底蕴后,王守哲心情也是大好,有了这些底蕴,信心便更加充足了。

  王宵翰又领着王守哲在兴盛农庄转了转,到处了解了一番,这极大程度上加强了他对兴盛农庄的了解。

  达到目的后的王守哲,在吃过饭后,便与老七王守业一起乘船回住宅。

  一路上,乌篷船内。

  王守哲拿出纸笔,时而冥思苦想,时而记录一下。一旁的王守业探头探脑,好似有些好奇:“四哥,您这是写的什么?”

  “系统面板。”

  “哦。”王守业压根就不懂啥叫系统面板,却是莫名觉得四哥好厉害好厉害,崇拜敬仰之情再度拔高。

  没错,王守哲是绝对不会放弃逐渐建立,并更新他的系统面板的。

  乌篷船一路晃晃荡荡,回了住宅。

  王守哲鼓励嘱咐了几句王守业,随后让小厮王贵送他回去,他这才拎着一布袋新鲜瓜果,一路向而行。

  到了珑烟居外面,王守哲发现了大丫头王璃慈在探头探脑的。他当即脸sè一严肃:“大丫头,你这鬼鬼祟祟地做什么呢?”

  “呀?四叔……”

  王璃慈被吓得腿都软了,老实交代说,“我,我找老祖。”

  “胡闹。”王守哲眉头一皱叱呵道,“珑烟居是禁地,未得老祖召唤,你怎敢胡乱打扰老祖清修。”

  “我,我……”王璃慈吓得圆脸煞白,眼泪汪汪,“四,四叔。我就是,是找老祖指点,指点身法战技。”

  “身法战技?”王守哲狐疑不定地打量着她,“你确定你不是来找老祖讨吃的?”

  “四,四叔。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王璃慈气得满脸委屈,弱弱地顶上了嘴,“就,就许你有上进心?人,人家也想变强的。”

  一听如此。

  王守哲那严厉的表情融化了几分,歉意地揉了揉她脑袋说:“原来我家璃慈还是有上进心的,是四叔误会了,四叔和你道歉。”

  哼,好气哟,不想理你。

  王璃慈别过头去,嘟着小嘴,眼泪汪汪,甭提有多委屈可怜。

  “对了,我刚去了一趟兴盛农庄。”王守哲笑着说,“现摘的新鲜甜瓜,今年天气好,甜瓜水嫩蜜甜,要不要来一个?”

  说着,从布袋里掏了个翠绿甜瓜出来。

  “要要要。”王璃慈顿即双眼放光,接过去擦了擦,嘎巴嘎巴大口吃了起来,满足地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儿,边吃边赞,“这瓜好甜好好吃,谢谢四叔。”

  “璃慈啊,有上进心是好事。不过老祖她身体不好,没事尽量不能来打扰。”王守哲欣慰地说道,“以你现在的境界水准,四叔来指点便已足够。从明日起,你卯时在我的练武场等我,四叔带你一起练。吃慢点,喏,再给你一个瓜。”

  前半句王璃慈听得还好好的,可后半句听得她浑身一颤,吓得连瓜都不吃了,本能接过瓜的同时,弱弱地说:“四,四叔。卯,卯时会不会太早了点?”

  “不算早,如今已入夏,卯时初天sè已蒙蒙亮了。”王守哲微微皱眉说道,“那时候修炼战技身法刚好,你是有什么为难?”

  “我,我的意思是说。有没有一种不用修炼,每天只要吃吃喝喝,就能变得很厉害的玄武战技。”王璃慈眨巴着眼睛,好奇地问,“要不,四叔你替我问问老祖?”

  额呵呵!

  王守哲的脸都有些抽搐不已了,原来这就是大丫头的上进心啊,亏得他还真信了!

  王守哲啊王守哲,你终究还是年轻了。

  当即,他不动声sè地拿过她的瓜,塞回了布袋中,然后头也不回地往珑烟居而去。

  “喂,四叔,那是我的瓜,你怎么能抢我瓜呢?”王璃慈追了上来,“四叔四叔,世界那么大,无奇不有,说不定就有那种玄武战技呢?”

  王守哲冷笑了两声,你这还是在怪我见识浅薄咯?

  “都进来吧,莫要在外面喧哗。”

  就在此时,内,珑烟老祖的声音传了过来。

  王守哲应了一声,推门进入,而王璃慈却屁颠屁颠地跟了进来,见得四叔眼神不善,脑袋一缩说:“老祖说的,都进来吧。”那个都字,还特别重音强调了一下。

  “呵呵~”王守哲瞪了她一眼后,便往里走去拜见珑烟老祖。

  此时,珑烟老祖已经移驾到了凉亭中,等他们两个。

  “守哲拜见老祖。”王守哲行礼的同时,发现珑烟老祖的气息似乎大好,连那一头披肩的白发上,都仿佛蒙上了一层无形的润光,当即大喜道,“恭喜老祖凤体大好。”

  心头也是为之激动,老祖的身体越好,王氏便越安全,心头的重担也能放下不少了。

  “璃慈拜见老祖,恭喜老祖凤体大好。”王璃慈也扑上去拜见,连贺词都照搬了王守哲,惹得王守哲眼角直抽抽。

  不过,珑烟老祖倒是听吃她这一套的,身体大好的情况下,她心情也不错,招手让王璃慈过去:“你这孩子,怎么有些时候不来看老祖了?”

  如此场面,让王守哲微微错愕。百岛卫一行,这丫头给老祖吃了什么迷魂药?老祖好像还挺宠她的。

  然后,王璃慈开始殷勤地围着老祖转,帮她捏捏肩膀捶捶手臂,回话说:“四叔说,珑烟居是家族禁地,让璃慈不要没事来打扰老祖清修。呜呜~老祖,璃慈挺想你的,整日里茶不思饭不香,您看我都瘦了。”

  额呵呵。

  王守哲眼神不善了起来,这破丫头,竟然还敢当面告刁状上眼药了?

  “好像是瘦了点。”珑烟老祖看了她一眼,随即对王守哲说,“守哲啊,以后大丫头想来,你就让她来吧。”

  一听此言,躲在老祖背后的王璃慈,对王守哲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老祖。”王守哲说道,“我就是怕她太过聒噪,影响老祖修炼。”

  “无妨。”珑烟老祖不知是否因为身体大好,而心境也变得开阔了起来,“璃慈这孩子温柔乖巧很是贴心,有她陪着,伤势也会好得快些。”

  好吧。

  王守哲承认王璃慈这抱大腿的本事不小,当即说道:“老祖喜欢便好,这些瓜果,是刚从农庄摘来,请老祖尝尝鲜。”

  “四叔辛苦了,这种小事还是我来吧。”王璃慈扑了上来,拿过布袋,很殷勤地洗了两个甜瓜后,很自然而然地和老祖一人一个,“老祖宗您请吃甜瓜,这瓜我吃过,好脆好甜。”

  然后她嘎巴嘎巴,吃得欢快极了。

  王守哲对这大侄女的脸皮之厚,可真是佩服至极。

  见她吃得那么甜,珑烟老祖略转过身去,撩开面纱一角,也是吃了两口说:“今岁入夏来,雨水较少,甜瓜比往年都要甜些。”

  见得老祖心态如此适宜,王守哲心中也是颇为宽慰。最近老祖为了疗伤,在灵食方面也充沛供应,原本有些消瘦的身子骨都丰润了些,气息也是一扫冰冷暮气。

  显然伤情好转下,她对自己和家族未来充满了希望。

  这也代表着,王氏五十年来的霉运,即将走到头了。接下来便是该清算清算,该崛起崛起了。

  王守哲的心情也变得大好。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得先照顾一番王氏先进晚辈王璃慈的前程。

  这孩子有上进心,喜欢美食,对生活充满热情与美好想象力,还懂讨长辈欢心。

  如此优秀的孩子。

  想必,安排她去陪六爷爷种植灵田,最是适宜不过。

  还有,这孩子爱读书有灵性,一些新名篇古籍万万不能亏了她,王氏是穷,可再穷也不能穷孩子们的教育。

  王守哲一想起,大丫头白天在田间挥洒如雨地辛勤劳作,夜间在草庐内披星戴月挑灯夜读的场景,不由露出了欣慰而满足的笑容。

  家族崛起的希望,终究还得靠这些优秀的后辈啊。

  我们这些长辈,在他们成长的关键时刻,该帮扶还得帮扶。

  “?”

  正在美滋滋地吃着第三个甜瓜的王璃慈,感觉好似有点不太对劲,后背凉飕飕的。

  ……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一章 老祖伤势大好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